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四十苏拉 扑朔迷离

    吉斯洋基人们绝对想象不到,能够毁灭一个世界的武器,只是让珊瑚女巫的实力变得更强。

    这些星界怪客最引以为傲的武器,吉斯洋基技术力量和魔法成就的结晶,奇迹般的人工造物——恒星孵化器,本来被他们寄予厚望。如果计算无误,在大约一百八十个吉斯洋基帝国标准内,这颗阿塔斯恒星系的庞大丑陋的巨型气态行星就会受到孵化器的影响,过自质量界限。亿万里深邃的液氢和液氮海洋之下,那颗黑暗之心将会受到重重巨压。这无比深邃,过十二个地球直径,是太平洋最深处深度的七千倍的星球之心,融合反应和火花将被彻底点燃。

    引力产生的万重巨压,终于在宏观层面上过了核子之间的强力。物质被压缩成一团,产生了更大,更重的新物质。一瞬间无比强大的能量将被释放出来,产生明亮到凡物无法直视的火花。反应的规模会呈现指数级增长,融合反应的火焰在不到百万分之一次心跳的时间内会将液氢海洋完全气化,一颗新的恒星随之诞生。

    这不是魔法船弘扬巨怪号上仿星器所能比拟的巨大威力,十五次心跳的时间内,融合反应的火焰将会吞没这颗曾经的气态巨行星所有的卫星,然后是那璀璨夺目,好像女神项链一般的光环。被吞噬里卫星不会立刻毁灭,它们的气体和液体表层会立刻蒸沸腾。但岩石质地的核心,会像一颗室温下的雪球一样,沿着原本的轨道运行大约半个沙漏时,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气化。

    这颗新恒星的质量,远远不如阿塔斯原本的那颗暗。但它在诞生时所产生的光芒,将足以使得米斯塔拉和阿塔斯两颗行星的地表温度上升好几十度。曾经适宜居住的米斯塔拉星将变成一个炎无边的干旱星球,绝大多数海洋的海岸线会大大后退,只有两极地区才勉强适宜人类居住。而阿塔斯,原本就是一颗沙漠星球,这下快变成人间的火狱了。

    而且还远远不仅如此。

    在这颗新恒星诞生后,阿塔斯将在一个双星系统内运行。其公转轨道,无疑会大大改变。按照吉斯洋基人的计算,阿塔斯有很大可能坠落进两个太阳中的一个。就算侥幸没有被吞噬,在轨道稳定之前也会经过一段对居住者来说无比艰难的调整期。

    吉斯洋基人人希望,这件恒星孵化器可以一举扭转先前面对阿塔斯人连战皆败的尴尬局面。从一开始派冒险者小队前往阿塔斯追回银剑,到后来出动舰队,吉斯洋基人每次卷土重来都比上一次强大百倍,但每一次都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些狡猾野蛮的阿塔斯人。那些带着失败的消息回去复命的失败者已经全部被女皇命令切腹自杀,但是帝国已经失去的面子是难以挽回了——如果不能一具消灭这些阿塔斯人的话。

    庞大而脆弱的吉斯洋基帝国,自从建立的一天起就处于永恒的战争中,在所有边界上与所有人交战。先是万恶的灵吸怪,然后是吉斯瑟雷人叛逆,当帝国的疆域扩展到几乎四分之三个星界的时候,与各种主物质位面种族间的战争也爆了。

    从属种族们时刻盘算着挣脱帝国的统治,吉斯瑟雷人不遗余力的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动攻击,而灵吸怪的触手永远扼着帝国的咽喉,准备撬开大脑,大快朵颐。如果帝国连统治了一个边缘主物质位面世界的野蛮文明都无法驯服,那么还要多久其他敌人就会一拥而上?

