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卫星之战

    当阿塔斯人来袭的时候,没有多少吉斯洋基人来得及升空迎战。

    绝大多数吉斯洋基战舰停泊在这颗木星卫星的液态甲烷海洋中,这些星界来客在这个世界建造了一座巨大的补给基地,还可以维修船只。显然,这一次吉斯洋基人对入侵阿塔斯势在必得,决不许出现前几次那样的铩羽而归。

    黄sè氮气组成的厚重大气包裹着这个世界,和地球一样,它的天空依然有雨雪。但这雨雪不是由水,而是由炔类(乙炔,甲基乙炔等等)组成的。只有吉斯洋基人建筑在甲烷海中心孤岛上的基地,才有适宜类人生物生存的空间。

    巫王的法术屏蔽了吉斯洋基人的侦测魔法,当鸿洋巨怪号以君临万物的姿态驾临这个世界上空时,后者几乎完全没有防备。

    战斗就这样在一边倒的况下爆发了。

    和大部分发生在星界里的魔法船战斗一眼,跳帮战成了绝对的主角,很类似地球上一一零零地理大发现时期的那种海战。在真正海战中,大部分船只损毁都是由于进水沉默。魔法船并不靠水的浮力航行,不会“沉”,所以要打败敌人的魔法船往往意味着要彻底摧毁对方舰体,或者杀光所有船员。

    马利克一声令下,圣堂武士们纷纷登上小一些的魔法船,准备降入大气层作战。这个时候,一直待在船舱里的几个客人也来到了舰桥,向穆哈迪请战。

    “你不会每次离开我,都是去参加这么惊险的冒险?!”jīng灵少女法图麦武士众圣堂武士和巫王诧异的目光,用毫不客气的口气质问穆哈迪。“往来群星之间?在太阳边航行?我以前还从没想过太阳居然是个可以到达的地方呢!”

    “不过我可不想再待在船舱里了,什么东西都轻飘飘的,我的衣服到处乱飞!”法图麦用一根手指挑起心灵术士的下巴。“走,我们下去好好教训教训那些什么‘养鸡人’。”

    穆哈迪无奈的咧咧嘴,“贸然挑衅不熟悉的敌人是危险的,我以为作为酋长,你很清楚这一点。告诉我,你对下面这帮吉斯洋基人了解什么?”

    “我了解到他们就快没命了,这还不够么?”女孩轻松的说。“什么人能挡住阿塔斯勇士的弯刀呢?”

    “很多人都能,比如说我,不然你上次就用弯刀把我脑袋割下来了。”穆哈迪试图规劝对方。“这些吉斯洋基人不应该被低估,他们是出sè的武士,他们的武器也很厉害。”

    “我的大帐门前插着十根柱子,每根柱子上插着十个出sè武士的脑袋。作为一个有心的jīng灵,我得时不时给他们找些伴儿,免得他们太过孤单。”法图麦哈哈大笑,放肆的坐到穆哈迪的腿上,一只手环绕到心灵术士脑后。“告诉我,屠杀懦夫或妇孺有何乐趣可言?他们是出sè的武士,这不正好么?他们的武器将成为我的战利品!”

    “为何你这么急着战斗?我向你保证,即使你端坐于此,最终我也会把胜利献上。”穆哈迪拨开对方额前垂下的碎发,好更好的看着她。“以你的名义。”

    “或许你该端坐于此,等我我把胜利献上,‘哈里发’?”jīng灵少女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该死,我不是什么需要人照顾的弱少女,我是你的酋长!天蝎诸武士之首!你就不能给我个机会么?”

