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

    紫霄历15000年,巫妖再起风云,巫妖之劫已无可避免,为了圣人之位和巫妖两族之后的生存,二族尽起精锐,只为争取那一线的生机。首先是巫族大军,横扫洪荒,所有不投降和不听命令的种族、散修、门派,皆被一网打进。

    此时的天空已经充满星光,这一年来,洪荒大地上的各族每天都生活的景象,已有一年没见过阳光。许多灵物死亡或是频临死亡,可没人敢报怨,都知道巫妖再次大战亦不可避免。[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这一,突然星光散去,久违的阳光,突然照落下来。多少人大肆庆贺,再见阳光的喜悦。而这一刻不周山下的祖巫内,却想起震天的战鼓声。许多刚刚还在欢笑的灵物,散修一霎那间,便化作灰灰,道行高一点也只剩下一丝真灵,吓得赶紧向地狱的轮回之所飞去。而巫族族人却是战志激昂的,向祖巫集合。也不知过了多久,整个洪荒都充满了杀伐之气,又有许多灵物和道行稍浅的人化作灰灰。就在此时,祖巫的大门被慢慢地打开,只见依次出来十一男一女,共十二个人。顿时整个巫族大军大呼起来“杀”,“杀”,“杀”。

    就见一个穿印有一物:其一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的怪物形象的道袍的帝江,手持权杖。只见他挥挥了手,巫族的大喝声,一下子停了下来。也不见他说什么话。只见他转,面对着不周山大喝一声,手中的权杖对着山一扫,只见山上出现一道门,门得那边鸟语花香,一片祥和之色。后一个上的道袍印有一只八首人面,八足八尾的怪兽,皆青黄之色的男子乃是天吴。只见他冷哼一声,顿时一阵风起,门得那边什么也不见了。又见一人从行列内走出,只见他上穿着印着一只人面蛇,赤色的怪兽,那是烛九。只见他张开大口,摇头晃的大喝一声:“啊!”仿佛整个时间好似静止了一般。只见一开始现出来的人大喝一声:“走。”率先进入门内,剩余的十一人,也飞速的跟了进去。

    正在值守的妖将,见本来还好好的天庭,突然出现一个门,接着就被一阵风吹的魂飞魄散。在他灵魂熄灭的那一瞬间听到有人大喊:“巫族攻上来,快去敲警钟。”

    还不等那人有什么动作,就被疾驰而来的帝江一把抓碎了,顿时化作灰灰。接着就见十一道影出现,附近的妖兵妖将就被屠戮一空,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接着就见巫族大军源源不断的从门里出来。

    帝江笑着说:“刑天,你带领着儿郎们,杀尽这些妖物,各位弟妹随我去找那两只讨厌的火乌鸦。”

    说着就向天庭里最高的宫飞去。帝江他们刚飞进宫内,就见天突然黑了,但瞬间又被星光照亮,尤其是天空最高的那两颗也最亮。

    帝江不屑的说道:“你们两个胆小的臭乌鸦,也就会玩这些谋诡计。今天就让本座告诉你们,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什么谋诡计都是纸糊的。”

    说完,就朝离自己最近的一颗星辰飞去,那骇人的速度就连圣人也会感到一惊。刹那间就到了那颗星辰上,他一挥手里的权杖,那颗星辰却化作无数的颗粒飞去远方而去。

    帝江的脸色一变。

    这时,那两颗高高的星辰说话了:“哈哈哈哈!无知小儿,今就让你们全葬在着周天星斗大阵之下,从今天起,天上地下唯我妖族为尊。巫族就要和龙凤麒麟三族一起成为历史的尘埃。哈哈哈!”

