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恐怖十日游 第一百零一章 残酷的现实

    绝代将这个如重磅炸弹般的信息留下,便有些苦涩的离开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张风雨,一动不动的愣在了原地,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张风雨刚刚失去了至亲之人,原本在这个时候本不应该在给他造成负担,但是绝代却还是选择将小玲的存在告诉了张风雨。

    原因无它,只因小玲对于张风雨的感他深深的看在眼里。

    在张风雨离开后,他们曾执行过数次逃亡类型的任务,在逃亡的过程中即便是他与老杀在体力上都难堪负荷,几次频临崩溃的边缘,可小玲却始终咬紧牙关一直顽强的生死之间挣扎着。

    林涛因为他的特殊份,所以可以享受到他和杀不得那近乎包裹似的保护,跑不动了他们二人可以扛着他跑,即便是林涛遇到了危险,也有他和老杀为他抵挡,助他可以顺利逃走。

    可小玲就只有靠自己,靠着她心中那份对于二人再次相遇的深切期盼,一直在顽强的坚持着……

    至于他得知小玲和张风雨间的关系,则是在一次任务中他才知晓的。

    以往小玲虽然总是向他们打听关于张风雨的事,但却不曾说起过二人间的关系,即便是他们二人都心存疑虑,多次询问过她。可小玲每一次就只是摇头轻笑,以感兴趣敷衍他们。若不是在那一次任务中小玲自认必死,才心有不甘的道出一些事,想必若不是有了这般遭遇,以她的格一定不会对他们提及。

    那一次任务最后小玲侥幸的活了下来,而在事后他和杀不得自然对小玲百般的询问,终于在无奈之下,小玲才对他们谈及了二人的真正关系。

    当他们问及她为什么以前不说明时,小玲的回答却是令他们心中为之一动。

    “如果我对你们说了,碍于他的面子你们很有可能会帮助我。但是我却并不需要这种帮助,我只想靠着我自己的努力活下来,最终能去往高级死亡基地与他再次相遇。我不想让他将我当成是一个拖油瓶,当成是一个笨拙的女人!同样我也不会让你们去这么认为,因为我而玷污了他的出色!”

    也正如小玲当时对他们所说的那样,在后的任务中小玲拒绝了二人的任何帮助,甚至有几次任务的暗示都是小玲率先发现的。

    她根本不似洛静那样,一心只想着依赖杀不得活下去,她有着她自己的原则,有着她为女人所独有的骄傲!她绝对不想成为张风雨的负担,相反她会倾尽所有去守护着他。

    小玲所表露的坚强令他想到了风华,二人在某些方面真的很像,都是那么坚强,那么执着,都有自己所坚守的原则,以及为了心之人,可以粉碎骨的决心。

    正是如此,所以绝代才没有同杀不得和林涛去执行考核任务,而是留在了基地中,打算倒了危急关头能奉献他自己的一份力气。即便他深知在这诅咒中,二人的结局注定是悲哀的,但他却并不想让小玲重蹈他自己的覆辙。不过即便是他选择留下来,但小玲还是没有倚靠他,完全是凭着她自己的努力来到这里的。

    站在下楼的台阶上,以往挂在他脸上的微笑,已经完全的被那浓浓悲伤所替代,他横靠在了扶手上,仰面呆望着上方雪白的墙壁,虽在极力的让自己去强颜欢笑,可奈何泪花却已经模糊了他的双眼。

    “小玲能通过她的努力最终与老四再度相遇。可我究竟什么时候能找到你呢风华……”

    张风雨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此刻他的大脑早已是一片空白,不知所措,难以置信,晴天霹雳等等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出他此时的心

    小玲一直都存在于他的心里,虽然存在但却并不深如烙印,可以说是同虚幻般的漂浮在他的记忆深处。忘虽忘不掉,但却也不会时常想起,直白点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而已。

    即便是他们在女人庄结了婚,又如过子般的生活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但究其根本一个月并不算长,他并没有如小玲一样被任务缩短了上一个人的时间,更何况那只是任务的规定,他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即便那场戏演的很真实,但戏剧终归还是假的。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小玲竟然也会进入到诅咒中,且按照绝代的话说,小玲是为了自己才苦苦坚持到这里的。她还拥有着二人在女人庄的记忆,她仍旧深着自己。

    这件事在他看来很可笑,却也很尴尬,可笑的是任务竟会给他弄出这样一幕来,尴尬的是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小玲。

    接受她?真如自己妻子般的对待?他自问是做不到,二人的经历即便在刻苦铭心,可终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且他根本就没想过二人会再度相遇。

    就算是他可以做到如妻子般的对她,可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诅咒,他们连命都是朝不保夕,哪里还有资格去谈

    退一步讲,就算是他和小玲最终都活下来了,都摆脱这个诅咒了,但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即便摆脱诅咒了也不会再一起!

