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 122 因我风起云涌的那一年(二合一)

    四千字,二章合一。

    潮起潮落,人聚人散,此乃天数。

    自夜夕踪迹全无,玄庄离去后,瘟神等人也一个个急匆匆地离去,收了玄庄那么大一份礼,自然要闭关巩固一下。

    摩罗也大发神威,骨剑上的九颗骷髅头化作九位神僧,以九宫之位将血魔困住,在佛音禅唱中,将其硬生生地拉进骨剑内。那九大高僧也回归本位,剑柄处的血莲花越发鲜艳。

    摩罗看也不看月光仙姬一眼,宣了声佛号,踏波而去。

    海面上只剩下月光仙姬和夏夜月寒。小萝莉林雨荨不知何时出现,还穿着那狐裘,狐裘上的九尾狐栩栩如生,如同活物一般。可萝莉雨荨仙子看着远去的摩罗,忽然一拍小手,大叫一声:“好酷的秃驴呀!看来本小姐的闭关要提上程了。有了化神期的修为,这普普通通地一秃驴也可以这么酷。恩!本小姐决定了闭关,马上闭关,不到化神期绝不出关。恩,就这样决定了。”

    她也不管月光仙姬和夏夜月寒正看着她,就施施然地拍手离去,那中年人紧紧跟在她的后。

    经过月光仙姬的帮忙,夏夜月寒的甚至终于恢复了。可以恢复就看到雨荨仙子的豪言壮语,一口一个秃驴,这真让夏夜月寒替她捏把汗。您老人家就算再目中无人,也不应该这么嚣张吧!在和尚的头面前说秃驴,也太不把西方教放在眼里了吧!说实在的,就算月光仙姬灭了她,夏夜月寒也不敢吃惊。

    可是月光仙姬却恍若未闻,这不得不让人佩服她的修养,现在的女那还有这么好的修养,除非她是个自卑懦弱的人,而月光仙姬是吗?肯定不是。群芳谱上排名第三的美人,不是说她的美貌和材,而是实力和势力的比拼,就像自己如果不是女娲在妖族修士中的特殊地位,她哪能稳压月光仙姬一头,高居群芳谱第二。

    “呵!多谢仙姬相救之恩。”

    “月寒门主多礼了,此不过是举手之劳。”

    “呵呵!仙姬不必谦虚,此对于仙姬来说是举手之劳,对月寒来说却是活命之恩,后若有差遣,月寒绝无二话。”

    “门主过誉了,至于差遣一词,贫尼更是愧不敢当。我西方教的教义,就是以救人为本,度人未基,不求回报。若是挟恩图报,就有违我教教义了。”

    “这月寒自然知道,不过据月寒所知,贵教教义还有因果一说,仙姬救我一命因果何其大耶!如不能汇报,月寒心甚不安啊!”

    “本教是有此说,不过门主不必放在心上,今我救门主是举手之劳,他门主所还亦是举手之劳。”

    “不过,本座还是喜欢当时还,不喜欠人人。”

    呃!月光仙姬看着一脸坚毅的夏夜月寒,满脸诧异。平里,她向来说一不二,就连教主宫天子也不敢违背,更何况众门徒。今竟被夏夜月寒挤到死角,心中略有不悦,蛾眉紧蹙:“既然如此,那贫尼希望能做个和事佬,化解门主和晨曦的这段因果。”

    “不可能!”

    夏夜月寒一口拒绝,毫无回旋之地。

    “那施主放他一马,总可以吧!”

    “也不可能,本座与他不共戴天,本座一定要杀到他删号为止。”

    “施主,过分了吧!”

    “哼!”

    面对夏夜月寒的无言以对,月光仙姬的无名之火大起,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和夜夕扯上一点关系,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好一会,心才平复一些:“只要施主告知贫尼为什么?你我的因果,就此了结,若何?”

    如此冰冷的声音,就连月光仙姬自己也很吃惊,西方教一向讲究心平气和,说的话都带着几分温和,如今她说出的话如此冰冷,可见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元神了。

    “罢,说了也好。反正本座也不想和西方教有什么纠葛。本座曾经对一个男孩起誓。”说道那个男孩,夏夜月寒的严重满是柔,陡然语气变得冰冷狠辣起来:“除了他,凡是看过我张脸的臭男人,都要死,死!死!”

