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七十一苏拉 战斗

    银剑刺伤的部位,巫王的黑血洒落地面,流淌之处,磐石化为粉末。网

    波利斯巨大的躯体从原地消失,从另一个地方闪现。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依然在流血的伤口,愤怒的吼道,“,这帮蝼蚁……”

    “以你那话儿的尺寸,”肌老爹拿着那把变形了银剑评价道。“说不定真的能蝼蚁。”

    心灵术士飞快的扫了壮汉一眼,部分是由于惊讶他在这种时候还可以取笑对方,部分是因为他对那把银剑发生的变化感到好奇。

    原本是剑刃的部分被拉长,变成了长矛的杆,表面依然是那种仿佛凝固水银的材质。剑尖的部分转化成了矛头,末端滴下黑色的血液。四周的一切,都扭曲的反在长矛的表面上。

    波利斯似乎想要拉开距离,莎蒂丽阻止了他,两人再次陷入缠斗。趁着这个机会,穆哈迪询问肌老爹。“你是怎么搞的?”

    “什么怎么搞的?”

    “这把剑……你怎么把它变成长矛的?”

    “嗯……这个么,因为我特别猛?”肌老爹想了想,然后又补充道。“总之我很用力的去想,然后它就变形了。”

    “银剑能自己改变形状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见。”心灵术士评论道。“也许这把达肯的银剑与众不同吧。”

    “也没准是我与众不同。”肌老爹抗议。“你得从逻辑的角度,全面考虑各种可能。”

    “对此我特别怀疑。”

    “没啥可怀疑的!”壮汉说道。“你看,我还可以让它再变形一次。”

    话音刚落,那把长矛果然又发生了变化。流淌水银一样的表面扭曲变形,肌老爹皱着眉头,似乎在努力思索,构成长矛的金属逐渐变短。

    最后,呈现在壮汉手里的是一把新的武器。一柄样式怪异的弯刀,刀剑分叉成两个头。肌老爹满意的看了一眼,评价道。“这样用起来更顺手。”

    “希望如此吧。”穆哈迪对他说。“它很快就要再次派上用场了。”

    远处,正在和珊瑚女巫交换一个又一个强力法术的波利斯用一种压抑怒气的语气,对他的对手说道。“是你我这么做的!”

    还没等莎蒂丽出声,巫王突然吟诵起一个迥异其余的咒语,声音粗噶凄厉,让人脊梁发冷。甚至那些强悍的巴特兹魔鬼,在听到这咒语的时候,都感到一阵毫无来由的心寒。

    一声浑厚的龙吟撕破长空,一具散发着五彩光芒的巨大躯体破空而降。

    如此庄严,如此辉煌,它的气势让交战中的魔鬼们都暂时停了下来。巴尔泽布大公喝止它跃跃试的近卫军,思索着究竟是什么原因,五色龙后提亚马特会降临于此。然后是另一个更迫切的问题,提亚马特站在哪一边?

    万色返空龙疾冲而下,而莎蒂丽讽刺的对波利斯说道。“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和非人种族合作。”

    “合作?你误会了。我只是在利用它罢了。”波利斯似乎急于想澄清这一点一样,对珊瑚女巫怒吼说道。“就像一把弯刀,一根法杖一样……它就是件工具,仅此而已。事成之后,我自会终结它。”

    “我很好奇……”莎蒂丽不甘示弱的回应道。“如果五色龙后听到你叫她工具,会是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都不会有。”巫王自信的回答。

    万色返空龙的突然出现,也让守卫堡垒的巴特兹们一时惊异万分。它们有些拿不清楚这名以脾气暴躁,反复无常著称的龙神突然降临是什么打算。提亚马特的神域在巴托的第二层,与钢铁大公迪斯帕特的关系尚可,但它几乎不曾造访其他巴特兹大贵族。

    波利斯假扮的墨菲斯托菲利斯大公厉声命令提亚马特展开攻击,后者没有半点迟疑,立刻凶猛的展开攻势。火焰和闪电笼罩了堡垒这一片的城墙和哨塔,连一些离得比较近的巴特兹魔鬼都遭了秧。

    心灵术士低下头,躲在城垛后面,龙焰就从他头顶几尺的地方飞过。高温软化了磐石,让一座座哨塔像蜡烛一样融化变形。穆哈迪展现了忍耐元素伤害,才勉强让自己没有受伤。肌老爹不会异能,但他蹲下的时候顺手抓了具巴特兹的尸体挡在自己头上。魔鬼们的皮肤好像天生能抵抗火焰一样,所以他也没太大伤害。

