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七十一苏拉 咨询

    事后,穆哈迪拿出三分之一赌博赚来的金子交给库勒苏姆,算是好处费。后者面带友善的接过这些钱,一边诉苦,一边稳妥的收好。

    “下次你可不能再这么搞了!”精灵老板抱怨,“知道有一个心灵术士可能下场赌博,客人都被吓走了不少。”[.Lvsexs.]

    “让我暂住在赌场里,又不准我下场玩两把,据我所知,这可不是待客之道。”穆哈迪虽然不准备继续赌博,但是如果能再从老板那里拿到些好处也不错。

    自从昨天他尝试读取荷官的大脑成功以后,少年尝试着进一步锻炼自己的这种能力。然而他失望的发现,自己的读心能力目前还相当有限。

    集中注意力的话,自己可以感觉到边一个人的表层绪,触觉,嗅觉,甚至视觉和听觉。但是当自己想要深入一点,发掘对方的记忆或者深层的思维时,却总不成功。那种感觉,好像突然置深海之中一样,四周没有光线,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却可以分明的感觉到水流被某些未知的庞然大物带动引起的湍流。

    对此,穆哈迪倒是有所心灵准备。毕竟,五官传达的感觉说到底就是简单的电信号而已,加上心灵术士们早就研究出了大脑处理不同感官的区域,(例如对应听觉的大脑皮层h区,对应视觉的大脑皮层v区等等)所以可以比较轻易的读取到。

    但是人的思维不同,直到今,阿塔斯上的心灵术士也没能建立起智慧生命如何形成思维的准确模型,更多的时候只能使用类似投影法这样的实践技巧有限的读取他人的思想。因为它的难度,所以只有真正的大心灵术士,才能够做到真正的读心。但是即使是大心灵术士,也有被称为“不可接触者”的存在他们读不了。

    穆哈迪还发现,这种灵能能力也是有距离限制的。具体来说,在以自己为球心,半径为二十尺的一个区域内能做到读心,超过这个范围,就力所不能及了。

    在练习的过程中,少年还遇到了一次危险,让他更明白天琴为什么要对待读心要慎之又慎。

    阿伊莎在看到穆哈迪已经初窥读心的技巧后,提出自己也要练习,后者也没有藏私,无保留的给少女介绍了自己的心得。

    两人一时起意,决定互相对对方使用读心的技巧,亲感受一下被读心是什么感觉。

    这一下险些碾成大祸,穆哈迪读到少女的感觉,而对方也读到了他的体感觉。紧接着,他们又互相读到对方读到的自己的感觉。就好象两面相对而立的镜子一样,瞬间倒映出无数倒影。读取到的感觉互相叠加,几乎达到人体感应能力的上限。

    色彩,味道,声音在不到一眨眼的时间内都达到了无穷,两人的头脑处理不过来如此强度的精神刺激,双双昏迷。

    等到他们醒过来,已经是半夜,然而昏昏沉沉的感觉,很久都没有消失。

    所以现在穆哈迪谨慎多了,如无必要,绝不滥用这一项能力。

    现在,看着精灵老板在自己面前诉苦,穆哈迪也没有使用灵能,只动用了最基本的分析他人表的能力。

    “作为法赫德的朋友,我当然不会让你为难,那么好吧,我可以不去你的赌场里再玩。”穆哈迪说,“但是作为回报,我希望你提供给我一些信息。”

    库勒苏姆的表变得微妙起来,他扭了扭头,“在沙漠里,消息和金子一样值钱。”

    “……但是金子又怎能及地上友谊的珍贵呢?”库勒苏姆语气一变,又说。

    他在撒谎,穆哈迪分辨的出来。精灵大概打得主意是,如果少年问一些无关紧要的讯息,那就告诉他,如果是什么真正值钱的秘密,那就敷衍他。

    “过来,我的朋友,我们找个地方详谈。”老板招呼着,把穆哈迪往赌场边的剧场里带过去。

    这间剧场也是水晶蜘蛛的一部分,中间是一座半人高的舞台,周围是一圈桌子,更远的一圈是有布帘的小隔间。

    这间剧场是表演肚皮舞的地方,当然客人要是愿意付钱的话,也可以带看重的舞者进到一边的小隔间里,看一些更私人的表演。

    库勒苏姆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女孩,精灵,人类,还有半精灵。她们穿着几乎完全不能遮蔽体的薄纱,肆意的展示着体的曲线。活力,,奔放,这种阿塔斯肚皮舞比穆哈迪在另一个世界见过的任何一种舞蹈都要更加惑。

    “不得不说,这里是个谈秘密的好地方。”穆哈迪评价,“昏暗,嘈杂,更难得的是景色也不错。”他指指那些舞女。

    “那就回房的时候带上一个,算我请客。”精灵老板慷慨的说,“带上两个,如果你那位小女朋友也好这一口的话。”

    “我想还是算了。”穆哈迪笑了笑,拒绝了。

    “你想问些什么问题呢?”老板也不再坚持,很快切入正题。

    “嗯,”穆哈迪顿了一下,拿起一杯水润了润口。“首先我想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天蝎部落的成员进到提尔城里来?”

    “一个都没有,至少明面上没有。”库勒苏姆摇摇头,“至于暗地里有没有,这我就不清楚了。提尔城不像表面上那样固若金汤,城里有很多人秘密在和‘外面’联系,偷偷带进来点什么都不奇怪。”

    “这样啊……”穆哈迪拒绝着这个回答,他看出对方似乎没有说谎,就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拜托道,“这封信,你有没有办法送到部落里去?”

    “可以,如果你不怕别人看的话。”老板说,“我可以拖商队帮你带这封信。”

    少年点点头,把信交给了对方。“那就足够了,把这封信带给天蝎部落的法图麦。”出了使团被劫杀这么重大的事,自己无论如何还是应该通报一下。不过少年猜测法赫德肯定已经知道了一点形,不单单因为他能提前警告自己,更因为这个猾的精灵老板库勒苏姆就是他的朋友,他们之间肯定有信息传递。

    “还有没有第二个问题呢?”库勒苏姆接过穆哈迪的信收好,又问。

    “那天那个和我对赌的人……”穆哈迪斟酌着说道“……是谁?”

    “那一件他输给我的水厂,有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