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罪过森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夺红尘 书名:夺辰
    傲然此时也恢复了一点意识,他发现自己还活着非常震惊:“我不是已经死了吗?现在怎么又活了,现在的我好像又不是我,整个人都改变了,而且现在的体不受我控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而傲然此时也发现了自己的巨变,此时自己就像变成了一只不受控制而且非常凶残的怪兽,体不听自己的使唤,但思想还是自己的,傲然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体在为所为。傲然的内丹也在拼命的吸取着果子的灵力,果子的灵力一直消减着,大树和蓝色树人的灵力也被迫补充果子的灵力,大树中分布的筋脉由于没有灵力的维持也断裂了。[.Lvsexs.]

    大树和蓝色树人也开始被冻结了,而此时傲然的金丹也慢慢的长大着,金丹旁边和体旁边紫蓝色的灵气也渐渐少了,傲然的眼瞳的颜色也由紫蓝色开始慢慢的变淡恢复成原来的状态,傲然也感到了体的变化,高也慢慢的变矮,傲然也感到自己慢慢的对自己的体恢复控制。

    树人与大树的融合体也被完全冻结了,现在只剩果子里面的灵力了,傲然现在也非常焦急,他也害怕把那奇怪的东西吸进去后会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来,他也极力的阻止金丹吸取灵力,但是他现在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金丹还是吸取着灵力,但吸取的速度变慢了…

    果子里面的小精灵也被傲然吸取得慢慢的分散成灵力,这些分散的灵力也被傲然吸进了金丹中,灵力刚吸进体内傲然就有种内脏和全被冻结的感觉,这灵力太冷了,由于傲然恢复了一点感觉,他现在也拼命的忍着寒冷,最中不停的狂吐着冷气。傲然吸取灵力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虽然吸取灵力的速度变慢了但吸取果子的灵力也越来越多,傲然整个人都被冻得颤抖,脚下又出现了冰霜。果子里面的灵力越来越少了,傲然也感到自己快要完全恢复了,现在他又在担忧了,因为他现在又在害怕自己恢复之后那奇特的果子又会吸取自己的灵力,那自己真的就完了,但自己现在把这么神奇的果子吸进去,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有影响呢?……

    傲然傲然现在又焦急又无奈,不知道该怎样做,自己现在就快恢复了,等到自己恢复之后肯定拿这奇特的果子没办法,时间紧迫啊!……

    我该怎么办啊?……

    傲然边紫蓝色的灵气已经非常薄弱了,看来傲然就要恢复了,而此时那果子里面的灵力又开始凝聚了,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傲然做了一个大胆而且不顾后果的决定,那就是他用上所有的力量吸取果子,果子里面的灵力全都被傲然吸光了,只剩下一个空壳在树上。傲然一下吸取了这么多的灵力,而且把那小精灵也吸进来这对他的体强度也是极大的考验,这极冷的灵力一吸进来就冲击着傲然的筋脉,这极冷的灵力迅速扩散流向傲然全筋脉。

    傲然咬着牙忍受着,他也没想到筋脉有种被冻结和爆裂的感觉,非常痛苦,全的骨骼也发生了断裂的声响,全的肌在这极冷的灵力的流动下也全蠕动,傲然的嘴唇也被自己咬破了,傲然也被这可怕的灵力给冲击晕了。大树外面再一次发生大战,全部魔兽为了那奇特的果子打个你死我活,许多本来是同一种群而且是比较好的魔兽全都反目成仇,全都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下毒手,所以说:“只有利益上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朋友”。

    虽然傲然晕了过去,但是那奇怪极冷的灵力还是在不停的流动着,傲然的体和筋脉也在不停的改造着,这些奇怪极冷的灵力流动完成后,又汇集在傲然丹田的金丹的旁边,这些灵力又慢慢的凝聚成小精灵,灵力流动的速度也渐渐变缓了,小精灵的凝成也渐渐变慢了……

    一天之后,大树中只躺着一个冰雕,冰雕中的傲然正在沉睡着,灵力的改造还在继续,只是速度已经相当缓慢了,冰雕中的傲然的“衍生甲”也发生着变化,内甲的表面的颜色从暗红色变成了红色,表面也在缓慢的形成白色的光圈,最恐怖的是傲然的灵魂区在灵力的作用下发生了巨变,灵魂力一下子就充斥了整个灵魂区非常庞大,灵魂力进步堪比神速,照修真层次来化分的话,傲然现在的灵魂力已经达到了“分神”的境界了,就是比现在的功力的两倍还要高,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并非修真者所能达到的”!

    对于修真界所有的修真者来说,修炼灵魂力是他们最难修炼的,就算吃了什么奇诊异宝也是没有像傲然这样变态的,从达到能使用“紫魔星眼”灵魂力开始后,就再也没提升过,然而傲然这里一下子猛彪这么多真是太变态了。

    出了森林之后,爆菊特工队就轮流吸收魔晶来提高修为加强实力。半个月之后他们每个人都吸收了魔晶,修为也提到了“成丹”后期。然后他们又继续上路。

    傲然就这样沉睡了一个月,此时冰雕中已没有什么变动了,傲然慢慢的想睁开眼睛,但他整个人都被冻结了,很难睁开眼睛,傲然把真元力集中起来想把冰打破,傲然也发现自己已经突破到金丹中期了,真元力越来越强大了,就在他想要出手之际他又把真元力收了回去,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他的金丹竟然和能量丝连在一起,而能量丝的另一边连着的是那还没有完全蜕变的小精灵,此时的小精灵正在沉睡当中,而傲然也感觉到自己好像和小精灵共同用一个金丹。

