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十二苏拉 罗刹罗闍

    法赫德藏起了尸体,心灵术士用异能将他们传送回自己的客房。穆哈迪吩咐首陀罗仆役们上来饭菜,然后又命令他们不得打扰。

    尸体上五花八门的金属饰物都被摘了下来,包括他的铁石臂环和银玉臂环。德佳·苏莉斯看到这一幕,似乎有些百感交集。这个施法者的体很强壮,双手骨节粗大,为了摘下他手上的戒指,法赫德不得不砍断手指。末了,死者的假牙也都被敲了下来。

    仆役们奉上饭菜,米斯塔拉人的料理十分精致,主要是各种鱼和素菜,配有许多辛辣的香料,吃起来别有风味。心灵术士将其中最好的一些用异能保存起来,准备带回去给女心灵术士和精灵少女。

    饭菜的数量之大,几乎让心灵术士和法赫德两人有些吃不消。阿塔斯艰苦的沙漠生活,让阿塔斯人极其擅长忍饥挨饿。哪怕极其少量的食物,就可以填饱肚子。米斯塔拉人的大餐太奢侈了,两人几乎随手抓了一点就吃饱了。德佳·苏莉斯茫然不解的看着心灵术士和精灵,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几乎没怎么吃东西。

    “你先前说过,你是个学者,来往各个位面。”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穆哈迪就顺便问了问那个被救出来的女人。“那么你一定有法术进行位面传送和位面通话吧。”

    “你想让我开一个传送门回阿塔斯?”那个女人摇摇头。“我做不到,这个法术太难了。我只能通过印记城来往诸界,而那个法术我也没有准备,我的法术书……”

    她没有说完,穆哈迪就打断了她。“没关系无所谓,那么你总有能够位面通话的法术吧?”

    这次德佳·苏莉斯肯定的点点头,“我可以试试。”

    “这么做会不会引来不必要的关注?”法赫德有些担忧。“若是让外面那些仆役发现到施法的痕迹,比如植被枯萎,蚂蚁死去之类的,他们会不会起疑?”

    “这只是个简单的通讯法术,怎么会出现那些异象?”德佳·苏莉斯不解,她小心翼翼的说,好像害怕自己的回答会让精灵丢面子生气一样。

    “可你施法的时候不需要抽取周遭的生命力吗?”法赫德感到有些古怪的反问。“不然你如何施展法术?”

    “我从没接触过需要抽取生命力才能施展的法术,也许苍白之主或者邪术师有这样的能力,但我完全不清楚。”德佳·苏莉斯表示。“为什么你会觉得我的法术会消耗生命?”

    “我还以为所有的法术都要消耗生命力呢。现在看来,也许只有阿塔斯是这样的?”法赫德奇怪的说。“穆哈迪,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么?”

    “只有我发明……我是说我发现只有阿塔斯的法术才需要抽取生命力作为魔力源泉,其他世界有其他世界的施法规则。也许在米斯塔拉,魔法有另外的形式。”心灵术士谨慎的解释。

    经过这个小插曲后,德佳·苏莉斯在穆哈迪的指导下施法联系上了安卡拉的巫王马利克。后者的声音被传送到这间客房里,伴随着嘈杂的噪音,比如吧唧嘴的声音和“这个不行,换种调料”这种古怪的指示。

    穆哈迪哼了一声,苏丹立刻回应。“原来是您,我的师父。料想您已经回到阿塔斯了?”巫王用一种油腻腻的声音说,在穆哈迪面前,他总是显得很恭谨。

    “不,不过我来到了这个和阿塔斯在同一轨道上的伴星,并且已经接触到了这里的居民。”穆哈迪说。“他们是非常独特的民族,人口众多,有非常发达而另类的文化。”

    巫王问出了那个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依您所见,师父,那个世界有移民的潜力吗?它适宜居住么?”

    “这个自称米斯塔拉的世界拥挤的程度远远超过我最狂野的想象,到处都是人,没有多少无主的土地。而这里的人民极其敌视阿塔斯人,还有本土的神。我们几乎不可能和平的来这里定居。”心灵术士说道。“不过幸运的是,这里的自然环境比阿塔斯优越百倍。地上可以种植上百种作物,毫无攻击的牲畜在原野漫步,金属矿藏数不胜数,水从天而降!”

    “这就足够了。”巫王说道。“只要这个世界能居住就可以了,我不在乎当地人是选择抵抗还是什么。我们的移民计划可以开始了。”

    “说到移民,”穆哈迪问道。“你的魔法船修好了吗?”

    马利克苏丹的语气里流露出几分无奈,“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修好?不过好消息是吉斯洋基人的基地有完备的船舶设施,他们还储存了大量的武器和粮食,利用这些,我已经修好了几艘坠毁的吉斯洋基船。这些船虽然小,运一批先头部队也足够了。”

    “吉斯洋基人为什么要建造这么完善的基地设施?”心灵术士敏锐的注意到这个问题。

    “从我发现的一些文件来看,它们在策划更大规模的入侵。我们打败的那支舰队只不过是大军的先锋而已,更为的强大的力量将在以后到来。”马利克苏丹回报道。“这个基地本来将是它们的前进基地,看来它们志在征服整个阿塔斯。”

    “不自量力。”穆哈迪评价道。

    “确实如此,我睿智的师父。”苏丹奉承道。“不过我们应该对此有所准备。”

    “你在暗示些什么?”

