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重生 115 身怀利器,杀心顿起

    “哇!今儿是怎么了,这么多大人物齐聚我南海,莫非我龙族的某人惹来众怒,这般姿势真是让敖某人诚惶诚恐啊!”

    一个面目嚣张无比、头上长着双角的青年,脚踏一条数百丈长的虬龙凌空而来。一边打量着众人,一边啧啧有声的说道:“哈!真是大人物哈!西方教的菩提子、贵族的凤三少、陈大少、药宗的瘟神、百花宫的诗仙子,还有女娲门的月寒仙子,啧啧!真是高手云集,平里久闻其名,见其一而不得,今竟齐齐驾临我南海,真是令我南海蓬荜生辉呀!啊哈哈!”

    “哼!敖云钦这里也是你撒野的地方,你还是速速离去的好,否则此时此地就是你丧之地。”

    凤三少最见不惯别人在他面前嚣张张狂,当下冷哼道。

    敖云钦脸上毫不为意,心中却怒火高炽,满是讽刺的说道:“凤三少不愧是出名门,在别人的地盘还依然如此张狂,如此胆气,真是吾辈之楷模呀!”

    敖云钦说完一招手,数十条虬龙从海中腾空而起,直扑众人而来。

    凤三少星眸圆瞪、目眦裂,却又不好当中失了风范,强撑曰:“这年头,不是靠人多就可以成事的。哼!”

    看着他二人争执,却无人理会,大家的心思都放在夜夕的上,毕竟宝物在他的上。夜夕环视众人,脑中突然出现一个念头,这些人都是当世的顶尖高手,如果把他们埋葬在这里,还会有人敢来追杀本少吗?想到此处,夜夕急忙将这个念头摒弃于外,可心中陡起一股杀机,如疯草一般压抑不住地高涨。真应了那句古语:怀利器杀心顿起。

    夜夕邪邪一笑,对着赤姬姐妹道:“你们怕死吗?”

    “切,怕死?怕死还玩什么游戏呀!何况在游戏里,生死本就是家常便饭,有何可怕之处”,赤火姬满脸不屑的说道:“再说要杀我们姐妹,还要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姐姐赤血姬急忙说道:“妹,还要保护大少脱离险境呢?这是第一要务,你可不要忘了。”

    “晓得了,姐姐。等下我定住他们,你带着公子先跑。”

    说完,也不管别人的反应,手中的魔法棒急速运转,全上下毫无征兆的暴起一层赤火色的氤氲,叱一声:“刹那芳华”。以其为中心,一股赤火色的氤氲急速朝外扩张而去。

    “呃!;;;”,赤火姬突兀的发功,让夜夕的话憋在肚子里,使得他想联合赤火姬拉上几个人陪葬的想法夭折,只得转而朝赤血姬道:“你愿意为我死吗?”

    这句话本就有歧义,然而赤血姬也确实想叉了,一抹潮红从她青洋溢的笑脸上绽放盛开,臻首低垂,呐呐道:“我的命本就是姑姑救来的,大少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拿去。”

    “恩!很好,本少是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会让人为你陪葬的。”

    夜夕此举也是没办法,原本他准备和赤火姬联手,朝一个方向突破,可她到好,一下子将所有人都定住了。可在场的都是游戏里的顶尖高手,那个不是经百战,虽然事发突然,但也不会困住他们太长时间。

    菩提子和夏夜月寒全虽然被赤火色氤氲所笼罩,可是他们的动作却比其他人快上不少,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脱而出,到那时杯具的就是自己。

    “等下我把你收进钟内之后,你就立刻自爆,明白了吗?”

    “恩。”

    赤血姬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大少放心吧!血姬懂得的。”

    夜夕手中的混沌钟在其丹田内的法力的滋润下,迅速地暴涨,一股巨大的吸力吸扯着赤血姬将其拉进钟内,赤血姬毫无抵抗,一进钟内就按照夜夕所说的那样,立刻自爆元灵。

    混沌钟在吸收赤血姬所蕴含的灵气后,瞬间发出两道钟声,一股股波纹,将整个空间都震得粉碎,朝外蔓延而去。

    瘟神被夜夕的手上的混沌钟吓得,离夜夕足有上百丈的距离,宝物再好,也没有自己的小命金贵,一旦重修,偌大的药宗就不是自己的啦,这也是他为何与凤三少混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因此瘟神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夜夕三人的上,一丝也不敢大意,当赤火姬施展刹那芳华时,二话不说掉头就走,至于凤三少听天由命去吧!当下施展自己空间天赋,瞬间跑到千丈之外去了。饶是如此还不太放心,又祭起一面盾牌护住自

