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七十二苏拉 爆炸

    readx;    超态变化异能,是穆哈迪来到巴托九狱后,才领悟到的全新能力。到现在为止,他一直都在研究怎么把这个异能的威力发挥到极限。

    阿塔斯上的大心灵术士很多,但并不是每一个大心灵术士都衷于战斗和冒险的,很多只沉迷于研究和社会实验,而且也不是每个都会这项异能。所以在利用这项能力上,穆哈迪也没有太多先例可以借鉴。

    天琴只提到过大心灵术士们可以用这项异能变成可怕的异类,或者无生命的物品。前者可以让心灵术士获得难以置信的强悍**,匪夷所思的类法术天赋,以及无可比拟的多次行动能力。后一种用法在战斗中虽然比较少见,但有时候也可以收获意想不到的奇效。

    穆哈迪自己的想法是,这些用法都太过保守了。

    既然超态变化异能能够变出无生命物体来,那为什么不变些更有威力的东西出来呢?

    一开始他觉得,自己试图这么使用异能,肯定是弄错了什么地方。不然为什么从没听说过那些古代的大心灵术士按照自己想的方式用这项异能。

    但他再次检视了一遍这项异能的本质,发现自己的构思没有打破它的内在界限。而且回忆阿塔斯的历史,虽然没有明确的记载这项异能按照自己的方法使用过。但古代的大心灵术士们能和巫王们对抗,建立起了阿特基这个沙漠中的独立城市,也许它们确实按自己想的那样使用过这项异能,但是记载没有流传下来。

    在突袭这座魔鬼堡垒之前,穆哈迪展现异能,首先给自己制造出一个暂时的分——其实本来不用这么麻烦,但自从纯净要塞一战他的灵晶仆就丢了,所以不得不如此。

    然后,他命令分化为虚体状态,潜入冰层之下,在特定的位置藏好。然后又命令那个分对自己展现超态变化,变成一件无生命的物体。

    一个无生命的物体——外形大致呈现一个球形,从里到外,共有三层。最里面是固体氘氚等氢的同位素,外面裹着两个互相隔开一定距离的半球,是高纯度的浓缩铀和钚。最外面一层是铅壳,防止辐外泄。

    这装置本并没有借助魔法,所以穆哈迪祈祷魔鬼们的探测法术不会发现他设下的这个陷阱。事实证明,他的祈祷生效了。

    龙后提亚马特从堡垒的外墙上掉了下去,她的躯庞大,在冰川上滑出了一段距离才堪堪止步。然后,龙语吟唱突然压过了战场上传来的其他生意,她开始施展神术为自己疗伤。她所立足的位置,不是陷阱所在的位置,但已经进入它的威力范围了。

    “把波利斯到提亚马特的方向!”心灵术士对莎蒂丽传讯道,后者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照着做了。

    巫王波利斯在受伤后依然能和珊瑚女巫杀的难解难分,并逐渐扳回了颓势。他的经验比年前的女法师丰富的多,所知道的法术也比后者渊博的多。虽然银剑那一下子给了他狠狠的一击,但龙王依然坚信自己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看到莎蒂丽以一种奢侈的方式挥霍各种强大的法术,波利斯觉得这是对方在做最后的尝试,趁自己的伤势还没恢复就确立胜局。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暂避锋芒,等这一轮攻势过去,对手精疲力尽——她必然会精疲力尽——的时候,大举反攻。

    所以波利斯先是从墙头被了出去——他随即用法术让自己浮在空中——然后被到了提亚马特巨大躯的旁边。这一次巫王看的分明,用恶意传送术把那个手持银剑的武士给丢回了堡垒上空,不让他有机会再偷袭自己。

    然后,穆哈迪引爆了陷阱,用尽剩下的全部灵容为自己支起一个护罩。

    由浓缩铀和钚组成的两个半球狠狠的撞在一起,立刻超过了临界质量,链式反应开始这些核物质不受抑制的剧烈发生。原子和原子分裂瓦解,释放出足以夷平城市毁灭千军的巨大能量,也只有如此巨大的能量,才能充当这个陷阱所必须的引信。

    裂变释放出的庞大能量,将半球的中心的氢同位素压缩到原本体积的不到三分之一。物质与物质之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近,以至于基本粒子之间的强相互作用力也被克服。较轻的原子互相融合,形成较重的新原子,与此同时损失的质量转化为纯粹的能量。

