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三十苏拉 决定策略

    第三斗士德莱戈斯,巨人**者,城邦玫斯特纳的惧怖之主,太初术士最擅长死灵系法术的弟子。

    在净化之战中他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在巫王之年代中他被艾布的波利斯带头围杀,现在,他又重新在世人面前出现。

    长时间对生死之谜不懈的研究,让这位巫王对灵魂之类的事物有超凡的直觉。仅仅是站在德莱戈斯面前,穆哈迪就能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对方窥测而试探着。犹如一个**的人面对一个手执利器的拷问者。恐惧的灵光从巫王的躯干上向四面八方辐

    他会不会识破自己?心灵术士的大脑开始飞速的思考起这种可能,以及应对的办法来。种种变数和几十种可能的变局幻灯片一样出现在他脑海里。常人在面临被揭穿的危险时可能会感到恐惧,不过这种绪早就无法困扰心灵术士了。

    德莱戈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他的骷髅体发出一阵喀拉响。那些金属齿轮,发条,铰链和作用不明的传动结构低声**。穆哈迪集中精神,准备展现异能。

    “难以置信。”这位不死者巫王说道,由于缺乏声带,他的声音是用魔法合成的,听起来非常诡异。有点像机器,缺乏生气,很难察觉到他的绪波动。巫王马利克无疑能分辨德莱戈斯的绪,但那是因为他们认识几千年了,光靠措辞就足以察觉细微的绪变化,而穆哈迪对这位巫王一点映象都没有。“我曾经以为这是不可能的……”

    “……你居然真的是那位拉贾特,太初术士,战争传播者。”巫王突然这么说道,仿佛将片刻前犹豫一扫而空。“原谅我,我的师父。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个骗局,或者是马利克搞出来的什么陷阱……”他微微欠。“……但您的灵魂是无法伪造的。”

    穆哈迪点点头,“你的帮助,正是我现在急需的。”

    令人讶异的是,巫王马利克似乎是这座帐篷最紧张的人。看到德莱戈斯承认穆哈迪就是太初术士,他微微松了口气,但隐藏的很好,即使最强大的心灵术士也难以察觉。

    “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在哪里,不是吗?”。马利克欢快的说。

    “自然如此。”德莱戈斯表示同意,穆哈迪注意到他的肋骨腔内部居然还有一个小型机械装置,好像巢一样。老鼠大小的构装生物在哪里进进出出,好像附着在虎鲨体表的清道夫小鱼。当他表示同意的时候,那些小构装生物跑进跑出,为全上下的机械结构上油。

    在不死者巫王的背后,伸展出许多机械附肢,末端是电锯,手术刀,骨钳,窥镜,多钩牵开器,骨膜拉钩一样的医学工具。这些附肢的灵活难以想象,它们像章鱼的爪子一样依附在德莱戈斯背后。

    就是这些设备,当年解刨了一具又一具神尸,穆哈迪意识到。果然,所有的巫王都是天才,没有一个平庸之辈。

    “移山倒海,灭亡国家,摧毁军队,弑杀神明,我们干什么都拿手。”马利克说道。“所以尽管放心,随便安排我们吧。”

    “若我的穆哈迪认定你们俩只配给我的大军烧水做饭,你们干不干?”法图麦突然插嘴说道,作为精灵,她对巫王们可说不上友善。就是这些巫王,当年毁灭了精灵,矮人,兽人,地精等非人种族的国家和军队,消灭了他们的神明。

    “当然干,鄙人恰好是阿塔斯上最出色的厨师,我发明了超过一百五十道菜肴,还亲手烹饪出了世上最好吃的蜥蜴串和馕坑。”马利克得意洋洋的说道,全无被冒犯的表。“您的‘穆哈迪’——也就是我口中的拉贾特——会发现他的决定一如既往的正确。”

    “我做菜和拍马的本事都比不上马利克。若太初术士命令我去做饭,那我自然会从命。不过要不了多久,你的士兵们就会自己求着我不要履行这一使命了。”德莱戈斯以不死生物特有的平淡语调说,很难察觉他此刻是什么心。“不过请原谅我的好奇,但,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一个精灵现在在统领我们的军队?还有,为什么你称呼他为穆哈迪?”

