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二十三苏拉 探寻谜底

    “很抱歉,女士。”穆哈迪对那个名叫凯琳的女异界神侍说道。“有重要的事物我不得不去关注。现在我必须离开了。”

    “那么幸会了,陌生的路人。”凯琳礼貌的回应道。散发着蔚蓝色光芒的翅膀收在她背后,好像一件圣洁的斗篷。她转过头去和自己的同伴们小声交流着,准备离开。

    “不过,我需要将米海尔的躯体带走。”穆哈迪又说道。“我需要用灵能检测他沉睡中的灵魂,他有某项我必须了解的知识。”

    凯琳回过头来,奇怪的看着心灵术士。为异界神侍,她浑上下散发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势。乍一开她的外表和人类区别并不大,但这种气势使得没有人会把她和人类弄混。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凯琳,会发现她上更多的迥异凡人的地方。她的眼睛没有瞳孔,只有发亮的淡蓝色瞳仁。她的皮肤没有色素沉淀的斑点,材比一般人更高,发梢散发着淡淡的花香。

    “容我冒昧,无论米海尔曾经知道些什么,现在他已经丧失了自我意识,无法满足你的请求了。”凯琳友善的提醒穆哈迪。

    “你自己也说过,我可以用灵能潜入他的灵魂深处,挖出所需要的信息。”心灵术士回答她。“这对我有重大意义。”

    “真的有必要这么做么?”凯琳询问心灵术士。“这听起来像是拷问,我不知道该不该许你这么做。”

    “你是打倒他的那个人。”穆哈迪指指地上不省人事的异界神侍。“现在你却又为他的权力辩护了?”

    “米海尔不是我们的敌人,虽然我们之间彼此敌对。”凯琳向穆哈迪解释。“他只是被蒙蔽了,就如曾经的我一样。如果他意识到无信者之墙那难以言说的邪恶,他会和我站在一起的我肯定。”

    “不能让这个人带走米海尔的躯体。”一个凯琳的同伴说道。他双手交叉,抱在前。“谁知道他会做些什么?很多邪恶的巫师和下界的邪魔都愿意花大价钱收购异界神侍的躯体做实验的。”

    “我觉得这个人很可疑。”另一个和凯琳一道的异界神侍说。“也许我们不该放他离开。”说完,他使用了一个侦测邪恶神术。“看啊,他上发红光!我们该惩罚他,以免他将来作恶!”

    “先有罪,再有罚。而不是反之。”凯琳坚定的拒绝了这个提议。“同样的,我们根据一个人的行为评价人,而不是他的想法。不可以因为有人心生恶念,就将其斩杀。那样的话,我们才会变成罪人。”

    女异界神侍转向穆哈迪。“很抱歉,陌生的过路人,我不能许你带走米海尔的躯体。我们会将他带到妥善的地方保存起来。”

    要不要动手把那具躯体抢过来呢?穆哈迪暗暗估算如果爆发战斗,自己的胜率。凯琳是一名极其强大的异界神侍,她的几个同伴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也许自己能侥幸胜过凯琳,但绝难将他们一口气全部击败。何况,如果自己不能速战速决的话。巫王,还有失宠都会发现自己这个太初术士是冒牌货。

    “也许我们可以各退一步,如何?”心灵术士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我不会带走米海尔的躯体,你们也不阻止我用灵能获得所需要的信息。我就在这里显能,如何?”

    “供是不能被许的。”一个凯琳的同伴说道,他是个材异常高大的异界神侍。

    “就像暴力一样?”穆哈迪高声说。“我看到你们对动手和米海尔战斗没有犹豫。”

    “我们不得不如此,这不代表我们喜欢这么做。”那个高大的异界神侍说道。

    “我也不得不如此,无论你们是否喜欢。”

    异界神侍们明显没有被心灵术士的话说服,虽然他们的思维波动迥异凡人,但穆哈迪还是能勉强读取到他们的绪——怀疑,不满,疑惑。

    “也许我可以答应你的请求。”出乎她的同伴们的预料,凯琳这么说道。

    “可是他……”那个材高大的异界神侍出声想要阻止,被凯琳举起一只手打断了。

    “你是个强大的凡人,过路者。”凯琳转向心灵术士。“如果我同意你在这里探查米海尔灵魂深处的秘密,你可不可以答应我的一个请求?”

