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七十九苏拉 九洄游

    由于时间紧迫,心灵术士先前没有仔细的观察这一片星空,所以他犯下了错误。

    许许多多或大或小的古神尸体,组成了一条绵延不绝的小行星带,吉斯洋基人建造的城市,船坞和矿场就分布在那里。但是这条小行星带的轨迹不同寻常,仔细观察就可以推测出来,它不仅仅围绕一个中心旋转,还有额外的引力扰动。

    一个观测不到的引力源,那就是饕餮。

    或者按照地球上的通用称呼,一个黑洞。

    在今天之前,穆哈迪都不知道这个宇宙里居然也有类似天体的存在。

    吉斯洋基人的小艇被毁了,无法作,但那光帆还是有点用的。

    心灵术士忍受着巨大的阻碍,吃力的展现异能把已经飘远了不少的光帆残片拉了回来。它摸起来像是某种皮革,但却有金属的质感。更重要的是,这一片光帆的碎片还算完整,展开以后大概有一张毯子那么大。

    他试着将这片光帆撑开,效果不怎么好。这时候他的视野逐渐发黑了,远离了珊瑚女巫和她的法术保护,真空和低温开始让他体内的生命力一点一点流失。

    穆哈迪想了想,然后两手抓住光帆的边缘,把它在背后展开。这样一来,他的速度就加快了一些。

    他几乎展现不出异能来,只能努力降低自己的心跳和代谢,延缓氧气的消耗。在地球上,一三九一年有一次联盟号宇宙飞船在脱离轨道,再入大气的时候发生压力阀门破损事故。三名宇航员在极度缺氧。体液沸腾的况下坚持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心灵术士自信自己应该能坚持的更久一些,但也不可能一直撑下去。

    真空意味着低压。而在低压下液体的沸点会降低,如果不改变现状的话。很快他就会死于体液沸腾,像那些宇航员一样。

    他精心计算,又调整了一下光帆的角度,让它能更好的吸收光线。突然,脉冲星的辐照耀在光帆上发出的白噪音黯淡了下去。那些吉斯洋基的魔法船挡在了他和脉冲星之间,随着光线的减弱,他的速度又开始下降。

    穆哈迪计算过角度,按照吉斯洋基追兵的速度,在彻底被屏蔽之前。时间应当还有余裕。心灵术士大角度侧转光帆,抓住那一丝微波,向侧面加速。刚开始似乎毫无起色,但事慢慢起了变化。几百次心跳后,脉冲星造成的白噪音越来越响亮,心灵术士渐渐浮出黑暗。

    他大张光帆,和那些在他后试图遮挡他光芒的吉斯洋基人拉开角度,然后再次收帆转向。这么做很累,特别是在不能呼吸。而异能几乎无法施展的况下。

    为了尽量拖延死亡的到来,他一点一点的关闭自己的体机能,节约精力。首先是听觉,白噪音消失了。然后是触觉,体表那种令人麻木的极寒也消失了。最后是视觉,他的视野逐渐缩小。从三百六十度全方位,逐渐缩小到只有正前方的一片区域。被边缘无尽的黑暗包围。

    终于,他看到了前面的一个光点。莎蒂丽降低了速度。在前方等他。有了缴获的光帆,两人在飞行时就可以调整航向和速度了。

    -------------------------------------------------------------------------------------------------------------------

    时间的流逝变得难以判断。

    自从爆炸发生,过去了多少个沙漏时还是多少天,穆哈迪已经区分不出来了。这段时间他不吃不喝不眠,一直保持着高速的飞行,把脉冲星远远的甩在后。在脉冲星和饕餮之间,没有任何星体可以供他降落休息。而速度一旦降低的太多,那么他就会被吉斯洋基人追上,或者更惨——被脉冲星或者饕餮的重力俘获。

    莎蒂丽就跟在他边,和他一样,珊瑚女巫同样不吃不喝不眠的坚持着。和他不一样,她还要努力克服这片魔法死区和灵能死区的巨大阻力,施法替两人抵抗真空和低温。穆哈迪可以看得到疲惫慢慢爬上了那张女神一般完美的面容,体颤抖不已,但莎蒂丽没有一句怨言。

