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三十二苏拉 自我认知

    在后世的历史记载中,这一天被称为失明之

    由于诸天和他们的神奇生物袭击的突然,阿塔斯圣战大军被迫在极为不利的况下与敌人作战。为了争取战斗的主动,天蝎部落的法赫德集中了几乎全部的骑兵和咏者,从北翼包抄敌人的后背。

    法赫德的妹妹法图麦亲自镇守已经失去骑兵和灵能者保护的大军南翼和中央阵线,由于缺乏骑手的保护,诸天麾下的夜叉和半神人英雄们可以抵近肆无忌惮的倾斜箭雨。无数人中箭失明,因此这一天被称为失明之

    但第一因的信徒们没有溃退,在狂高涨的宗教激励下,法赫德赌对了。南翼和中央的阵线虽然死伤惨重几乎崩溃,但始终坚守阵地寸步不让。“凡蝎尾旗升起过的土地上它就决不能落下!”教士们手持弯刀,高声激励战士。就连那些随着自己部落前来的妇女们也上战场激励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们。

    再然后,就连激励也不够用了。于是女renmen也拿起武器,直接上战场。酋长扎兰丁的妹妹亲自率领一支娘子军对米斯塔拉的神奇生物发起了自杀的冲击,最后发现她头顶着一柄剑死在战场上。

    法图麦本人中三箭,但她绝不肯在穆哈迪还在战斗的时候自己退出战场。每中一箭她都把它拔出来重新向敌人。当心灵术士本人注意到战场的胶着,用异能传讯要求她暂时退却时。她至少艰难的耸耸肩,回答道。“shide,我们死伤惨重。shide,我们阵型混乱。shide,你要求我后退暂避。但我依然要进攻。”

    法赫德的赌博成功了,在他的指挥下精灵骑手们成功瓦解了由蛇蜥和其他神奇生物组成的右翼,然后顺势包抄了敌人的后路。每当一个诸天的神奇生物倒下,巫王德莱戈斯就用死灵法术将尸体激活变成僵尸。为了支付魔法所需的生命力代价,大片大片的植被被腐化光波侵蚀,变黑倒伏。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亡灵加入了战斗。在后世的传说中,那些倒下死者的灵魂依然坚持战斗了好几天,直到最后。

    巫王德莱戈斯几乎以一人之力抵挡了大部分米斯塔拉人的半神英雄。不死者发现这些敌人算不上真的的神明,但他们体内确实流动着蕴含神的血脉,可能是神明的后代或者被赐予了部分神力的选民。

    早在净化之战的时候德莱戈斯就意识到,神和魔法,灵能,以及德鲁伊神术的本质都不相同,很多可以抵挡魔法或异能的能力面对神攻击毫无用处。和神明之间的战斗是极其艰难的,巫王们往往需要联手围攻,才能击败那些诸神中的佼佼者。

    出于战争的需要,以及好奇心的驱使,不死者巫王开始着手解刨他能找到的神尸。并且在这一过程中研究生与死,信仰和理,不朽与凡俗之间的界限。很多极其惊世骇俗的发现,就是这个时期的德莱戈斯做出的。比如说,他曾经认为诸神的力量是来zixin徒的信仰的。但匪夷所思的是,龙神的力量并不比狗头人之神的力量更小,尽管后者的信徒数量超过前者的万倍,而且程度也更坚定。这一事实证明阿塔斯神的力量和信仰无关。

    他还发现,这所所谓的诸神,尽管高高在上,用传说和迷信将自己包围。但是他们的行为模式几乎和凡人一样,他们同样有七,会受伤,能被杀死。他们能繁殖后代,也能被欺骗,或者误导。他们并非无所不知,也非无所不能。

    但另一方面,这些神明又的确和凡物之间有天壤之别。他们不需要食物,他们不会衰老,他们不会染病也不会正常死亡。他们是不朽的。

    究竟是什么使诸神获得这种不朽?这个wenti困扰了不死者巫王很久。无论他如何探寻,都无法在神明上发现某种特定的存在带来了不朽。

    直到有一天,他意识到了一件新的事实。也许真正让诸神不朽的,不在于他们是什么,拥有什么,而在于他们不是什么,缺少什么。

    在经过无数次或疯狂或恐怖的实验后,德莱戈斯将自己的假说中诸神缺少的成分命名为凡人。但即便是天才如他,也无法断言这种凡人真的造成神与人天壤之别的原因。

    在净化之战结束后,德莱戈斯意外听说了一位强大的异世界法师夜巫的传说和她能剥夺一个人凡人的强大魔法。几经周折后,不死者巫王总算搞到了夜巫的法术书残卷和部分实验材料。利用这些,他设计了自己的升神法术,通过剥离自己的凡人来让自己成为一位新的神明。