    穆哈迪眯起眼睛,仿佛在重新打量对方。“这个请求的内容是?”

    “我们需要帮助,才可以将我们世界的人从无信者之墙的暴政中解救出来。”

    “让我猜猜,你想要我帮忙对付你们世界的神明?”穆哈迪说道。“听起来不错,但我现在有要事在,不能卷入其他的争斗了。”

    “不是现在。”凯琳解释道。“我从未妄想过现在就能实现我们的大义,但如果你答应了,我们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寻求你的帮助,到时候希望你不会拒绝。”

    “不是现在,而是未来?”

    “当你不那么有事在的时候。”凯琳保证。

    仔细思考了一番以后,穆哈迪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你有我的保证了。在必要的将来,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成交。”褐色短发的女异界神侍说道。

    -------------------------------------------------------------------

    潜入一个人的深层意识,无论在什么况下都是极其危险的行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心灵术士此时要做的和地球上的心理意识差不多。但心理医生只能通过有限的和具有极大局限的原始手段来对病人的意识旁敲侧击,而强大的心灵术士能将自己的意识投影到对方的脑海里,获得更加直观的形象。

    但是将自己的意识投影到对方的脑海里,也就等于将自己的意识暴漏在了一个极端陌生而危险的环境中。毕竟智慧生物的思维是多元宇宙中最不可捉摸,最变幻无常的存在。

    名曰自我意识的意识成分,仅仅是绝大多数智慧生物最表层最微不足道的组成部分。就好像浩瀚沙漠之中一块不起眼的碎石,或者汪洋大海一座渺无人烟的孤岛一样。智慧生物们往往有一种错觉,就是以为自己的自我意识掌握着一切,纵着一切。而实际上这种自由不过是一种假象,本能和思维定式牢牢的左右着一个人,远胜于他所谓的自我意识。

    心灵术士们早就发现,人的自我意识与其说是人无所不知的主宰,不如说是一个闭目塞听的君主,绝大多数讯息都被自作主张的大臣们私自拦下了。举个例子,正常况下一个人没法感觉到自己的脏器,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心跳,左右不了自己肠胃的蠕动。

    而且即使是那些人的自我意识接受到的感觉,很多也不过是错觉而已。比如说人其实只有五种味蕾,没有辣味的受体。辣味的本质其实是轻微的刺痛,外加感。自我意识将这同时接受到的两种感觉混淆,就产生了辣。而为了散发那并不存在的量,人吃辣才会大量出汗。

    在这层浅薄无知的自我意识之下的,才是一个人思想的本体。一个汹涌的,深不见底的意识之海,潜意识和无意识。各种未成形的莫可名状的恐怖想象,各种无法宣之于口甚至排斥去想的罪恶念头,各种沉睡已久的上古遗传的记忆和本能……都在这里。

    每个人的思想都是不一样的,而像异界神侍这样的非人存在的思想可能更加古怪而不可理喻。想要抽丝剥茧的从米海尔的灵魂深处挖掘出信息,难度之大其实也不亚于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了。

    牧师神术的力量来源于他们所信奉的神明,法师法术的力量或者来自抽取到的自然界生命力,或者来自魔网等等。只有灵能者与众不同,他们的力量就来自自己的心灵深处。理论上说每个人都有成为传奇灵能者的潜能,只不过大多数人的力量永远不会得到开发。但当一名心灵术士潜入对方灵魂深处的时候,很可能就会遭遇到这些不曾被开发的原始灵能力量,陷入绝境。