    她的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施法时的手势也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么有力。但她眼中的坚定没有减少,法术手势的精确也没有半点含糊。

    暴漏在脉冲星的辐中,她的法力持续增长,但心灵术士的体状况却每况愈下。高强度辐下癌变的组织和器官越来越多,他感觉的到肺部和关节处的肿块,但却无能为力。

    “我们会活着回去的。”莎蒂丽注意到了心灵术士体上的变化,安抚他道。“我们现在飞行的轨道环绕亮星和暗星,是一个拉长的椭圆形。只要我们不坠落到暗星上去,我们就会回到一开始的出发点。那里爆炸已经过去,我们可以降落在小行星带的残骸上。那里我们可以想办法回到阿塔斯去。”

    “好主意,不过吉斯洋基人那时候也该追上来了。”穆哈迪说,因为灵能死区的影响,他只能亲自开口,而不是借助异能传讯。每说一句话他就感觉喉头发甜,那是肺泡破裂,血液流失的影响。

    心灵术士说的没错,在他们后,吉斯洋基人驾驭着他们的魔法船紧追不舍,形成了一小片光点。

    他们为数众多,而且对星界远比穆哈迪二人更为熟悉。真若被这些星界怪客追上,两人未必能战而胜之。

    饕餮此时就在前方,辐之光在黑洞附近裂解成了高温的带状。密密麻麻,仿若巨大的帘子。橙。红,白。光芒从崩落的星云中溢出,炙烤着心灵术士和莎蒂丽。和饕餮的吞噬范围还隔着数航程,他们便已经听到了那亘古巨兽的咆哮。它永不停歇的吞噬着世界,放物质坠落它口中,发出的电流声似哀鸣,如爆裂,不绝于耳,令人胆寒。

    饕餮的体积甚至超过了心灵术士最夸张的想象。包裹着黑洞的炽粒子之雨勾勒出了它的外表,这份力量之大。就连星界中灯塔一样的脉冲星也不能与之分庭抗礼。它是星星的墓地和死神,就连光也逃不出它的魔掌。

    又有几个吉斯洋基人的魔法船追了上来,穆哈迪缓缓收帆,转后望,三艘魔法船就在后不远处。这些船体型修长,搭载不了几个人,但是速度极快。船体坚硬的非金非木复合体表面反着外界的弧光。它们的帆有四张,两张纵帆两张主帆,桅杆比普通的魔法船更为修长。

    一艘魔法船进入两人正后方的轨道。光帆全开,开始遮挡脉冲星的光芒。没有光芒就没有速度,没有速度两人就会被饕餮的引力吞噬,再无希望。

    “你还有剩下的卷轴吧。”心灵术士对莎蒂丽说。

    “什么?”女法师没有理解穆哈迪的想法。好奇道。

    “法术卷轴。”穆哈迪解释。“你冒险前应该准备了不少吧。”

    “都用完了。”珊瑚女巫充满歉意的说道。“我并不习惯依赖卷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魔法道具……”

    “不过我还有几个灵能水晶。”莎蒂丽说道。“是从先前击败的巫王尼本耐的手下上搜出来的,也许你能用的上?”

    穆哈迪表示肯定。他从珊瑚女巫手中接过那几枚灵能水晶,扫了一眼。然后。拿出其中的几个,向后扔出。

    那个追在后面的吉斯洋基魔法船没有留意到几个微不足道水晶碎片。被直接击中。高速航行下,水晶碎片锐利的边缘在光帆上划出几个长长的口子。吉斯洋基人的魔法船迅速失速,然后被饕餮的引力拉扯,在摇摆中渐行渐远,最终坠入黑洞的深渊。

    “十分英勇,而且明智。”莎蒂丽评价道。

    极高的速度让点缀在星界黑色幕布中的星辰转变了颜色,有些由赤红化作蔚蓝,另一些却由蔚蓝化为赤红。心灵术士知道这是多普勒效应造成的现象,位于他前方和后方的光在传播到他上的时候,波长发生了改变。

