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五十五苏拉 一触即发

    钢铁之城迪斯犹如巨大的迷宫,错综复杂,盘旋交错,到处是扭曲的青铜小巷和没有贯通的赤钢大道。和主物质位面的城市规划者相比,巴特兹魔鬼们似乎对交通有不同看法,这也许和它们大都长翅膀不无关系。

    这座钢铁城市本,就比许多主物质位面的星球更为庞大。它向四面八方延伸,不断生长,新的建筑不断搭建在旧的构造之上。下水道之下还有层层下水道,然后是地下城市,然后是地下城市的下水道,如此反复。高大的建筑投下的影遮住低矮的楼阁,而它本又会在特定时间沉没于更高大的要塞的影子中。想要弄清迪斯城的结构,足以让任何人发狂。

    这里的光线是种病怏怏的暗红色,像铁锈一样。它不是从太阳发出来,而是从上方弥漫下来的,看不到特定的光源。这让为太阳法师的莎蒂丽实力大为削弱。

    细小的碎屑,锈渣和尘埃在暗红色的光线下飞舞,好像无数微小的飞虫。迪斯城钢铁丛林的底部,建筑表面是一层又一层的补丁,看不出它们本来的材质。巴特兹魔鬼们放肆的大笑和不幸被困在这里的灵魂发出的呐喊几乎总在耳边缭绕。风从城市中拂过,绕着高大的钢铁建筑打转,吹过建筑顶端特意雕刻出来的风洞,发出令人抑郁狂躁的黑暗音乐。

    还不仅如此,巴托九狱位面本带有守序邪恶特,天然压制所有持有其他观念的存在。珊瑚女巫几乎可以感觉得到仿佛整个位面的重量压在她上,眼皮不断打架,如果不用意志力坚持的话,她觉得自己随时可能倒下就地长眠不起。

    但她必须坚持,因为巫王尼本耐就在附近。

    大多数巴特兹魔鬼们都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类女法师表露出不加掩饰的敌意,蔑视和鄙夷混合的复杂目光像一柄柄刀剑一样投向莎蒂丽。它们之所以没有立刻开始攻击,只是因为它们感觉的到这个法师体内澎湃的魔法力量。虽然一拥而上的话魔鬼们终将以数量取胜,但谁也不想出头送死。

    当莎蒂丽经过时,魔鬼们纷纷驻足,冷眼旁观。咚,咚,咚,咚,珊瑚女巫在铁与锌混合铸造的街道上狂奔,她的足音连绵不绝,回在迪斯城的铜镍建筑之间。预言的法术为她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她知道巫王尼本耐的位置,也能够察觉到自己新结识的同伴凯琳也在那个方向——和心灵术士穆哈迪一起。

    至少凯琳和穆哈迪还活着,珊瑚女巫想到,可是其他人呢?肌老爹和达肯怎么样了,巫王把他们都杀了么?

    莎蒂丽不敢使用传送法术将自己直接送到目的地,部分原因是她怀疑魔鬼们在自己的城市里布下了迷锁,防止这种企图,部分原因是她想节约法力,准备和尼本耐的战斗。

    她跑起来裙裾飞扬,全无淑女模样,美貌却丝毫不损。莎蒂丽双颊通红气喘吁吁,自己的头发在这么奔跑以后一定乱的吓人,她想,同时努力克制住自己把前额那几缕乱发捋顺的冲动。

    跑着跑着,有那么一瞬,她回忆起自己在提尔城的经历,那些危险但却激动人心的子来。那时候革命还没发生,她伪装成一个女仆将角斗士里卡斯以及贵族心灵术士艾吉斯集合起来,那时候生活看起来是如此简单,仿佛只要打倒巫王卡拉克一切就都会变好一样。而现在,敌人和朋友的界限都已变得模糊,谁也不知道未来将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前面的拐角处涌出几个长着蝙蝠翅膀,材高大的深狱炼魔,有那么一刻这几个家伙似乎准备动手了,但最后那个为首高大魔鬼只是耸耸肩,加入了冷眼旁观的行列。

    更多的巴特兹出现在接下来的街道,比分布在城市其他部分的要多得多,似乎它们专程赶到这里来参加什么集会一样。不过很明显,这场集会已经接近尾声了,因为这些巴特兹魔鬼们不是赶着前来,而是正在离去。

    “哈,又一个冒险者!”有一个巴霸魔似乎是昏了头,没有像它的同伴们一样冷眼旁观,而是径直冲着莎蒂丽走了上来。“难道今天正赶上廉价冒险团大优惠?怎么这么多主物质位面巴佬抢着来巴托送死?!”

