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5章【冰山美人忍不住寂寞】

    第175章【冰山美人忍不住寂寞】

    刘思诗的话让韩冰冰僵了:“你说什么?”

    刘思诗抱住韩冰冰,道:“冰冰姐,帮我一起伺候天风。[非常文学] 首.发”

    韩冰冰推开刘思诗:“你疯了。”

    刘思诗又贴上来,她很不高兴。

    韩冰冰冷道:“陆天风是色狼,我只想报一箭之仇。”

    “可我是你的闺密,难道你见死不救?要是哪一天,我被他搞死,就没人陪你聊天了。”

    韩冰冰冷道:“把陆天风杀了。”

    “可我心疼他,下不了手。”

    韩冰冰冷道:“你不会上他了?”

    “我的确上他。”

    刘思诗的话让韩冰冰很不舒服,心里像是被人用砖劈了一下的发闷,自己的闺密,都上自己的仇人,而且刘思诗的可,让她心生护之心,如今,刘思诗被拐走,让她不爽。

    她道:“很快,你会离开他。”

    “不,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他。”

    “你究竟有多他?”

    “很到愿意付出一切。”

    “白痴。”

    韩冰冰骂了句,她还想说话,刘思诗已经惊呼:“色狼来了。”

    韩冰冰回头,见到陆天风,他脱得只剩裤衩,往这边游来。

    她一冷:“你想干什么?”

    陆天风笑得很有味:“让你看看,我与思诗有多相。”

    “你想干什么?”韩冰冰冷道,但陆天风扑来,已经抱住了刘思诗。

    “啊……天风,你要干什么?”刘思诗也慌了。

    “证明给她看,你到底有多我。”陆天风亲吻刘思诗,眼里目光很切。

    刘思诗脸色红了,那张洗过而冰晶玉滑的小脸透出一股润红,她点了点小头,整个人,小鸟依人,乖巧兮兮地趴在陆天风怀里。

    “色狼,放过她!”韩冰冰冷喝,往陆天风扑来。

    陆天风避开,道:“韩冰冰,你别多管闲事,这是我与女友的!你不是想看么?”

    顿一下,陆天风柔对刘思诗道:“告诉她,你有多我。”

    “冰冰姐,我很天风。”

    韩冰冰脸色冰冷。

    陆天风抱起刘思诗,往前方大石头走去,纵一跳,跳上两米多高的石头。/非常文学/

    两人上只穿内衣,一个古铜色、材健壮、肌充满爆发力,一个白皙、润滑、吹弹可破、惑人。

    “你想干什么!”韩冰冰冷喝,她意识到不好。

    “我想干什么?”陆天风笑:“证明给你看,思诗究竟多我。”

    陆天风将刘思诗平放在大石上,他很轻柔地解去刘思诗上的最后遮布。

    一具白皙、光滑、美玉般洁白的体就呈现在前。

    清水出芙蓉,刘思诗本来就很白,出富家千金的她,保养得很好,透着一股高贵的美,她的玉体代表着一代雄沟,要得到她,就必须跨过贫富这个雄沟。

    如今,刘思诗的美只为陆天风一人绽放,他如痴如醉地望着刘思诗。

    一代陀红出现在脸上,越来越嫣红,那是刘思诗的美,白中透红,美得让人窒息。

    陆天风的大手搭上那白玉般的肌肤,犹如游走在白雪上,给人光滑、润湿和柔软,却没有寒冷之感。

    不知什么时候起,陆天风与刘思诗相对,坐在石头上。

    韩冰冰心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冷喝:“陆天风,你个色狼,放过思诗!”

    陆天风笑道:“她是我的女人,你没有权力干涉,而且,这可是思诗心甘愿的。”

    韩冰冰喝道:“思诗,告诉我,你是被的!”

    刘思诗已经难自拨,陆天风的魔手在她上游动,像是电流涌过,带给她的是快乐的颠跳。

    她吐气如兰,两眸迷离,脸如挑红,道:“冰冰姐……啊……我很天风……啊……我是自愿的……冰冰姐你也来吧……”

    陆天风没有说话,他望着韩冰冰,也希望她也来。

    但韩冰冰脸色冰冷,低骂:“去死吧!”

    韩冰冰心里很怒火,可她又知,自己无法干涉,毕竟刘思诗思心甘愿。

    韩冰冰冷冷转过,往岸边走去,她低骂:“眼不见为净,让你痛苦!”

    此时,后传来拍声、喘息声和呻吟声,韩冰冰迅速往岸上奔去,只想离开这里。

    但当她来到石后,却不见衣服,她找了个遍,依然不见,她回头,见到陆天风那有些得意的眼神,他从后进入刘思诗,却回头望来,目光很暧昧。

    韩冰冰心里怒火,她知,衣服一定是陆天风拿走了,望着仇人趴在闺密背上,韩冰冰的心火辣辣般的痛,她低骂:“杀千刀!”

