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38、特务训练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rì本特务对于效飞说:“你不是跟满铁调查部的人很熟吗?你去火车站吧!”

    于效飞只好答应着和一群特务走了,他想,到了那儿,再想办法了解况,相机行事。

    这些特务到了火车站,车站的rì本特务向他们介绍说:“现在车比较多,我们还得注意其他从外地来的抗rì分子,你们多检查一下这个人,大家一起检查。到了后半夜,车少了,再主要由我们来检查。”

    经济调查局的人根本不擅长外勤业务,对跟踪搜查全都不在行,听到车站的特务这么说,当然同意,这几十个人就堆积到了进站口,七手八脚地检查起旅客来。这时的旅客也特别多,大家忙得昏头昏脑的,一会拉过一个人来,仔细一看根本不是,一会抓住一个,结果一问是走私的,总之弄得乌烟瘴气的。

    于效飞站在人群中间,看着特务们不断从人群中揪出人来,又证明不是,心里时而紧张,时而又放松下来。趁着中间没有车的间隙,于效飞来到车站的rì本特务头子边,跟他说:“你是满铁调查部的西田的朋友吧,上次不是你送他回满铁调查部的吗?”

    那个特务头子认真地看了于效飞一下说:“对呀,你怎么知道的,也是他的朋友吗?”

    “当然了,我是西田君的朋友啊!上次我还是跟他一起回去的呢!”

    这么一说,两个有了共同朋友的人也就成了朋友,马上变得亲起来。于效飞一边跟他们聊天,一边检查旅客,故意说得闹闹的,逗得特务们不断大笑,用在检查上的jīng神放松了很多。于效飞暗暗希望,陈恭澍能够趁着这个机会溜过去。

    不过,检查了几个小时,这些车都过去了,还是没有看见陈恭澍的影子。于效飞心里一直嘀咕,是不是在别处被捕了呢?毕竟自己只能在有限程度上干扰人家啊!那个松本二郎可是一个有本事的老特务。

    这时已经是深夜了,车次渐渐少了。于效飞说:“只有半夜才有车,咱们这么多人在这儿等着没有用,不如咱们轮班休息,怎么样?”

    特务们齐声说好,他们已经在寒风里边站了一天了,早就又冷又累,而且一直没有吃饭,一听能够进去休息,当然高兴。于效飞对那个特务头子说:“我去买些吃的,大家去喝一杯!”

    鬼子也是这口的,马上笑嘻嘻地点头。

    于效飞赶紧跑到外面的饭店点了一大桌子酒菜,趁着没有人注意,把麻醉剂倒进酒里,然后拿着酒菜跑回来。这就是国际级间谍的本领了。于效飞对一个调查局的年轻特务说:“兄弟,先顶一会,我们进去一下,我马上出来替你!”

    于效飞跟所有人关系处得都很好,那个特务说:“行,快点啊,我都快冻僵了!”

    于效飞和特务们来到特务们的办公室,把气腾腾的酒菜摆到桌子上,特务们的口水都快淌出来了,马上围上去大吃起来。于效飞假装吃了几口,对他们说:“我出去替小张!”转跑了出来。

    年轻特务远远看到于效飞出来,还没等于效飞跑过来,就急急忙忙地朝办公室跑去。于效飞一个人站在入站口,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尽管于效飞现在也是又冷又饿,但是想想杨靖宇还在冰雪里战斗,而自己这么轻松就摆平了一大群特务,于效飞感到自己已经是非常幸福了。

    一直到半夜一点多,有一次进关的火车,从入站口进来了一大群人。其实于效飞的工作量也不大,因为他根本也不检查。可是于效飞忽然发现人群中有一个人,戴着的礼帽压得低低的,夹在人群中匆匆向外就挤。于效飞一伸手拦住了他:“先生,检查。”

    那个人站住了,看上去并没有一点惊慌的样子。

    于效飞把通辑令举到那个人面前:“先生,把头抬起来,我要对照一下。”

    那个人浑一震,慢慢把头抬起来。于效飞一看那个人的脸,没错,这个人正是军统刺客头子陈恭澍。

    于效飞冷笑着把证件在陈恭澍面前一晃:“我是rì本特务机关的,现在要对你进行检查。”

    陈恭澍这次真的感到了震惊,他一动不动地等着于效飞检查。于效飞在陈恭澍的全拍打一遍,看到他上没有携带武器,又麻利地把手伸进陈恭澍的口袋,掏出了他的东西。陈恭澍的口袋里边没有明显违的东西,他是一个老练的特务,早就把可能带来危险的东西扔掉了。

    于效飞一边打开陈恭澍的钱包,一边说:“去那儿啊?”

