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 10 怪和尚和邪道士

    黑衣人也不认为,自己还能活命。

    早在出发前,他已经有了准备,为一刺客,就是用反复练出的一功力赚钱,他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筑基期的小人物手里。[.Lvsexs.]

    同时,也确认了,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正主,原本他只是怀疑,他是和正主相似的无关人员罢了。现在可以确认了,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会从金丹巅峰,跌落至筑基期中期。不过这事已无关紧要,正主的实力大降,这桩生意更好做了。

    就在他闭眼等死时,一声佛号在他耳边响起,青玉扇所带的压力,不翼而飞。

    “南无阿弥陀佛。”

    一个穿灰色僧衣,头顶点有九颗香疤,手持一串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念珠,年约三旬的青年和尚,从天而降,大袖一挥,青玉扇即被其收在袖中。然后,方对夜夕合什行礼。

    “施主,手下留,要知饶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夜夕此刻,头顶冷汗迭出,以自己的玄仙以上的元神,竟然看不透这和尚的修为。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对方不是比自己元神强大,就是拥有厉害的宝物。一时之间,夜夕的去意大涨。

    而那个黑衣人,却默然离去。

    那和尚也无反应,夜夕也不敢追,他有些弄不清楚,这和尚是什么来头,自然不敢分心他顾。见那黑衣人已退去,夜夕立掌还礼道:“贫道稽首了,如大师无事,贫道就告退了。”

    “施主请便。”

    夜夕闻言,如大赦般,急忙转,就离去。

    忽闻那和尚道:“施主且慢。”

    夜夕体一僵,转道:“不知大师还有什么吩咐?”

    那和尚面带笑容,手中拿着青玉扇,道:“施主的宝物,还未拿去。”

    夜夕急忙取过青玉扇,道:“多谢大师。”说完,又离去。

    又闻和尚,道:“施主,且慢。”

    夜夕顿时火冒三丈,要不是自己怀混沌钟,依着自己以前的子,一定要和他做过一场。可混沌钟是圣人,也眼红的东西。而这和尚手里也有异宝,一旦打起来,自己的法力不济,混沌钟一定会护主,就会暴露形迹,必遭到整个游戏的追杀。当下耐着子,道:“不知大师,还有什么事。”

    此时的笑容,就假的太多了。可那和尚的笑容依旧,道:“此宝威力巨大,以施主的法力,以后还慎用为妙。”

    尼玛的!老子的法宝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管你毛事啊!

    可又不能真说出口,只得尬尴的干笑几下,道:“那大师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和尚摇了摇头,不在言语,笑容依旧。

    笑笑笑,你以为你丫,是弥勒佛啊!

    “既然,大师无事嘱咐,贫道告辞。”

    说完,夜夕落荒而逃,恐怕他再来一句:“施主且慢。”

    却没看到,那和尚看着他,点了点头,眼中满是满意的神色,那眼神就像看一件中意的宝物。和尚高唱一声佛号,影一动,消散在原地。

    原本围观的猎宝团,看着和尚的影消失,眼中充满骇然,知道今天遇上高手。随着和尚和夜夕的离去,他们的心又活泛起来了。

    毕竟那只金丹期妖兽的尸体,有不少宝贝,而夜夕只取走了妖兽的内丹。还有熊胆、熊筋、熊皮等等,都价值不菲。可他们又难捏不准,夜夕还会不会回来,一时之间,都朝着自己的团长看去,一个曲线完美的艳少女。

    只见少女,玉手轻挥,道:“都收了吧!毕竟,我们也曾出力过。”

    其余的人齐呼一声,飞快地朝黑熊扑去。女团长旁的一个中年道士,抚须道:“七妹,这样做,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虚叔,你想多了,那样一个高手,还会在乎这点东西,实在不行,就当咱们坐一回苦力就是了。”

    虚叔也频频点头,是啊!大不了当做一回苦力。可若是人不回来,这价值可是不菲呀!

    夜夕狼狈地回到,自己烧烤的地方,才舒了一口气。突然闻到一股浓郁地酒香,不由地大吃一惊,自己可是用元神扫视过了,没有人存在啊!可这浓郁的酒香,分明就是从这附近飘来的。不是说这是修真界吗?怎么有那么多奇人异士,那么多宝贝能躲过,自己玄仙境元神的搜索。

    就在夜夕慢慢抽出青蛟剑,全面戒备时。

    一个穿阳鱼道袍的少年,头发随意的束起,一根碧玉簪斜斜地插在上面,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一只獐子腿啃着,从树顶飘下,其人已在地上,其影尚在树顶,还未消散。

    他见夜夕一副慌张的模样,嘴里含着,呜咽道:“小子,你是在找我吗?”

    夜夕闻声急忙转,一脸戒备之色。接着就看到,自己烤好的獐子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地的骨头,再加上,那少年手上的獐子腿,不言而喻。

    那少年眼珠一转,将手里的獐子腿,快速的啃光,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你还有脸找我,你真是把我们太清一派的脸丢尽了。不过一个秃驴尔,有何可怕的?就吓得你张皇失措的,平时师门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呃!遇到师门长辈了。夜夕一愣,不会那么巧吧!

    少年见他不作声,将嘴里的囫囵地咽下,又朝自己嘴里灌了一口酒,用拿过獐子腿的手,指着夜夕,问道:“喂!小子,你到底在怕什么?被仇家追杀,还是偷了人家的宝贝?”

    夜夕闻言摇了摇头,不知该怎么说?

    少年见状,瞳孔一缩,恍然大悟般,自语道:“你该不是,偷看人家洗澡了吧!要不就是,偷了人家的女儿,又不负责任?先说好,如果是这样的事,老道可不会插手的。”

    夜夕被他的话,弄得莫名奇妙,这是什么人啊!莫非真是陈汐的师门长辈,可陈汐的记忆里没这号人啊!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

    少年不耐烦的挥挥手,道:“你之前不是金丹后期吗?怎么又跌落到筑基期了?”

    还不等夜夕想好怎么回答,只见少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真是的。这般无趣,真不知道无极怎么教导你们的?对了,你叫那什么来着?”

    “晨曦”,夜夕报上陈汐在游戏里的名字。

    “对,对,晨,那个晨曦,看在你考的獐子不错的份上,本座就带你去长长见识,免得下次再见到高人,就吓的一副滚尿流的模样,丢我们太清一脉的脸。”

    说完,少年也不顾夜夕的反应,张手提着夜夕,踏风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重返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