    只是,刘思诗的呻吟让她心里发冷:“冰冰姐,你也来。”

    韩冰冰没有衣服,只能蹲在石壁后,她尽量保持心灵平静,什么也不想,只是,再平静的心灵,也经不起那阵阵响亮的呻吟摧残。

    她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象,陆天风趴在刘思诗的背上。

    韩冰冰试着用力捂住耳朵,但声音实在太响,充斥整个山洞,也钻入她耳朵,她只要低骂“杀千刀”,才能发泄内心的怒火、焦急和暴躁。

    她的格决定她对男人的厌恶,说到底,还是因为小时候,父亲像禽兽般对待母亲,每次酗酒回来,父亲就趴在母亲上发泄兽,他不是正常,相反,他处在颤抖中,狠狠撕打母亲,无论母亲哭得如何激烈,父亲就像头禽兽,越来越亢奋。

    韩冰冰是正常的女人,只不过,她心智早熟,好奇心的驱使,让她躲在衣柜里,目测父亲虐待母亲,小小的心灵上,却留下一笔抹也抹不去的痛苦。

    长大成人,她却显得与一般的女生有很大不同,别人在男友怀里撒时,她却冷冷拒绝帅气男生的表白。

    或许,这辈子,父亲对母亲的虐待,在她心灵上留下的伤痕是无法痊愈的。

    韩冰冰躲在大石后,她仿佛又想起那一个个夜里,父亲酗酒回家,对母亲又打又骂又虐,如今,刘思诗与陆天风在石头上的动作,刺激着她。

    她想起母亲,心里如刀割。

    “带给母亲的是痛!”

    但韩冰冰却在呻吟声中,听到闺密的欢快、喜悦、乐和亢奋,韩冰冰心里除了怒火,却也有疑惑:难道,难道思诗与母亲不一样?她是快乐,母亲是痛苦?

    好奇驱使韩冰冰从石后望了出去,见到了赤的陆天风和刘思诗在大石上的交战。

    几乎每隔三分钟,两人就会变换一次动作,大多数都是陆天风在运动,而刘思诗只负责呻吟。

    这股呻吟,不像母亲,韩冰冰心里抽痛了一下,她听出刘思诗的欢快。

    “难道,这……也有快乐?妈妈的痛是因为禽兽的撕打?而闺密的乐是因为色狼的摸?”

    禽兽与色狼是有区别的,韩冰冰目光望在陆天风那古铜色的体上,心里道:他不是禽兽,虽然是色狼,我很想杀死他,但不得不说,他对思诗还算很温柔。

    不知不觉中,韩冰冰看了石头上的两人大战足足两个小时,直到刘思诗尖叫一声,沉沉睡去,她才猛然惊觉,迅速躲进石头后,只有再是冰冷的她,也经不起好奇,伸头望了一眼,脸色却很煞白,因为她见到陆天风的胯下之物还是雄起。

    她躲在石后,终于明白,为什么刘思诗会说苦,因为陆天风很猛。

    “扑通”一声,韩冰冰伸头望去,见到陆天风跳进水,在凉爽的池水中遨游着,仿佛要将那股未消去的冰结。

    韩冰冰冷冷一哼。

    她当然知道,陆天风这是在抑制自己,目的是为了刘思诗好。

    她今天也才知道,原来世界上不是所有的运动都像父亲的虐待和母亲的痛苦,像陆天风与刘思诗,给她的感觉,就是乐在其中。

    这两个小时的激战,让韩冰冰有股躁的不安,她起初认为这是暴躁和厌烦,但此时,当四周平静下来时,她才猛然惊觉,自己最的地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湿……

    韩冰冰脸色难得出现一陀嫣红,她死死捏住拳头,冷冷道:“这正常不过,很正常,只是女正常生理反应,绝不是什么!”

    她的脸色冰冷了下来。

    突然,陆天风的声音响起:“玉女,怎么样?听得如何?”

    韩冰冰心里全是怒火,想到这一切都是陆天风安排,她的心就是愤怒。

    她沉默,努力抑制绪。

    陆天风又道:“我知道你在后面,刚才我还见到你伸出头,你是在偷窥吧?怎样?思诗对我的有多强烈?”

    韩冰冰忍不住,冷喝:“谁白痴脑残才会偷窥你!”

    “你出声了?我还以为你走了呢。这么说,这两个小时你一直在这里?”

    韩冰冰没有回答,陆天风却突然道:“你一直在偷窃吧?”

    “没有!”韩冰冰从牙缝间嘣出一句:“脑残才偷窃你!”

    陆天风又道:“思诗上流血了,刚才我不小心抓破她的肌肤,你是她的姐妹,又懂医护,你帮她包扎一下吧。血流得蛮多的!别躲在石后了,她需要你的帮助。”

    韩冰冰一听要她走出去,就浑紧张,她冷喝:“你乱说!你根本没有抓伤她!”

    “这么肯定?”

    “我敢肯定!”

    陆天风笑了:“那你还说你没有偷窥?”

    韩冰冰脸色一变,此刻才知道她上当了,但陆天风的笑声响起:“想不到,冰清玉洁的冰山美人也忍不住寂寞了,嘎嘎……”

    “你!”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重生护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