    陈恭澍还是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机械地回答:“天津。”

    于效飞说:“老板,生意赔了就走了,把伙计自己扔下,不好吧?经常这么干嘛?”

    陈恭澍无法回答。

    于效飞把陈恭澍钱包里边的一张纸举到陈恭澍的面前:“陈老板,这上边写的是什么呀?”

    陈恭澍一看,顿时大惊,原来这张纸上边写的是戴笠勉励他刺杀王克敏的电文!它夹在钱里,他居然忘记了!

    于效飞把这张纸放进自己怀里,然后说:“走吧,记得下次要会用人,别老这么做生意!”

    陈恭澍机械地从于效飞面前走过去,上了火车,这次他真的被于效飞吓破了胆。

    于效飞完全了解了军统的布置,陈恭澍在北平进行行动,他的老窝却在天津。

    行刺王克敏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他吓得退出了汉jiānzhèng fǔ,后来仅有的一只眼睛也病瞎了,还是达到了震慑其他汉jiān的目的,所以戴笠和蒋介石对这次行动还算满意,陈恭澍受到了嘉奖。但是军统在平津地区的人员却受到了rì军的高压,无法行动了。不久,陈恭澍通知于效飞,老板有令,撤退到后方去,参加军统特务训练班。

    深入军统内部,这是于效飞最早接到的任务,这次终于达到了这个目的。不过,他要做一下安排。于效飞找到了李云亭,把自己所有的间谍自卫设施全都交给了他,于效飞相信,李云亭是一个真正抗rì的人,他不希望李云亭因为防范能力差而被鬼子抓住。

    现在于效飞最想见的人是刘海薇,在他认识的这些人中,只有见到了刘海薇,心里最感到踏实。

    他们两个坐在颐和园湖边的游廊上,于效飞把陈恭澍要他到南方去的消息告诉刘海薇,刘海薇一愣:“怎么,你要走?”

    “是啊!”

    刘海薇犹豫了一下说:“我,也要走了。”

    “也去南边吗?”

    “不,我爸爸,要我去延安。他说,那才是所有中国人的正确选择。”

    “什么?!他……”

    刘海薇兴奋地喊道:“原来他不是汉jiān,他不是汉jiān!”

    于效飞一把抓住了刘海薇的手:“他不是汉jiān!”

    从附近经过的游人都以为这一对小儿女在谈恋,男孩子英俊干练,女孩子俏丽聪慧,真是一对天生的佳偶。他们都识相的远远避开,不去打扰这两个年轻人,却没有想到,于效飞和刘海薇现在讨论的是国家和民族的前途。

    刘海薇兴奋得满脸通红:“你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到延安去。”

    于效飞说:“你能到那个地方去,多羡慕你呀,可惜,我有任务。”

    “原来你是……”

    于效飞把一根手指竖在嘴前边,做出一个不要说话的姿势,然后笑着说:“希望到了把rì本鬼子赶出中国的那天,咱们能在这儿再见。”

    于效飞作为军统行动中的优秀特工人员,参加了军统第一个规模庞大的特务训练班――临澧特别训练班。

    戴笠一直想办一个大规模的特务训练班,老是没成功,费了很大劲,才在湖南临澧正式办成了。

    这个训练班学员分配的标准是:上过高中而又聪明机jǐng的学报,体强健胆大勇敢的进行动队,对军事学术有点基础的学参谋,其余学识较差的学打游击。女生则分别按各人具体况进报队与行动队。七月间又设置了电讯、会计两个专业,大部分女生被选去学习这两项业务。

    于效飞到这儿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份,正赶上进行入伍训练,实际上这是在对学员进行思想考核,审查学生的家庭出与思想言行,其实主要是怕学员里边混进来**。然后就针对学生的特点考虑他将来适合干什么工作,这和中国京剧科班从小孩儿的生活习惯上看小孩儿适合演什么戏差不多。于效飞现在已经是极其高明的国际级间谍了,当然没让人家看出什么问题,顺利通过考查。

    六月起,开始分队训练,就是把所有学员按照能力分配到各个对口的分队去,由各位教官正式教授特务的真正课程了。等到于效飞和这些教官职员接触以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个训练班里边到处都是**,他也突然知道了军统的惊人内幕。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