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逃出广州】 第073章【岂有此理】

    第073章【岂有此理】

    狂暴者狂吼,它撕裂油小生,生吞狂咬,血眼望向山洞,随即抄起两把斧头,它冲进山洞。

    “隆隆”,狂暴者走动声响特别大,整个洞都震动。幸存的众人又惊又恐,拼命往洞里跑。[.Lvsexs.]

    郭书静也在王彪凤的保护下,往前跑去,只是经过石洞时并没有注意到旁边躺着一名男子,那男子正是陆天风,从始到终他都是躺在石头边,闭眼思索着计划。

    而此时,郭书静由于太惊慌,并没有注意到陆天风,暗淡中走过,却被绊倒在地。

    “啊!”郭书静猛的惊叫,而那五名女保镖此时才发现异常,暗淡的洞中,她们也没有发现陆天风。

    “郭博士……”王彪凤慌叫。

    可此时,洞口处传来吼叫,呼啸一声,暗淡中一把斧头劈了过来,王彪凤下意识往前扑去,避开致命一斧。她爬起来,往后望去,见到了凶猛而致的狂暴者。王彪凤大惊,只能与其他四名保镖往洞处逃去。

    而此时,狂暴者经过郭书静边,它低下头,血眼寻找着猎物。黑暗中,狂暴者那双黑漆犹如地狱般散发出冷尸气的眼睛,竟然如此恐怖,让人毛骨悚然,它死死盯来时,趴在地上的郭书静下意识惊叫。

    但叫声并没有响起,因为黑暗中,一双有力的手猛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她一震,猛的挣扎,却被黑暗中的人抱住,一股男特有的体味袭来,郭书静惊恐,知道黑暗中抱住她的是男人,他的膛很闷,贴在她背上让她颤抖,但让她慌张的是,男人的左手死死压在她部上,连她的手一起制服。

    部上传来温,男人的左手掌上有股魔力,搭在她部上,让她发酥,不错,前方半米就是狂暴者,环境恶劣,随时死亡,但她依然发酥。她挣扎不得,嘶叫也不得,脸色苍白,浑发抖。

    “嘎……”狂暴者听不到猎物叫声,吼叫一声,往石洞里追去。黑暗中,它看不清路,横冲又直撞,整个山洞都在震动。

    吼叫声远去后,郭书静松了口长长的气,浑泛力,近似虚脱。可部上,男人的手依然重重地按着,重得让她心闷,她想嘶叫,却发不出声。郭书静惊慌了,男人会不会强干了她?他一定是幸存者,刚才还渴望她的美色,虽然被王彪凤痛打,但色心不改,一直在寻找机会发泄-**和绝望,如今自己被对方压住,他会不会乱来?

    郭书静心颤抖。可此时,部一松,嘴巴也能说话,郭书静一喜,男子松开了她。

    暗淡中,她渐渐地适应,目光模糊可见几米范围内的物体。她见到了一个拔的躯,看不到脸庞,但她觉得对方是恶徒!

    “你是谁?”她叫了一声。

    男子没有理会她,只是弯腰向她靠来,郭书静一惊,下意识一巴掌往男子打去,却被男子抓住了手腕,她慌了,拼命挣扎,可怎样也挣脱不了男子的束缚。她急了,当男子弯腰向她压来时,她一急,张口咬住男子的手腕,但下一秒,一巴不痛不痒的巴掌打在她脸上,她愣住了,自小到大,从没有人敢打人,今天她竟然被一恶棍打了?她一怒,叫道:“你敢打我?我爸会让你哭的!”

    可她又想到这是末世,父亲或许已死,不再是权倾朝野的高官了。她压抑地哭了。而男子依然弯腰向她压来,郭书静哭得更加激烈,想到自己那坚守二十四年的处女就要失贞,她的心就是痛,她骂道:“死流氓,丧尸会咬死你!”

    可很快,她就愣了,因为男子弯腰压来,并不是要强暴她,而是从地上拣起一张散落的照片。郭书静一愣,呆在那里,泪水依然流淌,但她已经不哭。男子只是将照片包在方块布里,然后一声不吭地转走向山洞。

    郭书静呆呆地望着男子离去,她思维短路,末世的压抑不是激发**吗?那群幸存者不是要强暴女人吗?为什么他……

    郭书静呆呆望着远去的男子,手抚摸着左半边脸,她心里尴尬,男人只是想拣照片,她却当他是色狼,并咬了他一口,不被打那才是怪事。

    他是谁?望着那渐去渐远的影,郭书静内心全是疑惑,可她还矜持,不敢去问……

    可随着男子消失在洞口,她慌了,叫道:“等等我……”

    四周死寂,没有声响,她追了上去,往洞口奔去,可男子却消失在黑暗中,顿时一股孤独袭上心头,随后是惊恐。

    她大声叫道:“别抛下我……”

    没人回答她,四周死寂,下一秒,远处传来一阵吼叫,是狂暴者。郭书静心砰砰乱跳,被吓得脸色苍白,她往左边的洞口奔去,在暗淡的洞里不知跑了多久,汗水越来越多,呼吸越来越激烈,她终于停了下来,趴在石头上激烈地喘息。