    这个巴特兹材高大,大约有两个人类那么高,也差不多有两个人类头脚相连那么宽。和大多数魔鬼一样它不穿盔甲,只有头顶的双角上有金属饰物。它的腰间缠着的武装带把它那张恶心肿胀的大肚皮都勒出了印子,口则穿了两个环。虽然是雄,但它的比大多数女人要大得多。

    莎蒂丽皱起姣好的眉毛,这个魔鬼挡住了路,现在该怎么办?

    “听着,人类!”巴霸魔大喊,“都是因为你这个种族的关系,我今天少看了一场好戏!”

    “让路,巴特兹,否则你会尝到代价。”珊瑚女巫不卑不亢的说道。

    “哎呦,烈,不错我喜欢。”这个肥胖高大的魔鬼怪声道,双眼盯着女法师口。“我看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叫代价吧,因为我正好想尝尝你。”

    莎蒂丽开始施法。

    没有言语能用来形容这一刻的华丽和煊赫,魔法的力量流经珊瑚女巫的躯,从她指尖放出。这一刻,她的双眼中放出耀眼的光芒,发烧飞扬,皮肤白的近乎透明,仿佛一尊力与美的女神像。

    那个挡道的巴霸魔是怎么死的,在场的巴特兹没有一个说的清楚。有些魔鬼声称它在死前挣扎了很久,用尽所有知晓的语言诅咒多元宇宙里的一切……告饶,痛骂,赌咒,直到最后变得语无伦次,发出非人的嚎叫,那个人类女法师才决定中断它的痛苦,让它从体内爆炸而死。也有些魔鬼说,它在女法师施法的一瞬间就遭到湮灭,甚至还没来得及从满脑子肮脏念头转变为恐慌。这两种说法可能都是错的,因为当时离的最近的几个巴特兹没有一个能活过接下来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并对其他人讲述自己的经历。

    无需准备,无需记忆,无需材料,无需手势也无需咒语,只要求光线足够,这就是太阳法师的专有技能。在纯净要塞中,那个古老的半人透镜与珊瑚女巫融为一体,那种古老的,能够抽取恒星能源消灭整个一个星球赤潮的力量也和莎蒂丽合二为一。

    从掌心飞出的闪电将两位数巴特兹魔鬼直接化为灰烬,而被音波,强酸和火焰击倒的敌人数目更是这个数字的几倍。钢铁的街道表面融化了,变成一滩炽发红的铁水。强大的电流沿着金属的建筑向迪斯城的四面八方扩散,明亮的电火花可以在任何两幢挨得很近的高楼之间看见,每一个没有飞在空中,迈步中的魔鬼都可以感觉到从自己的脚底传来了重重一击。

    由于瞬间被过于强大的电流冲击,有些地方的金属建筑发生了磁化现象,它们扭曲变形,发出**。一座足足有上千尺高的金属巨塔终于不堪重负,开始倒塌,当它轰然坠地时,压垮了足足三个街区的低矮屋舍。

    这攻击是如此猛烈,以至于巴特兹魔鬼们的防御系统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拜尔大公和巴尔泽布大公进攻了!”在遥远的钢铁要塞中,负责守卫的魔鬼值更官大喊,冲向自己的长官,同时高喊着巴托第一层和第七层领主的名字,因为在它的想象中,只有两名巴特兹大公联手才有实力施展这种等级的法术。

    大部分围观的巴特兹魔鬼此时已经不见踪影了,莎蒂丽发现自己面前几乎空无一人,一个看起来好像是某种下沉剧场的建筑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个沉默,高大自称叫“嗯”的巴特兹魔鬼从下沉剧场里走出,毫不畏惧的直视着珊瑚女巫。他上的魔法波动轻微的几乎无法察觉,但莎蒂丽已经猜出来了,这个魔鬼法师就是尼本耐——太初术士最擅长幻术系魔法的弟子假扮的。

    尼本耐假扮的魔鬼边跟着一个女人,一个心灵术士。她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似乎被吓呆了,先是愣了愣,然后立刻转跑回到建筑里面去了。

