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五十九苏拉 黑暗仪式

    穆哈迪挣扎着试图从滚烫的金属地面上站起来,然后他意识到自己的骨头断了。

    他看到自己的左臂骨折了,断骨刺破肌和皮肤,断口处层次不齐。他一边的肋骨也断了好几根,不过很幸运没有刺破肺叶,所以他还能正常呼吸。失血并不严重,至少不会立刻有命之忧。

    从空中摔下来的时候,他的一只脚先着地,然后被巨大的冲击力弄脱臼了。穆哈迪用完好的那只手抓住脱臼的部位,用力把它搬回了原位。

    奇怪,自己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穆哈迪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正常的人,无论是骨折还是脱臼,早都该疼的满地打滚了,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感觉不到?还有那些人为什么出手对自己攻击?

    他努力试图回想起这一切的起因,但是效果很不好,有股力量仿佛在阻止他回忆起他需要知道的内容。

    神侍凯琳和他一起从高空坠落,现在就落在离心灵术士不远的地方,发出无意识的**。穆哈迪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就一瘸一拐的朝着这个在他眼中长着翅膀的陌生生物走去。

    据说人在梦里是体验不到疼痛的,他一边走一边想,同时用完好的那只手用力掐自己,结果感觉不到任何疼痛。这说明自己在做梦吗?穆哈迪这么想,歪打正着的摸到了真相的边缘。

    在空中,巫王尼本耐和女心灵术士之间的战斗进入了**。

    影王化千万,无所不在。他随携带的黑曜石法珠储存了无数死人的灵魂,用来支付法术所必须的生命力。但扭曲世界本质的法术消耗是如此巨大,让巫王所化的魔龙嘴角渗出了深红色的滚烫血液。

    尼本耐创造的幻境,一层一层,让人几乎难以挣脱。他的直接攻击虽然不如擅长塑能系法术的巫王阿贝尔拉赤莉那么威力十足,但那毁灭的后果,同样绝非凡物可以抵挡。

    哪怕穷尽一个凡人想象力的极限,也无法勾勒出巫王幻术的森与瑰丽之万一。有些幻境中充斥着各种无形的恐怖,足以摧毁常人的意志和理智。有些幻境则是如此惊心动魄的美丽,让人愿永远沉溺于其中。

    钢铁之城迪斯,巴托九重狱第二层最宏伟最庞大,也是传说中最难攻不破的要塞城市在尼本耐的攻击下变的千疮百孔,满目苍夷。融化的金属湖面积不断扩大,一些基座被融化的金属高塔开始倾斜倒塌,炽的铁水顺着迪斯城四通八达的地下通道倒灌入地下城市,以及地下的地下。有些能够忍耐高温的巴特兹魔鬼同样在劫难逃,它们被融化的金属淹没,然后被渐渐冷却的铁水困死在了地下通道之中。铁水逐渐冷却的时候体积会收缩,所以那些不幸被困在里面的巴特兹们将会体验到浑被慢慢压碎的感觉。在这场大战的结束后的几个月里,迪斯的居民们还能听到地下传来那种非人的嚎叫。

    阿伊莎的异能给这座城市的破坏并不小于巫王尼本耐,无论是扭曲时间还是空间的异能都将战场一带的时空结构撕扯的更加支离破碎,变成了后大多数巴特兹避之唯恐不及的死敌。在这里,走着走着就可能突然撞上战斗残留下来的空间裂缝,变得首异处。有时候,过去或者未来的影子会在这里出现。所以未来有些巴特兹魔鬼学者在这里建立起了研究机构,离群索居,无人打扰的同时还能观测到最强大的魔法和异能共振产生的后果。

    共振,而不是互相抵消。这就是女心灵术士反击的异能和尼本耐的杀伤法术在空中不断碰撞的后果。就像两道机械波相遇一样,没有互相抵消,而是波峰叠加上了波峰,波谷叠加上了波谷。增幅后的毁灭力量让建筑像积木一样倒下,街道像地毯一样翻滚。数百个比太阳还耀眼的光球此消彼长,直视它们可以让普通人的眼球在眼眶里融化,像果冻一样流出来。即使是金属建筑上的反光,依然夺目刺眼。

