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龙傲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煮金星 书名:洪荒之龙神
    “这次拍卖举世空前啊,据说还有一件皇品神器要拍卖呢?”甲说道

    “真的,谁啊,这么傻,竟然将这等神器拿出来拍卖?”乙道。[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傻,你才傻呢,没有实力,拿着这么一件皇品神器,简直就是找死,一旦被发现,就是古神,也是死路一条,没有神王的实力,就不要有王品神器的心思。

    “不拿出来不行么?等到实力强了,再拿出来。”

    “哈哈哈,这就是贪婪的下场,你知道什么时候能修炼神王的境界,而且没有丹药,神晶的支持,修炼犹如蜗牛,还不如用这永远用不到,随时都可以引来杀机的祸水,换取他能用的丹药神晶,反正只要在天城之内,绝对安全。”

    在旁边的敖尊听了不由露出一丝冷笑。求道,凭的是毅力与悟,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话是这么说不错,但是要看舍得是什么东西,对自己无关紧要的要舍,但是连皇品神器这种东西也舍得,悟可以,剑走偏锋,误入歧途,毅力这项就不过关,大道难成。敖尊边的魔问见到敖尊露出一丝冷笑,不由露出一丝不解。他觉得哪位拥有皇品神器的神人做的很对,对自己无用的东西,换取有用的东西,正是明智之举。这样的神人,前途无量。

    “少爷为何冷笑,难道那人做的不对?“

    “岂知不对,简直大错特错,就算我天城收留他,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听到敖尊的话,不仅魔问,就连周围听到敖尊的话的几名路人也不由露出一丝好奇。刚才他们也赞同路人甲的说法,现在敖尊不同意,他们不由露出感兴趣的脸色。

    “不知这位少爷对这件事有何看法?”一名穿灰色长袍的青年突然对敖尊说道。敖尊看到青年不由露出一丝意外,因为这位少年体制衰弱,体内只有一点所谓的神之力,连神丹期都不到,可是那气质,却另敖尊意外不一,孤傲,那种骨子里的孤傲。一名修炼废柴竟有如此孤傲的气质,敖尊不由对这位少年另眼相看。刚才他本不回答少年的问题,但是看到少年后,说道。

    “你认为修炼最重要的是什么?”

    “悟,资质,毅力。”青年回答道。

    “你认为三样最重要的一项。”

    “我认为三样中只有资质最不重要。”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一名修炼废柴竟说资质不重要,那你现在为什么还没有踏入神丹境?”一名衣着华丽的嚣张少年从外围走了出来,看着灰衣少年嘲笑道。听到少年的话,灰衣青年脸上露出怒意,但是看想到少年的修为又忍了下来。

    “这位公子,你千万不要被这个废物骗了,他就是没用的废物,还妄想成为至高无上的神君,古神,他也配。”少年看到敖尊衣着华丽的样子,不由对敖尊说道,一边还要坐在敖尊对面的椅子上。

    “滚,你这小小神婴期岂能与少爷同坐。“一抚手直接将少年震出人群之外。魔问看到少年嚣张的样子就起了反感,看到他竟想与少爷同桌,不由将他掷出了十丈之外。

    “说的不错,资质的确是三种中最差的一个,资质在差也可以用灵药填补,但是悟与毅力却不可以。你知道为什么刚才我说大错特错么?**,修炼之人,逆天而行,这本就是一种**,所以我们的**就是不断地超越,超越自然,超越天地,超越自己。永不停息的超越,永远不要满足,一旦满足,就是你的极点了。所以这**也是一重点。至于刚才的错,就是这毅力,修炼,你们以神帝为目的,刚才那人也说了,这神器的主人用无用的东西换取需要的东西,无用,真的是无用?”

    “我明白,的确是大错特错,是我错了。”灰衣青年答道。这时魔问也反应过来了,知道敖尊为什么说那人大错特错了,将灵宝拍卖,那人已经失去了成为神王神帝的信心,没有了那份毅力。同时也震惊的望着灰衣少年,此子要是潜心培养,凭这悟就前途无量。

    “修行路上,资质,悟,毅力,**,灵宝,还有一样至关重要,这算是我对你的考验吧,要是想出来,就去混元神府,拿着这块令牌前去,魔问自会带你见我。”拿出一块令牌,敖尊起就走了。

    “少年,希望你不要让少爷失望,我在混元神府找你,你到混元神府,直接报我魔问之名就行了,我就会出来见你。”魔问看到呆滞的青年,不由嘱托到,然后跟上敖尊的步伐回去了。

    剩下的众人望着灰衣青年手上的令牌震惊了。这可是混元神府的进出令牌,除了混元神府的侍卫,还没有听说过那一个人能得到过混元神府的令牌。刚才那少年直接给了一块混元神府的令牌?现在这令牌放在这青年的手上,谁也没敢动。