    穆哈迪小心翼翼的进入深度沉睡中的异界神侍的脑海中,在外人看来他仿佛只是站在街头闭目休息了,实际上心灵术士的意识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躯体。

    米海尔沉睡中的意识世界是个古怪的地方,这里一片黑暗,天上没有光,无垠的大地上空无一物,没有植被,没有丘陵和沟壑,什么都没有。

    心灵术士的意识在米海尔的内心世界投影出了一个自己的形象,他轻轻的降落在地面上。离他不远的地方有两个活物,一前一后的奔跑着。这就是这个古怪而空旷的世界唯一活动着的东西了。

    跑在前面的那一个似乎是个孩子,而在后面追赶的那一个是一只浑骨刺的可怖怪兽,仅仅是看到它,就让人感到浑烦躁。在内心世界中,每一个形象都是人意识的一部分,可以说这两个都是米海尔的化

    穆哈迪决定先从那个逃跑着的孩子的形象着手,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挖掘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

    心灵术士的投影出现在了那个“孩子”边,后者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出现,依然在以一种古怪的缓慢步伐奔跑着,好像试图逃离那头追赶着的怪兽。他跑的很慢,可奇怪的是那怪兽追赶的步伐也是不紧不慢的,两者间的距离始终保持恒定。

    “你一定是米海尔。”穆哈迪对那个“孩子”说,同时使用灵能的技巧,在自己的语言中增加魅惑的效果。“告诉我,你知道很久以前,一个名为拉贾特的人曾经在印记城达成了什么交易吗?”

    “嘘,快跑。”那个“孩子”说道。“它要追上来了!”

    穆哈迪又问了一遍,这一次用上了更强力的暗示技巧。可无论他怎么尝试,那个“孩子”的回答始终是:“嘘,快跑。它要追上来了!”

    “它?你指的是这只怪兽吗?”穆哈迪说道。“我帮你消灭他,你就回答我的问题如何?”

    “嘘,快跑。它要追上来了!”

    那只怪兽的确追的更近了,它有两人多高,骨刺之下的皮肤好像是一张张痛苦的人脸缝制而成的,那些人脸蠕动着,露出极端悲惨的神。虽然从没有见过无信者之墙,但穆哈迪有种感觉,这个怪物的形象就是无信者之墙的具现化。

    心灵术士眼看无法从对方那里找到答案,就试图先下手对付那只怪兽。也许等这个“孩子”不用逃跑了,事会顺利一点。

    穆哈迪集中精神展现异能,威力强大的精神风暴在米海尔的内心世界里形成,正中那只可怖的骨刺怪兽。怪物的步伐踉跄了一下,然后倒在了地上,消失了。

    “现在,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停止逃跑并回答我的问题……”心灵术士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注意到那个“孩子”突然显露出极短痛苦的表,他紧紧抱着自己的肚子,然后倒在地上死去了。

    几次呼吸的时间后,穆哈迪眼前的孩子尸体又发生了变化。它开始膨胀,扭曲,颤抖,那张皮肤下新的骨骼和肌不断形成……当这可怕的变形最终完成的时候,那只骨刺怪兽又出现在了心灵术士面前。

    “你伤了我,却杀死了男孩。”那个怪物开口说话了,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好像梦境一样。“难道你不知道,我们本为一体。攻击我就是攻击他,我就是他的焦虑。”

    “你无疑也做过同样的梦,不是么,外来者?”那个怪物对着穆哈迪大声咆哮……也可能是哈哈大笑。这怪物的笑声和咆哮声听起来都差不多。“自己一个人处黑暗的梦中,恐怖的怪物在追赶自己。你想跑,却发现自己的步伐如此缓慢。这梦没有开头,也没有终结。”

    说完,怪物飞扑上来。

    穆哈迪迎战。

    一场激烈的混战,这是纯粹的意识层面的交锋,虽然它在内心世界的投影以血腥搏战的形式展开。短暂的交手结束后,心灵术士从血泊中站了起来,他的上添了一道伤口。

    怪兽倒地不起,已经死去多时,但它的声音却从虚空中传来。“去别的地方寻找你要找的答案吧。从焦虑这里,你一无所获。”