    穆哈迪此时已经完全对时间失去了把握,仿佛不再流逝了一样。脉冲星遥远,几乎听不到辐照耀在光帆上的白噪音。这里已经进入了饕餮的领域。

    前方的饕餮隐藏在宽广的炙星云中,但这不过是华美的寿衣,无数星体被埋葬其中,下方翻滚燃烧的云层才是地狱的真容。一闪而过的蓝光,坠落的绿点,悸动的红色,每一次扰动都表明有什么东西落入了饕餮无底的胃袋。

    他在坠落中不断加速,仿佛饕餮在召唤着他一样。利用黑洞本的引力为自加速,这是唯一能够不被黑洞吸引进去的方法。掠过饕餮的时候,他的速度还将增加数倍。

    莎蒂丽就在他边,同样忍受着不断增强的引力。她的法术维持着两人的生命,忍耐着真空和严寒。在这里施展法术绝不容易,她本可抛下心灵术士只维持自己一个人的存活,那样做要轻松的多,但她没有。

    由于不断增幅的法力,珊瑚女巫浑上下都散发出微光,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她真勇敢啊,穆哈迪心想,黑洞之前,就连自己这个有地球知识背景和天琴训练的心灵术士都因为震撼而有些语无伦次。而她却能在一面维持法术的同时勇往直前。

    莎蒂丽扭头看着他,她的美丽超越文字能描述的极限。穆哈迪发现自己突然在用一种全新的眼光在打量她,就好像自己第一次认识珊瑚女巫一样。

    “你准备好了吗?我的英雄。”她问道,这话让穆哈迪心中一震。我的英雄。在饕餮令人窒息的威压之中与珊瑚女巫同行,现实胜过了多少传奇。

    她是太阳法师,心灵术士想到。而我据称是太初术士,我们俩。多古怪的组合。

    “我们可以跨越这颗暗星的引力范围。”穆哈迪答道。

    “可是我们没法甩开吉斯洋基人。”

    “我有办法。”心灵术士说,他对比着黑洞和周围形成的坐标。在脑海中进行着复杂的计算,他要另辟蹊径。

    时间膨胀效应,在地球上相对论预言了这一现象。当物体在高速运动时,越接近光速,它自的时间就流逝的越慢。而此时他们已经十分接近饕餮,飞行的速度快的难以想象。虽然是两人来说,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但从相对静止的外部世界来看,这一去他们已经飞行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严格来说速度是相对的,以高速物体自为参照系的话你也可以认为高速物体自己是静止的。周围的一切都在高速运动。时间膨胀效应没法进行通俗的解释,不过这里只进行小说演绎,不做深入探讨。)

    吉斯洋基人的魔法船队紧跟在他们后,互相协调,保持一个紧密的阵型,严格的按照椭圆形的轨道航行。这是必须的,因为活过这场旅途的人不仅需要在空间上,还得在时间上再度团聚。也因此,黑洞附近的每次微小加速和转角都必须严格计算。一点点差池就会让旅行者出现在错误的时间点。和大部队真正的抵达时间相隔数周,数月,甚至若干年之久。

    心灵术士想利用这一点,甩开紧紧追在后追兵。按照现在的轨道。以外界的时间计算,绕过饕餮回到脉冲星附近的小行星带需要二十三年。他可不打算花这么长时间,也不想和吉斯洋基人一起回去。

    可是。如果想要缩短航程,就得更加贴近饕餮。这意味着他们在近地点加速要克服的引力潮更为汹涌。独自推敲出一条新的航线并不容易,但穆哈迪是大心灵术士。即使不能展现异能,他的思维速度也是远超常人的。

    心灵术士得出了答案,一条新的航线,以外界的标准来看,耗时十七年。

    这依然长的让穆哈迪心痛,但此时他没有别的选择。

    “跟紧了!”穆哈迪高声叫道,然后,他转向包裹着饕餮的炽吸积盘,开始加速。

    ---------------------------------------------------------------------------------------------------------