    巫王没有阻止那个女心灵术士,而是看着莎蒂丽,他开口说话时,声音显得高贵优雅,井井有条,数千年岁月积累下的沧桑让声音中显得充满了智慧。“令人印象深刻,居然挣脱了我的幻术魔法。我还以为那能让你沉睡足够的时间,以便我能找到你的命匣呢……”他一边说,一边慢慢的鼓起掌来。尼本耐从不吝啬于给自己的对手赞美。

    莎蒂丽没有命匣,她也从没想要给自己造一个。制造命匣的法术太过邪恶,不适合珊瑚女巫的格。但此时也没必要指出巫王话中的错误,只要尼本耐以为对手有命匣,他就宁可把莎蒂丽活捉而不是杀死。

    “……虽然你没有任何义务回答我的问题,但我还是想冒昧的问一问,我那三个徒弟,负责维护幻术的人……他们怎样了?”巫王站直躯,清了清喉咙,问道。他话语中的关心让珊瑚女巫感同受。

    “他们死的很勇敢。”莎蒂丽轻声说。

    巫王尼本耐放弃了自己作为魔鬼的伪装,露出人类真来。他是个消瘦的男人,看上去十分疲惫,下巴上黑色的胡须没法遮住他脸上的老人斑。帝王般华丽的服装裹在他上,不断变幻颜色。巫王闻言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次睁开。“可拍的消息……我很喜欢我的徒弟们,胜过我自己的子嗣……而我冒昧揣测,杀他们的就是你喽?”

    “也许是我动的手,但你把他们带到你自己的冒险里,才是害死他们的真正原因!”珊瑚女巫回击,同时调整步伐,做好立刻战斗的准备。一阵风吹过,撩起了她的裙角。

    “他们自愿参加我的冒险,自愿处这危险之中,不顾我本人的反对。”太初术士的弟子之一,幻术魔法的大师,巫王尼本耐摇摇头,声音中流露出一丝悲痛和惋惜。“原本只有我和埃布的波利斯就已经足够了,但他们主动要求对付你,还有那个心灵术士——我不管他到底是谁,是不是真的被老师的心智魔种附体了——他强占了我的一个弟子的体!难道我能阻止他们为自己的师弟复仇吗?”

    “还有你,为什么你要阻止我们的冒险?”尼本耐看着莎蒂丽说道,声音转为冷冰冰的仇恨。“你是一个很有天赋的法师,几千年来最出色的,也很聪明。难道你看不出来,如果真的是拉贾特的心智魔种附着在了那个心灵术士上,那会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灾难?!为什么你要阻止我们寻找众名智者,阻止我们找到他的真名来重新封印他?!”

    “你们的封印魔法,每年要消耗多少人的生命力来维持?”珊瑚女巫不为所动,而是反问道。“多少人要为你们的统治付出生命?得到真名的力量后,你们真的就只是会重新封印太初术士么?你们难道不会用真名来对付你们的反对者,比如说我吗?”

    “你对我辈巫王们的偏见很深,”尼本耐说道,声音依然有条不紊,显得尊贵从容。“当年的我们年轻,幼稚,犯下了许多错误。但这一次不同了,这一次我们不会让阿塔斯承受那些不应有的磨难。你也不是我们的敌人,莎蒂丽,你可以成为一个新的巫王,我不反对。我们联手,也许能彻底消灭掉我过去的老师,这样也不用血税了……这一切都可以实现,珊瑚女巫,你只需要相信我们一次,让我们证明自己。”

    “阿塔斯已经给了你们几千年的时间去证明自己,但当我的革命爆发时,什么都没有改变,你们不配再得到更多的机会。”莎蒂丽看着巫王,缓慢但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听说在纯净要塞的时候,你曾和波利斯,安卓佩尼斯(即精灵杀戮者)和台克图可提特莱(即人面狮歼灭者)一同并肩奋战,为什么不把这种联手变成长期的呢?你也该知道,谁对这个世界的威胁更大!”尼本耐还没有放弃说服珊瑚女巫的努力。

    “如果你的记再好一些,你应该记得那次的联手已经结束了,太初术士的命匣和体之间的联系被破坏了。”莎蒂丽说道。“他没有复活,所以我也没有任何理由和你们再次联手。那个人类,那个心灵术士,他不是拉贾特!”

