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六十五苏拉 争吵

    宫大门口走出两个着华服的人类,众卫兵簇拥着他们。

    “艾基斯,”赌场老板库勒苏姆给两人介绍,“还有泰西安。”[.Lvsexs.]

    “他们都是执政会议的议员,也都参加了之前的革命。”库勒苏姆啧啧嘴,“艾基斯是个贵族,拥有埃米尔头衔。而泰西安曾是巫王卡拉克的首席圣堂武士。另外,据说这两个人从小就‘亲密无间’。”

    沙漠里的各大城邦都有贵族,而大部分贵族的血脉都可以追溯到某一位巫王上。毕竟,巫王能活数千年,子嗣众多,不足为奇。

    沙漠贵族的头衔从高到低分别是帕夏(pasha),埃米尔(emi

    ),贝伊(bey),大致等同于地球上欧洲地区的公爵,伯爵,子爵。穆哈迪很好奇一个贵族和一个首席圣堂武士是怎么加入到革命中去的,而且还能位列执政会议的成员。

    “提尔的自由人们,”那个名叫艾基斯的议员发话了,他材匀称,看上去精明能干。穆哈迪示意库勒苏姆和阿伊莎停下来,看看他有什么要宣布。“我在此,带给你们执政会议的最新决定。”

    他停顿了一会,等到人群的喧闹和躁动暂时平息下来,接着又说道:“……目前,内部和外部的敌人已经联合起来,试图扼杀我们,扼杀沙漠之中唯一的希望之地!”

    “……那些丑陋的巫王和奴隶主,每一个毛孔都流淌着罪恶的血液!他们已经集结起来,想要再一次的奴役我们!”

    “巫王们用战争威胁我们,提尔人,难道我们要屈服么?!难道和平和稳定是如此的可贵,以至于我们愿意用奴隶的枷锁去换取么?!”艾基斯大喊,穆哈迪注意到他的声音经过了放大,不像是魔法,而更像是灵能?

    “不!我们今天在这里拒绝他们,正如昨天我们对卡拉克巫王说不一样。提尔永远不能被征服,永远不会被奴役!”

    “是的,巫王们很强大。是的,魔法的力量难以衡量。但是我们团结一起,就不怕畏惧任何强敌!卡拉克就是他们的下场!”

    “要团结,我们必须有一个核心,一个头脑。有鉴于此,执政议会决定,将在一个月后的此时此地召开选王大会!”艾基斯一边挥舞手势一边宣布执政议会的决定,穆哈迪听到以后大惑不解。于是就问库勒苏姆,“选王大会?这是什么?”

    “某种古代巫术吧,我猜。”库勒苏姆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这时候艾基斯开始对着人群解释了,“在传说的年代,暴君卡拉克还没有统治我们以前,那时候的提尔就已经是一个骄傲强大的城市,她的财富与美丽之名远播四野。”

    “那时候的提尔人,就是用的选王大会选出自己的统治者。”这个艾基斯好像确实是个心灵术士,穆哈迪注意到他在使用心灵术士的手法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更能打动人。“任何提尔城内的自由人,都将有权力角逐提尔的王!任何自由人也都有权力支持他们心中的候选者!获得最多支持者的人,就将成为带领提尔抗击巫王的英雄!”

    他指指边警戒着注视人群的泰西安,“我的朋友泰西安将负责维持选王大会时的秩序,任何试图在大会上诉诸暴力的人,将会面临暴力的惩罚!”

    泰西安踏上一步,他是个魁梧壮硕的高大男子,脖子上的肌雕像般发达,他说起话来也是铿锵有力。“我向执政议会以及提尔的人民保证,违规者会哭喊着只求速死。”

    “他就是现在管理城市守卫队的人。”库勒苏姆指着宫门口的泰西安说,“你要解除奴隶份,就要找他处理。很简单的,因为他从不刻意刁难任何人,急着给执政会议里的其他人留下好印象呢!”

    “你说他曾经是巫王卡拉克的首席圣堂武士,为什么他后来参加了推翻巫王的革命?怎么又混到执政会议中去的?给其他人留下好印象是什么意思?”阿伊莎插嘴。

    “卡拉克巫王之前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突然要修金字塔,大肆征用奴隶,连贵族也不放过。好多大贵族家里的奴隶都被征用了,役使到死还不赔钱。”

    “所以喽,我们的革命先驱艾基斯就决意反抗巫王了,因为没了奴隶,他的奴隶农庄已经彻底荒废了。至于泰西安么,他被巫王下令消灭革命者,结果干了几个月都毫无头绪。他害怕卡拉克惩罚他的渎职会杀了他,加上艾基斯的推动,他就也变成革命先驱了。”库勒苏姆把革命先驱这几个字咬的特别重,好像在讽刺什么。

    “因为现在的执政议会成员大都被他追捕过,所以他很不得人缘,现在急于在议员中建立起足够的友谊,在人民中赢得声望。他可以说是执政会议中最好说话的一个了。”

    阿伊莎点点头,若有所思。

    等到两名议员在卫兵簇拥下退回宫里后,人群渐渐散去。库勒苏姆带着两人走到宫的一道毫不起眼的侧门前,伸手丢给看门的卫兵一个袋子。

    “你给他的是什么?”穆哈迪问。

    “一点零钱。”库勒苏姆轻描淡写的说,然后转向阿伊莎。“恐怕这里我们必须等在外面了,除了自愿脱离奴隶份,并为提尔城一战的人以外,其他人止进入宫。”他说完朝少年点点头。

    穆哈迪明白他的意思,他安慰了阿伊莎几句,然后深呼吸,镇定的走入宫的侧门。

    卫兵收了钱,就给穆哈迪指了路。后者沿着宫里的通道,很快就走到了一间朴素的大厅。

    据卫兵说,这里就是办理给奴隶脱籍的地方。不过现在里面没什么人,因为提尔城原本的奴隶早就解放完了。外来的奴隶,比如穆哈迪,或者那些来往客商的奴隶,提尔虽然不承认,但是也不会去管,不然估计没有什么商队敢到这里来了。

    不过,这些外来的奴隶如果来这里,也可以立刻申请成为一名提尔城的自由人,代价是“自愿”为提尔服务一段时间。现在是战争岁月,人力还是很紧张的。

    当穆哈迪走入大厅的时候,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场面。

    泰西安就站在大厅里,他的办公区域就在这一带,所以出现在这里倒并不奇怪。但是这时他正在和另一个人大声争吵,看上去气急败坏的样子。

    正在和他争吵的人就是刚刚在外面慷慨陈词的艾基斯议员,当少年踏入大厅时,正好听见艾基斯说到“再敢怀疑我,下次就连你一起收拾了!”

    “嗯。”穆哈迪不知道遇到这种况该怎么做,只好先出声吸引两人的注意。“这里是办理奴隶脱籍的地方,不是么?”

    正在争吵的两人戛然而止,一起转头盯着少年,看的他好一阵不自在。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