    灵魂领域的对抗更加激烈,而女心灵术士的表现,无愧于她阿塔斯第二强大的灵能者的盛名。无论巫王尼本耐如何试图用幻术混淆她的意志,她仿佛总能及时挣脱。六魂人并不仅仅意味着她可以毫无障碍的使用所有所有分支的心灵异能,也意味着每当她的主导人格被幻术迷惑住的时候,她可以瞬间让另一个人格浮现接管意识,继续战斗。

    少女,老妪,男子,少年,野兽和婴儿……每一个人格分别擅长一个派系的心灵异能,他们思想各异,见解不同,但却能为同一个目标共同努力,因此阿伊莎-天琴六系全能。

    “打得不错,但你还能坚持多久呢?还是我该说你们?”巫王尼本耐似乎并不觉得施法的时候一定要开口念诵咒语,事实上他不用颂咒也能正常施法,而且威力和频率丝毫不见有所减弱。当他用魔龙的巨口张嘴说话时,啸叫有如低沉的雷鸣,又仿佛隆隆的战鼓,嘶哑深沉,传过巴托的上空。地面微微共振,迪斯城中的居民无分远近,都觉得耳边震的发麻。“又有多久,你觉得自己能阻止我让你的六个人格之间自相残杀?”

    魔龙的躯盘踞在一座残破不全的金属高楼顶上,利爪刺破高楼的墙壁,深深的刺入看似坚不可摧的精金与秘银之中。他不仅令人望而生畏,而且机智诈,敏捷迅速。浑的鳞片有如打磨过的环片甲,闪闪发亮,毫发无伤。

    “久到足够我扭曲提亚马特的想法,让她掉过头来攻击你为止。”阿伊莎说道,她的声音年轻而流畅。

    -----------------------------------------------------------------------

    埃布的波利斯和巫王尼本耐之间的似乎有些旧隙,两人之间并不互相支援,而是各自对付自己的对手。莎蒂丽暗自庆幸,若非如此,她恐怕还坚持不了这么久。

    波利斯的魔龙形象比尼本耐的更加骇人,他的体积更加巨大,似乎超过了有色龙类的神明提亚马特。每一枚鳞片,都大的像巨人使用的盾牌一样,足以笼罩住一个成年男子全。波利斯浑上下还伸出许多黑色的骨刺来,这让他看起来加倍的狰狞。

    有些骨刺好像折断了,还有的鳞片上有劈砍留下来的痕迹。这似乎暗示着这位阿塔斯最强大的巫王在和珊瑚女巫交手前还有其他的战斗。仔细想想,这也不算太奇怪。波利斯是极端的人类至上主义者,他在魔鬼的地盘上如果不和主人们起些冲突,那才真的不可思议。

    在战场的另一边,魔法与异能的碰撞创造出了一场强光的大爆发。这增幅了莎蒂丽的力量,她竭尽全力施展了两个自己知道的最强大的法术,暂时退了波利斯,为自己争取来了一点时间。

    莎蒂丽施法暂停时间,然后在这世界静止的一刻将自己传送到了巫王尼本耐后。她改变了战斗的策略,打算先解决两个巫王中实力较弱的一个。

    “害怕面对我了?”一个震耳聋的声音传来,埃布的波利斯竟然从另一个方向杀了过来。不知道他是用了拟像还是其他强力的法术,给自己创造出了这个分。“我可以闻得到你的恐惧,珊瑚女巫!”