    说完,声音消失了,但那种令人烦躁的感觉却久久不去。

    场景突然变换,黑暗森的天空消失了,空无一物的大地也不见了。天上开始飘下雪花,寒风凌冽,心灵术士发现自己站在雪山绝巅。刺骨的寒冷无时无刻的试图夺走他体的量。

    一座冰雕就坐落在穆哈迪眼前,摆出一个思考者的姿态。心灵术士走上前去,发现这具雕像就是米海尔本人,他被冰封于此,一动不动。

    穆哈迪试图和对方交流,可是无论他如何尝试,总是得不到任何回应。心灵术士最后试图用异能火焰灼烧冰雕把米海尔的意识唤醒,也同样没有收获任何效果,冰雕毫发无损,米海尔保持着思考着的姿势一动不动。紧皱的眉头,托腮的手臂,低俯的躯干,弯曲的下肢,他的肌紧绷着,整个人好像砸一种极为痛苦的思考中剧烈的收缩着。

    心灵术士绕着冰雕转了一圈,还是没发现任何能够与对方交流的线索。怎么办,穆哈迪想,这个形象代表异界神侍内心的什么部分?

    又经过了几次尝试,心灵术士还是没能成功和米海尔建立起联系。这时候穆哈迪打量着那座冰雕,突然间灵机一动。

    在地球上,艺术家罗丹的那具思考者雕像和眼前米海尔的冰雕几乎一模一样。穆哈迪记得思考者雕像是地狱之门大型雕刻的一部分。思考者坐在地狱之门的顶端,思考的是地狱中的种种罪恶和苦难。米海尔的冰雕在这雪山绝巅之上,他的下方是不是也隐藏着什么东西呢?

    穆哈迪弯下腰,拂开地面上厚厚的积雪。积雪下是近乎透明的坚硬冰层,冰层中似乎还埋着什么东西。

    心灵术士展现异能,猛烈的旋风以他为中心向四面吹去。厚厚的积雪被一瞬间席卷一空,露出埋藏在下面的巨大冰层来。

    这冰层是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被埋着的几个异界神侍。米海尔赫然就在其中,另外几个则是凯琳和她的同伴。他们看起来好像激烈的争辩后不欢而散的样子。

    穆哈迪接着展现另一道异能,阅读这里过去发生的景。在米海尔的内心世界施展这道异能,就等于阅读他的记忆。灵能制造的幻象中冰层褪去,异界神侍们正在这里激烈的争辩着什么。看起来好像凯琳要带着自己的追随者离开,而米海尔正试图阻止他们。

    “你知道你是错误的。”米海尔记忆中的凯琳对他说。“无信者之墙的存在并非必不可少的。只要我们行事正义,秉持公正。那么善良本就足以吸引凡人们皈依。”

    “凡人们需要时间和阅历才能意识到信仰正义的重要。在那之前,有多少人会被魔鬼和恶魔**而堕落?难道我们就该对这种可能袖手旁观?你自己也曾说过,当好人袖手旁观的时候,邪恶就胜利了。”米海尔言辞激烈的反驳。

    “你对正义的信奉比谁都要坚定,而且你也知道凡人们信仰正义是对他们好。”米海尔接着说下去,试图折服凯琳。“那么无信者之墙的存在客观上迫使凡人们更快的做出选择而皈依,究竟有何不妥?你太看重程序上的正义了,凯琳,你忽视了结果更为重要。”

    “我简直不敢相信从你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凯琳摇摇头,说道。“只有无信之人才会被钉上墙,这究竟客观上促成了什么结果正义?难道凡人们就不会去选择信仰邪神来避免这样的结局吗?说到结果上的正义,对墙上那些刚生下来没多久还没来得及选择信仰的婴儿灵魂说去!你告诉他们,你追求的结果正义是什么?”