    况且如果小玲遇到危险了怎么办?他是救还是不救?救便如张雪成那般的以命抵命,不救难道他能忍心眼睁睁的看她去死吗!

    不接受小玲的理由有着太多太多,而且每一个都是足以致命的!

    这要是现实世界,那么怎么都好说,他是一个传统的男人,自问占了便宜就该为其负责。可是在这诅咒里,他自问没有办法做到,也根本做不到。

    不接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非常合理,都是最正确的做法。可小玲毕竟和他不一样,她是被任务改变了上一个人的时间的。

    虽然表面上看他们只在一起了一个月,可在任务的改变下,小玲的感沉淀很有可能是一年,两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他自己虽然无所谓可对于小玲却是太不公平了!

    小玲万般挣扎才终于见到了自己,他能装作不认识吗,能以冷漠示她吗,能将她当成是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吗?做不到,这一点他也做不到!

    “啊!!!”

    张风雨用力的抓着脑袋,大声的咆哮起来,世界上最纠结的事也莫过于此,命运又一次对他开了一个玩笑,而且是很大的一个玩笑。

    张雪成刚死,他现在正是心力交瘁,充满悲伤的时候,可小玲的出现又使这一切变得更坏了,他的心真的是糟的不能再遭了。

    咆哮了许久,直到他的嗓子沙哑的再难发出一丝声音,他才颓然的低下头,将脑袋深埋在了双腿间安静了下来。

    保持着这个姿势张风雨足足坐了数个小时,最终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已是下了某种决定。

    同张风雨的极度纠结相差不多,小玲现在也是拿不定主意。

    她知道张风雨的至亲之人刚死,现在的他定然是十分悲伤,她理应在这个时候去安抚张风雨,将张风雨那颗已经破碎不堪的心,用她的去重新浇筑。

    虽然她心中很担心张风雨,也很想这么去做,可是她害怕她的出现会让张风雨变得更加痛苦。这里是什么地方她再清楚不过了,那一次任务她也反复看了无数遍,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因为那次任务的关系,她张风雨非常深,但张风雨或许并不自己,甚至连喜欢都谈不上。

    她现在过去和张风雨去论往昔的种种,那必然是为他徒增苦恼,不但不会令张风雨振作起来,反而还会再一次令他陷入痛苦中。

    小玲紧咬上唇,俏媚间尽显忧虑,她的脸上也因为屏息,而增添了几分红晕。

    “哎,我真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如果没有我的存在,他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困扰了。我真没用,非但帮不了他不说,还给他增添不必要的麻烦!明明他连我的样子都没有见过,我还在期盼着什么呢?”

    小玲长长的向外呼了口气,站起来到窗前,望着对面张风雨的住所,呢喃道:“哎,还不是不与他相遇的好。可以看到他,真实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对我就足够了。希望绝代不要嘴欠就好。”

    想到绝代那种格,小玲顿感不妙,她披上见衣服便匆匆走下了楼,心想还是提前叮嘱绝代一声为好。

    不过当她找到绝代的时候,绝代却是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

    “很抱歉,你来晚了一步,我已经将你的事告诉他了。想必他现在正在纠结呢!”

    听到这话,小玲差点没被气晕,但她知道绝代是在帮她,她也是一点火也发不出来,最终只是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

    “他本来就很痛苦了,你挑这个时候告诉他……”小玲已经说不下去了,她的心现在很疼,很疼。

    而陈平李璇程诺三人,此刻则是在林涛的住所中。

    陈平面带着一丝凝重,望向林涛问道:“现在先知者具体还剩下几人?”

重要声明:小说《恐怖通缉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