    “你闻到的其实是你自己冷汗的味道。”莎蒂丽不得不重新和波利斯战成了一团,一连串灿烂的魔法火光在两者之间绽放开来。“要不就是你尿液的味道,老实说,两者闻起来差不多。”

    “成熟的人会承认自己的绪,孩子气的人才会急着反驳所有评价。”波利斯说话好像嘶吼,每个字都伴随着大量烈焰从魔龙的巨嘴中迸出。

    “我也正想对你说同样的话。”

    “随你如何否认,事实都不会因此发生偏移。”龙王穿过无数强**术组成的弹幕,好像那只是打在自己上的雨点一样。他用雷鸣般的声音回应道。“我在你出生之前数千年前就被阿塔斯所铭记了,我经历过的屠杀和战争比你在梦中想象过的都要多,而你居然妄想自己比我更加明智?你欠我的!整个人类种族欠我的!无论我的统治看起来多么残暴,多么血腥!我的目标始终是为了人类种族的集体利益!”

    “几千年前,当异族横行,它们的神明布满天空的时候……你想象不到当时的人类过着的是怎样一种忍辱负重,苟且偷生的生活的……你以为巫王们的统治很残酷无吗?!你该学学历史,看看当时的人类是怎么挣扎求生的……你不该与我为敌!莎蒂丽!无论你对我的看法是怎样的,你该记住我都为人类做了什么!”龙王庞大的躯降落在一座图书馆上,他惊人的体重将其压弯垮塌。固定金属墙壁和回廊的粗大柳钉在变形的巨大压力下一颗颗迸飞了出来,好像出膛的子弹。

    “如果像你说的,我该为了你在净化之战中种族灭绝的行为感谢你,容忍你的罪行。”莎蒂丽回击道,同时用语言和魔法。“那么为什么你们巫王当初要联手背叛太初术士?按照你的逻辑,难道拉贾特作为战争传播者不是为人类立下的大功?按照你的逻辑,无论拉贾特对你们如何恶劣,难道你们不是都不该与他为敌吗?因为‘你们欠他的’!”

    “哼,拉贾特。”魔龙从齿间挤出这个名字,带着恨意和厌恶。“你真的不知道关于他的真相,是不是?我猜我们把真相保护的太好了。就让我告诉你吧,拉贾特,他只是在利用我们,利用人类而已!告诉你一个最大的秘密吧,一个被精心保护了数千年的秘密。我们联手反抗拉贾特,只因为一个原因——拉贾特不是人类!”

    一道由尼本耐施展的法术制造了一个湮灭奇点,附近的建筑,地面,甚至空气都被吸入其中,制作一个不断扩张的虚无之域。

    女心灵术士阿伊莎的异能让时间流发生了紊乱,有些被困在异能作用范围里的巴特兹魔鬼突然开始急速衰老,另一些则被还原到了它们进阶前的状态,最终退化为小而虚弱的劣魔。影王凭空创造出了一个半位面——一个多元宇宙中的种子宇宙——躲过了这一击,然后从另一个地方杀了出来。

    大魔鬼歌革和波利斯手下的神躯魔像徒劳的追逐影子般四处闪现的敌人,龙后提亚马特好像陷入了某种幻觉或者精神分裂中,五颗龙头互相撕咬,自己攻击自己。她的躯在地面上痛苦的翻滚,制造出了一场剧烈的地震。炽的铁水被这翻滚泼出,形成了毁灭的液态金属巨浪,沿着林立高塔之间的峡谷席卷整座迪斯城。

    所有这些,所有这些不可思议惊心动魄的毁灭之景,在珊瑚女巫心中造成的涟漪远远不及波利斯一句话造成的惊涛骇浪。“拉贾特不是人类?……你在说谎!这根本不可能!”