    “可是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你不能就这样离开天堂山。”米海尔无力的阻止道。

    “没有改变是一蹴而就的,但是若没有人推动,那改变就永远不会到来。”凯琳说道。“加入我,和我一起改变世界!”

    “不。你太理想化了,你根本意识不到这个多元宇宙的复杂。我恐惧你的道路终将给凡人们带来更大的灾难。”

    凯琳退后了一步。“我确实理想化,但这不就是纯粹的正义化所应该是的么?你对贯彻正义的迟疑已经让你的荣光蒙羞。”

    “正义从来就不是推动世界改变的原因。”米海尔沉重的说。

    凯琳对他的话不屑一顾,“你根本不明白。”说完,她带着她的追随者离开了,天堂山的光芒仿佛也随之黯淡了许多。

    “不,我太明白了。”米海尔低头自言自语。

    幻象褪去,凯琳和她的追随者同天堂山决裂的景被永久封存在内心世界的冰层中。米海尔痛苦的坐在冰层之上,直到被冰雪覆盖。

    穆哈迪突然意识到,在这个场景中,代表米海尔意识的一部分的可能根本就不是那座雕像,而是这冰雪本

    心灵术士转换了尝试沟通的对象,果然,他的疯狂猜想是正确的,冰层回应了他的呼唤。

    “你发现了我,我是米海尔的悔恨。”冰层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回应着心灵术士的灵能。“他悔恨自己没能阻止凯琳的离开。这悔恨让他变得不愿意与任何人交流,他宁可战斗,因为死亡本也是一种解脱。”

    “悔恨让他变得封闭。从悔恨这里,你一无所获。”

    场景再一次变化,冰雕和雪山都不见了,但那种刺骨寒冷的感觉,久久不能散去。

    心灵术士不断的在对方的灵魂深处搜寻,各种或美丽动人或光怪陆离的场景出现又消失。每一次穆哈迪都要面对米海尔意识的一部分,每一次他都没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又一处场景在穆哈迪面前出现,这是一处沼泽,各种蕨类植物和藤蔓在这个地方疯狂蔓延。这里的地面上没有草,只有好多蘑菇一样的真菌。绿色拔地而起的大树看起来像是来自远古的古树种类。沼泽里有些七八尺长的奇虾慢慢的游动着,沼泽底部爬满了三叶虫和其他远古时期的生物。

    两名异界神侍正在这宛若上古时代的沼泽边生死相搏,其中一人穆哈迪认出来就是米海尔,另一个异界神侍他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异界神侍面容异常俊美妖异,羽翼是黑色的,好像烧焦了一样。当他开口时,口中吐出的是毒蛇一样的信子。

    天空被火焰和鲜血所填满,很明显这里爆发了一场大战。不过现在,这场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米海尔和不知名异界神侍的战斗几乎就是他和凯琳之间战斗的翻版,只不过这一次他变成了占据上风的那一方。趁着对手露出一个破绽的时候,米海尔一脚将敌人踢翻在地,然后举起火焰长剑准备给予最后一击。

    “嘶嘶,愚昧的人啊。”被打倒在地妖异异界神侍用蛇一样的腔调发话了。“为什么当他们凭借自己的意志就可以获得渴望的力量时,却偏偏要舍近求远甘心充当诸神的玩具呢?”

    说完这句话,米海尔就斩下了对方的头颅。

    得胜的异界神侍似乎注意到了穆哈迪,“什么人?”

    “一个旁观者,你又是谁?”心灵术士说,用暗示的技巧抚平对方的敌意。

    “我是米海尔的骄傲。我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他最骄傲的一刻,击倒阿瓦梅恩的一刻。”米海尔摸样的异界神侍说道。

    阿瓦梅恩,这个名字穆哈迪有些印象。那次和失宠女士的碰面中,魅魔犯罪女王提起了名字,他似乎也是和拉贾特交易的参与者之一。也许从这个场景里,自己真的能挖掘出什么来,穆哈迪想。

    “击倒一个无名小卒毫无荣誉可言,也不值得骄傲。”心灵术士说道。“告诉我,这个阿瓦梅恩是谁?”