    所以,他们才带来了巨大的恒星孵化器,并把它安置在这个叫木星的气态巨行星的一颗卫星上。这个巨塔一样的建筑,比自然界形成的任何山脉都高大,任何峰峦都要宏伟。它的基座深深的咬入这颗木星卫星的古腾堡不连续面中,而尖端则刺破它由甲烷和炔类组成的大气,即使在遥远的太空中也能明显的观察到。

    (古腾堡不连续面,一三三二年由地球物理学家古腾堡现,位于地表以下两千八百八十五千米处,是地幔和地核的分界处。一般来说,从地面到地心,分别有四个明显的分界。康拉德不连续面是上层地壳和下层地壳的分解面。莫霍洛维奇不连续面是地壳和地面的分界面。雷曼不连续面,地核外层和内层的分界面。)

    一支强大的吉斯洋基打击舰队,时刻悬浮在轨道上,准备保卫这一威力无穷的武器。而孵化器本,也有数不尽的附魔弩炮,攻击迷锁和结界护卫,固若金汤。

    十万吉斯洋基武士保持着最高程度的戒备,随时准备以生命捍卫女皇的荣耀。

    至少过一百名战斗法师,以及吉斯洋基银剑武士组成的猎杀小队,骑着红龙巡视着巨塔的边界。

    而他们面对,只有一个人。

    莎蒂丽——珊瑚女巫,太阳法师——决定将自己的同伴们留在比较安全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前往解决这个对阿塔斯的致命威胁。

    她试着潜入吉斯洋基人级武器的核心,从内部破坏这个惊人的人造奇迹。一开始似乎一切都很顺利,她一连避开了许多支吉斯洋基人的巡逻队,顺利进入了巨塔内部。许多吉斯洋基人武士和法师在毫无察觉的况下就陷入了魔法造成的昏迷之中,浑然不知珊瑚女巫已经越过了他们的防线。

    吉斯洋基人文明拥有银剑这样强大武器,以及可以和阿塔斯媲美的魔法造诣。但在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中,却很奇怪的连个传奇级别的人物坐镇都没有,这让珊瑚女巫的潜入变得容易了一些。不仅如此,莎蒂丽的跟随者之一,吉斯瑟雷人达肯拥有长期和吉斯洋基人战斗的经验,他将吉斯洋基人的战斗习惯和一些常见的巡逻规律都告诉了珊瑚女巫。

    一开始,莎蒂丽还担心过这个她在印记城遇到的老吉斯瑟雷人武士会反对她对吉斯洋基人出手,但老战士出乎意料的没有流露出半点不满。

    长居于混沌海的吉斯瑟雷人,虽然名字和长居于星界的吉斯洋基人极其相似,但实际上两个彼此敌对,视若仇寇的种族。早在无数世代之前,当为数众多的奴隶们团结起来对抗横跨诸位面的远古灵吸怪帝国时。有两位领袖最为突出,导师泽西蒙——他是最早挣脱灵吸怪们思想控制的奴隶,以及大武士吉斯——她是反抗灵吸怪的起义者中最强大的一个。

    当灵吸怪帝国被击败毁灭后,泽西蒙和吉斯对于接下来的道路产生了分歧。这一对曾经亲密无间的革命伴侣从此反目成仇。大武士吉斯决意灭绝多元宇宙中的所有灵吸怪,以报被这些灵能怪物世世代代奴役吸脑的血仇。她的追随者们在灵吸怪帝国的废墟上建立起了自己的帝国,从此被称为吉斯洋基人,而大武士吉斯也成为吉斯洋基帝国的第一位女皇。

    至于泽西蒙的追随者数量要少得多,他们相信与灵吸怪的战争将会一场没有尽头的血腥的战斗,没有必要让人民为此永远流血,不如追求和平。他们被吉斯洋基人视为叛徒,所以躲在混沌海,开始自称吉斯瑟雷人。

    长期的互相征战,让吉斯洋基人和吉斯瑟雷人对彼此的战术非常熟悉。达肯给莎蒂丽的忠告,让她在巨塔内部又成功前进了九百多层,破解了十几个保护的迷锁,摆平了上百名无法绕过去的守卫者。

    但当进入恒星孵化器核心的时候,珊瑚女巫遇到了麻烦,吉斯洋基人现了她的踪迹。一场短暂但是激烈的战斗就在巨塔的基部,大约那颗卫星地幔的位置处爆了。

    莎蒂丽的法力比纯净要塞一战时有了突飞猛进的增强,即使以寡敌众,依然稳占上风。甚至连化为人形的红龙法师加入战斗后,依然显得游刃有余,应对从容。绝望中,一个吉斯洋基人银剑武士对恒星孵化器下达了加的指令。