    法图麦知道心灵术士“创造了一个伪装份”的事,但德莱戈斯可不知道。心灵术士不得不为它解释。他示意法图麦暂时保持安静,然后对巫王说道。“名字并不重要,一个新的份可以让我更好的实现我的目的。至于精灵……我们的策略有变,德莱戈斯。”

    不死者巫王盯着法图麦,空洞的眼眶投出红光,背后的机械附肢全部垂了下来。“嗯嗯……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有趣,我可能也会采取类似的策略,如果我处在这样的位置的话。”

    我可不觉得你真的理解了,穆哈迪在心里想,当然没有表露出来。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现在不对异族动手了?”德莱戈斯追问。

    “至少,不对阿塔斯的种族动手了。”心灵术士说道。“不过你大可将怒火倾泻在米斯塔拉人上。”

    “虽然肤色略有差异,肌力量和骨骼高度也不同,但我可以肯定他们也是人类。至少是人类的一个亚种。我们真的要消灭他们吗?”。德莱戈斯询问道。“而且,这里没有别的智慧种族吗?精灵,矮人,侏儒,半人,地精之类的?为何这里的生物多样这么低下?”

    “我们不是要消灭他们,我们是要征服他们,这里面有个明显的区别,我希望你能注意到。”心灵术士说道。“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没错,这里没有精灵,矮人……或者其他你熟悉的智慧种族。我相信八千年前的一场生态浩劫消灭了他们。不过这里有其他的智慧生命,举例来说——罗刹妖。”

    “罗刹妖。”德莱戈斯默念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有趣。不过我对这里的社会结构更感兴趣,不得不说,仅仅从我听闻的只言片语来说,我的学者之魂已经被全部调动起来了。”

    “不得不说米斯塔拉人确实是非常独特而复杂的人种,他们的社会体系之复杂,远非阿塔斯能比。”穆哈迪说道。“我将其称为种姓制度,不过如果你了解的足够深入就会发现,这个简陋的名字不足以反映其内涵之万一。”

    接下来,心灵术士向巫王德莱戈斯介绍了米斯塔拉人精妙的社会结构。他们的人民从上到下,被分为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达利特五个阶层。每个阶层都由其出决定,各司其职。这个世界没有婚姻制度,生育后代的重任几乎完全由达利特,也即邦国的终育母承担。想要提高种姓的唯一办法,就是从其他邦国哪里决斗赢得女

    由于没有一般意义上的婚姻,米斯塔拉星球却延伸出了两种替代制度。蓓恩制度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结合,但这种结合是可以被打破的,并非独占质的。特恩制度是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之间的结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一般意义上的婚姻。

    “……所以说,假设一个米斯塔拉人,一个首陀罗仆役。如果他想获得一个自己的女人,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他就要索要其他邦国的达利特(终育母),或者挑战一个刹帝利,并赢得对方的蓓恩?”德莱戈斯试着理解心灵术士的话。

    “没错,就是如此。”穆哈迪说。

    “大部分米斯塔拉人都没有异伴侣,倒是大都有个特恩。”马利克啧啧嘴。“这男男结合的社会还真是了得……估计这倒是对我们的士兵有激励士气的作用,毕竟谁也不敢落到这帮人手里当俘虏,不然下半辈子估计连放都不出响了。”

    “非常有特点,非常精妙,非常有魅力的社会体系。”德莱戈斯承认道。“那他们的孩子呢?不会是两个男人养大的吧。”

    “一般来说,由神庙养大。”心灵术士解释道。

    “远离自己的父母和家庭,和一帮同样没有家庭的孩子在神庙长大?”不死者巫王打了个金属响指。“真是个天才点子。”