    波利斯虽然受了伤,但他反而变得更加疯狂了。一连串法术链锁同时触发,打的莎蒂丽分不出手来。穆哈迪简单看了看战况,对壮汉说道:“我们去对付那只多头龙。”

    “没问题。”肌老爹回答。“我对付左边三个头,你对付右边那两个。”

    “它有五个脑袋,躯干却只有一个。”心灵术士提议。“不如你想个办法,一刀捅穿它的心脏,那样更方便一点。”

    “好主意,可我怎么才能够得到它的心脏。”肌老爹又问。

    “我倒是可以把你超态变化,然后让它把你吞下去。”穆哈迪说。“你觉得这主意如何?”

    “想都别想。”肌老爹断然拒绝。“不过你或许可以把我扔到它背上去。”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穆哈迪问道。“你当真要这么做?”

    “为什么不呢?”肌老爹说。“骑龙就够刺激了,骑过龙后,我能吹嘘一辈子。”

    “前提是你还能活一辈子。”心灵术士说。“再问一次,你不改主意么?”

    “当然不,不然肌老爹岂不是显得像个临阵退缩的懦夫?”壮汉最后点了点头。

    心灵术士见他主意已定,于是不再多嘴。他集中精神,展现异能减轻了肌老爹的体重,然后用异能一把将他抛了出去。后者在空中灵巧的一转,一把抓住龙后尾巴上的一根倒刺,才没有掉下去。

    提亚马特原本正用它的喷吐迎战莎蒂丽的魔法,感觉到有人类爬上了自己的尾巴,它立刻施法召唤出了四个像是巴特兹魔鬼和龙类混血的类人仆役。这些仆役手脚并用,张着翅膀保持平衡,飞快从龙后巨大的躯上接近肌老爹。

    穆哈迪自己此刻也没有闲着,他试图分散提亚马特的注意力,让莎蒂丽那边的压力减轻一些。对方有五个头,他猜测也许自己可以用灵能在这五个脑袋之间制造一些混乱出来。

    心灵术士集中精神,展现异能。他的思维触须伸展开,接触到了提亚马特的灵魂。一股冰冷,敌意,充满毁灭气息的力量像电流一样流过他全

    提亚马特的意识像沙漠一样宽广,而心灵术士自己的意识就好像大漠中一缕孤烟,一粒细砂。穆哈迪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是不是明智。

    为什么要替波利斯战斗?他将疑虑送入龙后心底。他是人类,不是龙族。

    没有回应。

    他又尝试了一次,依然得不到有效的回应。提亚马特的意识好像完全忽略了心灵术士的干扰,专心致志的对付自己的敌人。

    穆哈迪猜测也许是波利斯用了指示术或者是其他魔法混淆了提亚马特的意识,不过他对此也拿不准。不过即使真的是魔法的作用,以心灵术士的能力也极难破解。

    有什么办法可以引起提亚马特的注意?心灵术士飞快的思考,他对万色返空龙一点都不了解。事实他对所有的龙都不太了解,所知道的一切仅限于从别人那里听来的留言和故事。

    突然间,穆哈迪记起来吉斯洋基人袭击卫星基地的事来。

    从他听说的消息来看,那群吉斯洋基人似乎有好多红龙坐骑。龙类听说是很少甘愿给类人种族骑的,这里面说不定有些古怪。

    心灵术士集中精神,对自己展现了一个超态变形异能。他的脸被拉长,体也发生了扭曲,从外表上看,已经变得和吉斯洋基人完全一样了。

    穆哈迪学着过去接触过的吉斯洋基人思维的方式,伪装成他们中的一员,再次尝试和万色返空龙提亚马特的意识接触。

    他不清楚自己能不能完美的模拟一个吉斯洋基人的思维波动,也不清楚提亚马特是不是真的会对一个吉斯洋基人另眼相看。

    但他的冒险成功了,龙后居然真的传来了回应,虽然只是潜意识里充满不耐烦味道的一声喝问。

    “不要干扰我战斗,吉斯的继承者!”