    “那老者是魔问神王,第一神王,魔问神王。”一名神人期的中年激动道。听到中年人的话,众人瞬间从这令牌的震撼中醒过来,相到老者临走时的话,众人的脑中再次一声炸响,久久不能回神。魔问神王,少爷,混元神帝。这是他们才知道两人是何等份,望着还在沉思的灰衣青年,他们有种嘴里吃了狗屎的感觉,神帝级的混元竟看中了一名废柴,但是想到混元的话,众人再次沉思起来。要是他人说出敖尊的话,他们一定会嗤之以鼻,但是他们心中无敌的混元神帝说的,就不一样,那一定是天地至理。

    望着青年手中令牌,他们的**已经没了。笑话,那可是混元神帝亲赐的,谁不要命了,敢刚抢夺混元神帝给的东西,再说这令牌除了可以无视混元神府门前的大阵,本没什么作用,即使抢了令牌,也进不了混元神府,也得不到混元神帝的指点。于是他们只能羡慕的望着青年。

    “那个杂碎伤我儿子的,站出来。虽然天城止打斗,老子也要他好看!”说完只见一名满脸威武的中年从人群众走了出来,看到灰衣青年,不由喝道:“逆子,是你勾结外人,暗害你弟弟的,你这无的东西,竟然将你弟弟废了!”中年越说越生气。

    原来这灰衣青年乃是天城一名小家族的子弟,名叫龙傲天,是现任龙家家主的嫡长孙,因为没有好的修炼资质,五十年了,也仅仅达到了凝神期,二十年年也没有突破神丹期,所以自小在家里就备受欺负,犹如下人,连穿的衣服都是最为下等的存在,连龙家的一名下人穿的衣服都不如。这中年人正是龙敖天的父亲,而那名被魔问震伤的少年正是龙敖天的亲弟弟,仅仅二十岁就是神婴期的高手,在家族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今天被魔问震伤,魔问顶级神帝的修为岂是他它可以承受的,虽然在魔问的控制下没死,但是却也废了,这正是中年人发怒的原因。

    “我脱离龙家,行么?”龙傲天望着这熟悉的陌生人,握紧手中的令牌道。

    “好好好,勾结外人,以为有了靠山,就可以脱离家族,逍遥法外,你龙傲天真是好啊!没想到这么多年,我竟养了一个白眼狼。”中年望着龙傲天不由气急笑道。

    “白眼狼,这位‘仁慈’的父亲,你是怎么对待你儿子,我们这些人都知道,连一名下人的生活都不如,还好意思说别人是白眼狼。”一名深知龙傲天份的神人不由说道,在天城,除了混元神帝,他们谁都不怕,只他们敢动手,就要先想想动手的后果,家族在天城除名,本人还要遭到混元神府的追杀。

    “这是我们龙家的家事,而且这逆子修炼资质不高,在这实力为尊的神界,这样做也是一种保护。”听到龙傲天父亲的话,不仅龙傲天,就是周围不知的神人望着中年人也流出一阵鄙夷。在天城还有危险,除非他的对手是混元神帝,不过看到这个中年人的修为,啧啧,只有神人中期的修为,敢于与神帝为敌?

    而且像这样的保护,在大家族他们还信,毕竟为争夺家族之位,他们把不好的嫡系子孙通过冷眼冷漠的待遇来保护他们。但这小小的龙家,好像还没有这必要。要知道天城神君及其以上修为的修士入,在这样的环境下还是小家族,可见实力之差啊。

    “不用你保护了,今后我就住在混元神府了,这样的家,我进不起。”说完就向混元神府的方向走去。听到龙傲天的话,中年人不由哈哈哈大笑起来。“混元神府,那等圣地岂是你可以进去的,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还是跟我乖乖的回去受罚吧?”

    “这位‘大人’。贵公子确实受到了神帝的赏识,邀请他去混元神府,你看他手上不就是混元神府的令牌,恭喜‘大人’,你们家族要飞黄腾达了。”话是恭维的话,但是语气却是幸灾乐祸。他们如此对待龙傲天,现在龙傲天一旦得到混元神帝的赏识,不知他会怎样对到龙家。

    中年人听到路人甲的话,不由望向龙傲天的手,果然有一令牌,整个令牌都是黑色,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上面去写着混元二字,这让中年人不由一阵失神,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回过神来,却发现龙傲天早已离开,而围观的人看着中年人犹如看傻子一样,看着他,边走边看,直至离开。

    “不要想着什么报仇,你儿子不自量力,想要与神帝同坐,没杀他就已经天大的恩赐。”一名路人望着中年不由说道。

    一段小事因为神帝的加入,成为炙手可的消息,疯狂的宣传者,尤其是混元与龙傲天的对话,使无数人开始认知敖尊所说的**,在门派选拔上,成了毅力,悟,资质之后的又一测试项目,而敖尊留下来的另一个题目也让他们思考起来,能与这几样并列的,到底的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洪荒之龙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