    傲然也发现了问题的严重,他想把小精灵移出体外,他小心翼翼的用少许的真元力切割能量丝,但是能量丝却丝毫未动,而傲然用真元力切割能量丝时,能量丝那传来阵阵冷灵力传入傲然的金丹中,傲然感到阵阵冷意,但傲然并没有因为传来冷意而放弃把小精灵移走的想法,傲然也加大真元力切割能量丝。能量丝终于有点动静了,却一点痕迹都没有,只是动了一下而已,但从能量丝那传来的冷灵力也越来越多,这些冷灵力也一直冲击着黄旭的金丹,傲然的筋脉好像受到了影响也在跳动着,傲然也感到了筋脉传来阵阵疼痛感,这种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

    傲然他咬牙坚持着,他还在继续加大真元力切割,疼痛感和冰冻感也一直增加着,傲然感到自己要承受不住了,筋脉好像要爆裂了,金丹也好像要被冻结了,金丹和筋脉也一直跳动着,而小精灵也好像有快要被吵醒的样子,傲然也终于放弃了这种想法,撤走了真元力,随着真元力的撤离黄旭的疼痛感和冰冻感也随着消逝,傲然放弃这种想法的原因还有就是他怕弄醒了这个小怪物之后会给自己带来伤害,所以他放弃了这种想法……

    小精灵再一次沉睡下去,傲然的心也放了下来,傲然也准备调整一下再出去,心里想:“这小怪物只能等任务完成后请爷爷帮忙了,现在在完成任务期间只能小心再小心别触动这小怪物”,随即傲然就进行调整……

    几小时之后,傲然也调整完毕了,他聚集真元力准备轰开冰霜,此时傲然的真元力中也夹杂这一些白色的灵力,这明显是小精灵的灵力。傲然用意念一动,“轰”的一声,厚厚的冰块爆裂了,冰块四,傲然从冰块中走了出来,傲然的意念一动就把红色的“衍生甲”收进体内,傲然也在为自己的“衍生甲”进一步提高而感到高兴,“衍生甲”的防护已经提高到“虚境”修真者无法破的层次,傲然高兴之余感到全怎么“凉嗖嗖”的,他低头一看自己也吓了一跳,自己竟然没穿衣服,全**的。

    傲然本能反应的用手捂住重要部位,然后马上从空间耳钻中找衣服上去,傲然一边着衣服一边骂道:“都是这死树人,没事把哥弄进来干鸟啊,要不然哥也不会弄得这样狼狈,而且还平白无故的多了一只小怪物。对了…我差点倒忘自己好像死了,但又复活了,而且以奇怪的形势复活,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这也太奇怪了,这里处处透着奇怪的地方,爷爷说这里是北极,但我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具体怎样我也说不上来,而我自己的体为什么会不受自己的控制呢?而且我的体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导致我的衣服完全破裂。唉,不管了,现在只能等到完成任务回去请教爷爷了。”

    傲然重新收拾心准备继续上路完成任务,傲然一拳轰击在大树的裂缝中,“轰隆”的一声,裂缝中冰块直接被击碎,冰块飞向了雪地上,“嘭”的一声,雪地上留下了一个大洞,雪花四处飘扬。傲然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吃惊的说道:“自己肌的力量竟然变强了这么多,这一击最起码达到了两千斤的重力,我太高兴了,虽然这次很凶险,但我的收获也大的,灵魂力达到修真“分神”的实力,体也变强了许多”。

    然而就在黄旭刚出拳的时候,傲然的拳头中好像有白光一闪而逝,傲然自己也没发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刚才傲然刚从冰块中走出的时候,虽然全被冻得通红,但是表面也有一层光晕,傲然个人只忙于穿衣服没发现而已。傲然从大树中出来了,但映入他眼帘的是满目琳琅的冰雕尸体,到处都是魔兽的尸体,最明显的是有一只魔兽的嘴里还咬着那奇特果子的外壳,全都没有伤痕,但也被冰冻了,应该是它承受不了那果子的灵力吧!傲然看到这么多的尸体,他的内心也非常内疚,毕竟这些魔兽是被自己引进来才会死的,虽然是弱强食的魔兽,但傲然还是过意不去……

    傲然也徒步慢慢的向外走着,虽然他上的“重力空间领域”已经解除了,但他迈的步子却非常沉重,因为他看到了到处都是树人的冰雕,傲然自己也明白这些树人应该是灵力被自己吸取了才死的。傲然迈着一步沉重过一步的脚步缓慢的走着,此时的森林也不像以前那样生机勃勃,现在的森林只剩下尸体了,到处都是寂静一片,只有寒风呼啸…

    半个月后傲然走出了森林,他也回望着森林,他也感触很深,自己大难不死,希望有后福吧!傲然也转继续上路,突然他停住了脚步,迅速回过来出拳轰击雪地,在他面前出现了一座小雪山,他迅速向雪山冲去,金光一闪“幻刀”就出现在手中,他用幻刀一直削雪山,顿时雪花飞舞,雪花中只看到明亮的闪光……

    一会儿后傲然从雪花中走出来,傲然直接把“幻刀”收回体内头也没回的走了,只留下飞舞的雪花……

    待雪花停止飞舞后,里面出现了一座冰碑,冰碑上出现了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罪过森林”……

重要声明:小说《夺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