    十二祖巫听了大怒,纷纷想离自己最近的星辰飞去,施展出各自的手段来,虽然他们粉碎了一颗又一颗,可那些粉碎的星辰又在高处重新组合成新的星辰来。

    在各祖巫粉碎星辰的时候,大阵外面的大战却是一面倒的况,由于帝俊和太一炼周天星斗大阵,抽调了整个妖族的精华,所以外面成了一面倒的屠杀,只见鲜血流满了整个天庭,洪荒的大地上也下气了血雨。许多灵物和散修不是被血雨腐蚀成灰灰,就是法力大增。

    天道果真奇妙,一增一减莫不由天数。

    大阵外的一面倒,换取了大阵里十二祖巫的无可奈何。

    或许是打出了真火,也许是被帝俊和太一的嘲讽弄出了真火。帝江大喝一声,吼道:“结十二都天神煞大阵,现我盘古父神真。”

    说完,当下现出自己的数百万丈的真,只见那真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

    剩下的十一祖巫也纷纷现出自己的真,青若翠竹,鸟人面,足乘两龙的句芒;面虎披金鳞,胛生双翼,左耳穿蛇,足乘两龙的蓐收;蟒头人披黑鳞,脚踏黑龙,手缠青蟒的共工;兽头人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的祝融;其六八首人面,虎十尾的天吴;嘴里衔蛇,手中握蛇,虎头人,四蹄足,长手肘的强良;人面鸟,耳挂青蛇,手拿红蛇的翕兹;人面蛇,全赤红的烛九;人面兽,双耳似犬,耳挂青蛇的奢比尸;人蛇尾,背后七手,前双手,双手握腾蛇的后土;一狰狞巨兽,全生有骨刺的玄冥。

    其余的祖巫皆是数百万丈高,唯有那后土祖巫形神俱似,可不知为何只有百万丈高。

    高高在上的帝俊和太一,顿时吃一惊,没想到自己炼成周天星斗大阵的同时,对方也重新凝聚了一个新的祖巫。这时也由不得自己,按以前的想法去做了,眼看十二祖巫就要组成盘古真,当下现出真

    只见高高在上的两颗星辰,其中一颗现出一只火红的三足金乌,只见它的三足紧紧抓着一个古朴的小钟,同时这颗星辰逐渐了起来,慢慢地向远处行去,周围的小星辰围着他缓缓的转动。

    而另外的一刻星辰也向另一方行去,只不过它在慢慢的变冷,周围亦有一群小星辰围着它转动,星辰上出现另一只三足金乌,它浑散发出蓝色的火焰,又见它一足抓着一本书,一只足抓着一张图,最后的一只足握着一个蓝色的珠子。

    说时迟,那时快。在两只金乌出现的同时,有一个高约数千万丈的影——盘古真出现了。在他旁不远的星辰纷纷碎成末,可依然没有消失,盘古真大喝一声,双手乱动,顿时星辰四乱,纷纷破裂成粉,成粉的速度远远大于重新凝合的速度。

    帝俊和太一对望一眼大喝:“月同现,万星坠落。”

    只见一时之间,所有的星辰向那高达数千万丈的盘古真撞去,盘古真被撞得步步后退。

    帝俊和太一顿时大喜,又喝道:“月同坠,万星寂灭。”

    顿时,那最大的两颗星辰飞快的向盘古真撞去,而且随着一颗颗星辰的爆裂,速度越来越快。

    而盘古真也不后退,看了一眼疾驰而来的星辰,大喝一声,跑着向前冲去。两者之间的速度急速的拉近,最后两者一相遇,便引起一片片爆炸。

    大阵外厮杀的的巫妖二族,随着爆炸波动,成亿成亿的死去,就这一会的波动,比之以前相互厮杀而死去的人要多数倍。离得稍远些的打斗中的高手们,也被震得吐血。没化作灰灰已是幸事,不过他们并没有就此散去,而是进行了一波更残酷的厮杀。

    而此刻大阵里,波动散去,盘古真也没了影子,天上的万星也暗淡无光。依稀可以看到地上的十二祖巫,遍体鳞伤鲜血淋漓,那后土祖巫更是大口大口的向外吐血。

    剩下的十一位祖巫强自起来,帝江更是努力地一挥手中的权杖,立马就见一道门户出现,烛九也勉强使出法力定住时间,看了一眼站在后土面前的不忍动手的玄冥说:“快点动手,时间快来不及了。”

