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零四苏拉 出发

    艾基斯挥挥手,好像召唤出了一个什么屏障,外界的一切声音就都消失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塞恩大人,他可不是一般的心灵术士,他在拥有心灵异能的同时,还拥有施展神术的能力。”

    “神术?!”穆哈迪恰到好处的掩盖了自己的惊讶,这不可能,阿塔斯上没有“神”。即使有那么一群火元素祭祀,他们也要靠巫王打开和火元素位面的通道,才能获得神术。[.Lvsexs.]

    “你听得没错。”艾基斯飞快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解释道,“真的是神术。”

    “是公会的那位大人发现这个怪胎的,他虽然只有一具体,但却有两个灵魂。那位大人推测,这位塞恩大人曾经是个心灵术士,但是他在一次施展心转换异能的时候出了岔子,结果和一个被害人的灵魂困到了一起。”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这位古怪的塞恩·白闪光用狂躁的眼神打量着宾客们,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但是没人听得清。

    “那位公会的大人认为,这个塞恩的受害者很可能是个神术施展者,要么就是个亵渎祭祀。两个矛盾的灵魂融合到了一起,结果这个家伙就同时拥有了施展灵能和神术的能力。”

    亵渎祭祀是一种曾经存在于远古阿塔斯的职业,他们并不信仰神,但他们可以从那些外层存在中窃取力量,所以能够施展神术。如果说这个塞恩不小心把自己和一个亵渎祭祀融合到一起了,然后窃取那些火元素祭祀的力量,那么他能施展神术倒说的过去了。

    “无意冒犯,但我们能相信这位,这位塞恩大人么。”穆哈迪凑到艾基斯耳边说,由于后者比较高大,少年很郁闷的发现自己竟然需要子。

    “我不相信他,但是公会的那位大人相信。”艾基斯提到了很多次那位公会大人,穆哈迪知道他指的是心灵术士公会的会长,不过再具体一些的消息就一无所知了。“他和这位塞恩签订了什么契约,所以你可以把这个怪胎当作可信的。我们要在蒙昧之中建立信仰,他的才能是必须的,制造‘神迹’的才能。”

    由于上个世界的影响,穆哈迪很讨厌这种事,但是形势所迫,不得不为。何况,自己如果能施加影响的话。

    “塞恩大人。”穆哈迪说。

    “白闪光大人。”塞恩·白闪光说,目光炯炯的看着穆哈迪,“叫我白闪光大人。白闪光才是我的姓,头衔和尊称不能跟在名后面。”

    “姓?”少年重复,“很久没有遇到有姓的人了。那么白闪光大人,你可以帮我们做什么?”

    “按照约定,我做你们要我做的事,施展神术,欺骗愚民。别指望我做别的,契约没规定。”塞恩说话的时候,他脸上皮肤下的肌不断抽动。而且,他的兜头也随着说话而晃动,穆哈迪发现原来这位怪胎是个光头。

    “你明白我们为什么需要心灵术士去监督指导我们的计划了吧,”艾基斯摸摸下巴,对少年说。“这家伙根本就没半点主动,必须有个人下达指示。”

    “虽然由我提出有些奇怪,”穆哈迪又问,“那你又为什么相信我?我可没和那位公会的大人签订什么契约。”

    “因为不必要,”艾基斯小口啜饮着马,停顿了好久才说。“你不需要契约,你的路被更强大的规则束缚着。”

    “我可以知道你口中的更强大的规则是什么么?”

    “命运。”

    艾基斯说完,就欠告辞,照顾拍卖会去了,留下穆哈迪站在原地默默思考。

    第二天晚上,穆哈迪在水晶蜘蛛叫来了塞利姆百夫长。

    “整编已经完成了么?”少年直截了当的发问。

    “你太心急了,大人。”塞利姆大大咧咧的说,“我才刚刚开始着手你的任务……”

    “已经完成多少了?”穆哈迪打断百夫长的话。

    “不到三分之一,队长。”塞利姆看到少年神严肃,就也收敛了一些,“我已经编制好了一个百人队和你提到的督战队,但是后勤队和大部分人还没有完成分配……”

    “够了,”穆哈迪点点头,“我对他们有安排。”

    “敢问是什么安排?”塞利姆疑惑,“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再给一两周的训练。也许他们可以胜过其他临时征召来的乞丐和奴隶,但是现在他们怕是连巫王联军一支征粮队都无法对付。”

    “我不需要他们战斗,只要他们在沙漠里转一圈后还能活着回来就好。”少年对自己的百夫长说,“另外,这一位是塞恩·白闪光,他是我招来的人手,将担任我的顾问一职。”

    听到穆哈迪提到自己,塞恩就从少年后闪了出来,也不说话,只是目光如炬的盯着塞利姆的脑袋。

    塞利姆皱皱眉头,没多说什么,“敢问这位大人可有什么军事方面的技能?”

    塞恩没有说话,还是怔怔的盯着对方的头。

    “他擅长处理士兵们的士气问题。”穆哈迪提塞恩解释,然后话头一转。“把已经编制好的百人队交给我,我要带他们进大漠一趟。”

    带上塞恩,是穆哈迪深思熟虑过后做出的决定。在城里发展宗教,很容易被守护者法师们抓到蛛丝马迹。现在沙漠里的部落中传教,然后再进入提尔,无疑是个方便的多的选择。

    “执政会议布置的任务吗?”百夫长问。

    “是我自己的决定。士兵们没见过真正的沙漠,就永远成不了真正的军人。总有一天他们会在沙漠里面对敌人,现在多出汗,战时少流血。”

    “那么那位阿伊莎女士会跟大人一起出发么?这段时间又由谁来继续整编士兵呢?”

    “当然是由你。”穆哈迪屏退塞恩,让这么一个盯着别人脑袋看个不停的家伙站在旁边实在是太古怪了。“你不用跟着我们一同出发,我自己带队就可以了。”

    看到百夫长还想说什么,穆哈迪组织了对方,“我知道你那些理由,留在心里别说出来。不要忘了我是个心灵术士,凡你心中所想,不必开口,我必知晓。”

    塞利姆虽然不怎么相信少年的大话,但还是选择了沉默,“那么我告辞了。”

    等对方离开后,穆哈迪立刻起,又找到了教自己文字的卡里姆老头。“准备出发,我们连夜行进,还来得及在部落决出新酋长前赶回去。”

    卡里姆早就在等这句话了,不过他还是问道,“你回去打算支持谁,法图麦,还是法赫德?”

    “为什么,我就不能支持我自己呢?”少年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也是天蝎部落的武士,难道不是吗?”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