    埃布的波利斯,这个自封龙王的男人破坏了德莱戈斯的计划,将他和他城邦玫斯特纳一同摧毁,连同所有的研究笔记和法术材料一起……实话说上千年过去了,已经变成巫妖的德莱戈斯对于死亡一事已经不那么耿耿于怀了。但只要一想起那接近发现,却又失落的伟大知识。一想到自己曾经如此接近探索出那巨大的未知,现在却不得不重头开始,德莱戈斯那本该心如死灰的亡灵内心就爆发出一阵不可遏制的狂怒。

    由于大部分法术笔记和研究装置都被摧毁,不死者巫王始终没有机会完成他的封神法术。不过,利用那些残存下来的资料,德莱戈斯虽然不能还原剥离凡人的法术,却意外的发明了一种质相反的法术,可以将凡人注入神存在体内。

    这个法术虽然消耗的生命力庞大的难以想象,却也在对抗诸神时发挥了奇效。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免疫各种法术和异能的神存在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如此的脆弱,纷纷陨落。

    也因为如此,这一天也被米斯塔拉人称为失明之。因为当太阳的光芒被不死者巫王的法术遮盖时,那些婆罗门半神英雄们像落叶一样纷纷坠落,他们上散发出的金色光芒逐渐暗淡,最终消隐无踪。

    但这还不是结局,更可怕的命运等待着他们。每当一位强大的半神人英雄坠落,德莱戈斯就用亡灵法术将他的尸体激活,再次投入战斗。此时他们的意识已经被完全抹杀,只留下巫王的声音永远的在脑海中回

    凭借不死者的力量,阿塔斯人逐渐站稳了脚跟。这时候穆哈迪和猴王哈努曼的战斗也正好进入白化的阶段,一番外人难以察觉的激战后,心灵术士用自己的异能熄灭了猴王的灵魂之火。

    然而猴王巨大的躯在死亡后没有下坠,依然威武的悬浮于高空之上。下一个瞬间,本该已经熄灭的灵魂之火死灰复燃。哈努曼像是完全没有收到伤害一样,复活过来。

    心灵术士明显没有预料到猴王居然可以复活,悴不及防的况下被对方的神力重重一击。他从空中跌落下来,三股不同的灵能力量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开始反击。

    不死者注意到那诡异的三股异能虽然每一股都很强大,但其中只有一条是自己熟悉的。这倒也不奇怪,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许拉贾特又发明了什么新的能力也很正常。

    奇怪的是太初术士虽然也会使用灵能和其他能力,但他的魔法实力明显远远高过其余,为什么他始终不选择施法呢?那个米斯塔拉人的神明虽然强大,连自己也未必敢言必胜,但太初术士的魔法应该可以应付。

    三重异能扭曲着先后集中猴王,这三下重击每一次都成功的将猴王击杀在半空,但每一次他都毫发无损的复活过来。心灵术士越落越快,最后掉到下方河流弯道处的湖泊中。

    巫王马利克随即对上哈努曼,作为附魔系魔法的大师,他的魔法并不长于战斗。很快,马利克就落入下风,兽主楼陀罗的弓箭,火神阿耆尼的毁灭黑炎,还有幻王摩罗的幻术也在无孔不入的削弱巫王的力量。

    德莱戈斯没有急着上前帮忙,而是继续对付地面上的残敌。马利克被四位神明围攻,左右支拙,不得已变出魔龙原形。

    难以想象如此庞大的巨龙躯体居然可以飞翔的如此轻盈,魔龙黑色的鳞片像打磨过的宝石一样闪闪发光,喉咙部位的鳞片则因为孕育着炙的龙息而像燃烧的煤炭一样发红。当他喷吐烈焰的时候,整个昏暗的世界都仿佛被龙焰的光芒点亮了,每个人每个神背后都拉出了长长的影子,好像暴雨夜突然闪现了一道明亮无比的闪电。

    这就是心灵术士跌入湖泊前的最后一刻,所看到的的景。

    湖泊里的水很温暖,由于折的关系,外面的战斗顿时看不清了。心灵术士渐渐下沉,向湖底一尺一尺接近。

    三股截然不同,水火不容的异能在他体内咆哮,争夺着主导权。汹涌失控的异能让他全出现发亮的蓝色条纹,好像某种怪异的纹。他的眼中同样喷出光芒,照亮了黑暗的湖水。

    无数白纱一般的水母栖息在这座湖泊中,最小的只有水杯大小,最大的光伞盖就有二三十尺直径,触手长达数百尺。它们在平缓的水流中起起伏伏,触手随波逐流。大部分水母的伞盖和触手都有微弱的荧光,勉强可以看清。