    这一招对骄傲的化果然有效。“你用心不纯,旁观者。但我是傲慢,傲慢的本质让我不能拒绝回答,因为默默无闻与骄傲有悖……你居然不知道鼎鼎大名的阿瓦梅恩?那个堕落的异界神侍?在多元宇宙的历史上,只有两位高阶异界神侍曾经叛逃,一个是凯琳,另一个就是阿瓦梅恩。”

    “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在几千年前就被我杀死,现在自然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可他曾经是天堂山眼中最大的敌人,他在一个蛮荒的半位面建立起大军,想要攻克诸神的居所。”傲慢的化说道。

    “他仅仅是一个高阶异界神侍,为什么可以令天堂山感到恐惧?”

    傲慢没有立刻回答穆哈迪的问题,看来这个答案很重要。不过心灵术士自有办法,他用灵能的力量暗示对方。毕竟傲慢只是异界神侍完整思维的一个碎片,所以难以抵挡,最终还是开口了。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事实,这件事实比千军万马更有力。”傲慢不自然的说道。“他发现,即使不信仰神,牧师们依然可以获得使用神术的能力。他们可以信仰其他任何抽象概念来获得神术:善良,,太阳,暴虐……”

    “有那么一段时间,不信神的牧师越来越多,无论善神还是恶神都发现自己的信徒急剧减少,整个世界的规则似乎都将改变……”

    居然可以不信仰特定的神明而获得神术?!穆哈迪感到不可思议,这几乎颠覆他以前对多元宇宙的认识。这个事实实在是太有力了,心灵术士立刻意识到了它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当入侵米斯塔拉的时候,他最大的担心就是自己的追随者看到,异界的牧师可以施展神术而第一因从不回应任何祈祷,这会动摇他们的信仰。如果信仰抽象概念也可以施展神术的话……

    “……他甚至计划和多元宇宙的恶人结盟,壮大自己的军力……”傲慢的化说道。

    就是这个!穆哈迪意识到自己已经接近答案了。“这个阿瓦梅恩,是不是曾经和一个来自阿塔斯世界的法师结盟?”

    “据说是的。他愿意为那个法师提供理论,而索取的仅仅是复活一个恶魔领主——据说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实的存在,它叫塞托罗斯。”

    找到答案了!穆哈迪想,不过突然之间他的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于是就问了出来。“不信仰特定的神明,仅仅信仰抽象的概念,会不会被钉上无信者之墙?”

    “会,这就是无信者之墙被建立的原因之一。”灵能迫使傲慢的化吐露它所知的一切。“迫使凡人信仰人格化的诸神,而不是抽象的存在。”

    又一个谜底被揭开了,但这个谜底带来了更大的疑问。“为什么要这样?你所信仰的正义之神也认可这种做法么?这正义么?”

    “这是正义的,我的神向我展示了这点,但他随后又取走了我的记忆。我只知道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阻止更大的灾难,可为什么要这样阻止我就不知道了。”傲慢的化说道。

    “什么灾难?”

    “不知道,这可能是多元宇宙里最大的秘密了,由所有最强大的神明共同守护。”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穆哈迪反复显能,想要把对方知道的全部内幕都榨取出来。可无论他再怎么显能,米海尔的意识里都搜索不到半点有用的消息了。

    心灵术士结束对异界神侍意识的探索,回到自己的躯体中。“谢谢你,凯琳。”他对自己面前的女异界神侍说道。“你会想知道我今天发现了什么的。”

    “有一天我会告诉你我发现的秘密的,但不是现在。”穆哈迪接着说道。“现在,我有要事要做。”

    说完,心灵术士微微鞠躬,然后转向那扇自己曾经用过的,前往米斯塔拉世界的传送门走去。

    --------------------------------------------------------

    p.s.房规而已,切勿当真。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