    “要不你自己去验证一下?”魔龙抬起下颌,指向穆哈迪的方向。

    -----------------------------------------------------------------------

    尼本耐躲进半位面的时候,心灵术士突然清醒了过来。

    他记起了自己是谁,为什么在这里,他也认出了正在交战中的双方都是些什么人。

    “唤醒你比我想象的顺利,看来之前你自己也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处在幻觉中了。也幸好尼本耐这时不在这里,没法维持他的幻术。”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心灵术士认出这是珊瑚女巫莎蒂丽的声音。对她,他由衷的感激。“现在你应该可以正常展现异能了,先前只是巫王用强力的幻术误导了你的思维过程,所以没法正常显能。”

    “我想,一个谢谢恐怕是远远不够表达我的心了。”穆哈迪好不容易恢复正常,连忙用异能传讯道。他对法师的援手充满感激。“我先救你那个神侍朋友,然后咱们一起对付巫王……另外我得承认,冒险真的是太刺激了。”

    “等一下,穆哈迪,我有……”莎蒂丽传讯道,心灵术士可以感觉的到她话里的焦虑和一点担忧。

    但是接下来她想说什么,穆哈迪却没能听到。巫王尼本耐再一次从半位面杀了出来,他的法术打断了莎蒂丽的传讯术,将两人分割了开来。

    心灵术士没有停顿,他快步跑到坠落的异界神侍边,想办法唤醒了对方。“你去引开那个巴特兹魔鬼和神躯魔像,我会和莎蒂丽阿伊莎一起对付巫王的龙后。”

    凯琳神色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的起飞,加入了战斗。心灵术士则抬起头,打量充斥着魔法和残影的天空。

    巫王尼本耐和珊瑚女巫在金属建筑群上空交手,双方几乎势均力敌。但穆哈迪对魔法所知不多,所以也不能十分肯定。另外一边,阿伊莎和埃布的波利斯正在交手。大大出乎心灵术士预料的是,前者至少在场面上看上去只是稍落下风。

    这怎么可能?穆哈迪大惑不解,阿伊莎什么时候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了?

    波利斯化而成的魔龙用一种感到厌烦的语气吼叫道,声音凄厉,响彻四野。“啊,又一个搅局者。如今连好好打一场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了吗?”

    女心灵术士的回应是化作一道几乎看不见的幻影,消失又出现。强大的心灵异能力量从她体内源源不断的涌现,让她的双眼放出蓝光,几乎看不见眼白了。龙王的魔法要么被抵挡,要么被躲开。

    穆哈迪从女心灵术士上感觉到了某种熟悉的东西,然后,他记起了很久以前,自己在沙漠里第一次接触到心灵异能时的景。

    “我是群体,我是复数。在沙漠里,人们称我这样拥有多个人格的存在为‘一人部落’,因为我们虽然孤一人,却从不孤独。”当时,自己的师父天琴这样说道,带着某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语气。“我是天琴最初的灵魂,我是源头,我是起点。之后,其他人格相继分裂出去,一共六个。”

    “天琴?”穆哈迪难以置信的呢喃出了这个名字,瞪大了眼睛。

    似乎是感应到了心灵术士的疑惑,阿伊莎一面勉力抵挡着埃布的波利斯,一面用异能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分,闪现到穆哈迪面前。

    她从火焰与闪电之间走来,袍角扫过饱受折磨,发出**的金属地表,她后是坍塌中的巴特兹建筑群,密集的大声鼓点一样响个不停。火焰燎焦了她的发根,浓烟在她的脸庞上留下了痕迹,一丝倦意悄悄爬上了她的眉心。在她背后,巫王们与太阳法师,异界神侍和大魔鬼激斗不休,万色返空龙提亚马特发狂一般的在地上翻滚,这一切加在一起,好像一个传奇般的舞台。

    她上仿佛有某种东西,和过去不同了。过去的阿伊莎是一个安静,甚至有些羞涩的清秀女孩。现在,她似乎变得更加坚定,更加成熟了。

    “天琴?”穆哈迪充满怀疑的问这个向自己走来的女郎,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此时应该用什么心装备自己。

    “是,”女心灵术士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她接下来又说。“但又不是。”

    心灵术士再次后退了半步,重心落在了自己的后脚跟上,下意识的摆出了一副似乎是在提防的姿态。“到底这是什么意思?我该叫你阿伊莎?还是我的师父?”