    却说凤三少被赤火色的氤氲笼罩时,满脸的惊慌之色,毫不掩饰:“耆老,快救我出去。”

    耆老气定神闲的说道:“三少莫慌。”话音未落,就听到两声钟响,一股股波纹将前数丈的空间一一震碎。一时间也慌了,他活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能震破虚空的法宝、人物。

    不远处的菩提子等人,也是一阵慌乱,原本是等菩提子脱,然后救他们出去,可是那数股可不等他们呀!菩提子的一个师弟,钢牙一咬:“菩提师兄,快领着众位师弟走。”

    说完,一声轰响,其如烟花一般散去,巨大的波动将混沌钟所散发的波纹阻了一阻。菩提子猛地一喝,手中的竹枝一挥,前的阻碍立刻消散,而混沌钟的波纹瞬息而至,他的另一位师弟也猛地扑向前,将波纹彻底震散。

    “二位师弟。”

    菩提子满心满肺忧伤,可此时由不得多做儿女态,自爆了还能复活。菩提子调整心,用着所剩不多的时间,连连挥动手中的竹枝,前出现一个莲花宝座:“还愣着干什么?快进去。”

    剩下的几人鱼贯而入,菩提子在莲花座消失前,又冷冷地看了夜夕所在之处一眼,眼中满是复杂之色,又一个大能凌空出世了,这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耆老见西方教的做法,立刻有样学样,对着边的喝道:“那个愿意自爆,救吾等脱困,每个补偿一万灵。”

    凤三少也不傻,只是慌了神,听耆老说完,立刻说道:“对,对,本少在单独补偿一万灵,我向诸位保证,自爆后十天之内,一定祝你们修回化神期,还会推荐诸位在我二哥前听用。”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耆老加凤三少的奖赏,让人心动不已,两百万信用币真的让人很心动,还有在凤二少跟前听用,比信用币更动人心。凤二少可不是凤三少,他不仅是凤氏嫡长子,还是贵族的主要掌权者之一,比纨绔凤三少,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被他看上,只要不犯什么大错,可以说一辈子就可以吃穿无忧了。

    “我来。”

    当下就有一人凌空自爆,将那赤火色的氤氲炸的逸散,凤三少和耆老就在众人的自爆中,一路踏血而去。到了最后,要不是瘟神搭了一把手,可能连耆老也要自爆护主了。

    凤三少虽然面带笑容地谢着瘟神,心里却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不过,他边只剩耆老一人,却不是瘟神的对手,只得咽下这口气。

    百花宫的诗若涵离凤三少很近,在凤三少特意的照顾下,倒也没多大损失,不过诗若涵仅有元婴巅峰的修为,也不得不用门人的血,铺就自己逃亡之路。她自己带来的人当然不舍得,不过却有她师姐玉波妖姬,派来的几个打算浑水摸鱼的人都是很适合,她也不会有妇人之仁。谁叫玉波妖姬,当年也是百花宫少宫主候选人之一呢?

    话说,这次行动诗若涵是损失最少的一人,却不是百花宫损失最少的。

    损失最少的是夏夜月寒带来的女娲门,混沌钟散发波纹将赤火色氤氲和虚空,震得粉碎。夏夜月寒掏出一个环形宝物,朝着那波纹撞去。

    那环也不知是何材料所铸,非金非玉,非木非铁,撞在波纹上,却被反击而回,赤火色氤氲也被其击散。

    夏夜月寒一边护着众人门人,一边又发一环,双环接连而发,才缓缓地退了出去。等到了千丈之外,波纹随即消散之处,夏夜月寒看着手中的双环,有种心痛的感觉。这件宝贝虽然看似平常,但是却大有来头。话说女娲娘娘边有一宝曰“三炫环”,此宝就是仿三炫环而铸,后来天元大陆开启,女娲娘娘传道场,又将此宝亲自炼制一番,其中不仅孕有妖族的至高修炼法门,还有圣人所领悟的一丝天道规则,乃是女娲门的掌门信物。

    可此时,双环中竟有一丝裂缝,没有百年的温养,别想恢复如初了。那钟不愧是能抹杀东皇泰一的所在,竟如此强悍,这番是我大意了。

    此刻最哭无泪的是敖云钦,他带来的数十玩家无一幸存,全部罹难,就连他自己也仅余龙丹,打熬数百年的龙被其遗弃,真是好奇心害死猫。

    几人看着眼前方圆千丈的虚空破碎,而夜夕不知所踪,心中却希望那个妖孽最好死在这里。可虚空再次恢复如初,空空如也。

    ;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重返洪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