    心灵术士和珊瑚女巫不断提升速度,奋力向前。饥饿的饕餮在两人上打下紫罗兰色的灼,蔚蓝色的世界里激着急促而尖利的静电干扰。这一切都让人心神不宁,甚至连空间本都对饕餮感到畏惧,它在鬼魅般的叫声中怪异的流动着。

    高温吸积盘擦伤了穆哈迪的体表,被碰到的地方碳化发黑。珊瑚女巫的法术没法阻挡穿而过的辐和粒子流。这些五花八门的放同位素侵蚀着心灵术士的体,造成了或者积极或者惰的改变。这种况下,他居然还能或者就不可思议了。

    他们即将抵达近地点,骇人的速度让所见的景致也发生了变化。眼前群星云集,充盈太空,他们的光芒和黑洞吸积盘的死亡辐交织在一起。

    饕餮恨不得用潮汐力把两人开膛破腹,整个肢解。但即使这样,穆哈迪依然带着莎蒂丽不断加速自己。

    在这里,脉冲星的光芒几乎察觉不到了。但另一种难以想象的怪异光芒却将他完全淹没。靠近吸积盘最内侧,饕餮那张连光都不放过的黑暗之口的边缘上有一些光斑。那是早已死去的群星,它们在落入饕餮的最后一瞬间,速度被加快到无限接近光速。这样在外界的存在看来,它们的时间好像止住了,光芒恒定不灭。

    心灵术士不停的计算着。终于,预估的时刻到了,他握紧莎蒂丽的柔弱无骨的手,两人各用另一只手拉开光帆,开始全力转向。

    死去的群星照耀着穆哈迪,他听不见珊瑚女巫的声音。如果他回望,两人就会永远迷失在这片群星的墓地之间。能做的只有拼命向前。再向前。穆哈迪对真神祈祷女法师跟上自己,如果她落后了。那么一切都完了。

    饕餮的巨爪攫向他,想把它压扁。拉长,折断。它喷出的酸蚀例子充斥黑暗空间,不断冲刷两人的体。愈发炫目的气态吸积盘虫,穆哈迪调整着方向努力前行。速度太快了,快得甚至连远方那些死去的星辰也转化为了蓝色。

    他都不敢去想,自己的速度已经有多么接近光速。也不敢去想自己的计算是不是正确,以这种速度飞行,到底要花费他多长时间?

    终于,饕餮放开了嘴边的猎物。

    吸积盘构成的淡薄气态云层逐渐稀疏。但远未冷却。每一粒撞击在两人体上的气体粒子都接近光速。多么可怖的世界。他们终于摆脱了饕餮的桎梏,然而依然没有远离群星的墓地。诡异的紫色翻卷绕曲,如波浪冲刷着两人,生者的世界尚未敞开大门。

    在这混沌之海中,穆哈迪看到遥不可及的远方出现了一个跳跃的,若隐若现的小店。那光芒颤动的频率来自脉冲星——星界中的灯塔。它的电磁波涵盖了蓝色,以及更高的,只能看见而无法接受的频段。

    这段绕过饕餮的马鞍形轨道,几乎竭尽了穆哈迪体内的最后一丝精力。他不清楚自己还能不能一直飞到脉冲星附近的小行星带。

    他轻轻地呼吸。以最慢的速度转。他的心本能的悸动着,然后慢慢平静下来。几步开外,珊瑚女巫正朝着他微笑。两人的双手依然紧紧握在一起,另一只手则抓住光帆的边缘。他带着她贴着黑洞飞行。然后活着冲了出来。这样的经历,最伟大的冒险者也自叹弗如。

    穆哈迪的眼光跨越太阳法师,落在了亘古巨兽上。裹尸布下的黑洞重又开始灿灿生辉。吸积盘呈螺旋状悠悠旋转,向外发散着强烈的辐。尽管饕餮黑暗的瞳孔依然森森的瞪着他们。但它再也奈何不了两人了。