    “我知道你心里现在有很多问题,但请先听我说。听完以后,你的许多问题都会得到解答。”看到穆哈迪戒备的姿态,女心灵术士似乎有点受伤。当她开口时,她的眼神穆哈迪永远不会遗忘。那是种满腔苦衷却又绝对不能宣泄的眼神,如此忧伤,如此令人心痛。她的心跳好像加快了,手心渗出了汗水。“继续叫我阿伊莎吧,我喜欢这个名字。”

    “有一个事实,你可能以前并不知道——天琴从不一次教导两名学徒,因为心灵异能之道独特诡异,而且每个人之间的心灵都有差异。”穆哈迪听到阿伊莎的声音这么说。“我从来不是天琴的学徒,但我也不是天琴——不完全是。天琴用自己的心智魔种为基础塑造了我的思想,然后她根据从你心底挖掘出来的想象制造出了这具体。你可能会觉得我的样子似曾相识,因为这本来就是根据你潜意识里对女形象的偏好设计出来。你会下意识的觉得我值得信任,充满魅力。”

    “但为什么?”穆哈迪质问道,语气比他预期的要更为尖刻,他希望自己的脸上这时至少保持着镇定。四周的战斗似乎都引不起他的注意了,地面虽然在剧烈颤抖,但是远比不上他内心的震撼,一股奇怪的寂静笼罩在这个小小的角落。

    阿伊莎摇摇头,她的声音微微发抖。“为了观察,为了确保你走在既定的道路上……你投入天琴门下学习心灵异能,你参与到提尔革命之中,前往纯净要塞的冒险,以及现在的任务……一切的一切,都是一项宏大计划的一部分。都在天琴事先设计好的道路上。时不时的,她在暗中施加了影响,以便让一切不至于脱离自己的计划……这就是我的两项使命之中的一项。”

    “我不明白……”穆哈迪感到自己变得词穷了,平时的口若悬河似乎都从自己脑子里消失了,周围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无比遥远。“为什么是我?天琴的计划是什么?”

    “因为你与众不同。”阿伊莎小声说,一时间好像又恢复了过去那个有些害羞的女孩形象。“你虽然试图隐瞒,但天琴的异能让她可以看透谎言背后的真相,她对灵魂的研究比你想象的要深刻的多,你以为她每天在研究什么?当她的视线第一次落在你上的时候时,她就注意到了你另类的本质。不是这具被你占据的躯体,而是你灵魂,它来自这个多元宇宙之外的地方……你能想象这意味着什么吗?”

    穆哈迪无言以对,天琴的研究,自己的经历。难道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计划?而自己就像一具提线木偶一样,一直走在别人给自己设定好的道路上?

    他努力思索,试图抓住对方的漏洞。“我见到天琴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你。她怎么可能在事先就……就制造了你,然后等着我上门?”他听到自己用干巴巴的语调说道。

    “天琴的宏大计划早在你来到,或者说穿越到这个多元宇宙前的无数年就开始了——她不是人类,她比人类古老的多。天琴虽然不确定是你,但她意识到多元宇宙之外还有其他的存在。她也猜测到总有一天,会有来自多元宇宙之外的存在出现在我们的世界。”

    “而你被太初术士的灵魂碎片侵染,并没有影响到天琴的计划。事实上她认为一切变得更有意思了。所以她通过我,检视你的一举一动。”

    “我猜你不能告诉我这个计划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心灵术士听到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干巴巴了。

    阿伊莎仿佛有些痛苦的摇摇头,虽然不仔细观察的话绝对注意不到。“它的巨细靡遗远远超过你最疯狂的想象,如果我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向你解释的,我的心呐喊着想要我这么做……但我不能,对不起,但我真的不能。”

    穆哈迪扭过头,强迫自己把双眼的焦点从阿伊莎上移开。远处的战斗依然在进行,女心灵术士的分,珊瑚女巫,以及巫王们和提亚马特的恐怖威力让位面本震颤不已。

    “那么这些呢?!”心灵术士对着战斗一指,此时正好尼本耐压制住了珊瑚女巫,而波利斯更是已经大占上风,如果不出预料,两名巫王要不了多久就该大获全胜了。“难道这也是天琴计划好了的么?波利斯,尼本耐,再加上一个有色龙类的神和一个大魔鬼。如果我们没法打到他们,我们今天全部会死在这里!这莫非就是天琴的伟大计划?”“不。”阿伊莎说道。“计划里你必须到达众名智者面前。”

