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九苏拉 劫掠

    据法图麦说,吃人在这个世界上不算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很多种族都吃,人类自己也吃。“你去过提尔城的贫民窟么?那里的窝棚里卖一种特色菜——褐汤,那比病马的马还便宜。好好想想那是什么做的吧。人死了,就是块而已。这就是阿塔斯,我不管你原来是什么人,或者你忘了多少东西,在阿塔斯你想好好活下去,就给我适应这个濒死的世界。”

    “反正,人死了,不就是块而已。生者为大,我们不能让浪费。”她用冰冷的语气宣布。[.Lvsexs.]

    阿塔斯,这是这个世界的名字么?穆哈迪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孩,抱歉,我可能救不了你。

    “我会的,但我不想骑这个女孩。”

    “怎么,她不合你胃口?”法图麦好奇的问。

    “因为在我边就有一个女孩是她两倍的美丽,而且只有不到一半那么想杀我。”穆哈迪大着胆子说。

    法图麦邪气的一笑,“好一张甜嘴。我该怎么奖励你呢?我的奴隶?”

    “也许也赏我一个奴隶?”穆哈迪试探的问,“我的记忆有些混乱,以后要在恐怕没有人帮助难以胜任。”

    “你想要留这女孩一命。”法图麦一针见血的指出,“看不出你是个心软的人。”

    说完,法图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扔出匕首,正中跪在地上的女孩膛,后者难以置信的盯着前露出的宝石把手,似乎想要伸手去拔,然后就子一歪,倒在地上。

    一股臭气袭来,尸体失了。

    “沙漠里人命不值钱。”法图麦满不在乎的下马把匕首拔出来,“记住这个教训。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接下来,骑手们纷纷下马,耐心的搜索着一具具尸体,将看起来有些价值的东西统统收走,遇到暂时还有一口气的,就毫不犹豫的补上一刀。大部分商队的牲口也被宰杀,那种大号鸵鸟一样的坐骑和大蜥蜴都被砍死,躺倒在地上,用死鱼般空洞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屠杀。

    不止一具尸体因为穿着值钱的衣料被浑拔个精光,**的扔到地上。有些地方传来微弱的啜泣和挣扎的声音,那是有些骑手找到了还活着的女人,正在大骑特骑。

    幸好他们好像不骑尸体,穆哈迪只能用这点安慰自己,然后强忍着恶心看着其他人用匕首处理人和牲畜的尸体,放血以后开膛破腹剔骨剜,好像秃鹫一样把尸体上的一片片削下来,用亚麻布包起来,最后放到马鞍下面。

    地球上的游牧民,很多都会用类似的方法处理生,放在马鞍下面,这样在骑行的时候就能逐渐挤出中的汁液,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就可以食用了。穆哈迪还在老家的时候吃过一次用这种方法制作的牛,那味道叫人真不想回忆。

    支离破碎的尸体,被凌乱的丢到沙地上的货物和杂物,死掉的牲畜和兴高采烈的精灵游牧民。这一切好像构成了一幅后现代的抽象画,深深的印刻在穆哈迪脑海里。即使在地球上再怎么见多识广,他也只能不断在心里重复镇静镇静,让自己变得彻底麻木。

    好在最后这地狱般的一幕终于结束了,斩获颇丰的骑手们回到自己的马上,每个人的行囊都变鼓了一些。那个之前曾对穆哈迪笑过的年轻精灵策马过来,与穆哈迪并肩骑行。

    “法图麦生气了。”那个年轻人用油滑的调子说,“我很少看见她那个样子的。而你惹她生气了居然还能活着,这个吗就更罕见了。”

    “你……”

    “叫我法赫德,朋友。”年轻人愉快的自我介绍,“法赫德·本·加齐·本·哈马德·本·易卜拉希。我有个外号叫做摘心者,还有人叫我白闪电。两个外号我都喜欢。”

    “我是哈吉拜穆哈迪,法赫德朋友,我没有父名。”穆哈迪也自我介绍。

    “这我知道,”年轻人点点头。“‘沙漠还生的奇迹’,我是第一个在沙漠里发现你的人。”

    法赫德的笑容干净而爽朗,根本看不出来他就是先前那个手矫健的战士和活剥人的屠夫。穆哈迪不好奇他怎么找上自己来了,除了法图麦,队伍里的其他人好像都对他理不理的。

    好像是在特意解答穆哈迪的疑惑一样,法赫德接着说。“也许你还不知道,法图麦是我的妹妹。”

    “妹妹?但是你们的父名不一样,我记得法图麦的父名是阿比阿德。”

    “没错,我们共有同一个母亲,却来自不同的父亲。”法赫德仔细的解释起来,“法图麦的母亲是酋长的合法妻子之一,但她之前却只是提尔城里的一个女酒保。我么,就是她那时候的孩子,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该叫私生子对吧。”

    “这肯定让你觉得不好受吧。”穆哈迪礼貌的回答。

    “你指什么?私生子么。”法赫德像他的妹妹一样哈哈大笑,从侧面看他们两人像极了。“你什么都不懂,穆哈迪。出生问题从来没有困扰过我,恰恰相反,我以此为傲。难道因为天和激而诞生的孩子,倒不及因为职责拥着一个毫无欢趣的老婆,在半睡半醒间而制造的产物?”