    说道最后,夏夜月寒的眼再次变红,又有暴走的迹象。

    起先,月光仙姬虽然对其不满意,不过听了她的话后,满是同,天龙禅唱再起。

    夏夜月寒再次平静下来,对着月光仙姬道:“你放心,这段因果本座定会还你,不过晨曦一定要死,本座一定要杀到他删号为止。”

    说完,甩袖而去。

    月光仙姬看着她,轻叹一口气:“南无阿弥陀佛!冤孽,冤孽啊!又一个可怜而又偏执的女人。”

    从此南海之上多了两个女人,一个白衣仙子,一个白衣尼姑,整在南海之上。

    虽然南海的风云平息了,大海上回复了平静,可海底的暗流涌动谁又看得见,就像此时的天元大陆一般。

    贵族和世俗在南海的一番大战,以双方各自损失十数位化神期高手而落幕,天庭的这场万里大追杀就此落幕。江湖上一时再也没有人敢打陈大少的主意,那一击毁灭十数位化神期高手,抹杀东皇泰一的壮举,终于让人望而生畏。

    可天元大陆虽然看似平稳,却是暗流涌动。陈大少被人追杀了那么久,陈氏和贵族的脸面又岂能不找回来,贵族和世俗真正的大战一触即发,只是不知何时开始。

    天元历500年二月末,陈氏沉积已久的怨气终于爆发了出来。

    武州,巫族的地盘,其境内恶山瘴岭无数,整个武州终被笼罩在一层灰蒙蒙地的氤氲中。而祖巫城乃是武州的核心,巫族的聚集地,同样也是天下间煞气最重的地方。

    这一,突然一股煞气破开氤氲,直冲云霄。整个祖巫城内外的玩家,为之胆颤。多少年来,如此浓重的煞气,只出现两次。

    一次是陈氏为奠定它在巫族地位之时。那一战,杀得整个祖巫城都侵泡在血中,鲜血流了整整三才流干,从此再也没有人敢挑战陈氏的权威。

    第二次是百年前,十二巫姬大战风伯,使其不得不飞升。十二巫姬由此名闻天下,巫族开始由玩家掌控。

    这一次,不是要攻打隔壁的古州,或者是婆娑州吧!

    一队队的穿统一盔甲的修士,手持戈矛,背挎长弓。从祖巫城内的万巫中走出,冲向数个店铺。刚一围拢,就发动攻势,店铺内的人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斩杀。

    许多人族和妖族的修士,想要御空而飞,却发现飞不起来。心细的人,就会发现被一团甲士护住的人中,尽是穿巫袍的巫师,他们手中持着一根权杖,嘴里念念有词,正是让修士望而生畏的元。

    巫师:乃是巫族和人族的结合产物,能修炼元神,也能沟通十二祖巫,但是体孱弱的要死。

    元:巫族的秘书,数百年来巫师们的呕血沥心之作,在元施法的范围内,人的满法力全被锢。

    一时间整个店铺的玩家都被屠戮一空,就算你喊冤,也无人理会,下线的也没什么好下场。等店铺清空时,控火的甲士,一把火将其烧的干干净净。杀人放火,是巫族控火玩家的最

    整个巫族境内,这种状况比比皆是,误杀者不少,可没人敢抱怨。偶尔有大人物亲自到万巫询问况,叶芷蓉只轻飘飘一句话,让立刻闭嘴无言:“所杀者尽是天网余孽。”

    天网的人,是该杀,最好杀绝,省得他们四处嚣张,他们奈之不何,杀手组织不说何其庞大,单说其隐秘,就不是一般找得到的。陈氏此举让天下下拍手称快,天网真正杀得人不多,可冒充他们的人却不少,尤其是他们的外围成员,不如此如何打响他们的名头,又怎么争取高端客户啊!

