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铁血锄奸 36、干他一次大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幸运特快 书名:铁血特工战
    ()    这时已经是1938年,于效飞在新年的鞭炮声中听到了南京大屠杀的消息。

    rì本人的思维方式真是奇怪,一边要在中国的首都制造一次严厉事件,杀光中国所有男人,给中国人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一边又要采取最严密的保密措施,不使消息流传出去。

    于效飞是从rì本报纸上知道这些的,他立刻到去南方出差的rì本鬼子那儿打听,结果他们说的更加无耻。在满铁调查部的西田也给他来了信,他当时正在南京帮助收集报,他还随信给于效飞邮来了很多rì本兵烧杀jiānyín的照片。

    尽管于效飞早就知道rì本鬼子都是禽兽,可是他仍然无法想象出rì本鬼子能够干出如此令人发指的行为。南京作为中国当时的首都,是一个极其繁华的地区,人口当然非常稠密。加上当时躲藏在南京的难民,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各种部队,南京城里共有人口八十万以上。这些人竟然被全部屠杀干净,即使是后来出于各种目的而被极力压缩的数字,也有三十万人被杀。而且这些人不是象德国纳粹那样被用工业化流水线方式用最快方式杀死,痛苦很小,而是被用rì本军队用各种正常人无法想象的残忍方法虐杀致死。

    联想到rì本从清朝直到民国一直延续下来的旅顺大屠杀,山东惨案,济南惨案,京沪杭三角洲大屠杀,三光政策,无人区,再想到rì本从战前到战后一直让本国妇女到东南亚那样落后的地方去当jì女赚钱造军火,以及现在的rì本男女一直以拍a片为荣,这种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行为习惯,只能让人认为,rì本人是一个没有进化完全的野蛮民族。

    于效飞马上把各种资料邮寄给上海的亨利,让他在国际上发表,在政治上打击rì本。不久他接到了亨利的命令,为了配合大局,要他极力收集rì军的分布报,准备大的军事行动。

    于效飞现在上班的rì本东亚经济调查局,虽然不能直接接触rì军的更多军事报,但是他却可以知道rì本对中国战略资源搜刮的况。收集报和对报分析是一个比较奇怪的活儿,直接看到总司令的作战方案的事是非常罕见的,一般的人只有通过对边的所见所闻进行分析,才能知道一点点细节。

    不过这对于效飞来说并不是问题。于效飞是一个天才的谍报大师,他可以通过汉jiānzhèng fǔ为rì军征集的粮食多少判断rì军的总兵力,通过对某一个地区调集的特殊草料来认识到rì军在那个地方可能驻有炮兵部队,而根据rì军的配制,有炮兵部队的基本是旅团以上的部队。

    再通过跟周围的rì本人进行交谈,通过他们的言谈话语知道他们到那个地方出差,给那个他们有关系的rì本军官送生rì或结婚礼物,跟那个同样喜欢掠夺来的中国古玩字画的军官交换古董,于效飞也就知道了那个地方驻军的军官的名称。

    对这些报进行jīng心总结,于效飞就绘制出了一张rì本在中国驻军的总的分布图。而通过对这些军官的毕业军校和经历,更能推断出rì本整个国家的战略意图。如果那个地方布置了jīng兵和猛将,那个地方自然是国家最重视的地区,甚至是即将发起战役的首选地区,而配制了rì本军部心目中的jiān商师团的地方,基本就没什么发动战争的希望了。

    于效飞把这些jīng心准备的报用大号邮包发往上海,又等了好久,又没有了下文。他又开始无聊了。不过好在2月份军统的人又跟他取得了联系,把他的前几个月的薪水发给他了,加上鬼子给的薪水真是不低,他的小rì子过得还是比较幸福的。

    于效飞用这些钱建立了正常的间谍安全设施,总算松了一口气,以前那种简陋的工作环境实在是没有困难创造困难硬往上上,每件事都让人觉得心里没底。

    到了3月份,老陈让人在他的挂名住处留下一封信,让他快点去一趟,有行动。于效飞马上就跑过去了,只要是打鬼子,他都很积极。

    到了老陈的新联络点一看,这次屋子里边没有多少人,说是重要行动,可是这个规模可比上次小多了。于效飞在这几个人中间就认识那个叫王文的,他是老陈的得力干将,他们两个老在一起。这几个人都是他从天津带来的。