    “如果我在这里被巫王们抓住了。”穆哈迪感到一股火焰从心底升起,有些像遭到背叛的那种感受。但作为心灵术士他太久没有绪波动了,所以也拿不准这是不是就是一般人遭到背叛时的感受。还是参杂了许多,许多其他的东西。“那我又怎么能来到众名智者面前?”

    “因为我有方法。”阿伊莎小心翼翼的说道。“并不容易,但确实可行。巴托九狱第一层的拜尔大公和第七层的巴尔泽布大公即将攻打这座钢铁之城——或者铁水之城。但他们的魔鬼大军撕裂空间入侵这里的时候,我有办法让我们穿过空间裂缝直接入侵到迪斯帕特大公的青铜要塞里。在那里,我们会找到一道传送门,直接通向巴托的第八层,也是众名智者藏之地的入口。而要塞本则会由于外敌入侵,变得疏于防卫。”

    “听着,穆哈迪。我们只要行动足够快的话。就能够将巫王们和其他敌人甩在后面。他们会被困在这里,而你则能见到众名智者!只要掌握了真名,他们就只能匍匐在你面前,心惊胆战的服从你的每一个命令!”

    “如果我要想要从众名智者那儿获取天琴的真名呢?”

    “你可以试试,但你注定一无所获。”

    穆哈迪试图思索这话背后的含义,天琴没有真名?她到底是什么存在?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被卷入了什么复杂庞大的谋之中,但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它的全貌。

    “我不喜欢这样,”心灵术士握紧了拳头,他感到火焰已经涌入了自己的脑子。“无论天琴的计划是什么,我都不喜欢被她一直蒙在鼓里!等到我再见到她的时候……我会让她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的!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不过现在,”穆哈迪接着努力着自己说道。“现在就让我暂时压抑自己的绪。我们先甩开巫王们,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你说的方法是什么?具体该怎么做?”

    阿伊莎的脸上突然露出极其为难的神奇,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我不告诉你。”

    “什么?”心灵术士感到难以置信。

    “我不告诉你。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阿伊莎好像终于鼓足了勇气,一口气说出来。

    “你不告诉我?难道仍由我们被巫王抓住,然后让天琴的伟大计划失败?”穆哈迪用讽刺的语气念出伟大一词。

    “对!哪怕计划失败也一样。因为这关系到这个计划中更关键的一环,最重要的一环,足以撼动我们这个多元宇宙,甚至更遥远地方的一环!”女心灵术士说道。“记得我先前说过的么?我的使命有两项,监视你只是其中之一。”

    穆哈迪点点头,他找不到想说的话。

    “你也记得尼本耐说过,想见到众名智者可并不容易。通向它的道路在巴托的第八层,被魔鬼严密把手。但更大的困难是,众名智者据说拥有莫可名状的恐怖形体和语言无法形容的疯狂思维本质,远远超过我们的理解范围,远远超过任何灵能者。任何存在胆敢直视众名智者,甚至和众名智者交流都会陷入不可抑制无法治愈的癫狂之中,理智彻底被穿越万古的疯狂恐惧摧残粉碎。有些人会说,众名智者是在恶魔和魔鬼出现之前的旧,支配原始多元宇宙的种族中的一员。”

    “即使有人在和众名智者交流之后活着回来了,他也不是原来的他了。正因为如此,巫王们才在这里耽误了这么久——他们在寻找合适的咒语抵挡众名智者可能的影响。也因为如此,魔鬼们才没有利用真名的力量征服整个多元宇宙。”

    “所以你也有办法抵挡众名智者的影响?还是说天琴的计划,就是让我在众名智者面前彻底发疯?”穆哈迪说道,稍稍挪了挪位置,虽然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黑暗仪式。”阿伊莎说,她看上去好像所有的血液都涌到脸上来了。高温似乎就要让她的耳朵冒出蒸汽,把她的头骨融化掉,而且让血化为液体,从脖子上流下来。“你必须答应我这个要求,然后我才能帮助你甩开巫王……在你进入众名智者的领域之前和我交合,这就是我的第二项使命!”

