一、铁血锄奸 39、初见戴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训练班的班主任是由戴笠兼任,副主任一职,在开始和结束时由余乐醒担任。余乐醒是沈醉的姐夫,就是他介绍沈醉等40多名亲属加入了军统。后来于效飞才知道,原来余乐醒是早期**党员,早年随周恩来赴法勤工俭学,攻读化学、机械专业,回国后曾任叶dú lì团政委,那可是当时最著名的部队,足见**对他的信任。后来他又被**派往苏联学习谍报,“四一二”事变后国共分裂,他脱党了,加入了军统。

    和余乐醒一样,军统中有很多被戴笠利用的**叛徒。戴笠对这些人虽然考察严格,但欣赏他们高超的工作水准和忘我的投入jīng神,故此每每重用,甚至引起一些老特务的嫉妒。其中比较有名的余乐醒、谢力公是军统的训练专家,王克全是原**江苏省委书记,王克全工作最为认真,成为军统内勤的台柱子之一,此人后来因为chóng qìng局本部遭到rì本飞机轰炸,物资损失惨重,自认为准备不周,责任不可推卸,竟开枪自杀了。

    不过,有个有意思的事是,沈醉是戴笠最信任的人,而他姐夫余乐醒却是戴笠最烦却又最离不开的人。因为余乐醒对特务工作懂得多,生活上又能和下级打成一片,在下级中人缘非常好,在军统中是桃李满天下。戴笠一直怕学生心目中只有余乐醒而没有他,一直想找机会收拾余乐醒。

    余乐醒为训练班编了一本叫“特工常识”的讲义,并由他亲自主讲。这本讲义里面,包括报、行动、侦察、化装、秘密通讯、毒物使用、爆破、邮电检查等许多特务工作的基本技术。这门课所有学员都要学。

    到分科专业训练时,每门课程就更加细致具体了。如学报专业的,除了报搜集、编审、研判、分类等之外,还有秘密机关的布置、联络、盯梢(即跟踪)、脱梢以及报网的分布、传递报方法等一系列的有关课程。

    这些学生还要着重学习关于“党派分析”的政治xìng课程。这是专门对**和mín zhǔ党派进行污蔑歪曲、颠倒黑白的一项功课,使学生在脑筋里形成一个牢固的概念:除国民党外,没有一个党派是革命和抗rì的。学生们学了这门课程后,班里还要经常进行测验,以巩固学生们的思想。

    不过看了一些指导员骂**唾沫四溅,满嘴冒白沬的样子,于效飞偷偷对同学们说,看他们这样子好象是在犯羊角疯,一看就不象是真的,说得大家哈哈大笑,更加不相信了。

    于效飞本来就是以行动出名,在军统人员中也是挂了号的,自然分配到第三中队去,就是以训练行动与爆破为主的中队。这个班的行动技术训练,是以拘捕、暗杀为主,也先讲一些跟踪方法和武器等的使用,以及如何追捕与脱逃。

    这个班居然教授使用匕首、毒刀、利斧,甚至传授使用飞刀、飞镖等等暗器的方法,这让于效飞非常奇怪,因为不论是外国教官还是西田他们从来不教这些。

    一打听之后,于效飞又发现一个大新闻,原来,戴笠是一个武侠迷,他专门招收一些武功高强的人。军统局武术训练班教官唐英杰自幼习武,在军统局内是有名的武功高手,据说还能飞檐走壁,极受戴笠欣赏,经常尊之为“江湖异人”。沈醉就有一很好的武功,他能进军统,一个是因为他是余乐醒的亲戚,人又机灵,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武功很好。

    戴笠甚至曾经让沈醉找来当时著名小说《江湖奇侠传》的作者平江不肖生向恺然,让他和其他武术家表演轻功之类的武功。

    不过,进行行动的特工人员学会武功真是太有必要了,于效飞自己就是一个例子。

    武术真是中国人独有的财富,如果这些财富落到了外国人的手里,那倒霉的还是中国人自己。所谓中国武术走向世界,纯粹是又一种送死的行为,又是一种教会外国人砍中国人脑袋的冒傻气的表现。

    假如不教给小鬼子武功,鬼子怎么会拚刺刀,又怎么能侵略中国?