    “我在建议,为了防备吉斯洋基人的后续部队,我们必须预备好相当数目的部队。这么一来,我几乎没有多少圣堂武士属下可以用来派遣到米斯塔拉世界。也许……您会亲自出手帮助移民在新世界站稳脚跟?还是说我们先放缓计划?”

    “无需放缓,我们可以同时击败米斯塔拉人和吉斯洋基人。”心灵术士说道。“我会自己召集一只大军,粉碎米斯塔拉人的希望。你只需要提供魔法船就可以了。”

    “那么我会将已经修好的几艘魔法船和足够的船员交给您来指挥。”巫王慷慨的表示。“它们可以把军队从阿塔斯运到米斯塔拉世界。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宣称这些米斯塔拉人的国境离我们的军队太近了,就可以开战了。”

    “很好。”心灵术士褒奖对方。“你的忠诚会被记住的。”

    “说到忠诚。”巫王又说。“您有些不忠诚的弟子,正在密谋策划些什么。我在阿塔斯留下了自己的拟像分,探知波利斯正在到处造访,似乎准备联合那些叛徒。我还听说他为了讨好提尔的莎蒂丽,宁肯废了泰西安呢。”

    “一百只团结的羔羊也敌不过一头雄狮。”穆哈迪表示不以为然,虽然莎蒂丽这个名字还是让他有些异样的感觉。“波利斯再次挑战我之,就是他自取灭亡之时。”

    “我倒听说,波利斯他不敢和您正面对抗了。”马利克苏丹说。“他好像计划去巴托九重狱,找一个叫众名智者的古怪存在。”

    “他找谁当帮手,我也不会担心。”穆哈迪学着拉贾特的心态和口气回答。

    “我还有一个提议。”马利克苏丹说道,“既然米斯塔拉世界有着丰富的金属资源,我可以把阿塔斯上的设施给运到米斯塔拉来,建造更多的巨型魔法船。”

    “如果再建造两艘的话,那么我们的局面就好多了。一艘可以用来对付星界来的敌人,一艘可以用来对付米斯塔拉的敌人,还有一艘留在阿塔斯,用作训练用途。”

    “不错的主意,放手去干吧。”心灵术士同意了。

    “那我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巫王以一句祝颂词结束了这次谈话。

    穆哈迪和马利克之间的谈话是阿塔斯语言完成的,德佳·苏莉斯听不懂,但法赫德是听得懂的。精灵皱起眉头,“拟像分?那是什么东西?”

    “一种法术,可以制造出一个比本体实力略弱的分。这样施法者就可以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兼顾不同的事。”穆哈迪解释。“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们不是正处在一个男人和男人可以结为伴侣的世界么?我不想到,若是一个人和他分结为伴侣,这该算是受诅咒的同恋呢?还是这仅仅是一种特别高端的自渎行为?”法赫德突发奇想。“你该在教法里明确这一点,我的朋友。”

    “想不到你竟然会考虑起法律问题,吾友。”穆哈迪被对方逗乐了。“也许我该任命你做我的首席卡迪(教法官)。”

    “那我可不会谢谢你的。”精灵说。

    “为什么,我还以为你是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任何有权力的位置都喜欢。”心灵术士说。

    “确实很喜欢,”他说。“但我这个人呢,偏不讲礼貌。”

    “我有些明白你是怎么交往过那么多女人的了。”穆哈迪感慨。“你有好一条毒舌。”

    “而你有好一个毒辣的脑子。”法赫德说。“本来我还以为你要跪下来祈祷唯一真神赐给阿塔斯人一个可以移居的世界呢。也许是我理解错了真神彰显旨意的方式?也许你是想先夺取这个世界,然后再跪下来祈祷真神原谅?”

    “有时候我不怀疑,你是不是站在我们一边的。”

    “别多心,我的朋友。”法赫德说。“我比任何人都理解一个适宜居住的世界对阿塔斯人有什么意义。再也没有为争夺一点点宝贵的水而互相残杀,再也没有活埋病人和老人的残忍历史。一个濒死世界的居民为了求生,什么都做的出来。”

    “既然你知道就好。”穆哈迪说。“没人能在道德上完美无缺,这就是忏悔的意义所在。有时候,为了让我们的后代能选择和平的生活,我们只能选择战争。”

    经过一番商议,心灵术士和精灵决定等入夜之后,再悄悄溜回和法图麦她们约定好的碰头地点,这样不易被发现。

    然而在夜里,又发生了一件奇事。

    那是天色刚刚变暗不久的实话,太阳已经沉入地平线之下,但让人浑发粘的湿依然挥之不去。在阿塔斯,当暗沉入沙海,温度会急剧下降,刮起骇人的狂风。在米斯塔拉,似乎夜里的温度也不曾降低多少。