    第二次爆炸释放威力,远超第一次爆炸何止千百倍。

    爆心附近上千腕尺内的一切——冰川,巴特兹魔鬼,尸体,巨大的战争机械都在强光中气化。更远一点的地方,钢铁像蜡烛一样融化,血之躯瞬间变得焦黑,然后被冲击波吹散。

    用地球上的术语来描述,爆心还出现了伽马线的大爆发。它们将空气中的分子扯碎,将原子中的电子剥离,使得冲击波变成一个不断扩张的等离子泡。这个泡泡的外壁以接近光的速度向外推进,连最强大的法术护罩,也难以抵挡。那些强大的巴特兹法师仅仅是将自己悲惨的命运拖延了片刻,它们的双眼在眼眶中液化,皮肤碳化脱落,最终悲惨的死去。

    其他没有防护的巴特兹死的比较没有痛苦一些,空中,燃烧着的魔鬼尸体雨点一样坠落。

    万古不化的冰川在高温下迅速消融,离爆心较近的地方,坚冰直接升华,而在稍远一些的地方,融化的冰水汇聚成了一条条短命的溪流与江河,并最后倾倒入一块盆地,形成了一个新的大海。巴特兹魔和他们从诸界雇来的佣兵和爪牙们的尸体被冲入这个新生的海洋,堆满了它的底部。三天之后,卡尼亚的严寒才让这个海完全冰封。而那些战死者的残肢就一层层的堆砌在这块新生的冰原底部。这座冰原是如此清澈透明,以至于尸体就像被封在了钻石中一样,即使隔着深不可测的冰层,依然清晰可见。

    万色返空龙,五色邪龙崇拜的神明,龙后提亚马特的神力量包住她的命。但冲击波巨大的力量将她的躯体掀翻,远远的吹到一座高大冰山的另一边。她失去翅膀的焦黑残躯,在爆炸的无比威力面前就像一片落叶一样脆弱。

    治疗用的神术被无的打断,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提亚马特才终于恢复到足够重新站起来的程度,那时这场战斗早就成了吟游诗人口中的传说。

    墨菲斯托菲利斯的堡垒,巴托第八层最难攻不下的要塞,对着爆炸的那一面被融化了。磐石垒成哨塔和城墙不知去向,堡垒内部粗大的钢铁管道面条般扭曲。堡垒内部各种复杂的结构被直接暴漏出来。一口深井,从堡垒中心处向下延伸到不可知的领域。

    波利斯的躯在爆炸中解体了,但他单靠自己的意志就再次将其重组。又是一次意外,又一次意外的受伤,但巫王还没有因此灰心丧气。真正让他灰心丧气的,是他的眼睛适应了爆炸的强光后,所看到的东西。

    珊瑚女巫莎蒂丽浑上下散发着光芒,悬浮在堡垒原本所在的地方。先前战斗给她留下的疲劳似乎被一扫而空,太阳法师变得更加强大了。

    穆哈迪对这个结果,也不能说完全出乎预料。从本质上讲恒星的能量就来自于融合反应,和自己制造的这个陷阱一般无二。既然莎蒂丽可以从太阳的光芒中汲取能量,那她应该也可以从这场爆炸中汲取力量。

    波利斯必须要眯起眼睛才能直视自己的对手,那光芒让他感觉浑不适,仿佛千万根钢针一样刺透皮肤,直抵骨髓。巫王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居然有可能在这场法术对抗中落败。

    埃布的波利斯仔细检点自己剩下的黑曜石法珠,已经不足够维持一场高强度的战斗了。而自己的对手却完全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她施法的时候不需要汲取任何生命力。

    自己真该多花点时间研究法术能量来源的替代问题,波利斯心想,晒晒太阳就能无限施法,这能力太实用了。

    然而留给他胡思乱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珊瑚女巫开始了乘胜追击。

    波利斯在绝境中的表现,无愧于他作为太初术士的第十三斗士,以及巫王和矮人灭杀者的赫赫威名。

    他的体一瞬间分裂,化成好几个分,试图拖延时间外加化解莎蒂丽的攻势。各种法术爆发出的灵光一瞬间压过了融合反应产生的巨大火球,让那个冉冉升起的蘑菇云显得黑暗沉,仿佛某种不详的图腾。

