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 48 巫妖战场

    洪荒无纪元,修真无岁月。

    百二十年,两甲子的时间一闪即逝。

    太清大旁,此起彼伏着数十座宫,太清大所在的山峰已有数万丈高,从山顶到山脚是一连串的山庄和小型宫,无数地太清门人穿梭其中。整个太清岛比之前扩大数倍有余,整个太清群岛也扩充到万余小岛,每个岛上都有太清门人驻守。在整个东南海到南海、西南海,这一片广袤的大海上,御宝飞行的修士十个里面有三个都是太清门人,五个太清外围成员,剩下一个半也与太清派有关系,只有那半个才是无根无底的海兽或其他。

    夜夕站在太清大前,看着人潮汹涌的修士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太清岛上宝光四溢,俊男美女无数。昔里太清只有百余人,而如今太清弟子十数万,门人百余万,外围成员近千万,受太清影响的修士高达数亿。

    “见过掌门。”

    凡是看到一些的人,都恭敬的向夜夕行礼。

    虽然夜夕自入太清之后,从不轻出太清群岛,可是他的威望却极高。无他,夜夕每天都会在太清岛上开经讲道,为了破混沌钟的制,苦苦熬了两甲子才真正人宝合一,不惧圣人出手里。百余年前夜夕只讲天仙一下,如今连真仙法决,夜夕也能说知一二。

    如今的太清也是天下名副其实的第一门派,别说其他,单说天仙之境的修士就高达近千之众,整个游戏内一大半天仙都被太清派收拢,其余的一小半才被天下诸教瓜分。

    这也是为何凤玉卿接手了多宝宗,买通了药宗,架空了诗若涵,推出柔云若暗中掌控了百花宫,又拿出上清圣人谕旨,整合了截教和贵族的大部分势力,趁隙吞并了天庭固有的势力,拉拢了玉清赤松子一脉和巫族的一部,联合万妖宫、血海走了北海龙宫,依然天下分崩的主要原因。

    如今整个天元大陆成东西对峙,太清派、龟缩在小昆仑山脉的玉清广成子一脉、退却不死火山的女娲门、憋在西方二州的西方教和退居西北的巫族,当然还有太清名义下的分支东海龙宫。西海龙宫被西方教驱逐,南海龙宫差点被太清派度化,北海龙宫更是差点被灭门,要不是九大龙子苦苦支撑着东海龙宫,要不是东海龙宫的宫主是龙女,夜夕名义上的干女儿。嘿嘿!四海龙宫就成了历史。

    夜夕的前逐渐聚起上万修士,每个都是天仙修为。天空中一朵祥云飘来,云上站着数百修士,为首的正是龙女。

    百余年的时光足以让任何人长大了,而龙女依旧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比夜夕刚见她时高了一些,也更加可。和小狐狸一样,这百年的时间吃的灵丹妙药,琼浆玉酿和了不少,可是那竖眼依旧没睁开,后面的尾巴还是一只,只是比以前胖了几分,更贪吃了。至于菡萏仙子早在百余年前,就和玄庄一起进了巫妖战场,之后就飞升了。

    “父王,龙儿好想你哦!”

    夜夕看着卖萌的龙女,无言以对,除了说话比以前顺溜多了,可灵智还像十一二岁的孩童一般,让夜夕很是无奈。看着人差不多,手中的拂尘一挥道:“既然人已经到齐,咱们也启程吧!

    巨大的云团,载着万余天仙修士缓缓地朝西北而去。

    巫妖战场在天元大陆的中心,中央地内。巫妖战场是巫妖大战后遗留在不周山周围的一片土地,由于太过凶煞道祖将其封印,丢到天元大陆上。非化神巅峰修为者不可轻入,主要是化神巅峰修士随时都能引发天劫飞升,免得无辜死在战场内。

    此战场遗留了二位二尸准圣、数位一尸准圣,数十大罗金仙,上千金仙、十二祖巫、千余大巫与无数地巫妖修士的法宝和气息,一不留神可能连金仙也要陷入其中。

    此刻的中央地前已经出现了万五的化神巅峰的修士,分成两派相视而对,忽然一朵巨大的祥云出现,万余修士下来,场中所有的人脸色俱是一变,包括上清掌教凤玉卿、玉清掌教青松明月光、西方教的二位教主摩柯难耶和菩提子、世俗地常务执事长东方无败等人。

    “诸位道友再等本座吗?”

