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四十四苏拉 坦白

    巨大无比,远超人类接受极限的信息汹涌的流入穆哈迪的脑海。太多了!他残翠的本能在抗拒,大脑的运行变得迟钝无比,连灵魂本都在剧烈的震颤,仿佛要被这海量的信息压垮。

    常人遭遇到这样的形,所产生的剧痛可能会让他们立刻晕厥。但心灵术士被移除了痛觉,所以他坚持的更久一些。直到三次心跳的时间过去,穆哈迪才最终在无穷叠加的感官信息面前败退。眼前的一切突然变成了无数杂乱无章的色块,耳畔的响动成了毫无章法的万千噪音。味道,触感,视野和声音被杂糅在一起,无法区分,就像一幅后现代的抽象画,混乱就是它唯一的主题。心灵术士失去了意识。

    然后梦境主宰了一切。

    他从一片虚无中下坠到另一片虚无,好像过了很多年。

    你在对自己撒谎,虚无对他说道,你知道的很清楚,这趟旅途的终点有什么在等着你。

    “我不知道。”穆哈迪说道。“你也不知道。”

    你以为众名智者能打消你的疑虑,证明你和太初术士的真名是不同的,你们是不同的一个人。但是你错了,众名智者只会告诉你一个真名,只会证明现在的你就是拉贾特,只会让你最大的恐惧化为现实。

    “恐惧如风,风过无痕,而我依然屹立。”心灵术士说道。“我不怕任何东西,我没有恐惧。”

    你要真没有恐惧,你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虚空嘲笑道。本我,自我,超我,这是一个人精神的基本成分,没有本我的人还是他自己么?你想证明自己不是拉贾特,却忽略自己早就不是自己了。

    “闭嘴。”穆哈迪说。

    虚空于是陷入了暂时的沉默,但是下坠依然没有停止。

    光怪陆离的奇景从虚无中涌现,有些仿佛出自最恐怖最黑暗的神话故事中,巨大无比的血怪物蠢蠢动,随时准备择人而噬。有些场景似乎出自心灵术士的记忆,因为那其中有些场景很像地球,只是仿佛被扭曲变形了一样。乍看上去极其熟悉的地球城市,细节上却极其陌生。

    那些高楼大厦,不像是用砖石堆砌而成的,更像是从地上生长出来的巨型生物。天空中的云朵是红色的,像血一样。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云中有无数双眼睛,不带一丝感的凝视着大地。

    还有些景片段,穆哈迪明显察觉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更像是拉贾特的记忆。他看到了净化之战爆发前的阿塔斯,葱郁的森林无边无际,各种不知名的野兽在林子里栖息繁衍。他还看到,拉贾特周游世界,最后选择在一处荒芜的沼泽地带进行秘密的研究。在这片沼泽里,拉贾特发现某些特定的语言,手势和材料结合起来,会发一些难以解释的神奇现象。又过了两百年,拉贾特终于研究出了第一种可以反复再现的神奇效应,他将这种现象命名为魔法。

    拉贾特居然在研究出魔法之前就活了好几百,甚至上千年?穆哈迪想。太初术士在发明魔法前,一定已经是个强大的灵能者了。

    最后,无论是想象的场景或者记忆中的形象都逐渐消退,剩下的似乎只有未来的片段。但虚空中仿佛竖起了一堵墙,遮住了未来的一切。透过墙壁上的裂缝,黑暗而血腥的未来露出它丑陋的一角,圣战的影子无处不在。无数暴行将以穆哈迪名义鞭笞多元宇宙,鲜血将写满史书的每一页。

    虚空再一次开口了,在净化之战末期,拉贾特用他的魔法穿梭多元宇宙,和神明非神会,失宠女士这些人签下合约,换取他们的帮助,你以为是为了什么?

    太初术士早就看到了净化之战对阿塔斯生态的破坏,他可从来没打算困死在一颗濒死的星球上。在那个时候,他就打算将自己的圣战延续到其他世界。正是因为这个理由,他才和印记城的这些派系签约。

    波利斯和其他徒弟们的背叛了太初术士,这打断了他的计划。但几千年后你又发动了另一场圣战,将战火延续到了其他世界,你甚至找上了他曾经找过的盟友?你真的以为,一切都是巧合么?还是说,一切走运行在早已设定好的轨道上?

    “即使手段相同,也不能代表任何东西。”穆哈迪说道,似乎想说服自己。

    虚空中幻化出一张巨大的人脸,狰狞而丑陋,穆哈迪认得,这就是太初术士拉贾特的面容。嘴唇很薄,嘴角向上勾起,似乎带着讽刺的笑容。他的双眼中带着岁月沉淀下来的智慧和力量。终于,他开口了。

    真的么?

    人脸剧烈的抖动,然后发生变形,呈现出穆哈迪自己的面孔。两张脸交替出现,变换的越来越快,直到最终无法区分彼此。

    心灵术士从噩梦中醒来。

    地面是碎骨和砂石组成的,透着温,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味。这里是巴托地狱的第二层——迪斯,这里也是他先前昏过去的地方。

    心灵术士从地上坐起来,思索这意味着什么。这说明自己没有中幻术?还是说尼本耐的魔法过于强大,用这种方法没法挣脱?