    波利斯的法术直击灵魂深处,让有些消耗过度的穆哈迪难以抵挡。他无力的跪在地上,双手撑地才勉强没让自己跌倒。虽然巫王的法术不是直接瞄准心灵术士的,但仅仅是被那些法术波及,就万难抵挡。

    穆哈迪抬起一只手挡在自己的脸前,强光就从指缝里透过来,他区分不出这是莎蒂丽散发的光芒还是波利斯法术的灵光。

    由于爆炸造成的巨响,心灵术士一时双耳失聪。他能靠灵能通感继续接受外部世界的声音,但那种感觉非常怪异,世界间好像充斥着一首变调的奏鸣曲,疯狂而嘶哑。

    现在这场战斗他插不上手了,穆哈迪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希望莎蒂丽快点取胜。

    从指缝间透过来的光线逐渐减弱,两名传奇法师间的战斗似乎接近了尾声。

    波利斯依然没有使用魔龙躯体,而莎蒂丽已经几乎把巫王得走投无路了。就在穆哈迪抬头观察的时候,她施展了一个锢术,准备锁定胜局。

    但巫王可不打算就这么输给远比自己年轻的天才女法师,波利斯在锢术及体之前,昂首怒吼:“你的奋战,只是为自己争取到了最多几天时间。”

    然后,波利斯就自爆了。

    在失败前的最后一刻,巫王干脆利落的选择了自杀式攻击。他将自己剩下的全部法力,以及所有没有用完的黑曜石法珠,一起引爆。

    强烈的奥术爆发产生的威力,竟然仿佛不必先前穆哈迪引发的那次要弱。

    黑色的火焰,仿佛黑色的血液一样,浓烈,致命,无坚不摧。火焰吞没的一切,无论是巴特兹魔鬼还是来自其他位面的冒险者佣兵,都坑都不吭一声就湮灭无息了。穆哈迪甚至有种感觉,如果神存在被这种黑火集中,他们的灵魂也会被一起点燃,直到燃烧殆尽。

    心灵术士感觉到自己的体被突然压缩,挤扁,扭曲。下一个瞬间,他就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传送术带来的反胃感让他几乎吐出来。

    莎蒂丽支起了一个法术护罩,将她自己和被传送来的穆哈迪和肌老爹保护起来。巫王自爆的威力疯狂的防护罩外肆虐,就像汹涌的巨浪狠狠的击打在岸边的礁石上一样,一波接一波,连绵不断。

    护罩外的世界已经看不清楚了,爆炸的火光盖过了一切。珊瑚女巫直的站立着,一只手向前伸展,五指分开,吃力的维持着那个法术护罩。汗水从她额头上渗透出来,打湿了的秀发紧紧的贴在她额角。黑火发出的光似乎没有增强她,反而在削弱她。波利斯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毒化了这些光线本,并将其当成了一种武器。

    有毒光线带来的剧痛让她咬紧了牙齿,但莎蒂丽不敢眨一下眼,因为哪怕一点姿势的错误,一丝意志的倦怠,都可能让爆炸席卷而来,将三人一同吞没。

    穆哈迪发誓自己听到一声玻璃破裂的声音,然后就看到珊瑚女巫制造出的防护罩缩小了一圈。一部分原本安全的领域被爆炸所侵蚀了。

    心灵术士集中精神,安抚了一下女法师的绪,让她变得更加镇定自信。莎蒂丽吃力的往外一推,一声喝,法术护罩的范围重新扩大。不仅仅是完全收服了之前沦陷的区域,而且还向外不断扩展。以三人为中心,一个半透明的球体越变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将爆炸的火焰全部一扫而空。

    四周的世界再一次呈现在三人面前,墨菲斯托菲利斯的堡垒破损了大半,一整道城墙不见了,包括十几个墙外的小型棱堡。墙内的要塞主体也被破坏的极其严重,一整个片区的房间和走廊倒塌了,露出里面规模巨大的不明机械装置。有些地方,火焰还在零星燃烧,地基变得海绵一样松脆。

    曾经数目数不胜数的巴特兹魔鬼们,在两次爆炸后已经大大减少了。空中再也没有遮天蔽的巴特兹士兵,原本纵横交错的亘古冰川也多半融化,形成了一条条寿命短暂的溪流与江河。有些浮冰漂在这些新生的水面上,上面挤着一些侥幸生还的巴特兹魔鬼。

    无论是空中还是地上,都看不见埃布的波利斯的影子。

    “谢谢你发的第一场爆炸,帮了大忙。”莎蒂丽诚挚的感谢心灵术士。“你什么时候布下它的?”

