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37、终于失手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于效飞他们要行刺的地点突然响起了惊人的爆炸声,惊得整个宪兵队的rì本兵一窝蜂似的跑出来。

    到了门前他们一看,原来是一个满脸煤灰的小贩在烧一个小炉子,他低头紧着忙活,在给小炉子不断加温。rì本宪兵端着枪戒备地看着周围,没有发现任何事,只好来到这个小贩的面前,问道:“你地,发现可疑地人地有?”

    这个小贩连忙一举手里的东西:“太君,我地崩苞米花地干活,好吃好吃地!”

    rì本宪兵半信半疑地看着他,小贩把一大捧苞米花送到鬼子嘴里,几个rì本鬼子满脸疑惑的神sè,嚼了几口,开始点头:“好地,好吃地!”

    这个小贩可比通常的小贩大方多了,他抓起一大把苞米花,给每个鬼子口袋里边都塞得满满的。鬼子只好放下枪,用手捧着苞米花,大口吃起来,他们一边吃,一边朝四处打量,仍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事。就在这时,那个小贩忽然叫了起来:“太君,当心当心地!”说着,他忽然一抬他的小炉子,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个小炉子上边的那个黑东西被他掀开了,一股白气带着巨响从那里边冲出来,鬼子全都吓了一跳,一齐转,用枪对准了炉子的方向。

    小贩连忙又对rì本宪兵比划了半天,用半生不熟的rì语讲解了一通崩苞米花的原理,这些鬼子才明白,这巨响原来是这么来的,他们不由得哈哈大笑。一个rì本宪兵笑着一脚踢到这个小贩的股上,把他踢了一个跟头。

    小贩并不生气,从地上爬起来,笑嘻嘻地捧起新崩出来的苞米花,拿给鬼子吃。新崩的苞米花果然更加好吃,鬼子连连点头,哼哼着吃着。有的还动手去摆弄小贩的那个炉子。过了半天,他们自己也能亲手弄出苞米花了,这让这些鬼子十分兴奋。

    忙活了一阵,这些鬼子的兴奋劲过去了,他们回到了院子里。过了半天,院子外边又是“砰”的一声,又有几个鬼子从院子里边出来,看到还是那个小贩,没有再说什么,这个小贩很知趣地抓起新做出来的苞米花跑过去,塞到鬼子口袋里边,鬼子嘟囔了几句,大意是让他别总弄得这么响。小贩点头哈腰地连连答应,鬼子们又回院子里边去了。

    这个小贩正是于效飞化装的。站在远处观察的陈恭澍他们看到于效飞使出这个古怪的招术来刺激鬼子的神经,全都乐得直不起腰来。过了一阵,他们看到鬼子全都让于效飞弄得神经麻痹了,对外界刺激连基本的反应都没有了,心想这个小子的损招还真管用,这要是一会打起来,这机枪把天都吵翻了,鬼子也不会出来。

    这样闹着,于效飞的炉子响的次数越来越少,鬼子也觉得习惯了,同时也不太吵了,时间慢慢就到了中午。预定的目标出现的时候要到了。

    正在观察动静的陈恭澍从胡同里边出去了一次,几个骑自行车的人从胡同外边骑车进来,前前后后地在胡同口分散开,那个地方正是一会王克敏的汽车要停下的地方。

    是时候了,两辆当时豪华的卧车从胡同外边开了进来,前边的汽车上跳下了四个卫士,分左右站好,先朝四面巡视一番,看看周围一片平静,没有虎视眈眈的要冲过去拚命的人,几个卫士这才上前把院子大门打开,然后又回来把王克敏的汽车门打开。

    于效飞一看,这次陈恭澍布置得不错,他挑选来行刺的人不多,分散在整个胡同里,从心理上麻痹了对手,没有引起对方的jǐng觉,对于行动的突然xìng是做到了。

    王克敏的车门打开了,车上下来了一个人。就在这时,爆豆一样的枪声骤然响起,十几梭子子弹朝汽车旁边倾泻过去,汽车旁边的人马上东倒西歪地倒在地上。

    于效飞朝那边一看,王克敏的几个卫士的子歪倒在地上,汽车上到处是弹孔。三个人跳上自行车,朝大街那边疯狂地冲出去。第一小组的人撤退了。于效飞站起,双手插进了黑乎乎的破棉袄的下边。