    “什么?!”再多的自控和长久的训练,也没能帮穆哈迪压制下这本能的反应。“你说什么?!”

    “仪式完成后,我会立刻离开。如果你拒绝,我现在就离开,而且也不会帮助你对付巫王,以及从这里逃离。”阿伊莎的语速突然变快,好像要一口气把令自己尴尬的话都说完一样。“无论如何,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穆哈迪。相信我,我也不想这样!”她说道结尾时,又变的万分惆怅。

    “但为什么?!”

    “通过黑暗仪式,我会怀上一个胎儿,他将和你血脉相连。”阿伊莎艰难的说道。“通过某种你所想象不到的强大亵渎者魔法和心灵异能,当你面对众名智者时,你和同行的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这个胎儿会通过联系承受众名智者的全部影响。”

    “你可以放心……他不会死,也不会受到伤害。但那莫可名状的众名智者,它不可捉摸的精髓将有一丝被捕捉到,通过仪式建立起来的联系附着在这个胎儿上。这个胎儿将会同时拥有穿越者和旧支配者的双重本质。”

    穆哈迪一时说不出话来。“这是为什么?”

    “为了计划。”阿伊莎低下头说,痛苦让她的面容发皱,眼角湿润。

    “为什么你一定要遵守天琴的计划?”心灵术士感到内心的火焰似乎更旺了,仿佛在熊熊燃烧。向上涌,接管了一切。“别管她!别管天琴!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想听从你说的,真的!我想和你在一起!作为朋友……或者无论什么都行!”女心灵术士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向大口喘气发展。“但我不能!我也没法向你解释!这个计划……它事关重大,远远超过你我!远远超过我们所经历过的一切,可能也超过我们未来可能会经历的一切!……我必须完成黑暗仪式,之后我也必须离开!我别无选择。”

    必须离开!听到对方斩钉截铁的表示,穆哈迪觉得自己的感觉比一开始觉得遭到背叛时还要糟糕。“这背后的一切究竟是什么原因?”他尝到一股苦涩。

    “我希望你永远也不用知道。”她伤感的说道,有些哽咽。

    “我早晚会知道的!”

    “但不会是今天,也不会是从我口中。”

    “我不准你走。”穆哈迪最后一次试图挽留对方。

    他记得阿伊莎最初怎么帮助他混入提尔城。

    他记得阿伊莎怎么在种种险境里救了自己,在各种况下选择相信和支持自己。

    他记得当自己的异能无法正常显现的时候,阿伊莎是怎么冒险保护自己的。

    两人看着对方。

    周围巨大怪异的巴特兹金属建筑像观众一样看着他们。

    他们继续看着对方。

    “谢谢,你不知道这句话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注定发生的事不能被改变。”阿伊莎最后开口道,伸手指指正在进行中的战斗。两位巫王——尼本耐和波利斯——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上风,他们的对手几乎只剩下招架之力了。“答应我的请求吧,不然我只能立刻离开。你的朋友将会被巫王杀死,而你会被活捉。”

    心灵术士的注意力放回到了战斗中,顺着阿伊莎指的方向看过去。只看了一眼,他就知道阿伊莎所言不虚。再犹豫片刻,珊瑚女巫和神侍都要被巫王给消灭了。

    她说的没错,别无选择。

    穆哈迪回过头来,咬牙切齿的给出了自己的回复。“我……我答应你……但这仅仅是因为,只有现在从巫王们手下活着离开。将来我才可以把这一切都弄清楚。我会找到你的。记住我的话,因为穆哈迪说到做到。真神在上,以为见证。”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