    水母好多,好多。那些小一些的水母聚集在一起,好像庞大的白色云朵。它们的荧光就像是云朵中偶尔亮起的闪电。那些大一些的水母数量略微少一些,但是当它们集体从湖底深处升起的时候,看起来好像快放了许多倍的蘑菇生长画面,那景象壮观无比。

    体系最大,最惊人的那类水母移动起来的景简直让人窒息。当它巨大的体从心灵术士边升起的时候,后者觉得自己前简直像是竖起了一座高塔。白色薄纱一样的伞盖梦幻一般的扇动,在那中心的深色部位是和水母共生的微生物,它们依靠水母驱赶天敌,也通过光合作用合成养料反馈水母。荧光随着这些巨型水母长长的触手无意识的闪烁,如梦如幻。

    三道灵能中,属于太初术士的那道最强大也最霸道。但每每他就快要获得主导的时候,千魂首和穆哈迪的本体意识都会联合起来反击,于是局面再一次陷入僵持。

    下沉,继续下沉。

    湖水变得更加幽暗。除了心灵术士上发出的蓝光和水母上的荧光以外,黑暗已经统治了一切,这湖简直深不可测。

    越往深,湖里的水母就越密集,几乎每一片空间都被它们占满了。这时候那些小水母聚集成的群落看起来已经不像是白云了,那些荧光让它们看起来像宇宙中的星云,闪闪发光。

    还有那些大一点的水母,通体闪光,冉冉升起。它们让心灵术士想起“创世之柱”那个地球科学家发现,位于鹰状星云的宏伟结构。大量闪烁的气体和尘埃组成了“高达”数十光年的柱状天体,在它的内部,无数亮点闪闪发光那是正在形成的,年轻的恒星。

    按照水母的习,白天它们会上升借助阳光获得养分,黑暗里它们就随波逐流,忽升忽降。心灵术士的体就漂浮在这无数水母悬浮其中的湖水深处,无比渺小,渐渐下沉。点点荧光逐渐暗去,他沉入数不清的水母横裂体栖息的湖底。这些水母的幼体是如此的密集,以至于有光的况下它们看上去像是弥漫的粉红色浓雾,但在一片黑暗中,它们仅仅是遮挡了成年水母的荧光。

    一小片泥沙被溅起,然后缓缓落下。心灵术士已经沉到了砂质的湖底。

    千魂首的声音在穆哈迪脑海里响起,“我奉上星空中坠落的陨石,我奉上被人长久遗忘的歌谣;我奉上早已灭绝的生物之骨,我奉上浴火重生的凤凰尾羽;我奉上随处可见的野草叶片,我奉上世间最古老的橡树种子。”

    “我奉上无法碰触的烈火,我还奉上我的真名,在念诵此名者前我形同**。”

    “我还要奉上我的鲜血,使您了解我的本质。”

    “来吧,收割者,最后的旅伴,万物共有的体验……来吧,死亡!”

    这是千魂首的记忆!心灵术士意识到。至少,这是千魂首的千魂之一的记忆,属于某个万古以前,阿塔斯上的古代罪犯。当千魂首试图夺取自己体控制权的时候,它自的记忆也逐渐向穆哈迪展示了。

    “拥抱我吧,灵能者,敞开你的思想。”上千道声音同时响起。“你自己也看到了,与我们融合不代表你就会失去自己的记忆和感。所有使你成为‘你’的要素都不会失去。在我体内,千魂万古不灭。”

    穆哈迪奋力还击,努力试图将对方的声音隔绝在外。

    “你无法拒绝我们,灵能者,”对方的声音依然无孔不入。“因为在你心里你也清楚,加入我们,是你最haode选择。没有我们,你无法对抗太初术士。没有我们,你的灵魂早晚被他碾碎,丝毫不剩。选择我们,选择生存。”

    “不。”

    “还不愿意?”千魂首的声音继续**。“如果你足够强大的话,你甚至能在千魂之中取得主导地位。如果你足够睿智的话,你完全能让千魂服从你的指导。届时我们的灵能将完全为你所用……选择我们,选择力量。”

    “不。”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选项,剩下的就算再难以接受,也只能忍耐,不是么?”上千个声音在咆哮。“除了我,你还能选择谁?太初术士吗?你会自取灭亡。选择你自己吗?你完全无法和拉贾特的力量对抗!如果没有我,你早已被吞噬!”

    “不!”穆哈迪大声回绝。“为何不是你加入我?没有我,你也无法和拉贾特的力量对抗,没有我,你也会被吞噬!”