    又是三个人跳上自行车,两个朝大街那边冲过去,一个朝胡同这边冲过来,贴着于效飞的子跑了。掩护小组的人也撤了,下边是于效飞的工作了。两个王克敏的卫士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举枪对准正在向大街方向逃走的骑车的人就要开枪,于效飞突然双手拔枪,瞄也不瞄,“砰砰”两枪,两个卫士狠狠一头摔在路边的大墙下,他们的脑袋已经被打碎了。

    于效飞看看四周无人,有些遗憾地转要走。终于,于效飞等待的人出现了,rì本宪兵队院子里边一片喊声,十几个rì本宪兵从里边冲出来。于效飞一声冷笑,飞起一脚,把煤炉踢了过去,带着熊熊燃烧的火苗的煤球狠狠砸在首先出来的几个rì本宪兵上,烫得他们一阵惨叫,捂着脸和眼睛就蹲在地上。

    于效飞双手持枪,斜着子站着,两只手一高一低,一左一右,同时控制着上中下三路,前面和左右,这是他刚从杨靖宇那儿学来的,这是双手用枪的最完美方式,把双枪的火力发挥到了极限的程度。

    他左手拨开快慢机,一梭子扫过去,前边的鬼子口中弹,仰面摔倒。于效飞立刻摔掉枪,从腰间又抽出一支驳壳枪,这时他的右手又是一梭子,后边的鬼子也摇摇晃晃地倒下了。他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完美无缺,十几个鬼子连他的人影都没看见,就已经在他的枪口下送了命。

    于效飞摔掉枪,冷笑着推过一辆自行车,跳上车就走,这些鬼子在他面前连一个回合都没走下来,真是让他扫兴。

    于效飞的自行车象风一样穿过大街,在对面钻进了另外一条胡同,他连着转了几个弯,回头看看没有任何人跟踪上来,就把自行车朝一家商店的大门前一推,没人的自行车在惯xìng作用下笔直地冲过去,一下子撞到了那家商店门前的货架上,车头一歪,倒下了。

    于效飞飞快地扒掉破棉袄,弯腰进了另外一条胡同,很快回到了自己的隐蔽住处。没过一会,他已经坐车来到了rì本东亚经济调查局,老老实实地继续上班了。

    当天晚上要下班的时候,一个rì本职员从外边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告对大家喊道:“有个特别任务要分配给各位,今天中午时候,支那的zhèng fǔ领导人王克敏遇刺了,托天照大神保佑,他本人安然无恙,可是他的顾问,黑龙会的山本荣治遇难亡。有两个支那刺客被捕了,他们供出了他们的同党,大家需要帮助在各个公路、铁路的路口、车站协助检查,请大家马上出发。”

    于效飞听到之后心里就是一惊,这些家伙终于失手了,居然这么快就被人活捉了。

    那两个家伙是怎么被捕的?

    难道这一次又有内jiān?

    他们到底招供了什么?

    我要不要马上逃走?

    正在书写各种文件的职员们纷纷起,穿上外衣,准备去参与检查了。因为rì本虽然占领了中国,但是人力资源却显得更加短缺,人手总是不足,逮捕抗rì分子的工作就经常需要这些文职人员来帮忙了,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担负这种倒霉的任务。只是在这么冷的晚上出去在冷风里边傻站着,毕竟不是一个舒服的差事,大家心里免不了暗暗骂街。

    于效飞跟在大家的后边从那个rì本职员边走过,从他的手里接过写有通辑的人的照片和各种介绍的纸片。他一边往外走,一边顺口跟那个rì本职员打听:“小川君,那两个刺客是怎么被捕的?皇军的动作真快呀!”

    那个rì本职员有些得意:“嗯,这次松本二郎的机关确实干得漂亮,他们是最先到达现场的。到了那儿之后,他们发现地上有血迹,就利用军犬进行跟踪。军犬顺着血迹找到了一户人家,可笑的是房子里边的两个人还没有觉察。松本二郎的人马上包围了他们,逮捕之后一用刑,他们立刻承认他们就是刺客小组的组长。再加上对刺客的房子进行搜索,找到了很多证据。现在就是要搜捕他们的上级,等到找到了他们的上级,就能把军统在北平的势力一网打尽了!”

    于效飞表面平静,却极其认真地琢磨着他说的每一句话。于效飞发现,无论是这个rì本职员介绍的逮捕第一小组组长的经过,还是自己手里的通辑令上边,都没有一丝一毫提到自己的地方。他迅速对自己跟那些人接触的整个过程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份和地址,所以,这些人除非是看见了自己本人,否则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威胁。

    现在的危险是,如果他们逮捕了陈恭澍,陈恭澍可能会供认自己的线索,那时自己才真的麻烦了。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