    法图麦的脸贴的如此之近,以至于心灵术士感觉的到对方炙的呼吸。“论我对你的,论美貌。我自信不输给任何人。可是当别的女人都有和你并肩作战的机会时,我在那里?为什么你就不想让我帮你一点忙呢?”她杏仁黄的眼睛大大的睁着。

    “你有雄辩家的舌头。”穆哈迪捧起对方的脸,递上一吻。“我不会拒绝你的要求。”

    “哈!”得到心灵术士首肯,法图麦甜甜的一笑,有如鲜花绽放。“你的舌头也很不错呢,我是说它的兼职。”

    少女的哥哥和阿伊莎也在舰桥上,前者看到自己的妹妹说服了心灵术士,也走上前来。穆哈迪注意到法赫德和马利克苏丹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后者还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

    “起,妹妹。”法赫德轻松的说。“不然这些好圣堂武士们要把你当成卖的舞女了。”

    穆哈迪借着这个台阶把法图麦从自己腿上放下来。“总是如此神采奕奕,我的朋友。”他上前给了法赫德一个拥抱。“你也是来请战的么?”

    “还有什么能瞒过你敏锐的异能呢,我的朋友?”法赫德在拥抱之后还拍了拍心灵术士的肩膀。“也许我不该赘言,你想必已经从我的脑子里看到我要出战的理由了。”

    男jīng灵依然英俊,jīng明,还比以前更多了些英悍之sè。即使好长时间不见,他待穆哈迪依然像一个至交密友。那张微笑的脸上,似乎永远是游刃有余,万事在握的表

    穆哈迪耸肩摊手,“我何必需要读心,我相信你会直接告诉我的。”

    “我的理由太多了,等我说完,战斗早已打完,白发将爬上我们的额头。“法赫德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不过最主要的理由是,我想要把银剑。”

    “那么你将赢得它!”心灵术士慷慨的说道。“你将加入到战斗中来。”

    穆哈迪的灵能者学姐,阿伊莎似乎看上去有些腼腆,一副扭捏不安的样子。心灵术士猜测她是因为有其他人在场,不太敢抛头露面,所以他就用异能直接和对方进行沟通。

    “我想我该谢谢你,”穆哈迪用灵能往对方的脑海里送去信息。“因为当我不在的时候,你救了提尔城里的信士。”

    阿伊莎站在一边,装作四下打量的样子。“不用谢。”她传回来一条信息,只是简简单单三个字。这也是穆哈迪欣赏对方的原因之一,无论什么况,阿伊莎都不会要求心灵术士回报什么,她好像甘愿充当一个陪衬的角sè。

    “我猜你有事要和我说,我正洗耳恭听。”穆哈迪继续用灵能传讯,另一边,法赫德已经回去自己的船舱准备装备,而法图麦则围着心灵术士问个不停:“……你说的对,我对吉斯洋基人确实毫无了解。你说我该带什么武器?”

    “你的弯刀,再加上一把弓就成了。我猜这里箭shè的更远。”穆哈迪说,同时受到了阿伊莎传来的回信。“我可以感觉的到你的思维波动非常混乱,好像受了重伤一样,有需要我做的么?我可以帮你!”

    “……我觉得还是不要带弓了,这该死的低重力,我总是有点想吐,shè也shè不准。带上几把飞刀如何?”法图麦问道。

    “无疑,吉斯洋基人们将会死于飞刀之下。”心灵术士称赞对方。“我没事,”他向阿伊莎传讯,心里暗自为对方的洞察力叫好。“不过谢谢你的关心。”

    “我也想加入到战斗中去,”阿伊莎用灵能告诉穆哈迪,在外人看来她好像突然对自己的脚产生了浓厚兴趣,正低头数脚趾呢。

    “别告诉我,你也想要战利品。”穆哈迪传讯道,一边好说歹说,劝说法图麦不要试图穿圣堂武士式样的全盔甲。

    “我可以保护这两个jīng灵,法赫德和法图麦。”阿伊莎用灵能告诉穆哈迪。

    “他们能照顾好自己,别看她材纤细,法图麦现在强壮的能用匕首砍断一棵树。”

    “嗯,可是树不会反击。”

    “你没必要为我做到这个程度,我知道你的想法。”穆哈迪传讯道。

    “不,”过了好久,阿伊莎才传来回信。“你一无所知。”