    有人来了,心灵术士通过思维波动敏锐的察觉到,似乎正在窥探自己。

    他打了个手势,让另两个人提高警惕,然后自己离开了客房,想要会一会这个不速之客。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心灵术士的行动,开始转逃跑,逃的不算快,似乎想要让穆哈迪追上去一样。

    心灵术士不紧不慢的追着。对方带着他从这座大城市无穷无尽的屋顶上穿行,最后来到了一片幽暗的林子里。这里长着竹子,又是一种阿塔斯人从没见过的植物。

    不速之客似乎不打算再逃了,他转过来正面穆哈迪。此人材高大,只是背驼的厉害。他一栗色的袍子,黑色的头巾低低的垂下,几乎搭在两条毛虫似得的褐色眉毛上。他长着乱糟糟,钢丝一般的络腮胡子,开口时露出一口深色的牙齿,仿佛参差不齐的断树桩;两只充血的眼球似乎想跳出眼眶。他说话时,好像喉咙里卡着痰。

    “你追我至此,所为何故?”不速之客说,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窥我的客房?”穆哈迪傲然发问。

    “人?我不是人!”不速之客哈哈大笑,发生了变形。

    他的头变成老虎那凶猛的头颅,双手变成了爪子,脖子,膛和其它露出来的部分长出华贵的皮毛。他上披着的栗色袍子也变成了上好的华丽服饰和昂贵的首饰。穆哈迪看着他的眼睛,那是猛虎的眼睛。

    “我乃陀罗伽,罗刹妖一族的摩诃罗闍(大王)!室利笈多之子,鸠摩罗之孙!”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倾泻到穆哈迪上。“我来,是为了证明那个人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那么你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了谎言和骗子,你是个冒牌货。你太高了,不可能是半人。”陀罗伽咆哮道。

    “几千年过去了,也许我的容貌发生了变化。”

    “别想欺骗室利笈多之子陀罗伽!罗刹的摩诃罗闍!”猛虎的脑袋吼叫。“我不是靠外表识别人的,我能观察到人体内的思维!何况,灾星怎会不知道我的名字?他一手制造了罗刹一族!”

    “也许我确实不是灾星。”穆哈迪承认。“但我从很多方面来说,比灾星更有用。无论你找灾星是为了什么,我都能提供给你同样的东西。”

    “尽管自吹自擂吧,人类!”陀罗伽裂开血盆大口。“消息传播的很快,我不是唯一一个听说灾星归来的人。天庭也被这流言困扰了,须弥山护世四大天王正在赶来!北方多闻天!他带着众夜叉,全金甲骑着黄色的战马,护盾也闪耀着黄金的光泽!南方增长天!他麾下的鸠盘荼骑着蓝色的骏马,手持蓝宝石盾牌!东方持国天!他的骑士们手持珍珠盾牌,一银甲!西方广目天!手下的娜迦跨着血红的宝马,着红色铠甲,珊瑚盾牌架在马前!”

    “那是什么,本地诸神的仆从么?”穆哈迪说。“当年米斯塔拉的诸神没能阻止半人的疾病和怪物在人间肆虐。如果他们的牧师连普通的疾病都束手无策,他们又怎能阻挡的了我?”

    “哈哈!”陀罗伽大笑道。“你不清楚当年神战的真相,是吧!”他的口气不是在发问,而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我只清楚,这些自称的神是有弱点的。”穆哈迪说。“如果灾星能伤到他们,那么我也能!”

    “有意思,虚弱的人类,也许我们之间真的可以合作!”虎头人的怪物说道。“你没准真的有灾星的能耐!”

    话音方落,一股沛莫能与的力量从心里术士上发出,好像一只冷冰冰的巨手攥住了罗刹妖的王者。“我们也许可以合作。”穆哈迪说。“前提是你学会正确的和我交流。”

    陀罗伽想要挣脱,却发现这股力量牢牢的束缚住了他的体。“我……”他勉强挤出声音。“……解开我……”

    穆哈迪松开自己的控制,“我已经在你上留下了标记,你是逃不走的。”

    猛虎的脑袋发出一声无意义的咆哮,“啊,阿塔斯人。你说的对,我们之间可以合作。我在寻找对抗诸天的帮手!千百年来他们猎杀我们,追捕我们。他们要我们下跪,要我们屈服!啊呸,陀罗伽,罗刹妖之摩诃罗闍永远不会向这些追捕我们的凶手屈服!”

    “只要你替我们复仇,我就同意和你合作。不然,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我也不会皱半下眉头。”

    “我会帮你对抗诸天,勇敢的陀罗伽。”心灵术士说。“诸天猎杀你们,追捕你们,还要你们下跪屈服。而我只要一件东西。”

    “那是什么?”

    “一句话,一句作证词。”穆哈迪轻轻的说,犹如耳语。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