    这时在欧洲,已经开始在枪上使用消音器了,而中国和rì本却没有学会用这种无声的武器进行袭击。在这时的中国,如果想要无声地杀人,飞刀和飞镖真是最好的选择。

    于效飞的师傅学的是少林功夫,对暗器可是外行,于效飞在这儿学到了真正有用的东西。他对这些学得特别认真,不但练得能够对飞刀飞镖百发百中,最后还练得能够用内功把任何东西打出去置人于死地。他终于达到了杀人于无形的地步,在他周围几十米以内,都是别人的死亡地带。

    于效飞对军统对武器使用的概念特别认同。军统要求,每个行动人员都要能够做到,双手会打枪,双手会压子弹,理由是,如果在行动中用枪的手受伤,而你只有一只手会用枪,不是要眼睁睁地等死吗?

    有了这次的训练班,军统才成为了世界最优秀的特工组织,而于效飞也真正学成了世界上最全面的特工技能,他将在间谍的世界里展翅高飞,做出一项项决定世界命运的伟大成就。

    1938年秋天,戴笠第一次来到临澧特训班视察,副主任余乐醒得知戴笠要来,为了讨好他,也想让学生们知道一点主任的威风,便在他要来到的当天上午,派出两个中队的学生去担任jǐng戒,在一座小小的临澧县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不料戴笠本来是听了一大堆不满意余乐醒的小报告而来的,早就有气,一看到全城戒严来欢迎他,更是火上加油,在路上便发作起来。他厉声责问余乐醒,这样jǐng戒森严是为什么?戴笠狂怒地说,他又不是过去的军阀,如果让蒋介石知道了他这么摆威风,那还得了?!

    第二天上午,戴笠第一次主持班务会议时,从开始到收场都是在骂人,从副主任到事务员都给他骂到了。没有见过他的人都害怕异常,感到主任的威风的确不小。

    其实戴笠对这个班的确是非常满意,因为这个班一下子给他培养了千多名学生出来,并且训练很认真,成绩很不坏。所以,从下午开始,他接见学员中的优秀学员。于效飞不光是在学员中成绩优异,而且在北平立下过汗马功劳,自然是戴笠点名要见的人物。

    戴笠对他面前的这些优秀学员说道:“同志即手足,团体即家庭。我们这些同志,是革命军人,以仁义而相聚,我们的关系是以互忠互信为纽带的。”

    于效飞听了大吃一惊,原来他听陈恭澍说过什么同志之类的话,他还以为是陈恭澍在开玩笑,不料现在听到戴笠也口口声声这么说,到了后来听到蒋介石也是这么说话,这才知道,原来这是他们的rì常习惯和思想。可是外边的人要是敢叫一声同志,就让人家当**砍了脑袋啦,那些人死得真冤哪!

    接见完了,戴笠跟这些学员一一握手,说些勉励的话,这些人就应该退场了。于效飞握住戴笠的手,把一张叠成方块的纸条放进戴笠的手心。

    到了晚上,一个人来敲于效飞宿舍的门,这是戴笠的jǐng卫,于效飞来到了戴笠的办公室。现在的戴笠随和多了。于效飞仔细打量着这个传奇般的人物,他觉得,戴笠根本不象人们说的那样长着一张长长的马脸,只是戴笠的相貌实在无法形容。唯一给于效飞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戴笠有着一双锋利的眼睛,只要戴笠一瞪眼,任何人都会感到不寒而栗。

    戴笠笑着对于效飞说:“小于同志,你要单独见我,有什么重要的况要报告?”可能戴笠还以为于效飞要象其他教官那样打主任和其他教官的小报告。

    于效飞说:“戴老板,我有一个重要的况必须向你报告,我已经加入了rì本特务机关东亚经济调查局,并且加入了rì本国籍。”

    这下戴笠真的大吃了一惊。他急忙在桌子上重重一拍,他的贴jǐng卫王鲁翘立刻开门冲了进来,王鲁翘毕业于杭州特训班,一直跟随戴笠做贴jǐng卫,练就了一手百步穿杨、弹无虚发的好枪法。王鲁翘立刻举枪对准了于效飞的脑袋。

    于效飞急忙说:“老板,别误会,我只是要得到他们的报而已,这不是来向你报告了吗?”

    戴笠是行动特务出,也是在枪林弹雨中杀出来的,马上镇静下来,他说:“搜搜他。”

    于效飞的全立刻被仔仔细细地搜查了一遍。

    看到没有异常,戴笠一摆头说:“你出去吧!”他的jǐng卫马上无声地退出门外。

    于效飞这才说道:“老板,我打鬼子是不会含糊的,请你放心。我这就把事的来龙去脉详细地向你报告。”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