    没有等到任何答复,千魂首的力量已然退去,好像选择在角落里暗自喘息。另一股更强大,更冰凉的力量已经再次占据上风。

    “你也是来劝说我放弃抵抗的吗?”穆哈迪在脑海里大声质问对方。“没有我,你可能永远也无法完全占据这具体。”

    我不需要如此。

    “为什么,你以为你可以自己击败千魂首,还有我吗?”感觉到对方的回答,心灵术士觉得太初术士在虚张声势,也许自己真的该考虑和千魂首有限的合作一番,哪怕是吓唬吓唬他也好。

    我不需要以为,我已经击败千魂首和那个自称穆哈迪的男子了。

    什么?穆哈迪大惑不解,这是什么,某种欺骗我的伎俩吗,他以为我会上当吗?“如果你已经击败了我和千魂首,那么为何你还没控制住这具体?”

    我一直在控制着这具体,只是你自己还没意识到罢了。告诉我,你以为你自己是谁?穆哈迪吗?他早已死了,当我在纯净要塞一战中控制这具体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这不可能!我就是穆哈迪!”

    不,你不是他,你只不过自以为是他而已。在纯净要塞那一战中,那个年轻而才华横溢的女法师击中了命匣和这具躯体之间的联系,你还记得吗?

    “shide,我记得。”穆哈迪说,虽然当时无法体,但是所看到的一切他都还记得……他甚至还记得无比强大的力量流过体时那种无上的愉悦,也记得最后莎蒂丽是怎么破坏了命匣的连接。想到这里,心灵术士意识到拉贾特称莎蒂丽为“年轻而才华横溢的女法师”,啊,不知多少法师会为这评价嫉妒而死。

    那道法术蕴含了太阳本的能量,我从没有见过任何类似的法术……它不但破坏了命匣与躯体联系,而且对灵魂本也造成了伤害。它破坏了你的记忆。

    “我记得自己是谁,我记很好。”心灵术士回应。

    不,这不是真的记忆。你其实就是我,就是拉贾特的一部分。只不过当灵魂受伤后,它不由自主的攫取了这具体里残余的记忆,并把它当做自己的接受了……心理这门艺术,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不是么?事实上你就是拉贾特,只不过你受到虚假记忆的误导,错误的以为自己是穆哈迪,那个早已死去的年轻人。

    “这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也是最大的谎言了。”

    你以为我的弟子们也就是那些巫王们都是好欺骗的吗?你觉得为什么他们都相信你就是太初术士?你觉得是靠你那蹩脚的演技么?为什么印记城的魅魔女王也认为你就是我?因为你本来就是我。

    “如果你觉得自己可以这么简单的欺骗到我,那你就想错了!”穆哈迪吼叫。

    用用你的心灵异能知识好好想一想吧,失忆症会造成自我认知的错位,这是古代心灵术士马西亚就发现的事实。好好审视一下自己,你有多少条附和典型症状的表现。

    “你这个无耻的骗子,这就是太初术士的本事吗?!”

    否认是最初级的应激反应,接下来是愤怒,悲痛,接受。作为一个灵能者,我的化,你真的需要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走完这全部的步骤吗?直接接受我吧,你会知道我所言不虚的。

    在重重湖水之上,战斗已经结束。

    德莱戈斯最终还是选择了出手帮助自己的同僚对抗诸神,两人的配合流畅无比,充分展现了数千年的并肩作战的历史没有白费。

    但是,无论他们如何攻击。如何不计代价的榨取自然界的生命力释放出在阿塔斯上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强力法术。那个猴王总是能一次次死后重生,毫发无损的再次投入战斗。不死者巫王试图用自己的独门法术将凡人注入对方体内,抵消它的神,结果却骇然发现自己的法术居然什么效果都没造成。

    如果不是顾忌到同行者的安危,哈努曼宁可继续和这几个阿塔斯法师斗下去。他看得出不断的施法已经让他们疲惫了。可是摩罗已经收了伤,阿耆尼和俱毗罗也快要支撑不住了。如果胜利的代价太过巨大,那么天庭同样会动摇。所以猴王仰天一声大吼,然后带着诸天和残余的半神人英雄撤退了。

    他也因此错过了接下来发生的奇景。

    原本一片平静的湖水突然沸腾,那些漂浮着闪烁着荧光的水母在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内全部死亡,巨大的气泡从湖底冒到水母。这座湖泊看起来就像烧开的水壶一样,剧烈翻腾。

    原本正犹豫着要不要下潜去救心灵术士的两位巫王看到,整个湖里的水都被完全气化了,爆发出数百亿吨过的水蒸气。马利克急忙用出他抵挡太阳的那种巨型魔法盾,才堪堪护住了自己所站的这个方向。湖泊的另一面,巨大的过气浪已经让地表面目全非。

    两位巫王看到,一个泛着蓝光的影,正从湖底升起。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