    在得到对方的回应后,心灵术士信心大振,然后他立刻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怎样恰当的回答。提亚马特称呼我为吉斯的继承者,穆哈迪想到,无疑指的是吉斯洋基人传说中的英雄大武士吉斯。

    关于吉斯洋基人的历史,心灵术士在多次和他们交手后了解过一些。吉斯洋基人的祖先也是人类,但他们被横跨诸多位面的灵吸怪帝国掳走,作为奴隶圈养起来。灵吸怪们强大的心灵异能,让这些手无寸铁的奴隶们完全无法反抗,只能任由其支配。

    灵吸怪们需要奴隶,不仅是因为它们需要大量免费的劳动力,而且还因为它们需要类人种族来实现种族延续。灵吸怪和常见的主物质位面种族不同,它们本并不孕育后代,而且采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变态发育。

    在一个灵吸怪的生命周期中,第一个阶段是一种类似蝌蚪卵的东西。成年灵吸怪将自己体内这些黏糊糊的卵放到脑池里培养,卵中会孵化出超迷你章鱼一样的灵吸怪幼体。幼体在脑池中互相残杀,需要经过十年时间才会完成成熟,变成手指那么大,然后,那些奴隶们就该派上用场了。

    成年灵吸怪会将成熟了的幼体放在奴隶耳边,然后幼体会从耳道里钻进去,咬穿颅骨,吞噬大脑。然后幼体在受害者的脑内进一步发育,通过对神经和腺体的巧妙控制,体完全变态,最终成为八尺高,淡紫色皮肤,长着章鱼一样脑袋和六根触须的灵吸怪成年体。

    奴隶们在灵吸怪的高压统治下过着暗无天的悲惨生活,从生到死,连灵魂也得不到自由。他们浑浑噩噩,在强大的心灵控制下连自我意识都没有,只知道服从。但灵吸怪们没想到的是,叛乱的种子已经悄悄埋下了。

    那些奴隶在经过一代代的繁殖后,进化的力量已经让他们和先祖人类不同了。他们变得更为强壮,也更为坚韧。其中有一些,甚至因为长期遭到灵吸怪心灵异能的控制,逐渐产生了对灵能的抗,乃至觉醒了自的异能。

    一个叫做泽西蒙的奴隶,最早挣脱开灵吸怪的心灵控制,意识到了“自我”这个概念,也第一次产生了对自由的向往和对灵吸怪的反抗意识。他启发了许多奴隶挣脱了心灵控制,叛乱的野火在横跨诸多位面的灵吸怪帝国内部熊熊燃烧。

    大武士吉斯,并非最早觉醒的奴隶,但她的觉醒,给了灵吸怪们最沉重的打击。

    在获得自由意识前,大武士吉斯是灵吸怪的保镖和护卫,因为后者虽然拥有诡异可怕的心灵异能,本却不擅长搏战斗。吉斯不但武艺超群,而且是天生的战略大师,灵吸怪中无人可以与她匹敌。

    泽西蒙和吉斯一见如故,他为她制造了多元宇宙中第一把银剑。在混沌海位面的物质汤中,泽西蒙用纯粹的意志和灵能凝聚出了这第一把银剑,从那时起,银剑就对这些起义的奴隶们来说具有不可替代的宗教意义。

    两人并肩战斗,亲密无间,在他们的领导下,灵吸怪帝国终于分崩离析,变成一个个互不统属的社群,互相敌视。但泽西蒙和吉斯,这两个曾经互相托付生命,共同反抗强大灵吸怪帝国的战友间却产生了缝隙。

    吉斯主张对残存的灵吸怪斩尽杀绝,哪怕这意味着要让人民继续忍受持续不断的战争也一样。泽西蒙则认为,灵吸怪帝国虽然崩溃了,但灵吸怪的力量依然极其强大,战争将持续很多很多年,胜利却遥不可及。到底人民要为了胜利忍耐多久?人民不应该在摆脱了灵吸怪的奴役后,又承担战争的重压。

    吉斯和泽西蒙之间的意见对立,造成了起义者之间的大分裂。前者的追随者自称吉斯洋基人,定居星界,在旧灵吸怪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了吉斯洋基帝国。后者的追随者自称吉斯瑟雷人,隐居在混沌海位面。

    这就是多元宇宙历史中重要的一页,巴特兹魔鬼们为了在血战中获得更多炮灰在主物质位面抓捕奴隶制造出了提夫林半魔鬼种族。提夫林的叛乱失败后,魔鬼们挖出亿亿万万颗大脑制造出了意识海,后者最后成为了灵吸怪之神并创造了灵吸怪种族。灵吸怪帝国又被自己的奴隶推翻,吉斯洋基帝国成了多元宇宙中最强大的势力之一。

    根据穆哈迪自己了解到的报,大武士吉斯是吉斯洋基帝国的第一位女皇。但她统治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神秘的失踪了。现在,万色返空龙使用了“吉斯的继承者”这个称呼,再联想到吉斯洋基人和红龙们之间的神秘联系,也许吉斯的失踪和提亚马特有关。

    “不要干扰你?!”穆哈迪尝试刺激提亚马特,希望来更多信息,同时提莎蒂丽和肌老爹分担些压力。“难道你忘了大武士吉斯了么?!”

