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最恐怖的电影 第十二章 开始

    “这是!白永雪死了!!!”于庆看着他刚刚接手到的彩信,以及那一段有些模糊的视频,他的全顿时被汗水所打透了。

    于庆此时正处在远离西岳市的城桥市,他的妻子便在这里工作,对于于庆舍弃了自己的工作,匆忙的投奔自己,于庆的妻子也是询问过于庆,不过当于庆对其道出原因后,他的妻子顿时对他发起火来,立马让他回去工作,显然是根本不相信于庆的见鬼的说法。[.Lvsexs.]

    妻子的这种表现,于庆自然可以想到,他也是多番的解释,可奈何他的妻子就是听不进去,没办法,于庆之后以回去工作为由,可实际上却是在城桥市租了间屋子,左右他是不想在回西岳市了。

    不过他却是并未将电话号码换掉,这也是害怕警察联系不到他,真的将他当做了凶手,像这样,他开着手机,即便警察询问,他也好找个借口拖延些时,不过李璇的这封彩信,却是将他的想法,生生给磨灭了。

    彩信中,除了白永雪的几张惨不忍睹的照片,以及那一段视频外,还留有一段简短的话。

    “于先生,白永雪已经了,她是死在一家宾馆内的,据他的男朋友说明,白永雪在死前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因此才会想去宾馆中,而她的男朋友因为有事,便离开了,而白永雪的惨剧便发生了。从这件事上,你应该看的出来,无论逃到哪里,鬼都会找出你们的,想要活下去,你们便要真心诚意的配合我们,找出躲避鬼杀人的办法来,其他四人已经给我们打过电话,并且同意配合,还望你慎重考虑。”

    于此同时,刑风,夏冰,李栋梁与王耀阳四人,也是齐齐的接收到了这几条彩信,同样有的还有李璇的那段话。

    这可以说是李璇给他们的最后通牒,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吴静具备预测死亡顺序的能力,这样的话,他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找到他们,这是最后的商量,如若不行,等待他们几人的将会是**的威胁。

    不过,李璇对于剩下这5人的尽心配合,还是有着信心的,其一是于庆等人认为他们是警察,这首先他们便是不可逆的存在,其二,他们相信于庆等人见鬼一说,其三则是白永雪离开家,逃进了宾馆中,可结果还是死了,而最后则是那视频中的鬼,赫然与于庆等人所见到的一模一样!

    就这四点,于庆几人,只能将他们活命的希望放在他们上,毕竟有办法解决事,才是他们最愿意见到的,除非是没有丝毫办法,他们才会选择逃避,选择逃跑。

    刑风坐在沙发上,脸色也是极其的难看,他的未婚妻也是不由得问道:“怎么了刑风?刚才是谁发来的信息?”

    刑风听后,故作没事的摇了摇头回道:“没什么事,无聊的信息罢了!”

    不过对于刑风的解释,他的未婚妻显然没有相信,仍是问道:“小风,自从你出差回来后,我便感觉你有事瞒我,照婚纱照这件事,你也是一推再推,你究竟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们就要结婚了,难道你连你的妻子也要隐瞒么!”

    刑风不知道该则么对她解释,现在白永雪死了,而这彩信是警方发给他的,警察自然是不会骗他,那么便说明了鬼真的会杀死他们,杀死从通昌村逃脱的他们,白永雪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看了看一旁,正带着一脸不解看向他的未婚妻,他心中顿时犹如刀绞般的疼痛了起来“不能让阿婧知道这件事,我绝对不能连累到她,如果鬼真的找来,那么阿婧如果跟在我的边,则太危险了!”

    刑风想通后,也是咬牙对他的未婚妻沉声说道:“阿婧,我也不瞒你了,之所以我迟迟不陪你去照婚纱照,那是因为我不想与你结婚了,因为我发现我并不你,甚至连喜欢都谈不上,其实前几天我也没出差,而是去找我以前的女朋友了,我发现我和她才真正的合适,所以,对……”

    “啪!”

    “刑风你混蛋!!!”

    刑风的未婚妻,狠狠的给了刑风一个嘴巴,泣不成声的跑了出去,显然是没想到,原本以为自己要当新娘的她,竟然是空欢喜一场,原来认为自己的他,原来都是骗自己的。

    见未婚妻的离去,刑风双眼也是弥漫了一层雾气,他大口的喘了几声后,便拿出电话给李璇打了过去。

    “我希望你们警方可以保护我的安全,我会尽心的去配合你们的!”

    电话的另一头传出了李璇的声音:“来风堂酒店,客房501室!”

    刑风答应一声,便将手机关机了,因为他知道,阿婧还会回来找他的,所以他不能与她联系。

    “对不起了阿婧,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会让你成为最幸福的女人!”

    而此时的夏冰,在接到李璇的短信后,她则是万分惊恐的尖叫个不停,听闻夏冰的尖叫声,正在客厅中打麻将的母亲,也是猛吸了一口烟,骂道:

    “鬼哭狼嚎什么!本来点子就差,不愿意在家待着,赶紧给我滚!”

    夏冰听到自己母亲的恶言后,她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怨毒,她擦了擦眼泪,也是从房间中冲了出去,冲着她母亲吼道:

    “我就要死了!鬼就快来杀我了!这些你知道么!你天天就知道赌博!从小到大,你对我非打即骂,你什么时候关心过我,我是你的女儿!不是你用来赚取赌博经费的人偶!”