    由此引的连锁反应,让所有人始料未及。失控的能量在巨塔基层生了大爆炸,深刻的撼动了整个卫星。地壳像一张缓缓滚动的毯子一样,从爆心向其他方向隆起。震波所到之处,大地开裂,炽的岩浆遇到寒冷的甲烷海洋,立刻凝固,形成黑色的坚硬外壳。但片刻之后,新的岩浆又崩裂已经凝结的外壳,破茧而出继续喷。这一不断重现的景,好像大地上的伤口被反复撕开,又反复愈合一样。

    巨塔摇晃了一下,似乎就要崩塌。位于塔基的吉斯洋基人无一幸免,莎蒂丽靠着自己顽强的毅力,施展了能够保护自己的魔法盾。此时巨塔基部已经不复存在,她用了半个沙漏时的时间,才从地幔中上升到了地表。一个裹着岩浆的球体从大地上爆炸产生的伤口中,那片橘红色的岩浆之海中浮了上来。岩浆褪去,莎蒂丽毫无损,但是面带惊惧的看着天顶。

    恒星孵化器的外形是一个巨塔,高于地面的部分就有上百帕勒桑,远远高于任何自然的山峰,更是地球上的摩天大楼望尘莫及的。而地球上那些高层建筑顶端都有严重的摇摆现象,所以为了避免摆动,巨塔上部其实是不相连的一段一段的。吉斯洋基人用强大的魔法和磁力装置使之固定,好像一串玛在一起的扁平圆柱体积木,每块之间有个大约上百尺的间隙。

    现在,由于塔基的大爆炸,那些“扁平圆柱体积木”纷纷脱离原有的位置,多米诺骨牌一样砸了下来。这些“积木”每一块都有上万尺高,直径过高度的十倍,质量按照地球单位算达到百万亿吨数量级。当几百个这种质量的大构建砸向地面的岩浆海时,构成的景越了艺术家最狂野的想象。

    有些碎石被爆炸的威力溅到高空,甚至脱离了卫星引力的束缚。有些倒霉的吉斯洋基魔法船被这些碎石击中,无法维持在轨道高度,坠毁进入甲烷组成的致密大气。下坠过程中剧烈的摩擦让这些战舰的外壳燃烧融化,拖着长长的尾巴俯冲向地面的岩浆海,好像下起了一场流星雨。

    然而更让人恐怖的景,是这颗卫星环绕的主星上生的景象。

    恒星孵化器最后加运作爆出的能量,不但引了爆炸,也将那颗气态巨行星的质量提升到了质量临界点之上。木星巨大的自重终于压倒了物质之间的核力,融合反应的火花被点燃了。

    言语几乎无法描述一颗新恒星诞生时的壮丽和恐怖,融合反应的火花在那一瞬间释放的能量,将星球之心外围的液氢气化,并急膨胀。木星表面那呼啸肆虐了千万年的风暴终于停止了——被一种更剧烈,更狂暴,更加威力无穷的对流运动所取代。几次心跳的时间内,莎蒂丽看着悬挂在天顶的木星亮度急剧提升,体积也同时暴增。好像一个择人而噬的巨兽,接下来就要吞掉珊瑚女巫和她立足的小小卫星。

    与此同时,莎蒂丽也震惊的现,自己的法力也随之无限增幅。由于木星被恒星孵化器点燃成为了一颗小恒星,为太阳法师,又几乎近在咫尺的珊瑚女巫自然能力获益匪浅。

    假以时,你将获得媲美一百万颗恒星爆的力量。莎蒂丽记起自己在纯净要塞内,那个古代半人影子对自己说过的话。现在,只有自己能阻止阿塔斯被毁灭了,她对自己说道。

    她利用自己增幅的法力,勉强施展了强大时间回溯法术,试图将时间拨回到恒星孵化器爆炸之前。这个法术的资料在她手里并不完整,而且她也从没有在这么大程度上纵过时间轴——这出了她的法力所能承受的范围。只有利用当下新获得的力量,她才能施展这个法术。她也必须施展出这个法术。