    “那么由你。”心灵术士决定。“法图麦!”他对jīng灵少女说。对方睁大眼睛看着他。“吉斯洋基人是心灵武士,他们会用灵能的力量辅助战斗,你需要一个灵能者帮忙。”

    “有你不就行了?”少女不解。

    “我不能时刻注意到战场的每个角落,带上阿伊莎,替我保护好她。”穆哈迪说。“就算是为我做的。”

    “好——。”虽然不太愿,但jīng灵少女最后还是同意了心灵术士的请求。

    鸿洋巨怪号负责停留在空中提供支援,而圣堂武士们以及其他参加跳帮战的武士们搭乘的小一些的魔法船从母舰脱离,呼啸着杀入这颗卫星的大气层。

    亵渎者法师们施展法术,好让这些武士们能够忍耐这里极低的温度和缺氧的环境。至于吉斯洋基人,他们会在体表涂一层古怪的液体,达到大致相同的作用。

    吉斯洋基人的基地建设在甲烷海的zhōng yāng,看上去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蜘蛛网的中心是可以供类人生物长期生活的封闭式基地。那些向四方伸出的蛛丝就是供魔法船停泊的港口设施。三艘巨大的星界无畏舰,无上正义号,天命超凡号,天命扩张号就停泊在这里。

    一些小一些的吉斯洋基魔法船已经升空抵挡,但是却被纷纷击落。阿塔斯人的魔法船占据了高度优势,居高俯冲而下的速度远远快于那些勉强爬升吉斯洋基战船。

    从造船技术和cāo舰水平上来说,这些星界来客无疑要比第一次离开家园的阿塔斯人要强的多。但是他们的魔法船要想获得良好的shè界,就必须爬升到一定高度。在此过程中,既要克服势能,又要使动能增加。根据能量机动理论,自然是阿塔斯人占尽上风。

    大一些的魔法船要启动起来,花费的时间比小船长的多。等到有几艘大型魔法船升空的时候,不少载着圣堂武士的阿塔斯船已经降落在了吉斯洋基人的基地里,血腥的跳帮战一触即发。

    大批吉斯洋基人从还没有升空起飞的魔法船里冲出来,与阿塔斯人战到一起。数十把银剑挥舞,更多的人手持长矛或者各sè长剑,嘶吼着想要把这些沙漠人屠戮殆尽。

    头戴尖顶头盔的圣堂武士们毫不示弱的与吉斯洋基人杀成一团,一时间血横飞,到处是断肢和内脏。燃着绿sè火焰的箭噼啪着shè向两边的阵营,火苗翻滚,散发着奇异的摇曳光芒。吉斯洋基人用陌生的语言大声咆哮,声音如来自远古的轰雷,让人脊梁震颤。

    混战中敌我难以区分,因为双方的勇士都狠狠咬入对方的阵型之中。一名高阶圣堂武士吹起号角:喔喔喔喔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喔喔喔喔喔呜呜呜呜呜呜。而吉斯洋基人也回应了,不是一只号角,而是数十只同时奏响,夹杂许多鼓点和笛子的声音。我们来了!吉斯洋基人宣告,我们要杀光你们的武士,摧毁你们的飞船,然后占有你们的女人!

    法图麦运使双刀,劈开一个又一个拦路之敌。吉斯洋基人的血溅到她的脸上和上,少女却毫不在意。钢铁咬入骨骼之间的缝隙,然后是柔软的内脏,那声音犹如天籁,令人狂喜。一个吉斯洋基人心灵武士试图用异能的力量打倒这个化杀戮风暴的jīng灵,被阿伊莎阻止,七孔流血的倒下。

    法赫德跟着一帮圣堂武士杀向一艘还没起飞的吉斯洋基人魔法船,一个手持银剑的大武士正在阻挡他们。更远一点的地方,一艘魔法船已经被阿塔斯人夺取。空中,更多的圣堂武士正在降落支援。