    “这种做法效率很高,”马利克插嘴发表自己的见解。“养的孩子越多,相对来说花费就越低。大孩子穿完的衣服可以丢给小孩子穿吗,搞不好这真是一种更先进的社会制度。”

    “从单纯生养人口的角度来说是的,但从心灵的角度来讲,我不确定这是不是合理的选择。”穆哈迪说道。“他们重视儿童,却忽视童年。”

    马利克耸耸肩。“不管他们重视什么,我们都要把他们打败,所以这有什么区别。”

    “征服一个如此迥异的社会体系是非常困难的,米斯塔拉人会发现他们的文化与我们的格格不入。这些人会很难接受新的统治者的。”德莱戈斯表示。“我得承认,米斯塔拉人的社会比我一开始想象的还要独特,真好奇你们一开始发现它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我觉得不错,食材的种类又要拓展了。”马利克耸耸肩说道。

    “我觉得也不算多么奇特,可能我见过太多不同的社会体系了。”心灵术士耸耸肩,无谓的说道。希罗多德笔下的旧巴比伦就有和米斯塔拉人类似的习俗。旧巴比伦的女在成年时都有义务前往神庙,提供至少一次服务。美女多半当天就回家了丑女可能要在神庙服侍好多年。但巴比伦的社会自有其公平所在,他们的婚姻基本上类似拍卖,价高者得,但人们为美女付出的钱财都会用来补贴其他女人的嫁妆。

    “不过确实,他们的文化和阿塔斯的差异极大,这为征服增添了难度。”

    “可我们还有宗教作为武器,不是么?”巫王马利克说道。“这会让这些当地人很快转变观念的。”

    “这只能是在消灭了本地的信仰之后才能实现。”心灵术士说道。“而想要实现这一点,我们必须首先对付本地的伪神。”

    “我相信你们都有这方面的经验了。”穆哈迪说道。“不过我们目前还没有和这里的伪神正面接触过,所以还不清楚他们的实力。”

    “无疑他们实力并不怎样,不然我们怎么现在还没遇到任何像样的抵抗?”马利克说。

    “时机同样对我们有利。”德莱戈斯同样表示。“波利斯去了巴托九重狱,一时半会回不来。由于蔚蓝风暴的原因,许多城邦都出现了暴动,一种新的法师出现了,众巫王暂时不敢轻举妄动。我们的行动不会受到阻碍。”

    “但吉斯洋基人封锁了太空,我们很难再从阿塔斯运来援军了,至少暂时如此。”马利克摸摸肚子。“就靠几万人怎么征服四十亿人?”

    “有我在此,人数永远不会成为一个问题。”德莱戈斯表示,从他肋骨内的金属巢内爬出一只小型构装生物,沿着半是机械结构半是白骨的胳膊爬到他手上。巫王轻易的接过构装生物叼着的一枚戒指,把它带在自己的指骨上。“倒下的人将再次爬起为我们的目标而战,无论他生前是敌是友。”

    “倒下的伪神也同样如此。”不死者巫王如此宣称。“当米斯塔拉人看到自己崇拜的偶像被我的死灵法术激活,出现在战场上时,我很兴趣记录下他们的反应。”

    “如此甚好。”穆哈迪说。“那么我们的问题就剩下了吉斯洋基人,他们的况如何?”

    “不幸的是,他们已经夺回在卫星上的补给基地。”马利克无奈的表示,擦了擦额角的汗。“以此为据点,他们可以在任意时间袭击阿塔斯,或者米斯塔拉。我的弘洋巨怪巨怪号虽然强大,但无法兼顾所有地方。而吉斯洋基人的舰队规模非常非常的庞大。”

    “具体有多强大?”德莱戈斯询问道。

    巫王续道。“用预言法术可以确认……那颗卫星的环绕轨道和自传周期出现了明显到可以观察的变化。一只总质量大约有那枚卫星质量五十万分之一的吉斯洋基人舰队已经降落在那里。保守估计也至少有一千万亿塔兰特的总排水量。(按照地球单位,大约二十七万亿吨总排水量。卫星的质量与土卫六大致相同,为月球的一点八倍。)要我说么,至少有大型魔法船数万艘,士兵有多少难以推测,至少五千亩吧。”