    群星的吞噬者庄严的退去,这一刻令人陶醉。

    这时。穆哈迪注意到远方有个模糊的影,正裹着炽的同位素闪光而来。

    一艘吉斯洋基魔法船没有和自己的同伴同行,而是沿着两人的轨道,一路追击。只有它跟了上来,其他的吉斯洋基人还按照原来的航线航行,至少还要几年时间才能绕过饕餮。

    它的光帆全都收了起来,因为此时脉冲星在前方,黑洞在后,张帆只能用来减速。心灵术士没法用老法子对付它。

    他也不能张开自己的帆来减速,这会让魔法船立刻追上来。而后者一副要和他们同归于尽的架势,几乎因为抵挡黑洞而过度施法的莎蒂丽和不能显能的心灵术士将无法抵挡。

    他也不能不减速,因为这时两人的速度太快了,比来的时候要快好几倍。如果不张帆减速,他们将飞快的掠过脉冲星,然后无尽的深空将取代饕餮,成为另一处墓地。

    这时没有时间犹豫,穆哈迪张开光帆。顿时,蓝色的辐光开始猛烈的撞击在帆上,减速导致的制动令两人头晕目眩。随着脉冲星赐予的斥力,宇宙不再疯狂蓝移,星星又变回了它们原来的颜色。

    吉斯洋基人的魔法船毫不减速,也不升帆。看上去他们是不打算活着回去了,只求一口气撞死这两个入侵者。

    对方的舵手比穆哈迪对星界航行熟练的多,十分老练,要甩开他,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两者之间相距的距离比阿塔斯和它的月亮之间还远,但是以他们目前的速度,这种距离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跨越。

    坐以待毙不是心灵术士的格,他想了想,有把光帆收起了一些,让两人保持在高速。他扭过头,问珊瑚女巫:“你的法术,可以在我们边制造出一些空气拱我们呼吸……如果你竭尽全力的话,能不能多制造出一些来?”

    “现在这种状态,恐怕我施展不了任何高级的法术,但……”莎蒂丽偏着头,看着心灵术士说。“我想应该能吧,但那又没有用,多余的气体会逸散。我没法把它们束缚在我们边。”

    “幸好,我也用不着你束缚它们。”心灵术士说,然后,他示意莎蒂丽松开握住光帆的手,然后等待着几乎。

    落入小行星带的影子里,短暂脱离吉斯洋基人视线的时候。心灵术士将光帆推开,反作用力让他们坠向了最靠近的一颗小行星。

    光帆明亮的折着脉冲星的光芒,在这片黑暗的太空中,它是最容易观测到的物体之一。吉斯洋基人就是根据观察光帆留下的运动轨迹,追上两人的。

    他们的速度还是太快,由古神尸体形成小行星的土层虽然贫瘠而松软,但剥去这层覆盖物。里面有各种稀有的矿藏或者坚冰,撞上去足以送命。

    “多制造些气体,我们需要缓冲!”穆哈迪对莎蒂丽大喊,小行星的引力比较低,他决定放手一试。

    土层爆裂,卵石飞扬。最后,翻滚终于止息。

    穆哈迪仰卧在尘埃虫,他原本就饱受摧残的躯体上又多了几道伤口。后,那道撞击坑可够长的,他们激起的尘埃在其中静静盘旋着。

    莎蒂丽也从尘土中挣扎了起来,她蓬头垢面的样子依然显得可

    “看啊!”心灵术士对珊瑚女巫说道。

    遥远的星空里有一个亮点,那是他们丢掉的光帆。它高速飞行着,进入了一条终将落入脉冲星引力俘获范围的轨道。

    在它的后方,一艘吉斯洋基人的魔法船正在高速追赶。等它察觉到追错了目标的时候,已经被脉冲星引力加速,不得不再回黑洞走一遭了。而它的下次归来,得很多年以后。

    在面见众名智者的时候,对方曾表示,旧支配者的入侵已经不可避免,最多二十年后就会到来。但此时此刻,死里逃生的穆哈迪只顾着和莎蒂丽庆幸自己的生还。没有意识到,在经历了这次耗时甚久的航行后,留给他们的时间,还剩下多少。(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