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恐怖十日游 第一百八十四章 风华绝代

    将风华带回的粥喝下,绝代感觉体上的虚弱感要减轻了不少,就连他的头也不再似之前那般痛了。他随手将盛粥的空碗放到一旁,接着便一把将站在边的风华抱了起来,继而迫不及待的将风华放到了上。

    绝代的这般动作顿时令风华发出了一声嗔,在看向绝代的时候她的眼神也变得越加迷离了起来。此刻,二人的脑中都是一片空白,但他们心中的那团烈火却在徐徐的向上升着,直将他们的体点燃。

    抱着风华将头埋入的她的温柔乡里,这更是令绝代难以抑制住他的冲动,三下五除二便将风华的一衣物褪了去,令风华那具引人喷血的酮.体直接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房间内久久都在回着激烈的呻吟之音。绝代和风华的两具胴.体彼此相交缠在一起,不断在激生出的火花。虽说如此,但房间中却是不存在那糜烂的腐朽味,有的只是无处宣泄的思念。

    “绝代为什么命运要这么折磨我们!……为什么……为什么……”

    风华的双手紧扣死死的抱着绝代,此时,她终是再难去维系她心中的那份坚强,将她脆弱的一面展现在了绝代的面前。风华哭了,且哭的是那么的辛酸与无助,无论是谁见了都会心生怜惜。

    绝代心中的**之火就这样被风华的眼泪无的浇灭了。对于风华的无助,绝代不知道该用何种方式去安慰她,因为他知道风华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毫无用处的安慰只会令她适得其反,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紧紧的抓住她的手,然后在心中无力的叹息着。

    他不是神,所以无法变更他与风华的命运。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真是该死的命运!

    许久,直到风华再难流出眼泪,嗓子再难发出声音,她才带着不住的抽泣无力的松开了手,然后整个人就这样颓然的跌进了绝代的怀中。当风华脸上那还未干涸的冰凉的泪珠,沾染在绝代滚膛的那一刻,绝代只感觉透过他的口传进了一种彻骨的寒,这股寒意只在短短的瞬间便冰封了他那颗滚烫的心脏。

    “风华,我们留在基地中吧。虽然这里充满了束缚,但我们最起码可以拥有彼此,这不就是我们一直一来所在追求的幸福吗?所以我们都不要再去冒险了,就这样待在这个诅咒中,安安静静的过完余生。”

    风华又何尝不想这样,如果可以的话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种方式,可事实上……

    “不可能的。我们隶属于不同的队伍,假若我们选择一起留在诅咒中,可我们之间却是断然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对不起绝代……如果我没有进入到这个诅咒里,那么你……”

    风华说到这里她已经难以再说下去了,她的心更是被尖峰狠狠的刺了进去。为执行队队长的她,对这基地中的种种规则都很清楚,其中就包括隶属于不同执行队的留守一条。别说是隶属于不同执行队的人不会有所交集,甚至就连原本隶属于同一支队伍的执行者,若要选择一起留在诅咒中生活,也存在着一定的分离几率。

    “连这点都做不到吗……”

    绝代的眼神变得空洞了,风华的话无疑泯灭了他心中那最后一丝侥幸。充斥着苦涩的笑容僵在绝代的脸上,这一瞬,绝代仿若是苍老了许多。

    勉强的令自己翻了个,绝代随后将风华扶起,突然间对她笑着说:

    “风华,我们现在出去玩吧。”

    风华的眼睛微微红肿着,听绝代突然这么说她也有些愣神,轻声回问说:

    “是现在出去吗,可你的体?”

    “当然是现在就出去了。”说着,绝代冲着风华秀了秀他上的健壮肌

    “你看,我已经什么事都没有了。干咱们这行的什么样的罪没受过,这次就算是轻的了。”

    绝代虽然说的是云淡风轻,可实际上他的手臂等位置,还是留有着大片的烧伤未好。稍微动一下,伤处就会灼痛难耐,但比起体上的痛处,心灵上的痛则要强过无数倍。

    风华在犹豫过后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好吧,不过我们现在要去哪玩呢?”

    “先去看电影吧,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从来都没有一起去电影院看过。”

    看到绝代生龙活虎的,风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二人将衣服重新穿好,又简单的打扮了一下后,便手挽着手一起离开了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

    二人都在心中暗暗的做了决定,他们要抛弃所有的外在因素。现在,他们就只是这个世界上最为普通的一对侣。他们的上没有被诅咒所束缚,也没有被命运所玩弄,有的就只是两颗要永远在一起的心,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时光。

    他们第一次携手走进了影院,影院中所上映的是一个喜剧片,他们各自捧着一大袋爆米花,一边往嘴里放着,一边在看着屏幕肆无忌惮的发笑着。

    “早知道在电影院看电影这么有调,我们早应该来尝试一下的。以往,我们好像从没经历过任何的浪漫。”

    “是啊,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那么接下来的子里我们就尽的去经历吧,好吗?”