    脾气火爆的祝融,看着越来越近的星空,一步上前将后土的真打碎,取出她的真灵用力向那道门户扔去。只见那真灵刚进入门户,就见那道门户消失了。

    玄冥大惊,向帝江看去,就见地将头顶上出现一个古朴的大钟,同时一片火海出现,帝江慢慢的化成飞灰,连一丝真灵也没有。

    玄冥失声大叫:“不,大哥。”

    其余的祖巫也向帝江看去,看到这一幕纷纷怒喝:“臭乌鸦,尔敢如此。”

    后突然出现一个冷声音说:“本帝尊有什么不敢的。”

    玄冥回头去看,只见烛九,被一团蓝色的火焰包住,突然碎成一团,慢慢地消失不见。

    玄冥怪叫得向帝俊冲去,只见那帝俊穿绣着三足金乌的帝袍,手拿一颗蓝色的珠子,对着玄冥发笑,显然不把看在眼里。

    突然,那厮眼里出现一股骇然之色,从他的眼珠望去,竟发现对面的玄冥爆裂开来,那穿帝袍的帝俊都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消失了。

    天上那颗星辰大声怒骂道:“婢,竟然毁我善,我与你们拼了。”刚说完,就见蓐收旁出现一个裹宝图的道人。蓐收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见那道人爆裂,那道波纹瞬间将蓐收吞噬,同时将不远处的共工炸的飞出老远。同时奢比尸也被一个顶一部道书的道人,炸成碎末。

    剩下的祖巫个个大怒,脑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一起湮灭。脾气火爆的祝融第一个自爆,接着就见强良、翕兹、句芒、天吴五人接连自爆,只见一股股的波纹向周天星斗冲去,完好的太一大喝一声,手持东皇钟,接了一**的波纹,在三波时化作飞灰。东皇钟顿时成为无主之物,飘在星空中。

    原本安静的星空,突然一团剑气破空而出,几道人影现出,接着化作飞灰,继而出现一张图带着滚滚杀气向那钟裹去。

    只见空中出现一个七彩树,只一刷,那带着杀气的图就被阻住了。当它想向中刷去时,一道混沌之光将它击偏了。

    就在这时,一座十二品莲台出现在那钟下方,空中又出现一座拱桥定住了莲台,一时几件宝物围着那钟乱战了起来。

    看着诸圣齐争那钟,又看看支离破碎的天庭,和边寥寥的几人。鲲鹏心中一叹,双翅一展将,河书洛图卷起。同时,有数道影被卷的飞到无名之处而去。鲲鹏冷笑一声,向极北之地疾驰而去。

    共工看着所剩无几的巫族之人、争夺宝物的诸圣和取宝而逃的鲲鹏。一时怒愤填膺,看了不周山一眼,哈哈哈大笑的向不周山撞去,霎时长不知几万亿里不周山从中而断,天上的九天弱水从天而降,天上的众位巫妖二族的族人首当其冲,化作灰灰而去。

    也有许多想在巫妖之战中发死人财的玩家也一一化作死灰,也有幸运的没死,被冲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而此时,正在争夺宝物紧要关头,诸圣一时也顾不得了。

    突然,四把带有杀气的仙剑飞出,挡住了其余四圣的宝物,只片刻,那带着杀气的图眼看就要卷起钟时,一个红绣球出现,将那图击偏了去。

    只见剑的主人大声怒喝道:“师妹也要与我为敌了。”

    刚说完,就见天空出现一物,将东皇钟击走,诸圣竟然来不及阻止,顿时大骇。接着就听见一老者说:“尔等还是先将这水挡住,协助女娲将天补了。那物还不到它出世的时候。”

    诸圣纷纷现出来,这时空中出现一个普通的老者,后跟着两个道童。老子将自己的天地玲珑玄黄塔祭出,将天降之水阻住。且不提女娲如何吩咐诸圣寻找补天之物,也不说老者将击走东皇钟的那乾坤鼎交予女娲,又如何让昊天、瑶池重立天庭。

    单说那钟突然出现在东海的一个岛屿上,而此时岛屿上有一个少年,正在修炼,那少年好似听风声,一转头就见一口钟飞来,甚至来不及做什么,就被大钟撞得体破碎,不知去向了,同时那钟也不见了踪影。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重返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