    莎蒂丽开始诵咒,新生的恒星继续膨胀,它的外层大气已经舐到了卫星。还有动力的吉斯洋基魔法船早就逃得没影了,剩下的则被恒星大气的高温摧毁。

    魔法的力量好像就要挣脱珊瑚女巫的控制了,如此大规模的纵时间轴,即使对于她这样史诗般的传奇法师来说,也显得太过艰难了。

    但新生恒星的力量滋润着她,让她时刻变得更强。几乎就在要对魔法失去控制的时候,她却总能在心里从未掘过的角落找到一股新的力量,继续将法术完成。

    无边的黑暗瞬间降临,席卷一切,将时间退回到吉斯洋基人将恒星孵化器带到这颗卫星之前的世界。

    然后,她在这颗卫星上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巫王尼本耐居然和一群吉斯洋基人出现在一起,魔龙巨大的体型和变异生物般的外表,她绝不可能认错。

    如果不是这件巧合,她可能也不会现一个绝少为人所知的秘密,也不会决定动前往印记城。

    ----------------------------------------------------------------------------------------------------

    当莎蒂丽来到印记城的时候,吉斯洋基人的杀手也如期而至。

    吸取了上一次教训的珊瑚女巫,成功破坏了吉斯洋基人的恒星孵化器。但是幸存的吉斯洋基人武士都了疯的一样追杀她,哪怕她传送来到了印记城,依然紧追不舍。

    她的同伴们——吉斯瑟雷人银剑武士达肯,还有肌老爹已经分别杀死了两位数以上的星界来客。莎蒂丽本人并不衷于杀戮,但她知道有些事不得不为。

    只是破坏恒星孵化器是不够的,吉斯洋基人早晚会修复它,或者运来一个新的。必须找到心灵术士穆哈迪,只有他才掌握着破解吉斯洋基人威胁的关键。

    但心灵术士却不是那么好找到的。

    在珊瑚女巫寻找穆哈迪的过程中,她遇到了一个名叫凯琳的强大炽天神侍,后者曾经在不久前见过心灵术士。在她的请求下,炽天神侍愿意帮助她的搜寻。

    在那之后,莎蒂丽试图前往来世俱乐部打探消息。但由于凯琳的存在,已经失宠女士宣布止上层界存在和它们的伙伴进入俱乐部,所以珊瑚女巫没能从失宠那里得到准确的消息。

    几乎在一筹莫展之际,她们从一个印记城居民,一个巴特兹魔那里听到了模糊的报。然后,她们又极其巧合的偶遇了从下水道里逃出来的颅鼠群——万众一体,并且从它那里听到了沉默王的故事和心灵术士可能的方位。万众一体由数不清的的颅鼠组成,是名副其实的耳目众多无处不在,本就最擅长找人。

    一切顺利不可思议,几乎像是……几乎像是被人安排好了的一样。接下来,莎蒂丽和她的同伴们闯入沉默王的堡垒,然后就遇到和尼本耐一手炮制的大爆炸。

    爆炸的威力不如恒星孵化器爆炸产生的灾难后果,但巫王的法术不仅仅是物质层面上的毁灭,还包含了灵魂层面的强大攻击。莎蒂丽的魔法护罩才张开了不到一半,就被爆炸的威力吞没。而此时她的同伴,以及心灵术士穆哈迪和他的同伴,都直接暴露在了爆炸面前,无遮无拦。

    承受了爆炸完全威力的心灵术士穆哈迪无力的倒下,死了。

    其他人也未能幸免。

    而且这一次,没有一颗恒星给她冲能施展时间回溯的法术。

    珊瑚女巫向自己的姐姐保证过不会再流泪,所以她所能做的就是咬住自己的嘴唇,同时拼命的在脑子思考挽救所有人的办法。

    ------------------------------------------------------------------------------------------------------p.s.酒店里网络质量不好,而且这几天真的比较忙,所以抱歉了。

    这一章后半部分的生时间和穆哈迪的章节“落”平行。只不过在穆哈迪眼中活下来的是自己,死的是莎蒂丽。在莎蒂丽眼中,活下来的是自己,其他人都死了。

    ;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