    “不过么,作为哥哥,我是很关心法图麦的,尤其是在我们老妈死了以后。你不知道我看到她在沙漠里执意要救下你的时候我有多惊讶。难得看到这头母蝎子能这么在乎一个人,很多人都打赌她一辈子嫁不出去呢。”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在暗示我什么,穆哈迪想。“我只是一介奴隶。”

    “你让我觉得与众不同,穆哈迪。”法赫德没有接着说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和部落里的其他人不同,我是在提尔城里长大的,我靠偷窃,行乞以及诈骗为生,直到我母亲有一天下定了决心,要离开城市去沙漠里讨子。我才随着母亲一起加入天蝎部落。”

    “我在城市里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人类,精灵,半人,矮人,甚至穆尔人和半巨人。但是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穆哈迪,你上有某种特质,我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但是你让人感觉到一种超然脱俗,好像你不属于周围的一切,不属于人类,甚至不属于阿塔斯。”

    穆哈迪立刻警觉,自己是穿越者这一点,绝对是自己现在最大的秘密,无论如何不能暴露。“只是个在沙漠里迷路加失忆的倒霉蛋罢了,你高看我了。”

    “高看?不不,我不这么想。你会说精灵语,不是么。大多数人类都学不会,单就从这一点来看你也不寻常。何况,神秘的从无人去过的阿里卡沙漠的中心走出,穿着华丽的袍子还带着珍贵的宝石匕首与一本奇怪的厚书。无论怎么看,你上都有太多谜团。”

    这是这具体前主人的,可不是我的。穆哈迪想,低头沉默。

    明显觉得穆哈迪没有和盘托出的表写在法赫德脸上,不过他也没有深究。“算了,我看到你没有搜索战利品,也没收获任何食物,你原来也都这么谦让的么?“

    “我会毫不犹豫的取走我应得的战利品,如果那是我与势均力敌的对手战斗后赢得的话。可是刚才那些人大都不是战士,有妇孺老人,我耻于从他们的尸体上拿走东西。”

    “这可真是罕见的美德,如今这种人在沙漠里不多了。”法赫德拍手,用夸张讽刺的语气称赞。他胯下的马猛的打一个响鼻,好像在配合主人的绪。“得了吧,穆哈迪,我看得出来,你不是怕玷污自己的荣誉。你是心软了,不愿意去亵渎他们的尸体。”亵渎这两个字法赫德的语气尤其讽刺。

    “我也经历过类似的阶段,那时我刚从城里跑出来,部落里的游牧生活令我一点也不适应,当奴隶更让我感到羞耻。”法赫德看到穆哈迪吃惊了,接着解释“为一个后加入部落的外人,我一开始也只是个奴隶。第一次处理尸体的时候,我吐了一地,把都弄脏了。为此,我那前主人把我捆在一块石头上三天三夜,无水无食。”

    “不过我适应下来了,我活过来了。你看不是么?我后来决斗杀了自己的主人,占有了他的妻子女儿,赢得了自由。我通过了咬箭仪式,又成了一名武士。”

    两人并肩缓步骑行,“学会适应吧,你能撑过来的。这些尸体,即使我们不利用,也不会永存,各种食腐动物,虫豸甚至植物都会争夺尸体的养分。那么为什么不能我们自己利用呢?大自然不相信眼泪,弱强食,适者生存,这才是阿塔斯的现状。我们精灵历史上曾有过辉煌,曾经建造了庞大雄伟的建筑和辉煌灿烂的文明,现在呢,只有在枯干的河和沙漠的腹地露出的一些残垣断壁还提醒着我们精灵曾经多么伟大。”

    “要记住,穆哈迪,阿塔斯不容忍弱者。想活下去,不仅要在体能上胜人一筹,精神上更要如此。贪婪、强夺、狡、暴力和自私自利,都是力量的展示,都是生存必不可少的精神武器。”

    “我当你是个妹妹的朋友,所以才和你说这些。”法赫德边说边看看四周的形,此时啜泣声已经听不见了,大部分骑手们都已经掠夺完了战利品,处理好了尸体。

    “准备好出发吧,我们夜间也要赶路,离这里越远越好,免得有人用预言魔法探测出是我们部落下的手。”法图麦的哥哥为这次对话画上了句号。

    很快史地奇首领就发出讯号,所有人听到哨声后立刻迅速的打马聚集到一起。酋长一挥弯刀,简洁有力的命令“整好队形!法赫德,小贾比尔,你们两个走在前面侦查,仔细一点,别让任何东西漏过。其余人跟着我,我们连夜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