    老陈开始向大家介绍任务:“这次,咱们要刺杀的是大汉jiān王克敏,这个家伙竟然自己成立了一个国民zhèng fǔ,公然对抗zhōng yāng,必须铲除他。行动的具体方案如下,你们这六人分为两个小组,第一小组的三个人行刺目标王克敏。第二小组的三个人负责掩护第一组的安全,尽可能压制对方jǐng卫人员的反击。我和行动组组长王文视现场况随机应变,进行支援。”

    说完,他对于效飞说:“你在第二组。”

    于效飞点点头,老陈又开始介绍现场的环境。

    行动现场是在煤渣胡同二十号。那个门口只有两名徒手jǐng察。于效飞刚刚觉得事很容易,老陈又说了:“不过在二十号的斜对面,相距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就是东城rì本宪兵队,如果枪声响起,必会惊动他们,如何防止他们异动,便是此次行动一个关键。”

    于效飞刚把一口水喝到嘴里,一听这话,差点喷到旁边的人的脖子上。什么?跑宪兵队门口去行刺,这真是大智大勇啊!不能换个地方吗?老陈办事总是这么悬。

    看到老陈讲完了,于效飞赶紧问:“对方的火力怎么样啊?”

    老陈说:“王瞎子有前后两辆汽车。前边车上有三四个武装jǐng卫,王瞎子的车上面有两名贴jǐng卫,带着手枪。到了地方,jǐng卫们先下来布置,然后王瞎子再下车进门。这个地方的最大好处是临近胡同口,出了胡同就是比较繁华的大街,撤退很方便。”

    于效飞说:“人是不多,有一支冲锋枪就对付了。”

    于效飞还没说完,老陈就说:“这次没有冲锋枪了。”

    “冲锋枪呢?”

    “让天木给拿到滦榆游击总部去了。”

    “天木是谁?”

    老陈笑了:“原来的站长啊,王大哥。”

    原来站长就是赫赫有名的王天木。

    老陈又说:“我叫陈恭澍。”

    原来这就是军统大名鼎鼎的六大金刚中的两个!军统把这些jīng锐全部投入到了抗rì的最前线,其他几个人于效飞很快会一一见到,而跟其中几个很快会成为生死之交。

    于效飞一皱眉头说:“这火力不怎么样,行刺地点也不太好啊,虽然可以用勇气和技能来弥补,可是毕竟得防止突发事件出现啊!能不能换个地方,内线报怎么样?”

    陈恭澍没说话。

    于效飞知道他是不想暴露报来源,就换个话题说:“能不能弄到他家的平面图,我可以潜伏到他家去干掉他,你知道,一般的院子都挡不住我。”

    陈恭澍说:“不行,内线害怕连累他,所以不希望在他家动手。而且他家戒备森严,也不容易进去。”

    于效飞说:“我可以半夜进去呀,那个时候他们的防备总不会比在宪兵队大门口防备行刺时候更强吧?”

    陈恭澍说:“计划已经决定了,这么些同志都在这儿分工好了,临时改变决定对大家今后的行动可能会不利。”

    于效飞不说话了,可能自己毕竟是新来的吧,人家终究还是防备着自己一点,能让自己参加行动已经不错了。到时候自己再尽力吧,希望能象上次袭击黑龙会那样,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行动成功。反正就是抗rì锄jiān,干什么不一样呢?杨靖宇说得好,应该服从组织上的决定。

    看着于效飞不说话了,陈恭澍忽然又把嘴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我让你担任掩护,就是因为你上次干得漂亮,能不能顺利撤退,就得看你的了。”

    这话说得于效飞心里舒服的,这多少算是看得起自己,也许人家有不得已的苦衷。

    话说完了,陈恭澍把枪分给大家,每个人都有五六支枪,这个于效飞最喜欢,打起来很过瘾。

    于效飞给特务机关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上难受得厉害,要去看看是不是得了脚气,他立刻就被准了半天假。rì本人专门吃中国大米,所以很多人都得了脚气,他们对这个病真是深恶痛绝。得了这个病,整个人看起来象好人一个,能跑能蹽,但是内心的痛苦有谁知道啊!所以于效飞一说是要看这个病,课长马上就准假了。

    于效飞首先来到伏击地点,他没有按照要求站在远处,而是直接来到了rì本宪兵队门口。他要使用他的秘密武器给rì本宪兵一个惊喜。

    正在宪兵队呆着的rì本宪兵,忽然听到门口天崩地裂一般一声巨响,他们急忙跑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铁血特工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