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 第二十四章 陌上汐花

    这章有些平淡,不过事关陈汐和夜夕的秘密不得不写,四千五大章求各种数据,尤其是推荐票啊!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在吵吵嚷嚷地度过,而炎黄二帝的后续大军也依次到来,众人都知道最后时刻到了,更是争得盈沸翻天。不知谁提议道:“不如让玄天道兄来决定。”

    此言一出,燃灯当下表示赞同;玄都也无异议,大家都是人教中人嘛!无当圣母有话难言,师尊交代过:凡有不决玄天可代为决之;药师、弥勒见三清门下失言,也不再争论;东王公青琪更是大力支持,青鸾仙子有异议也不敢言,大势所趋呀!

    夜夕环视一圈,就连多宝也点头支持,无奈道:“不如在原有地盘的上,谁先抢下来的就归谁如何?”

    人阐二教主要是想保留东南,占据中部一部,底线是必须保留东南,不是他们没有野心,实在是有心无力啊!无当圣母很是自信,凭着截教门下整个洪荒大陆都该是他们的,自然无有异议。药师弥勒更是大喜,他们最怕的就是三清合力将他们赶回西方之极,能名正言顺地占据西部大陆大半,实在是天大喜事。唯有青鸾仙子不满,南部、西南、东南一部向来是妖族的聚集地,近几百年来更是妖族修生养息之地。

    又是一番争论,才将四教势力范围划出,妖族主攻南部,人阐二教幽居东南,西方教主攻西部,截教占领东部、东北、北部、西北等部(看似广大实际上西北有血海、北部有妖师鲲鹏招揽的部众、东北还有祖巫,着实是块硬骨头),中部由四方瓜分。

    为了避免误伤走火,每座城市拥有一定数量的某教修士,则此城归某教所有,待大战之后由边界之处交换。好不容易敲定各项事宜,诸人决定三后大举进攻不周山,将巫族彻底湮灭在不周山底。

    轩辕黄帝的大帐内争得火朝天,外面的世界依旧那么平静,不周山下的厮杀声依旧响亮,而外围的山脉中一只雪白的狐狸游走在山涧溪谷中,寻找着一株株仙果灵药。

    忽然一群穿着太清道袍的女子出现,某个眼尖的女修看到雪白的小狐狸,双眼呈心状,双手交握捧在前大叫道:“哇!好漂亮地小狐狸啊!”

    众女修齐齐回首,皆是一脸红晕,花痴满满地道:“是耶!谁家养的狐狸竟如此这般可。”

    能不可吗?本狐狸啖灵果三十、三百颗,六转金丹当饭吃,看你们这帮穷货,一定养不起本狐狸,还是溜之为妙。小狐狸转拔腿就跑。

    众太清女修惊呼一声,在后紧追。一只还未化形的狐狸能跑哪里去?还不乖乖地给老娘们做宠物。小狐狸的速度绝对不慢,可是那一群太清女修各个玄仙修为,速度也不慢,一前一后冲进人族驻军之地,竟无一人拦截。

    那些巡逻的修士可认得那只雪白的狐狸乃是圣使的心之物,教中最为淘气可的碧霄仙子就因为想要夺为己有,就被云霄仙子亲自捉到圣使面前请罪,又被迫闭关。而那群太清女修更是不得了,就连玄庄也要闻风而走,一帮花痴对着你大献殷勤,如何受得了?一个道兄就是不小心得罪了她们,就被她们弄得火丛生,走火入魔了。既然都是惹不起的人物,还是看戏的好?

    刚刚解脱出来夜夕正想约慈航普渡去外山看看风景,加深一下感来着。忽然小狐狸不知道从哪跑来,飞快地入了夜夕的泥丸宫。

    “兀那厮还不快点将我家狐儿交出来?”

    一声叱响起,随即无数声叱赶来。

    “不想死,就把我们狐儿交出来?”

    “这位道友,你把狐儿交出来,有什么事好说嘛!干嘛非要抢人家的狐儿?”

    “···”

    沃特,老子养了那么多年的狐狸,砸了无数的灵果仙丹,一眨眼就成你们的,我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资本?

    一转眼数十位太清女修各个花容月容,可是貌似天仙并不管用,哪个女修会是丑八怪。

    “啊!”

    夜夕一回头众女修纷纷惊诧出声,指着夜夕说不话来,一个玄仙巅峰的女修排众而出,滴滴地道:“见过汐少,汐少咱们可是很久没见到你了,你最近过得还好?”