    不仅是武州,在天下其他几州的掌权者也纷纷效仿。不过,他们多是雷声大,雨点小,只是数个宅子被烧,数人被杀而已。仅次于武州的行动,要输灵州和婆娑州,西方教的代掌教摩柯难耶亲自带队,将天网在西方二州,清洗一空。

    还有就是带有军方色彩的狼牙组织,正式对天网宣战,只一天天网就有数名化神期修士被狼牙所杀,数百处据点被破。

    天元大陆中央山脉,位于大陆的中央,乃是巫妖大战遗留的战场,不仅煞气冲天,就要妖气、瘴气,也是冲天。一般的化神期修士进去了也出不来,反正五百年过去了,还从没人出来过,飞升的也是寥寥,到现在倒成了一处绝地。

    而就在这绝地的某一山洞中,一个穿着夜行衣的男子,正向大剌剌坐在石座的中年男子作报告:“主人,这些天咱们一共损失了十五位化,退会者益增多。主人,咱们该怎么办啊?”

    那中年男子一手托腮,一手抚摸着座椅上的雕刻貔貅的把手,双眼无光,望向远处。

    “主人,主人。”黑衣男见自家主人眼色迷离,急忙喊道。

    “嘿!杀得好,杀得好啊!该怎么办?当然有办法了。走,去找债主。”

    “债主?”

    黑衣男不解的说道。

    中年男子微微一晒,并没说话,只是嘿嘿直笑。

    乾州,乾坤城,乾州的主城,多宝宗的老巢,城内的一处豪宅内,凤玉卿正品着美酒看视频。

    视频里的事,乃是最近刚发生的一件大事,贵族正式对世俗宣战。贵族调集了近百位化神期修士,数万元婴修士,号称十万,百万金丹修士,进驻栖霞山脉,准备围剿落霞山脉,势在将天庭的势力赶出落霞山脉。

    贵族浩大的声势,让为地主的玉清派深感不安,赤松子派出自己的得意门徒,号称玉清二仙的踏月仙师,率领数千门徒,进驻落霞山,重修落霞城。

    整个落霞山脉的局势一触即发,大战一旦爆发,势必惊天动地。

    凤玉卿看着视频,心中不仅叹了口气。晨曦这厮去哪了?要是他这个苦主在,再加上自己的推波助澜,贵族一定能号称起千万大军,说不定能一举攻下天庭的老巢,可惜,可惜了自己为他下了那么大一盘棋,结果棋手不见了。

    唉!这么好的机会千载难逢,自己的称霸之路,还遥远的很啊!就在凤玉卿唉声叹气时。他的管家刑叔走了进来:“少爷,天网的人求见。”

    “哼!这个废物终于来见我了,天网虽然元气大伤,不过,他们倒是还有利用的价值。让他们进来吧!”

    “是的,少爷。”

    过了一会,刑叔领着那天网的主人和黑衣人走进来:“凤二少,许久不见,最近可好。”

    “托你老兄得福,本少很好。”

    凤玉卿皮笑不笑的道,他最恨别人叫他凤二少,谁让他那个哥哥那么强势,还是家中的长子,是他竞争家主最大的威胁,这也是他一定要统一天元大陆的原因,让那些老古董看看,我才是最适合继承家主的人。

    “可是,本座活得很不好,因为有些人故意给本座下,使得本座惶惶不可度啊!”

    那中年人面带苦色。

    “咦!天网不是号称游戏第一杀手组织吗?向来只有你们给被人下,哪有人敢给你们下,他们活得不耐烦了吗?”

    “哼!若是常人躲我还来不及,要是世界三组织之一的贵族,本座也惹不起啊!好啦!本座此次前来不是诉苦,而是来要债的。大家都是聪明人,大少总要给我个说法吧!”

    “既然话说到这,那本少就直说了。要么我赔你一半的损失,大家相安无事,各走各的路。”

    凤玉卿说完,特意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

    那中年男子沉吟一下:“嗯,大少也算厚道了,不过我想听听下面的那个要么。不知可以吗?”

    “哈哈!当然可以,不过确认要听,听了之后就没的选了。”

    凤玉卿霸气十足的说道。

    “唉!我这个人就是这点不好,容易钻牛角尖,真想听听。”

    “你的损失全赔,不过天网从今之后要听我的调遣,如何?”

    “听起来比前面的好。”

    “成交。”

    本卷结束,下一卷南海风云。

    ;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重返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