    “即使他体内只有一丝老师的残魂,那他也是极端危险的,必须予以消灭。”巫王冷静的指出。

    “我不会仅仅因为某种可能就杀死一个朋友,不像你们巫王!”珊瑚女巫的回答很迅速。

    “所以你不介意拿自己的生命冒险,很高尚。但你有资格拿整个阿塔斯和她的千万人民冒险吗?!如果太初术士的残魂真的借躯复活了,你还有脸对那些因他而死的受害者们说对不起嘛?”

    “‘莎蒂丽!’那些死者,那些相信你的人死前会这么喊道。‘为什么你当初没能把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尼本耐凶猛的质问道。“到时候,你该怎么回答?!”

    “我大概什么也不会回答,因为我那事多半已经死了。”莎蒂丽说道。“我会用我的生命阻止危险发生后祸害到我关心的人,但我不会根据自己的推测贸然行事,先有罪,再有罚!而不是反过来!”

    “拉贾特既是原罪,你不知道当年的他暗中在策划什么,你也不知道当年为什么所有斗士会团结起来一起选择了背叛自己的老师。”巫王说道,提高了音量。“我怀疑你心里真的有想过可能的后果么?到沙暴来临的时候再建造庇护所已经晚了,当水源枯竭的时候才去寻找新的绿洲也是,有些危机必须在它爆发之前被处理,而不是之后!”

    “而且必须经由合适的手,不是让一个更大的危机来取代它。”莎蒂丽说。“你,或者波利斯永远也别想获得真名的力量。我会自己寻找到拉贾特的真名,然后祈祷自己永远不会需要使用它。”

    “如此的自以为是,坚信自己所做的才是正确的事,和几千年前的我们一样。”尼本耐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出乎意料,他终于放弃了说服的努力。“很遗憾,你会这么想,但我猜有些观念冲突是没法通过三言两语来调节的。”

    “我不怕你,尼本耐,我对付过巫王——不止一个。”莎蒂丽没有让恐惧攥住自己的心脏。

    “你还没对付过尼本耐——一个都没有过。”巫王尼本耐说道,他的体漂浮了起来,充盈的魔法力量不加掩饰的流泻而出,浩瀚如沙海。“别把我和其他的那些巫王混为一谈,不然这场战斗会短的让人发笑。”

    有些胆子大的巴特兹魔鬼此时飞了回来,落在远处的高楼顶上观看着局势的发展,只见巫王继续说道。“直到刚才为止,我都有自己的幻术扭曲着那个心灵术士的感官,让他没法正常的感觉自己的异能效果,以为自己失去了显能的能力。不过你也别以为他可能回来援助你,你就有了数量上的优势。为了这一次的冒险,我还联络了特别的盟友。”

    “来吧,提亚马特,万色返空龙!”随着尼本耐的一声大喊,一道巨大的影掠过钢铁之城的上空。

    有色龙类的祖先和神明,长久居住在巴托九狱的邪恶龙神提亚马特的躯出现在迪斯上空,从鼻尖到尾巴的长度几乎媲美最高大的金属高塔。彩虹一样不断变色的鳞片闪闪发光,五颗巨大的龙首君临万物的俯视着下界的一切。她的龙威让莎蒂丽几乎站立不稳。

    “我选择在印记城的那个不死生物堡垒设置幻术陷阱不是没有原因的,”巫王尼本耐抬头看了看缓缓下落提亚马特,说道。“我确实需要那个古代半人的古怪复活技术,所以我掳走了沉睡中的他。而这头龙神呢,恰好需要复活一个她特别宠的侍父——不久前因为那个心灵术士导致的事件刚刚死。”

    “和爬虫类结盟让我不快,但我想我可以容忍暂时的联手。”尼本耐接着说。“你不会想得到,那个心灵术士在短短时间内给自己制造了多少敌人,让我选择盟友的名单大为宽松。”

    提亚马特降落在半融化的金属街道上,丝毫不介意能融化金属的高温。那些落在建筑顶上围观的巴特兹魔鬼像惊起的飞鸟一样,纷纷飞起远离。只有一个巴特兹魔鬼与众不同,它没有逃离,而是正在赶来。

    “这一位是歌革,巴特兹的八魔将之一,实力只比各层的领主稍逊一筹。他有个儿子,在印记城主导神明非神会,他也有一笔账要和那个心灵术士——以及任何胆敢帮助他的人算算。”

    巫王尼本耐站在中间,他的左手边是大魔鬼歌革,他的右手边靠后是万色返空龙提亚马特。在这强大的三位存在面前,珊瑚女巫没有后退半步。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