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 第十七章 落霞峰上 雪

    晴朗的天突然飘起鹅毛大雪,没有任何征兆,高速飞行带来的风夹杂着飞雪噼噼啪啪地击打在陈汐的脸上,他没有一丝反抗的心思,多年来的逃亡生涯让他明白,想要活下去就要学会忍更要懂得审时度势。

    而这突兀而下的飞雪,却让他的大脑处于混沌状态。

    他记得好多年前好羡慕在雪中玩耍的孩童,记得好多年前呆呆站在雪中成为别人的靶子也是一种心醉的幸福,充盈了他那幼小的心灵,还记得和她手牵手在雪中流浪。好久没想起自己雪中逃亡,在跑不动的时候,她总会成为自己活下去的动力,想不到今竟成为逃不掉的最大的障碍。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更忘了那雪什么时候不见了踪迹。

    等陈汐的神念再次聚拢清醒时,自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山峰上,山峰上此时有很多人,有玩家、也有npc、有人类、也有妖族、巫族。

    “见过大师兄(师伯)。”

    “见过玄庄道友(真人)。”

    “无量天尊,贫道有礼,见过各位道友。”

    看到那少年一脸严肃地和那些一看就是得道高人的人打稽首,陈汐想笑却笑不出,突然想起很久之前的自己,呵!真的很像,看不出什么修为却神秘的紧,陈汐突然对这个少年充满好奇。不是,他叫什么来着?

    玄庄?大师兄?陈汐怎么也想不起来洪荒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玄庄:太清派掌门,天元大陆第一高手,太清圣人老子的传人。

    陈汐的脑子里突然多出这么些信息,这是陈大少的记忆,虽说夜夕吞噬了陈汐的全部神识,自己也决定做陈大少忘却夜夕,可是要成为另一个人何其难矣!

    不过陈汐还是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少年竟然是太清派的掌门,还是天下第一高手。

    就在陈汐腹诽玄庄时,也有不少人议论他。

    “看,那个就是被人称为天下第一,太清派的掌门玄庄真人吧!看起来真年轻啊!”

    “嘿!年轻,玄庄真人今年至少五百岁了。整个天元大陆比他大的几乎没有,至于是不是天下第一,没人知晓,至少挑战他的人都失败了。不过论神秘到可称为天下第一,就和群芳谱中的第一美人一样神秘诡恻。”

    “听说他是太清圣人的亲传弟子,也不知是真是假。”

    玄庄真人的事早被谈论烂了,今天见了真颜随意谈论了几句就把视线转移到陈汐的上了。

    “哎!那是谁啊?玄庄真人的徒弟吗?不过他穿的也太个了吧!还是我脱离了潮流,审美眼光变低了。”

    “你丫,蠢啊!整个太清派的金丹期弟子都屈指可数,玄庄真人会收一个筑基期的徒弟吗?我看可能是真人顺手救得的吧!”

    渐渐地陈汐用自己那野人似的装扮成功地把众人的视线转移到了自己的上。

    一件兽皮斜披在上,露出莹白如玉却肌虬结的肌肤,那充满爆炸力量的左臂和那一双粗壮有力的大腿让百花宫的那些腐女们看的双眼至喷火。更有甚者边着嘴唇揉着自己的脯边向陈汐抛媚眼。

    有认识的一拍自己边姐妹的肩膀,一边带着几分嘲讽的的口气道:“呵!妹子,你就别浪费表,陈大少是不会对咱们感兴趣的。”

    “陈大少?诗若涵的未婚夫,陈氏的大少。”那腐女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嗯!就是他,以前只觉得陈大少是个银样蜡枪头,没想到本还是有点料得嘛!”那女子说完也咽了一口口水。

    小白脸和壮男向来是腐女的最,如果两者合一更是极品,如果再是个衙内就更完美了,毫无疑问,陈大少此刻占全了,此时的他简直就是腐女的大

    “可惜,真是可惜了。”

    这位腐女说着,抬起下巴朝自家宫主旁的那位蒙面少女望去。

    听到这几位腐女的对话,他们边的众人一时间,愕然。牲口顿时嫉妒者有之:“原来是晨曦那个小白脸啊!”

    不明者常有之:“哦!那个晨曦啊!我听说过,听说他的出很高啊!”

    不屑着亦有之:“就是晨曦那个败家子啊!”

    淡然的也有:“陈氏公子,可惜那么好的家室。”

    这些目光远不及诗若涵那平淡的目光让陈汐浑不自在,就连百花宫的宫主碧玉仙姬的目光,也没有给他那么大压力,想必这就是前的缘故,陈汐如此想。

    陈汐很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给她,诗若涵却是大大方方颔首还礼,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或做作的意思,更没有陈汐让她成为众人谈话焦点的懊恼。而陈汐勾结她的贴侍女盗宝一事,更像是没有发生一样。

    好气度!怪不得能从一个二流商宦之女成为陈汐的未婚妻,也怪不得能成为贵族的常委之一,荣登百花宫少宫主的宝座。

    可碧玉仙姬却没有看他一眼,玉清派的赤松子也淡淡地瞟了一眼就撇过头去,倒是那子伛偻的老头笑容满面地道:“小公子别来无恙啊!”

    他的话让陈汐一愣,才反应过来,陈汐的姑姑叶芷蓉是巫族的暗中掌控者,就连巫族的三十六巫将都被派来做他的保镖,巫族的老头认识他也就不足为怪了,只是那老头也太矮了些,像是小矮人,怎么也和那动则巨丈的高巫族特征联系不上。

    陈汐只能颔首示意,接着就听到旁边的和尚合掌曰:“南无阿弥陀佛,小施主,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那尚的声音虽然普通却隐隐带有一丝惑力,使得人的戒心大降。陈汐很疑他修炼过天魔音,或是天龙禅唱之类的功夫,当下不敢大意,还礼道:“呀!原来是大师在侧,小道失礼了。”

    “唔!摩罗大师也认识小徒。”玄庄不知为何突兀地插言道:“呵!那可真是他的荣幸啊!”

    “南无阿弥陀佛!贫僧只与小施主有一面之缘耳!”

    那摩罗和尚对着陈汐莫名地一笑,高宣了一声佛号,转离去。

    “故弄玄虚。”

    玄庄颇为不满地啰嗦道。

    赤松子脸上一红,眉毛一动好似未闻,对着玄庄道:“天色已晚,而大师兄又是远道而来,师弟已备好芦蓬,不若沐浴休息一番再作打算。”

    “善。”

    碧玉仙姬冷笑一声,转而去。诗若涵叹息一声,走到陈汐面前,脱下自己披风,一脸幽怨地道:“怎么那么不小心,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陈汐脸皮通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地苦笑,看着诗若涵一脸认真的帮自己系好披风,什么也没说,飘逸地离开,陈汐突然觉得心好痛,那一瞬间他又想到了夏之寒,不过虽然她会包容自己的一切过错,却不会原谅自己骗她?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重返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