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三十六苏拉 问题

    劫后余生,穆哈迪切的盼望见到任何一个部落里的人。然而最后在沙漠里找到他的,唯独是那个讨厌的哈桑。

    “怎么居然在我担任斥候的这一天遇到你!”哈桑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冒险归来的少年,“你的坐骑呢?怎么连弯刀也丢了!”[搜索最新更新尽在.Lvsexs.]

    “它已经尝饱了鲜血,现在正在怪物脑门上休息。”从份上说,穆哈迪已经通过了咬箭仪式,也是武士,所以无需退让。“不像你的那把,这辈子大概都只能祈祷你在自己练习的时候失手割到自己,才能尝到那么一点血。”

    “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人类。”哈桑眯了眯眼,“出于同为武士的友谊,哈桑大爷会给你上一门礼仪课程,免费的。”

    “随时奉陪。”不知道为什么,穆哈迪一看到哈桑的脸就感到不痛快。

    “那你就好好期待一下吧。等我完成巡逻任务,你就要在宰牲节上出丑了。”哈桑扔下这话,径自打马走了,甚至没给穆哈迪留下水来。

    不过好在部落已经不远了,能遇到巡逻的斥候,说明很快就要到部落的定居地了。

    很明显的,今天的部落要比往闹的多。当穆哈迪终于走到那个山谷的时候,发现进出部落的商人比平多了一倍有余。带着鲜艳丝巾的,穿着绿色科尔凡拖鞋的,骑着高大壳甲虫的商人都汇聚而来。他们带着形形色色,甚至千奇百怪的货物来到这里。少年看到一箱箱的藏红色香料,一些珍稀的酒类,各种闪着寒光的刀具和精美的饰品被运到部落里面。

    这些商人的份显然也比平常造访部落的那些尊贵许多。不只一人坐在巨型沙蜥背上的轿子中,只透过垂下的深紫色帷幔露出一个隐隐约约的影。有些商队雇佣了毛驼骑兵充当护卫。那些骑手们穿着暗黑色的虫壳板甲,头戴镶有铜牙,披着长长黑羽的长吻盔。高高的坐在镶嵌石榴石和水晶碎片的华丽鞍座上。他们的毛驼则披着色彩斑斓,还有着长长流苏的毯子。

    部落的守卫也装扮一新,每个人都穿上了自己最好的一件盔甲。令穆哈迪大感意外的是,居然有不少守卫穿上了金属制的鳞甲。虽然他们都在外面又穿上一件绘有蝎子图案的罩袍,以免盔甲被阳光烤的太,难以忍受。但是从关节处,还有领口等多个地方都可以看到明亮的金属光泽。这些盔甲还都是全新的。

    看到少年一个人狼狈不堪的走过来,守卫们也没多话,直接放行。令穆哈迪多少有些郁闷的是,自己回来居然都没有小孩子们围上来。大概是因为自己看上去太过落魄,完全榨不出油水的原因吧。

    少年太疲惫了,这时候只想回到自己的屋子好好休息一下,但是命运不给他这个机会,一个熟悉的友善面庞从人群中靠近了过来。

    法赫德也穿着一件虫壳板甲,表面还上了漆,油光发亮。他友好的张开双手,给了穆哈迪一个的拥抱。

    “啊,我的穆哈迪朋友,”两人分开,他从头到脚好好打量了少年一番。“你看上去好像刚刚和十只沙蛟,或者五名女人搏斗过了一样。”

    “我……”穆哈迪刚想说话,就有被法赫德打断了。

    “我差点以为,你要错过宰牲节了呢。跟我来这边,我们换个地方好好聊聊。”法赫德拉起穆哈迪的小臂,就把他往一个一半开凿在岩壁里,一半在外面支起帐篷的店家带。

    两人穿过巴扎,路过十四个高声吆喝着卖货的商人,避开了三个跑的飞快的小孩和一个紧追其后的失主,终于来到了店家门口。穆哈迪和法赫德一起向烤馕店的老板艾本尼点点头,然后各自找了张脏兮兮的椅子坐下。

    “发生什么事了,穆哈迪?”法赫德先问,“几天前守卫说你去继续灵能的训练了,但是最后你却没有按时回来。”

    穆哈迪叹口气,详细的讲了讲这一趟的经过,蚁人,沙漠勇士团还有天琴的委托。讲到最后,不无感慨的说了一句,“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虫巢里了。”

    “那样的话,很多人就要失望了!”法赫德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也没解释。

    “对了,部落里是怎么了,怎么多了这么多人?而且好像大大的变化了。”轮到穆哈迪发问了。

    “两件事,都和你有关。”法赫德说,然后吆喝着要老板上两张馕。

    “第一,之前你不是发现了一处精灵遗迹么?后来酋长一直在组织人手挖掘,现在已经挖出来一大笔财富了。有了钱么,那些嗅觉灵敏的商人自然就要闻风而动的,纷纷跑来我们这里做生意。而且这又恰好赶上沙漠部落最重要的节——宰牲节,自然人就多了。”

    “宰牲节?”穆哈迪重复了一遍,“不说这个了,第二件和我有关的事是什么?”

    “还记得我之前给你出的主意吧?”法赫德说,这时候老板从馕坑里取出烤好的馕,扔向两人。“关于彻底摆脱你奴隶份的那个主意?”