    “这不可能!”德莱戈斯大声回应。心灵术士深吸了一口气。

    “观察结果就是如此,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啊。”

    “也许引起轨道和自传变化的未必就是他们的舰队。也许是某颗大型彗星造成的。或许他们利用彗星或者小行星充当自己的移动基地。”穆哈迪突然想起了上古邪物阿托普斯,它的本体就是阿塔斯的一颗月亮。谁知道多元宇宙里还有没有类似的恐怖怪物呢?“而且他们缺乏高等级的施法者和武士。虽然我们并不清楚其原因何在。但我想他们没法攻克任何一座阿塔斯城邦。”

    “他们也用不着攻克城邦,如果目的仅仅是消灭我们的话。如果他们连彗星或者小行星都能控制,那么他们大可以用魔法船舰队把小行星带的碎石头拉倒阿塔斯轨道上来,然后重力就会完成接下来的活儿。面对轨道轰炸,阿塔斯大部分地区都是毫无防备的。”马利克显得有些担忧。“何况,他们虽然没有传奇法师。但是他们似乎有某种能力,可以控制红龙……多元宇宙是个很大的地方,谁知道他们可以召唤多少喷火爬虫来对付我们?”

    “既然你可以建造一艘弘洋巨怪号,那么就可以建造第二艘。”穆哈迪说道。“阿塔斯缺乏金属和人力,米斯塔拉可不一样。何况,你现在已经没有需要克服的技术难题了。”

    “我的亡灵仆役也可以帮忙。”德莱戈斯插话道。“我很有兴趣观摩一下这种巨舰的建造过程,纯粹的学术兴趣。”

    “即使从最乐观的角度考虑,建造一艘弘扬巨怪级的魔法巨舰都需要至少几百年时间。”马利克面露难色。“怎么也不可能赶上当下的战争的。”

    “如果我许你使用扭曲时间的法术呢?”心灵术士建议道。“不断翘曲时间进行加速,那么你可以用多长时间完工?”

    “会快的多,但这类魔法消耗的生命力是难以计量的,更别提反复使用了……”马利克犹豫的说。

    “看看四周。”穆哈迪对巫王说道。“米斯塔拉不像阿塔斯,这里的生命要繁茂的多,有大量的生命力可以抽取……如果我们的敌人使用轨道轰炸来对付我们的话,那么我们没有理由不竭尽全力进行反击。”

    “蔚蓝年代的阿塔斯比现在的米斯塔拉还要生机勃勃,但滥用的魔法依然毁灭了它。”德莱戈斯表达了自己的忧虑。“即使这里的生命目前看起来多么繁茂,一旦我们开始无节制的使用魔法制造战争兵器,将来这里必将走向荒漠化……我们的目的不是寻找一个适宜居住的世界么,如果它变成又一个阿塔斯的话,那么我们征服这个新世界的意义何在?”

    马利克一言不发,他等着看穆哈迪怎么回答。

    “意义在于当我们打败吉斯洋基人,出发寻找第二个新世界的时候,我们就有了两艘巨舰,而不是一艘。”穆哈迪说道。

    “如果在这第二个新世界我们又遇到了难以战胜的敌人,迫使我们不得不再次竭尽其这个世界的生命力呢?”德莱戈斯不依不饶的追问,颇有些学者般的执着。

    “那么就向第三个世界进发。”心灵术士说道。“如果还不行,那就第四个,第五个。虽然听上去不是什么美好的生活,但也不至于比阿塔斯的生活更差。几千年来,阿塔斯的部落民都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我想他们也习惯了。”