    提亚马特的动作似乎停顿了一个心跳那么长的时间,五颗脑袋中的两颗转了过来,看着心灵术士的方向。“我什么都没忘!是你忘记了自己的份!吉斯的继承者。我当然记得我和吉斯之间的协定,但你无权决定我该怎么做!”巨龙的吼声几乎让穆哈迪站立不稳,肌老爹虽然正抓着骨刺和四个龙魔战斗的难以分心,但也朝这边担忧的看了一眼。

    协定?什么协定?这个问题立刻进入穆哈迪脑海,吉斯难道和提亚马特做了什么交易,所以那些红龙才会和吉斯洋基人合作,袭击卫星上的基地。

    另一个问题随即浮现,我该怎样利用这个发现?

    他先用异能联系了正在和波利斯战斗的莎蒂丽,后者此时已经占到了上风,而波利斯攻少守多,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他对女法师传讯道。

    随你吩咐,莎蒂丽回应。心灵术士随即要求女法师用变形术完成一个陷阱,陷阱的规格有些不寻常,但珊瑚女巫还是在对战波利斯的间歇抽空做到了。

    心灵术士随后用异能直接向万色返空龙发出另一条消息,“忘记自己份的是你不是我!协定终结了,我就是来通知你这一点的!”

    穆哈迪希望,这么说能激怒对方,至少也让五色龙后自从痛恨吉斯洋基人,不再让自己手下的巨龙们帮助那些星界居民。

    效果好的出乎他的预料。

    心灵术士能感觉到别人的思维波动,而且不同的感有不同的特征。比如说,愤怒在他的灵能感觉里,就像一缕火焰一样。

    至少正常人的愤怒,在他的感觉里像一团火焰一样。而提亚马特——万色返空龙,五色邪龙们的神明——它的愤怒像一个微型太阳一样,剧烈的燃烧着。

    提亚马特猛的回,两只前爪按在两座哨塔上,碎石在它的重压下从塔上纷纷落下。它放弃了追击和波利斯缠斗的珊瑚女巫,怒视着心灵术士。十只瞪圆了的巨眼充满压迫力的注视着这个伪装成吉斯洋基人的渺小人类。

    波利斯始终没有恢复魔龙的原形,他发现被自己的法术控制着的龙后突然从眼前的战斗中抽,大为恼怒。提亚马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非常能激怒它的事,所以才连误导的法术都置之不理了。这蠢爬虫,巫王在心里骂道,五个头却连一点脑子都没有,这么容易就被心灵术士给引开了。

    “撕毁协定?!吉斯洋基人居然敢撕毁和我的协定?!”提亚马特的吼叫,让这座堡垒从根基一阵颤抖。“你以为就凭你能救出吉斯吗?!她是我的,永远都是!”

    五色龙神张开双翼,遮住了半个天空,然后朝心灵术士急速俯冲。它不仅打算杀死这个傲慢的吉斯洋基人,还打算亲手把他撕成碎片。肌老爹用银剑狠狠的插在它尾巴上,才没被甩下来。

    然后,提亚马特的双翼被凌空切断,一只脖子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勒到了,以一个怪异的角度向后扭曲,明显是断了。

    莎蒂丽在接到心灵术士传讯后,用变形术制造了这些附魔强化过的纳米线。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些东西在地球上的名字,但极细的线她是能用法术造出来的,而且强度远远比地球上的材料更高。

    蕴含神力量的龙血从翼根处的伤口洪水一样喷涌而出,堡垒顶部的平台上仿佛下起了一阵血雨。被雨点沾到的巴特兹像是接触到了强腐蚀的酸液一样,惨叫着倒下,在地上翻滚。利爪在磐石地面上留下深深的抓痕。

    提亚马特重重落在地上,四肢紧紧的扒住堡垒的城墙,才没让自己掉到冰原上去。它开始用龙语吟唱,想要施展神术,治好自己的伤势。

    穆哈迪知道,现在就是他出手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