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四十五苏拉 准备

    之后,便没有新的挑战者出现。

    穆哈迪精疲力竭的回到一边,一股坐在沙地上,累的一动都不想动。刚才和哈桑的战斗,实在耗费体力。更何况自己在这种高强度战斗中连续使用灵能,先刺激自己的体力,后制造出声音,现在连脑子都有些昏沉沉。[.Lvsexs.]

    “我还以为你真要宰了哈桑呢。”法图麦等他坐好后才出声。

    “他长得太丑了。”穆哈迪摇摇头,“我不希望那么一个丑脑袋插在我门前的柱子上,会吓跑很多来客的。”

    法图麦银铃似的笑出了声,“有道理,哈桑那家伙就算只剩下一颗骷髅头,那也肯定是颗丑陋的骷髅头。再说,杀那么一个话都说不清的闷**不卫生。”

    少年点点头,看着哈桑的朋友嬉笑着把后脑中了一击,昏迷不醒的哈桑拖到场外去。“不卫生?”

    “俗话说,不善言辞的家伙因为把话都憋到肚子里去了,所以死的时候不当会大小便失,还会发出臭。”法图麦夸张的捏捏自己小巧的鼻子。

    “真有人死的时候会放臭?”穆哈迪随口应付,其实他留哈桑活命的原因,一是为了不想在比武的时候动杀手,以免以后人们也这样对自己。第二,也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之前欺骗那名尤里克来的商人说自己是哈桑。要是真哈桑这时死掉了,商旅们多少也能听到点消息。到时候有些戏就不好演下去了。

    “据说法赫德的老妈就是,”法图麦一脸不在乎的谈论起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她死的时候还一直试图憋着,最后却放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号响雷,连都撼动了。”

    穆哈迪不知道法赫德的老妈是怎么离开提尔城,又是如何被阿比阿德酋长收入脔的。现在也没兴趣介入兄妹二人的争斗,只是追问:“你做好决定,去追杀那支商队了么?”

    “当然,”她说,“哪怕是为了祝贺你打败哈桑,我也要去。更别说还能在这件事上压过法赫德一头。”

    少年表示感激,“你的慷慨和明智就和你的容貌一样吸引人。”

    “少恭维我了,”法图麦很得意,“你还是早点回去准备吧。我还没有上场呢,肯定还要留在这里。”

    穆哈迪自然宣称自己没有大问题,坚持留下来参加了当天晚些时候的活动。不过之后也确实有几场精彩的战斗,甚至连酋长阿比阿德,还有部落的“红手”史地奇也下场表演。唯一令所有精灵都感到遗憾的是,最受到期待的法图麦对法赫德一战没有上演。

    事实上法赫德这天根本没有参与比武,他宣称部落目前大战在即,自己不希望任何人在战场上对上他之前,就先知道自己有什么能耐。

    节的夜晚,按照习俗,也是娱乐的时间。年轻精灵们大口大口灌着马等等饮料,豪迈的吼叫火歌。有些激难抑的年轻男女甚至半路就偷偷溜走,自己快活去了。

    穆哈迪没有加入部众,而是专心的留在自己屋子里。一边修养精神,一边保养自己的武器。

    从这几天听到的风声来看,去提尔的使节大概半个多月后就会出发。自己在之前最多还有两次去尘埃大,精修灵能的机会。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对阿伊莎谈起这件事,他想,一边又开始憧憬提尔城的样子。

    来到阿塔斯世界后,他还未曾亲眼一睹这个异世界里大城市的风景呢。来往的客商,部落里的老人,还有形形色色的冒险者,都喜欢吹嘘城市的宏伟和壮丽。那各式各样的杂耍艺人,琳琅满目的异域商品,迷人的熏香,激的女孩。当然,巫王的严刑苛法总是令人望而生畏,但是提尔的巫王已经被推翻了,不是么。

    第二天,法图麦派了一群小孩子们去暗中观察猎物。他们佯装在商旅营地里打闹,实际上已经暗中记下了商队的人数,装备,还有护卫的水平等等。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前来汇报:

    “……他们的护卫很逊,又懒又弱!八成连撒尿都要人帮手咧!”为首的一个小孩说。

    他拿出一个钱袋出来晃晃,“大收获哦,今天我们扒了少说二十个人的钱袋。没一个人被那些护卫抓到,他们跑的比怀孕的老蜥蜴还慢!”

    “嗯,”法图麦丢出两个铜币,“继续盯住他们,有什么异常举动立刻回来报信!”

    一群小孩立刻争夺起铜币来,打闹着离开了。

    “看样子这猎物很容易到手。”穆哈迪评论。

    “还不能这么推断,”法图麦否认,“你还没有亲自策划过一场追猎,所以缺乏经验。”

    “即使商队的护卫素质比较低下,不代表他们就真的全无自卫能力。”她接着解释,“虽然可能很小,但是他们可能雇佣了灵能者,甚至更可怕的,施法者作为护卫。而这是很难一下子观察出来的。”

    “他们可能会有施法者充当护卫?”穆哈迪奇怪的问,“我以为施法者都是被人厌恶的。因为他们盗取这个世界的生命。”

    法图麦赞同的点点头,“话虽如此,但是世界上总还是有法师活动的。他们也可能因为利益,或者暂时的需要而和商人们合作。不是所有法师都像巫王那么强大的。”

    她接着说下去,“其实一个法师,再怎么隐瞒,总还是会漏出蛛丝马迹。我以前追杀一路经过部落的商队时杀过一名法师,门口右手边第二根柱子上的那个。”

    “他一开始也隐藏了份,但是小子们发现他晚上很少光顾院,无论任何时候都要保证充足的睡眠,而且绝对不守夜。这只能说明他在每天晚上都要重新记忆法术。”

    “那我们小心一些就是了,会随便出门给商队做护卫的法师,应该高明不到哪里去。”穆哈迪耸耸肩。

    “正是如此,”法图麦说,“我已经找了十几名武士同去,虽然大都是菜鸟,但还是比绝大多数商队护卫强多了。”

    “再加上你我,还有谢利姆家那五个残暴的兄弟,应该没有问题了。我们明早,等商队走出一段距离后就开始追击。”法图麦有力的结尾。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