    穆哈迪一把接住飞抛过来的馕,饿狠狠的啃了一口,说“自然记得,你说部落要和提尔城交好。然后让我也参与出使,到了提尔,就有法子自由了。”

    “说的不错。”法赫德打了个响指,“这事已经成了!因为巫王联军因为内部没有协调好,不得不延缓出兵,所以提尔获得了一个喘息的机会。而提尔的临时执政会议为了拉拢我们,提出要出兵帮我们扫平周围几个敌对的小部落。而且……”

    法赫德指指那些穿着金属盔甲的守卫,“提尔有阿塔斯最大的铁矿,它送我们这些装备,巩固友谊。”

    “所以么,最后阿比阿德酋长就被说服了,和提尔结盟。而你也要去那里,因为部落里只有你懂灵能,能避免对对方的心灵术士窥破我们的底线。也因为在酋长眼中,你牺牲了不可惜。”

    穆哈迪明白了,终于要摆脱这个枷锁份,让他一阵高兴。“那么法图麦呢?你怎么说服她的?”

    “我没有,”法赫德说,“她在部落里最讨厌的人就是我,我不可能说服她。我只是把酋长和‘红手’都说服了,她不得不听罢了。”

    穆哈迪提出了那两个在心里疑惑很久的问题,“为什么你是她哥哥,她却好像和你,嗯,不是很合得来?你说过她当初在沙漠里执意救我,为什么她对我另眼相看?”

    “这问题说来话长了。”法赫德边吃边说,“你还记得我和她的全名么?”

    “你叫法赫德·本·加齐·本·哈马德·本·易卜拉希,她的全名是法图麦·本·阿比阿德。”

    老板艾本尼这时从一个火坑中拿出了一整只烤蜥蜴,足足有6尺长,比人还高。他的两个助手在一边协助,用油和虫蜜在烤蜥蜴上涂抹,最后才撒上各种香料和调味品。法赫德示意他们上两块新鲜蜥蜴来。

    “你不觉得我们两人的名字很奇怪么?”法赫德用三根手指抓住一块切下来的肥,塞进嘴里。

    “确实有点。”穆哈迪承认。按照部落的命令习惯,‘本’是某某之子(女)的意思。法图麦·本·阿比阿德的意思就是阿比阿德之女法图麦。部落里不用姓氏,或者说,部落里所有人的姓氏都是“天蝎”氏族。

    法赫德的名字很长,说明他有值得称道的父系家世,但是奇怪的是他先前只说自己是法图麦同父异母的哥哥,一个提尔城里精灵女酒保的儿子。

    “我的母亲,正如你所知道的,曾经是提尔城里的一名女酒保。”法赫德解释,“她唯一的财富,或者说最大的诅咒,就是她的美貌。在城里那种地方,很多人都试图染指她,有一些最后成功了。”

    “但是有那么一次,她是心甘愿的。”穆哈迪也边吃边听,留着油水和蜜糖的蜥蜴实在太吸引人了。

    “对方就是我的父亲,加齐·本·哈马德·本·易卜拉希。”法赫德说。

    穆哈迪点头示意听到了。

    “所以问题就出现了。”法赫德抽丝剥茧的介绍,“加齐是个著名的精灵游者,很有名气,在精灵的民间传说中占有一席之地。据说他是个神偷,他最伟大的成就,就是曾潜入尤里克巫王的王宫,偷走了无数财宝,也偷走了四名公主的心。”

    “不过在我的这个故事里,他的另一个份更重要。他是哈马德的独子,而哈马德是我的曾祖父易卜拉希最小的儿子。”

    穆哈迪还是不太明白,这些似乎都是无关紧要的琐事。但是通过观察对方脸部的肌动作,他看得出来接下来法赫德就要结露谜底了。

    “我的曾祖父易卜拉希,曾经是天蝎部落的酋长。”法赫德轻松的吐出一个惊人的事实,“而哈马德,本该是他的继承人。”

    精灵部落的习俗是小儿子当家,即由最小的儿子继承父亲的衣钵,其他儿子都要分家另过,这穆哈迪是清楚的。而哈马德最后没能当上酋长,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哈马德这个人,喜欢冒险,衷流浪。最后终于在一次冒险中下落不明了,无奈之下,天蝎部落的酋长之位才传给哈马德的哥哥。而这位哥哥也是个倒霉的家伙,在一次和其他部落的冲突中,他和他全部的儿子都被割去了脑袋。酋长一脉就此绝嗣。”

    “为了填补空缺的酋长之位,部落才推举毫无家世的阿比阿德为酋长,因为他解救了很多城里的精灵,立下大功。”

    “但是哈马德……”穆哈迪说。

    法赫德接下去“……自然没有死,而是受了伤,不得不在另一个地方活下去。他的儿子加齐继承了他的信物,也继承了他的冒险,所以成为一名神偷。”

    “经由加齐,天蝎部落酋长一脉的信物传到了我的手里。”法赫德拿出一个雕饰精致的蝎子挂坠。“她父亲那张王家股下面的,是理应属于我的地位,所以她这么讨厌我。她认为我想和她抢夺酋长的位子。”

    “你不想么?”

    法赫德哈哈大笑,“精灵有句谚语叫做不想当酋长的武士不是好武士,那么你觉得我算不算一名好武士呢?”

    穆哈迪也配他笑笑,脑子里却很烦,看来自己无意间又介入到他人的斗争中去了。

    “那么法图麦呢?”穆哈迪转移话题,“她一向随而为,很多精灵甚至都认为她称的上恶毒。为什么在沙漠里的时候会执意救起我?”

    “我还没自恋到自己有那种吸引女孩的魅力。”

    法赫德手指,两手手指交叉,沉吟了一下,说。“来到部落里有一段时间了,你应该听过很多精灵火歌了吧。”

    少年点点头。

    “大部分火歌,都是传诵我族的历史,赞美那些古代的英雄,鲜有例外。谁叫我们精灵是一个过去多过未来的种族呢?”

    “但是有那么一首火歌,赞颂的是末救世主的最终崛起和阿塔斯的新生。”

    法赫德饶有兴味的问。“它被称为超凡者,阿塔斯最终的救主。关于它,你了解多少呢?”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