    说着,立刻扑了上来,紧紧地挽着夜夕的手臂,一股迷人的清香传来,那高耸的双峰使劲地摩擦着夜夕的手臂。其他的女修也反应过来了,小狐狸被她们抛到了脑后,齐齐围拢过来,一个个滴滴的说话,那嗲声让夜夕起了一的鸡皮疙瘩。

    这时玄庄和玄都赶来,玄庄看到那帮女修第一想法就是跑,而玄都脸一沉,暴喝道:“晨曦师弟,你又在搞什么鬼?”

    那帮女修瞬间闪到一旁,施礼道:“见过玄都大师兄。”话虽说的柔,可眼里散出无数地幽怨之力。

    玄都毫不畏惧,一指夜夕道:“晨曦师弟,且随吾来。”

    夜夕急忙擦汗紧随而去,还心有余悸地回望了那帮女修一眼。怒骂道:你个该死的陈汐,怎么招惹了这帮花痴,该怎么甩了这帮花痴还没有后遗症呢?

    “师兄,您找我何事?”

    夜夕有些感激地看着玄都,要不是他自己真不知道怎么脱呢?

    “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告诉师弟一声,大战将临还是谨慎一点好。一旦大战开启,一定要护佑住自己,这些金丹你且拿去,若是不够,再找为兄要。”

    玄都一副如风般的柔和,满眼之中尽是对师弟的呵护。

    “多谢师兄。”

    玄都离去,玄庄还不忘朝夜夕挤了挤眼,紧跟玄都离去。

    悄然回了自己的大帐,夜夕立刻将土姬召来,询问那番女修的况。

    土姬有些诧异地看着夜夕,调侃道:“大少怎么转了吗?那帮女修更是您亲手组建的后援团——花之王国,尤其是那个陌上汐花可是您的铁杆粉丝,她从十几年前就跟着您了,几年前还因为争风吃醋将您最喜欢的一个女子破了相,因此才疏离了她?”

    “那为什么她还在这?”

    土姬有些愣怔:“还不是她也降落太清圣人边?你才将她重新收归门下,组建了花之王国交给她打理。”

    “那么说花之王国,我并不熟悉喽!”

    “恩!也可以这样说,是现在的花之王国您一点都不熟悉。”

    夜夕的心大畅,就陌上汐花一个人,好对付多了。夜夕和陈汐毕竟是两个人,万一被人知道二者的生活轨迹不同,尤其是陈汐一降生就在太清圣人边,而夜夕却是四处乱晃。

    “那姑姑就没插手过吗?”

    夜夕一皱眉,土姬还以为他不满呢?急忙解释道:“大少有所不知,太清一脉的大小姐根本插不进手去。”

    说完,瞟了夜夕一眼又道:“大少没听过这么一句话吗?外事不决叶芷蓉,太清之内林陌柔。你在太清的所有事都有林陌柔打理,大小姐也是无奈的很,谁叫您那么宠她来着?”

    夜夕笑了,事还不算太坏,只要搞定林陌柔,一切破绽都不存在了。杀了她最好的办法,可是林陌柔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当年的破相门轰动一时,她也不过是被迫留学而已。说服她,不保险啊!收了她,谁知道她会不会咬自己一口,说不定醋意大发自己完了。

    突然想到那天为老爷子治病,对呀!只要自己自己对她施展大普渡术,还怕她背叛自己不成。

    “哈哈!”想到此,不由地大笑出声。土姬有些莫名其妙,夜夕轻咳一声吩咐她先稳住陌上汐花,没有命令一定不能让她乱跑。然后颠去找摩罗了,摩罗看着夜夕道:“大普渡术?是什么神通啊?”

    夜夕满脸惊诧,怎么西方教还没创出来吗?这回真是糗大了。连忙解释道:“就是,就是那种瞬间让普通人向佛之心大坚的功法。”

    “此等功法,岂不是邪法?”

    “西方教不是号称旁门大教吗?旁门八万四千皆全。”

    摩罗皱眉道:“这也是一种,可是吾从未听说过?”

    夜夕一阵颓败,突然想到西方教的天龙禅唱,不也是这一类的吗?慈航普渡只被准提老祖唱了一次,向道之心就有些松动,近来只顾练习莲花,连玉清仙法都不在修炼了。

    “天龙禅唱,吾倒是会,可这是我西方教不传之秘···”

    摩罗有些犹豫道。要是准提老祖巴不得他传下去呢?