    只是渐渐地,她慌了,四周实在太死寂了,她低声呼叫:“有没有人……”

    没人回答她,如果不错,她已经迷失在这错综复杂的洞中。她越发惊慌,寂静的压抑让她爆发了出来:“彪凤,你在哪里?有没有人,快来救我……”

    她很无助,可回在洞中的只是她的回声,连狂暴者的声音也不再响起。四周一片死寂,她慌了,哭得越来越激烈。

    可渐渐地,四周传来一阵低沉的嘶鸣,郭书静猛的一震,抬头叫道:“谁,是谁在那里,给我滚出来!”

    阵阵嘶鸣,越来越近,暗淡中,一头爬行尸爬在壁上,四脚伏石,沿着头顶的墙壁缓缓地爬来。一滴滴浓臭的脓液滴落在地上,爬行尸浑腐烂发臭,最要命的是,它伸出那条长达一米的血舌缓缓地往郭书静的脖子卷来。

    而此刻的郭书静还四处慌张地寻找着嘶鸣声。

    血舌越来越近……

    终于,围在郭书静脖子转了起来,下一秒,爬行尸就要卷起猎物,可就在此时,刀光一闪,一把尼泊尔军刀砍来,砍断了爬行尸的血舌,是陆天风,他守在这里等了好久,这头爬行尸是d级中阶丧尸,一颗脑晶是10点灭子晶量。

    挥刀砍断血舌,他蓄力一扎,尼泊尔军刀狠狠刺中爬行尸,从头往里刺,死死钉在了墙壁上。

    爬行尸激烈挣扎,但脑晶的破裂,夺去它的命。陆天风正想上去收集尸心,后响起郭书静的骂声:“是你!发出嘶鸣的是你?是你要埋伏我,然后强暴我,是不是?”

    郭书静抄起石头,下意识往前砸去,骂道:“臭流氓,给我走!”

    可石头砸在大地,陆天风避开了,他回过了头,刹那间,郭书静浑一震,黑暗中她清晰地感到前男子那冷漠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具死尸一样看着她。一股冰冷在心间刺痛,郭书静浑颤抖,下意识往后退一步,直觉告诉她,男子对她的体没有丝毫的兴趣,相反,他眼里有一丝杀意。

    他会不会杀我?刚才发出嘶鸣的是他吗?他要干什么?

    郭书静慌了,可此时,前的男子动了,仿佛是怜悯她的害怕和颤抖,他缓缓地转过了,那一刻,所有冷意都消去,郭书静虚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息。

    这刻,她感谢生活。

    “嘭”一声,重物着地发出声响,郭书静一惊,抬起头却见到那男子弯腰拨出尼泊尔军刀,然后狠狠地砸向前方的物体,郭书静定眼一看,模糊见到一头爬行尸,她一愣,呆呆坐在那里。

    原来发出嘶鸣声的是这头怪物?原来男子是来杀怪物的?原来自己错怪了男子?郭书静呆呆望着男子一刀刀割开爬行尸,从中挑出一颗发亮的金石,阵阵闪光,洞里被照亮,她才看到男子那拔的躯,是如此的冷傲和冷漠。

    男子挑出金石,没有停顿,以金石映亮前方,往洞里走去。从始到终他都没有看过一眼郭书静。

    他的背影永远那么冷傲。

    郭书静的心一痛,被人冷漠的滋味不好受,特别是她这个自小到大就被人捧在手心处的天之骄女,二十四岁就攻下美国哈佛大学生物化学和医学博士学位的她,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聚光之点,今天她被一个冷傲的男子忽略了。

    她生气了,喝道:“装酷!我才不理你……”

    男子听到了,却没有停下,他越走越远,郭书静慌了,留在这里孤独一人,随处都是死亡,她心慌极了,狠狠一咬牙,追了上去。

    跟在男子后五米开外,郭书静心里全是气,如果是平时,谁冷漠她,她一定让他好受,可此刻,她不得不忍耐着,同时她心里全是疑惑,这个男子是谁?他是那群幸存者之一吗?他难道没有见过我?他一定不知道我,所以才冷漠我。

    那群幸存者叫我郭美人,他们都意我,前这男子应该是那群幸存者之一,或许他也意着我,只是不知道我就是郭美人。

    郭书静心一动,走了上去,开声道:“我姓郭,天天都给你们发面包,我从哈佛大学毕业的……”

    郭书静自豪地介绍自己的美和才,她期待男子知道她是郭美人后会惊讶,从而巴结她,但她失望了,说了半天,男子头也不回,背影永远是那么的冷,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她说话。

    她一咬牙,“哎哟”一声痛呼,弯腰捂住脚踝,道:“我扭伤了……”

    可她失望了,男子没有停顿,头也不回地走。

    “岂有此理!”

    (ps:明天想爆发一下,补回今天的。求书评。)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重生护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