    她母亲听后,瞥了瞥嘴,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

    “我花了多少钱才给你养大的,你现在挣钱给我是理所当然的,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长大了,你就敢这么和我说话了!鬼给你杀了我才高兴呢!和你那死鬼老爸都给我去死!你死了也就不用在把工资交给我了!快点死去吧!快滚!!!”

    “我死了你开心是吧,好,好!”夏冰冷笑一声后,也是来到了桌子旁,接着她便将桌子重重的掀翻了出去!

    “你特么敢掀我桌子!”夏冰的母亲说完便挥手向夏冰的的脸打去,不过却是被夏冰推开了。

    “你打了20几年了,你休想在动我一下!”

    夏冰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她的家中,她边走边流着眼泪,从小她的母亲但凡有气,回到家中便会打她,她上学时每一次交学费,她的母亲都会恶言相向,并且动手打她。

    但是她觉得她的母亲一个人拉扯她不容易,所以她却是并不怪她,后来她开始工作,有了工资便交给她的母亲,可是她的母亲便用这钱去赌博,还偷偷的去透支信用卡,欠了一股的债。

    结果没有办法的她,只能白天去公司上班,而晚上跑去夜总会去陪酒,她觉得她欠她母亲的,她没有怨言,这是她应该做的,可是她的母亲却变本加厉,知道她晚上去夜总会上班后,更是骂她是小姐,是女等等一切难听的话,这些她都可以忍,可是刚刚她说她要死了,可是她的母亲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显然她的存在,就只是她母亲用来娱乐的后盾而已。

    夏冰看着她周围的人潮,她感觉她的心很空,很空,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死活,她的存在仿佛就是多余的一样。

    “既然没人在意我的存在,那么我偏要活下去!我就自己珍惜自己!”

    夏冰再度的擦了擦眼泪,随后给李璇去了一个电话。

    王耀阳不断在房间中踱着步子,显然他此刻很是心神不宁,他的岁数是那6人中最大的,与夏冰,刑风这样的年轻人不同,他倒是很相信鬼神一说,因为他的母亲以前便是半仙,就专门给人算命的,小时候的耳濡目染,自然令他认为这世间,怕是真可能存在着一些鬼怪。

    这几天他也是考虑清楚了,就算是李璇不给他发这几条彩信,他也会联系李璇的,因为他感觉李璇等人,与别的警察不同,他们相信这世间有鬼,但是他们却还是在侦查,想来定是有办法,不然这事放在谁上,谁都会远远的躲开,以免被粘上晦气,但是李璇等人却没有,这在王耀阳的心中,则想当然的认为,李璇等人手中掌握着驱鬼的办法。

    而他自己则也找过道士和和尚看过,不过略一交谈之下,他便识破了对方是江湖骗子的份,毕竟他母亲就是干这个的,所以他很清楚。

    他也是去庙中求了一块玉挂在了上,希望能保他平安,不过他心中却是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这种强烈的感觉,令他很是烦乱。

    “还是给她打一个电话吧!”

    王耀阳呢喃一句,将电话取了出来,随即拨通了一个号码,不过没等他说话,电话的另一头便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声音中,可以听出,那女人十分的不耐烦。

    “干什么!”

    王耀阳听到这口气,在心中也是暗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却是诚恳的说道:“我想见见儿子。”

    “王耀阳别给你脸不要脸,不给你拉黑已经不错了!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相见儿子没门!”这女人说话便要挂断电话,而王耀阳此时也是哀求道:

    “我可能就快死了,我只见他一面行么?”

    “没门!嘟……”

    电话的另一端挂断了,显然王耀阳的哀求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王耀阳耷拉着脑袋,靠在了沙发上,他刚才是给他前妻打的电话,他与他妻子离婚了,原因则是他曾经保养过人,最终妻子带着儿子离去了,将他儿子的姓氏也改成了他母亲的姓氏,当他翻然悔悟,想要回头时,可是却是晚了,他的前妻已经改嫁,儿子更是不愿意见他,一晃时间就过去了3年,三年之中,他再没有见过他儿子一回。

    短暂的沉默后,王耀阳便拨通了李璇的号码。

    而李栋梁在接到李璇的彩信后,却是直接将电话卡扔掉了,他现在在香港,他的想法与于庆之前一样,只要逃得远远的,那么鬼便不会找到他,可是真的是如此么?

    很快,除却李栋梁外,余下的四人都已经来到了,众人等了半天后,也是再度给李栋梁去个电话,可是发现,他已经关机了。

    李璇与张风雨相视一眼后,张风雨也是开口对于庆几人说道:“之后这十天内,你们便阻断与外界的联系,就生活在这里,我们会想办法救你们的!”

    于庆看了一眼,发现缺了一个,他不由得也是问道:“那个李栋梁还没有来呢?”

    张风雨闻言后回道:“先不用管他,他想死就由他去,你们不是想活么?”

    “好了,现在在详细的与我们说一遍,那天你们在通昌村的遭遇,切忌一点,想活着,就不要有丝毫隐瞒!”

    “这点我们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恐怖通缉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