    绝代伸手掐了掐风华的鼻子,笑着说:“当然要尽去经历。”

    虽然绝代和风华都笑的很灿烂,但笑容却无法真正做到将他们心中的苦楚掩盖,而这种极力掩饰的后果,就是令他们的表变得越来越僵硬。

    2个小时的电影很快就放完了,风华和绝代从电影院走出来,他们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不过谁都没有返回酒店的意思,随后他们又是找到了一家室内的溜冰场。

    换上一防寒的装备,穿上冰鞋,从未滑过冰的他们便开始在这冰场上驰骋起来。二人彼此紧握着对方的双手,小心翼翼的在这冰上前行着,以往手矫健的他们此刻却显得很是笨拙。二人摇摇晃晃的在这有些空旷的冰场上舞动着,在玩的不亦乐乎之时也不忘互相调侃对方。

    “绝代你也太笨了吧,要不是有姐姐扶着你,你说不定这会儿连大门牙都卡掉了。”

    “是我好吧,要不是有哥哥的一直搀扶着你,你早被摔成猪头了。”

    “你敢说我是猪头,找打!我打,我打,我打……!”

    “别,别打,手下留,我认错还不行吗大猪头,哈哈……”

    二人嘻笑着闹在了一团,这也令原本光滑的冰面上,留下了一排浅浅的印记。那印记就像是现在的他们一样,虽然彼此间的距离很近,但却只能一直平行下去永远都无法相交。

    一直玩到很晚的时候,他们才回到了之前的酒店。再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风华和绝代便又黏在了上。说说笑笑的闹了有一会儿,房间内的气氛又起了些微妙的变化。

    风华依偎在绝代的怀中,在沉默了一会儿后,她突然将子支起看着绝代说:

    “绝代我们现在就结婚吧!”

    看到风华这可的模样,绝代不由得笑了出来,摇了摇脑袋对风华调侃说:

    “你这算是婚吗?我若是不答应是否会存在某种后果?”

    风华故作凶狠的点了点头,冷声说:

    “这么和你说吧,我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婚。您老是想答应也得答应,不想答应还是要答应。不然的话……我就将你生吞活剥了,然后在给你吃了!”

    绝代闻言吐了吐舌头,恐惧的说:“大姐不至于这么惨无人道吧!”

    “嘿嘿,当然至于,至今为止还没有能在我手下逃脱的猎物。”风华也难得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看着绝代嘴唇。

    这一幕又是看得绝代烈火中烧,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好吧,为了我这条小命我就只能委求全的答应你了,但你可不要虐待人家哦……”

    时间来到这次任务执行期结束的第四

    风华和绝代一早便离开了他们所在的酒店,他们此行的目地也很明确,就是寻一个靠谱的影楼,为他们拍摄一结婚照。虽然此前并没有预约,不过因为二人的出手阔气,所以这家影楼推掉了之前预定的顾客,直接将他们拉去了外景地拍摄。

    在临走之前,为了能将他和风华的结婚照拍好,绝代特意剪了一个较为精神的短头,配上他一高档的西装倒真是像模像样。至于风华就不用说了,绝美的容颜配搭上她那完美比例的材,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显得超凡脱俗。

    这一的拍摄他们这个城市中辗转了多次,从金黄沙滩转到了美丽海洋馆,从背景宏大的影视基地转到了飘香四溢的果园。可以说但凡是这西京市出名的景点,便都留有他们的影迹。

    拍摄足足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影楼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照片需在五后才能领取。还说想要以他们的这照片作为影楼的新图集,为了征求他们的同意甚至不惜倒贴钱给他们,绝代和风华倒并不需要那点钱,所以没有犹豫二人便都同意了。

    第二天上午,风华和绝代来到了当地的一家教堂,经一番讨价还价后终是博得了教堂的同意,同意为他们在这教堂内举办一场婚礼。为此二人更是一掷千金,捐出了整整十万元作为他们的答谢。下午,他们又联系了一家大型的婚庆公司来为他们布置婚礼现场,结婚典礼就定在了明举行。

    任务结束的第六。风华和绝代如愿以偿的在教堂中举行他们的婚礼,虽然他们的婚礼上没有一个熟人参加,但却来了一批特殊嘉宾,一些被父母所丢弃,被教堂所收养的孤儿和残疾儿童。

    在这些孩子们那天真无邪的目光中,绝代着一席黑色西装,挽着旁如是仙子一般出尘的风华出现在了教堂内。

    伴随着一首婚礼进行曲,绝代和风华踩着下方的红毯缓缓向前走去,在这种气氛下两个人都没有抑制住自己的绪,忍不住哭了。

    这是他们一生中最美丽最神圣的时刻,理应用他们一生的时间去经营去守护,但他们却无法做到。此刻,不但风华对于活着极为的渴望,就连一直无所谓的绝代都在心中吼着:

    “求求你,让我和风华一起活着离开这个诅咒!”

重要声明:小说《恐怖通缉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