    “就在我们开始突袭堡垒之前,我在帐篷外观察冰原的时候。”

    珊瑚女巫好像有些诧异,“我还以为那时你在因为阿伊莎离开而伤心。”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没有伤心,我是心灵术士。”

    “这会可不是时候揭穿灵能小子假装出来的冷漠,他脸皮太薄又不好意思承认。”肌老爹提高语调发声问道,他用不拿银剑的那只手指指波利斯原先所在的位置。“我们还有更该关心的问题呢,比如说,波利斯死了没有?”

    “死了。”莎蒂丽肯定的回答道。“但一到六天内,他会在自己的命匣附近复活。”

    “那我们还干等着干嘛?”壮汉又说。“快趁他复活前,去找到你们要找的那个智者还是什么玩意的。不然我们还得再和这家伙打一遍。”

    “波利斯不是个喜欢品尝挫败的人,我读过关于他的历史书籍……”莎蒂丽纠正肌老爹的说法。“如果他会再回来的话,他肯定事先想到了打败我的办法。也许还会带来更多的帮手。”

    “你对他可能的队友有些猜测吗?”心灵术士问道。“还有谁有能力……有胆量和太阳法师对抗?”

    “阿塔斯还有其他巫王。”莎蒂丽警告道。“比如波达克的威安,也即皮克精摧残者。还有地精之死神达斯奇诺,以及阿拉柯剌人鞭笞者拉拉莉普。后者和波利斯的关系很紧张,但如果龙王拉下面子去求她的话她是会同意的——她拒绝不了这个送人的机会。如果波利斯真的想万无一失的话,他甚至可以去找一些遥远城邦的巫王。那些城邦因为离提尔太远了,几乎没有商队来往,所以我们之前很少听说过他们。但他们也是威力无比的施法者,比如塔利人克星卡德利马。”

    “至少是五对一,看来确实不是什么太好的比例。”穆哈迪皱眉。

    “是五对三,”莎蒂丽纠正道。“你和肌老爹也帮了我很大忙,没有你们我不可能做到这一步……不过我现在有点后悔自己没把奥罗尼斯也带来了。”

    “奥罗尼斯?”心灵术士奇怪道。“蜥蜴人处刑者,城邦库姆的巫王?他怎么会帮助你?”

    “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而现在不是讲故事的时候。”莎蒂丽说。“肌老爹说得对,我们最好赶在波利斯复活之前,找到众名智者。”

    “我有一个想法,刚才突然想到的。”穆哈迪说。“也许我们一开始在这座堡垒里寻找众名智者的方法就错了,我们不应该专门去调查那些被法术屏蔽侦测的区域。”

    “为什么?”莎蒂丽明显没想到心灵术士会这么说,好奇的问道。“你觉得众名智者可能被藏在别的地方?”

    “我们搞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把众名智者当成了巴特兹大公的囚犯,或者是什么需要严加看守的宝物。事实上众名智者可能根本不需要看守,记得阿伊莎告诉我们的报么?任何存在如果没有天琴发明的保护,不论凡物还是神生物,看到众名智者的瞬间都会丧失理智,陷入不可治愈的疯狂中……众名智者也许根本就不需要被严密把守,它自己就是最好的守卫。而且它可能也不是墨菲斯托菲利斯的囚犯——我觉得一个巴特兹大公应该囚不了这样一个知晓多元宇宙所有真名的存在。更可能是墨菲斯托菲利斯在众名智者的落脚点建起了自己的堡垒。”

    “现在假设你是一个巴特兹魔鬼大公,你有一个威力无比的秘密武器,但暂时你还没法利用。多元宇宙里有很多人觊觎这件武器,他们中有神存在,也有强大的法师和无所畏惧的冒险者。现在你要把它保护起来,你会怎么做?”

    “把它藏起来,重兵把守只会显得可疑,而且意义也不大。”莎蒂丽顺着穆哈迪的思路说下去。“所以你的提议是?”

    “众名智者非常古老,如果它一直没有移动过的话,这些不断增长的冰盖一定渐渐覆盖了它那时候的地面表层,将其深深掩埋。”穆哈迪说道。“我建议,我们应该搜索一下堡垒下的冰川底层。”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