    “阿伊莎。”穆哈迪喊道,希望听听女心灵术士的见解。

    没人回应。

    心灵术士四处打量,发现山洞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看不到阿伊莎的踪影。

    他猛的起,走到洞口张望。外面的世界下着巴托特有的血腥油腻的酸雨,一片朦胧,雨水把可能留下的痕迹都冲走了,穆哈迪看不到任何脚印。

    她去了哪里?心灵术士毫无头绪。阿伊莎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无缘无故离开,特别是在自己不能正常显能的况下。

    穆哈迪急促的回头,望向山洞内部。地面过于坚硬,没有可追踪的足迹。这山洞也不深,没有供一个人藏的地方。

    心灵术士想了想,决定留在这里,等待女心灵术士回来。她一定会回来的,而自己一个人在陌生危险的巴托闲逛,显然不是一个好主意。

    穆哈迪盘腿坐在地上,思考自己的处境。一趟前往巴托九狱的冒险是自己早就计划好的,只是没能想到自己会以这么一种奇怪的方式来到巴托。虽然自己预料到巫王尼本耐和波利斯会阻碍这次的冒险,但他们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确实是出人意料。

    尼本耐纵了幻术,那波利斯在做什么?他已经在尝试营救众名智者了吗?

    应该没有,穆哈迪想,不然波利斯早就对自己动手了。

    据心灵术士所知,众名智者被巴托第八层狱的领主是墨菲斯托费利斯囚。后者是一名深红色皮肤,扭曲尖角,被火焰包围的强大巴特兹魔鬼。他把众名智者看成自己的秘密武器,利用真名来对付自己的对手。无疑墨菲斯托菲利斯是不会愿意别人借用众名智者的,魔鬼们都是些疑心重重的家伙。波利斯想接触众名智者,除非他先把墨菲斯托菲利斯杀了。但在巴托杀死一名魔鬼领主,这可比杀几个降临主物质位面的伪神困难多了。

    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巴托的第二层,对这个地方穆哈迪所知不多,只知道这里的领主好像是个叫钢铁大公迪斯帕特的家伙,不过他也拿不准。灵能者对诸界的研究远远比不上法师们。

    地面微微震了一震。

    心灵术士迅速起,集中精神,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展现不了任何异能。

    地面的震动被证明是脚步声引起的,而且粗略的判断,来者不但众多,而且体型比也比正常人类要大很多。

    穆哈迪上只有一把匕首做武器,他甚至连这把匕首能不能刺穿魔鬼的皮肤都不确定。

    怎么办,心灵术士想,一定有办法的。

    他轻手轻脚的走道洞口向外张望,远处有一片模糊的影子,正冲着这里前进。大雨减缓了他们的速度,但两大三小五个影似乎不在乎酸雨造成的危害,他们是巴托的原住民——巴特兹恶魔。

    显然这几个魔鬼也注意到心灵术士了,因为他们加快了步伐。穆哈迪没工夫后悔自己没有潜行的本事了,此刻已经没有时间留给他犹豫了,只能从洞里冲了出来。

    心灵术士用自己的斗篷和头巾遮挡酸雨,但是雨点还是给他露在外的手部皮肤带来了伤害。虽然没有痛觉,但是皮肤被腐蚀后发泡,卷起,削弱了他的力量。

    地面上的碎石被酸雨腐蚀,变得松脆不堪,走起路来不得不格外小心。那几个巴特兹魔鬼发出可怖的嚎叫,奋力追赶。

    穆哈迪向着山峰上方行走,地面很陡峭,这减慢了他的速度,也让他想起了一个主意。

    心灵术士爬到高处,这里有许多松脆的碎石,倾盆而降的酸雨在地面上汇成了小溪,勾勒出一道道浅沟。有一块很大的石头下面的土壤都被酸雨形成的小溪掏空的差不多了,穆哈迪走到石头后面,用力去推。

    石头很沉,但心灵术士的力气也不小。穆哈迪咬紧牙关,终于在那五个巴特兹魔鬼离自己只有几十尺远的时候推动了这块巨石。

    早就被酸雨腐蚀的松脆不堪的地面,立刻爆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泥石流。酸水裹挟着泥沙,石块,以及碎骨等杂物汹涌的向下冲去。由于巴托的重力似乎比正常重力略高一些,所以这泥石流看上去格外声势惊人。

    那五个魔鬼追兵由于处在下方,正好被泥石流的影响范围覆盖。三个小个子的劣魔被翻滚着冲向山脚,一个深狱炼魔略微停了停脚步,另一个深狱炼魔则施法为自己加上了一个防护罩。泥石流几乎没给那两个大家伙造成什么伤害。

    “容我孤陋寡闻,竟不知道主物质位面巴佬竟有这样的待客礼仪——引发一场泥石流!”一个深狱炼魔说道,他的声音像巨兽一样隆隆作响。在他背后,一双巨大的蝙蝠翅膀放松的张开,这让他显得更巨大了。

    “嗯。”那个施法的深狱炼魔简单的说道。穆哈迪发现自己居然认识这个家伙,他不就是那个失宠的手下,魔鬼法师“嗯”么。

    看到对方似乎并不准备打一场,穆哈迪开口说道。“你们前来,所为何意?”