    “既然道兄如此犹豫,有何条件不妨直言。”

    摩罗脸色一沉苦笑道:“吾与尔是朋友,才以直言相告,道兄何必这般激吾。无论后有何因果,吾独立接下来就是了。”

    夜夕看着摩罗很无奈,老兄这时候你没明白因果论说。

    夜夕学会天龙禅唱跑了,先将土姬和陌上汐花召来,夜夕在不经意间碰了碰土姬地小手,土姬满脸通红,而陌上汐花眼中闪过一丝不渝,玉手紧握。随后夜夕更是色心大动,猥琐之光扫遍土姬的全,让土姬羞得臻首低垂,而陌上汐花的怒气值明显大涨,眼中怒色毫不掩饰,人你不好好地呆在巫族,竟敢跑到本座的地盘上来,莫不是找死来了,还是叶芷蓉又想插手我的花之王国。

    天龙禅唱默默地响起,慈航普渡(菡萏仙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陌上汐花的怒气慢慢地消去,她甚至忘了刚才为什么要生土姬的气,而土姬也双手捧心的望着夜夕。

    天龙禅唱声音消去,夜夕一把将土姬抱在怀里,土姬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夜夕,没有惊慌只有一丝淡淡地本能地羞涩,而陌上汐花的变化更大,她的目光直视盯在夜夕上,土姬好像不存在一样。夜夕佯作色急模样打发了陌上汐花,然后才一拍土姬道:“去盯死她,看她最近几有什么变化?我要听所有地变化,哪怕她不喜欢一件法宝也要知道。”

    土姬立刻起应是闪而去。夜夕坐在帐内算计着,天龙禅唱不是大普渡术,绝对没有一次就成功的机会,而且游戏里这般未必现实里也这般。

    “你这是做什么?”

    慈航普渡悄无声息的出现,夜夕一惊:“你怎么来这了?什么时候来的?”

    “我的混沌青莲决已经进入十一品了,特来告诉你。没想到,你正在施展天龙禅唱就听了听。”

    夜夕有些心烦的将其送走,下了线就找到了刘淇,看着赤果果地刘淇,第一句话就是:“你给我去查林陌柔的消息,看她现在在哪?”

    刘淇一愣,道:“大少,你找她干什么?你要是有了?淇儿不行吗?”说着贝齿紧咬下唇,目光大盛地望着夜夕,那只雪白的小手从自己地体划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不得不说这萝莉也是一材火爆,脸蛋秀丽的美女。

    可此事关系到夜夕的生死存亡,哪有心做别的,脸色一拉。小美女就嘟着嘴进了浴室,临进去前,还不忘展示一番自己雪白翘的部。那两团雪白的突起,还有那道粉色的沟壑和黑色的丛林,霎时优美。

    可夜夕满脑子都是怎样将林陌柔彻底弄成自己的人,哪怕成了白痴也在所不惜。小美女不满地进了浴室。看着那半透明地玻璃,在水汽的萦绕下映出小美女那傲人的材,夜夕突然想在她上做一下试验。在小美女不满地况下,大肆施展起天龙禅唱,开始小美女还有些不满,后来渐渐适应,到穿衣服时更是挑也不挑,随便拿了一件上,化妆更是一分钟内搞定。

    看着一副职业装的小美女,夜夕再次发令,小美女转就出了房门没有二话。

    这算成功了,还是小美女本就如此。夜夕不敢大意,想起了对面的杨七妹等人。自从夜夕掌管太清以来,就将他们全部收进了太清派,为了不让贵族和巫族架空自己,夜夕更是把杨七妹推上代掌教一位。这一代就是数百年,直到现在还呆在天元大陆呢?

    想起对自己颇多不满地小猫,夜夕又一个想法生出。敲开对门的房间,开门正是小猫,小猫很不满,她正在炼丹呢?夜夕却拉着一定要她听自己念经,小猫满脸怒气,可夜夕一脸坚决,更是威胁不听就让糖醋鱼提前飞升。小猫无奈只能苦着脸听着,怒气高炽,听着听着怒气大降,慢慢地竟然柔和地看向夜夕。

    第二次施展完天龙禅唱的夜夕满头大汗、一头晕倒在沙发上,骇得小猫大惊,急忙将杨七妹等人叫出,把夜夕送回对门。不用众人问责,小猫就一脸惭愧的表,待她说了原由,还一副自怨自艾的模样。没错啊!小猫一点错都没有呀!是他自己讲经走火入魔,小猫那么自责干嘛?莫非有猫腻?杨七妹等人猜到。

    不久后,刘淇回来看到杨七妹等人围成一团,而夜夕也幽幽醒转,挥退了杨七妹等人。刘淇才道:“林陌柔在两月前回了国,正在四处打探大少的下落。”

    夜夕大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立刻让刘淇和林陌柔联系,最好让她一个人搬过来住,小美女应声而去。夜夕呐呐道:“林美女,莫怪我心狠,谁叫你知道陈汐那么多秘密,就算成了白痴也别怪我,下一辈子别再知道人家那么多秘密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重返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