    “见过大师兄。”

    青松明月光急忙还礼。

    大师兄这一名词,已经成了太清掌教专属。话说青松明月光这个掌教是夜夕大力支持才上位的。赤松子飞升后,留下踏月在凤玉卿的继位,可这引起清风和青松明月光等玉清宫嫡系的不满,清风和青松明月光在夜夕的支持下复位。可随着南极仙翁在上界的失宠,有本来的大弟子转为外门大弟子,广成子成为玉清十二嫡系的老大。

    青松明月光等玉清嫡系道统,不能由外门弟子的道统继承,于是在夜夕的支持下。青松明月光等人邀请夜夕在昆仑山顶的玉清大内讲述太清仙道,硬生生地将清风得飞升上界,于是青松明月光顺理成章的上位。

    “见过道友。”

    摩柯难耶和凤玉卿等人还礼。

    众人一进了巫妖战场,太清玉清合二为一组成两仪微尘大阵,在夜夕的带领下朝着巫妖战场的核心行去。不时地剿灭一些巫妖残魂,收取一些残破地古宝。

    破除重重迷雾,终于看到那直入云霄的巫妖峰,夜夕吩咐门下各自行动,自己却隐上了巫妖峰,看着四处游动的妖修残魂,还有一二随时蹦起的巫尸。那骇人的气息,让夜夕这个天仙也不住冷汗迭出,(由于夜夕一心炼化混沌钟,修为提升慢了很多,只有三品青莲成了五品)。

    越往上感到的压力越大,妖修的残魂也越发强大,巫尸也是一般,幸好他们的灵识全无,否则夜夕死定了。

    只入了处于山顶,看到那庞大庄严的太阳宫,外面游要修残魂和巫尸也少了许多。夜夕轻轻地推开太阳宫上的大门,露出一丝门缝,夜夕就闪而入。

    看着空无一物的大,夜夕四处游走起来,大内什么也没有,难道这座宫是空的?还有我的那丝元神去哪了?难道溜出去了?他的自主意识不会那么强吧!

    夜夕真苦思间,一道厉风袭来,夜夕下意识地一闪,一个几分像夜夕的邪气少年出现,看着夜夕直笑。

    夜夕冷哼一声,双眼一闭,右眼睁开眼中尽是青光,青光闪耀之处无数地黑烟从那少年的上飞出。直到那少年上没有黑烟再冒,才历喝一声道:“还玩,不想回来了吗?”

    那少年化作一丝青气钻入夜夕的泥丸宫中,这丝青气就是当年跟随玄庄进入的巫妖战场,所以才这么顺利地进入太阳宫中。夜夕带那丝元神的指引下,到了太阳宫后内的一个房间内/

    夜夕入了房间,就被那丝元神所收集的宝物惊骇,这百余年他真没闲着,收集地残破地古宝堆成了一座千丈高的小山,不过由于残破程度很厉害,只能重新凝练成法宝,然后再慢慢温养,是个费工夫的活计。

    夜夕足足收了小半个时辰,才收光那些。让夜夕最为满意地竟是被那丝元神用来铺地的一张宝图。那图非纸非丝,非锦非帛,都像一块皮。

    夜夕突然想起一张很有名的宝图,据小道消息说那张宝图就是人的头皮所化。夜夕祭出混沌钟,混沌钟滴溜溜地一转,那张皮上也闪现出无数地光点,按照一个诡异的轨迹运动,一闪即逝。

    太好了,这真是那月星辰图。只此一件,就算丧送整个太清派也值了。夜夕当场将其祭炼起来,有混沌钟在手势若破竹,再加上月星辰图在巫妖大战中受创非小。夜夕祭炼完,才发现月星辰图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好用。还不如将其分解,炼进别的法宝中。想到别的法宝,夜夕就想起自己的那件青玉扇,进过数次重炼亦是准后天至宝,如果再加入月星辰图,破入后天至宝轻而易举啊!

    可惜太清派的阳八卦炉乃镇派之宝,说不得要飞升之后再重炼了。

    夜夕出了太阳宫,外面的压力陡然大增,自己隐法也在煞气和杀气的侵蚀下,变得岌岌可危。下了山,已经看不到一个太清修士,只留下一片片空白之地,那里的煞气变得很微弱,看来他们都已经飞升了。

    夜夕散发出自己天仙的气息,天劫自动追来,任天劫万般手段,夜夕岿然不动,倒是便宜了夜夕的五品青莲又长大数分。昊天境光照来,直接被夜夕的左眼消解掉,就连昊天境上也是模糊一片。雷部星君大怒之下,直接将其停留在下届的时间抹除。夜夕只觉得眼中一黑,便失去意识。

    [bookid=2414702,bookname=《废柴的扯淡人生》]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重返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