    “显然不是准备吃了你,所以你可把你的匕首放回去了,那伤不了我们。”第一个深狱炼魔说道。

    “相信我,你不会想要看到我能施加多少伤害的。”心灵术士耸耸肩,把匕首插回刀鞘。“你应该记得我是谁吧?”这句话他是对“嗯”说的。

    “嗯。”魔鬼法师说道。“我记得我在亡灵们的堡垒里见过你一眼,但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在乎。”

    “什么?”穆哈迪感到不解。“难道你不是失宠女士的手下么?难道你在进入亡灵的堡垒之前没有见过我?”

    “我为失宠效力,没错。但我之前从未知道你这么个人存在。”魔鬼法师简单的回答。

    “那么你怎么会去亡灵们的堡垒?”心灵术士质疑道。

    “亡灵和魔鬼,天生不和,我去对付它们有什么奇怪?”“嗯”这么回答。“而且失宠女士认为,沉默万最近管的有点太宽了。”

    “然后你就被传送到这里来了?巴托?”心灵术士又问。

    “我从堡垒出来,就来到了巴托。”魔鬼法师回答,从他的语气里判断不出他是在撒谎或是据实以告。

    “那你们又怎么会来到这里找我?”穆哈迪继续追问。

    “一个人类女人找到我们,”第一个深狱炼魔说道。“她是个灵能者,疯癫的很,也和你一样认为我这名法师同类应该认识自己。不过当她意识到自己的疯狂后,她又改口提议雇佣我们,我们接受了,所以就这样!”

    他指的是阿伊莎,穆哈迪想。“你口中的那个女人呢?”

    “她又不像我们,需要用脚走来这里,她既然知道你的准确位置,自然是传送来了,怎么你没看见么?”深狱炼魔说话,活像一千个漏气的风琴。

    虽然满心戒备,心灵术士还是和这几个巴特兹魔一道,返回先前那个藏的洞窟。

    女心灵术士果然就在这里,看到穆哈迪现,她明显长长的松了口气。“感谢真神,你就在这里!我差点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你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穆哈迪从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期盼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给了阿伊莎一个紧紧的拥抱,然后问道。

    “我比你更早醒来。”女心灵术士对他解释,“然后我就听到外面有不寻常的动静,有些食腐怪物游到了附近,我不得不去对付它们。而你又奇怪的发烧,抖动,好像得了什么怪病一样……”

    “我只是做了个噩梦。”穆哈迪解释。

    “……那真的吓坏我了,所以我只能冒险尝试寻找一个这里的魔鬼定居点,雇些佣兵,也许还能买些药来。我知道这很冒险,但也许这能成功,魔鬼不像恶魔,他们是尊重契约的。”阿伊莎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几个魔鬼走的比我快,我把他们领到山下,指明了方向后,就花了些时间用灵能把自己传送回这个山洞里,可是你已经不在了。”女心灵术士接着说道,从她的语气中穆哈迪可以听出她的关心来。

    “我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巴特兹魔鬼,以为有危险,所以离开了山洞。”穆哈迪说。“原来如此,所以才错过了。”

    “嗯。”阿伊莎点点头。“不过现在你没事就好了。你昏过去时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害怕。”

    “我没事,只是噩梦而已。”穆哈迪再次坚持。“在魔鬼那里,你有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关于这个地方的?以及我们怎样才可以在九狱之间旅行?”

    “如果这一切不是幻觉的话……”阿伊莎开口说道。“……我们在巴托的第二层迪斯,这里的领主——钢铁大公迪斯帕特和第八层的领主墨菲斯托菲利斯是盟友关系。原本可以利用传送门很方便的来往。但是魔鬼间的政治云谲波诡,迪斯帕特正在和第一层领主拜耳以及第七层的领主巴尔泽布开战,所以除非有许可,任何人都不能使用传送门离开,以免有细泄露报。”

    合合理,穆哈迪想。“关于先前,我说过要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他把阿伊莎拉到边,往洞里面走。那几个魔鬼知趣的没有跟来,留在洞外,享受酸雨。很好,心灵术士可不希望别人知道他的秘密。

    阿伊莎展现异能,隔绝探测的魔法。她看上去好像有些紧张,穆哈迪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

    “我想告诉你,为什么尼本耐可能对我特别了解。”穆哈迪开口道,女心灵术士显得有些大失所望,好像这不是她本来打算要听到的内容。“我这具体……其实并不属于我,是我抢占来的。他本来属于尼本耐的一个徒弟。”

    阿伊莎扫走失望的绪,打起精神听心灵术士继续讲下去。关切自然而然的从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来。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穆哈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事实上,甚至不是这个多元宇宙的人。你可以称呼我为——穿越者。”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