    “星际背景下的游牧民族?我觉得这听起来可不怎么吸引人。”德莱戈斯用机器一般的腔调说道。

    “这的确不怎么吸引人,我也不希望这就是我们的未来。”穆哈迪突然感到十分疲惫,说道。“所以我们目前仅仅把这当做一种预备手段来看待。如果吉斯洋基人真的对阿塔斯进行了轨道轰炸,我们再用这法子反制。”

    马利克松了一口气。“幸好如此,那法术太累人了。”

    “但这样我们又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来了,到底怎么才能击败吉斯洋基人?”德莱戈斯说道。“他们的帝国纵横星界,延伸到众多位面。也许我们可以从他们的敌人那里寻求一些帮助?比如灵吸怪?”

    “和灵吸怪之间绝没有合作,它们都是些狡诈无耻的野兽,毫无信用可言!”灵吸怪毁灭者,巫王马利克激烈的反对道。

    “我猜你就会这么说。”德莱戈斯白骨和金属的面容没有表,不过他莫名的给人一种“我故意这么说,来刺激你”的感觉。

    难道要我激活上古邪物阿托普斯去和这些星界怪客交手么?穆哈迪无奈的想到。可是失去一颗卫星会给阿塔斯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会破坏它的轨道平衡么,会让地核地幔的潮汐改变,引发全球的地震和火山爆发么?这么做太得不偿失了。

    不,还有其他方法的,穆哈迪想到。

    “那颗卫星环绕的主星,土星(和太阳系的土星恰好一个名字)的大气里不是生活着某种巨大的怪物么?比弘扬巨怪号还要大。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们能不能把这种生物改造成兵器?”马利克出了一个主意。

    “没准能成,我会向卡米拉传达这一要求的。”穆哈迪想起自己乘坐弘扬巨怪号穿过木星时见到的奇景,同意道。

    “我倒觉得这个法子未必有多好。”德莱戈斯打了个金属响指。“就算我们在阿塔斯星域打败了吉斯洋基人又怎么样?他们终究还会卷土重来,到时候怎么办?再重复一遍?这等于是被敌人牵着鼻子走,显而易见,敌人不会牵着我们走向胜利。”

    “我建议,我们直接打击吉斯洋基帝国的心脏。他们总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士兵。”不死者巫王提议。“我麾下的圣堂武士和亵渎者法师们,虽然早已死亡,但却依然忠诚的服务着。他们可以袭击吉斯洋基人防卫薄弱的星界殖民地,然后利用死者的尸体组建一支军队,继续传播混乱……既然大人你说吉斯洋基人个体实力都不高,那么我的人可以很容易的迫使他们无法集中力量在前线……他们无法抵挡一支生与死的联军。”

    “这有可能失败。”穆哈迪指出。

    “失败又算什么呢,没人会死,因为他们早已死去。”

    “放手去干吧。”思考了一小段时间后,心灵术士肯定的说道。”这会有效果的……不过与此同时,我也有自己的计划来对付吉斯洋基人。”

    马利克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德莱戈斯什么表没人看得出来,但心灵术士猜测他也很想听听自己要说什么。“我们先解决米斯塔拉上的问题,而且动作要快。在那之后我会召集一支精干的冒险小队前往巴托。”

    “这次冒险可能会耗费很长时间,但最终,我会让波利斯学到他当年一直没学到的一课。”心灵术士说道。“然后,我会找到一个被称作众名智者的古巴托住民。通过它,我可以获知所有存在的真名。也包括吉斯洋基人的首脑的。”

    “到那时候,他们将别无选择,唯有投降。”

    “众名智者……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存在,到底大人你是从何得知这个秘闻的?”德莱戈斯的惊讶,甚至连毫无特色的语调都掩盖不住。

    “这不重要。”穆哈迪说道。“我……”

    “敌袭!”一声惊恐的尖叫,突然划破了平静。“敌袭!敌袭!敌袭!”

    两名巫王几乎同时进入了战斗状态,长达十五个世纪的净化之战,让他们对这一类型的敌人特别敏感。

    这种拥有神的敌人。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