    一艘又一艘的吉斯洋基魔法船离开基地,或者升空迎战,或者仅仅是开到甲烷海中,远离港口。这时一道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战场,混战中的人只看到地平线方向好像突然升起了一枚太阳,突如其来的火焰制造出一片充满粉碎石子和无数尸体的废土。

    有人发出**,一个随法赫德上船,此时又参加战斗的jīng灵喃喃道,“真神慈悲,噢,噢,噢,噢,真神慈悲……”

    巨大的星界无畏舰开始升空了,推进器的尾焰仿佛比太阳还明亮。天空中乱成一团,分属两方的魔法船互相颤抖,留下无数条令人发奋的洁白尾迹。好像一个疯狂的巨人,醉酒后留下的混乱画作。

    时不时的,有魔法船被彻底击毁,拖曳着长长的黑烟坠落到地面上,最后消失在一道闪亮的爆炸中。弩炮shè击发出弹丸发出尖啸,cāo炮的吉斯洋基武士高声咆哮,地面上混战中的士兵发出叫喊声和口哨声,时不时间杂着jīng灵的怒吼。

    在所有声音中,星界无畏舰和鸿洋巨怪号上的大炮齐shè时发出的声音最为震撼人心。机仆们把十人合抱粗的炮弹塞进炮膛中,然后亵渎者法师用近乎自残的方式燃烧生命力将其发shè出去。每一发炮击,都是有如山崩一样的巨响,即使在地面上的人都可以感觉的到炮击时地面微微震动,仿佛内部有闷雷翻滚。

    在星界无畏舰和鸿洋巨怪号投下的巨大yīn影中,头顶尖刺头盔的圣堂武士和吉斯洋基人殊死搏斗,像两窝争斗的蚂蚁一样。千百年来阿塔斯严苛的环境带来的自然选择,让阿塔斯人更为强壮高大,也更加敏捷。但吉斯洋基人的武器更为先进,数量也更多。

    空中突然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火球,无畏舰无上正义号被巫王的魔法击沉了。大山一样庞大的舰体在空中解体,剩余的部分燃烧着向下坠落,仿佛下起了一阵流星雨。当这艘巨舰的残骸落入甲烷海洋的时候,掀起的巨浪足有数百尺高,白sè的浪峰似乎足以触摸天际。

    那些没来得及升空的吉斯洋基魔法船行驶在甲烷海洋上,排列成长长的战列线,以侧舷面对基地齐shè。那些魔法大炮开火时在海洋的表面掀起巨大的波浪,整齐的炮声犹如瓦格纳的交响乐。

    黑烟弥漫,几乎遮住了天空。只有在那黑sè烟雾的缝隙间,一艘艘魔法船爆炸时发出的耀眼亮光才能投shè到地面。好像一道道光柱,扫过残酷荒凉的战场。这个建在岛屿上的吉斯洋基人基地已经没有一块平整的地面了,爆炸和魔法让它变得像月亮表面一样,到处是圆形的坑洞。

    阿塔斯人一点一点的占据了战斗的主动,压缩吉斯洋基人的防线。陷入绝境的吉斯洋基人显得越来越疯狂,没有一人出言乞降,甚至不惜以命换命做自杀xìng的攻击。阿塔斯武士们同样毫不示弱,即使弯刀卷刃,就从死尸上捡起一把武器继续作战。

    穆哈迪站在战场的zhōng yāng,统揽全局,鲜血和火焰让他的影显得如此高大,如此狰狞。他的异能屡屡让圣堂武士们占据上风,越战越勇。

    吉斯洋基人缺少法师,而且似乎个体实力不算太强。心灵术士注意到,为什么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却没有传奇人物坐镇?如果有一两个传奇法师或者灵能者的话,吉斯洋基人就不会战败。

    不管如何,胜利就是胜利。这座基地有完整的维生设施和船舶设施,可以维修和制造各种尺寸的魔法船。占领了这里,对己方的实力是个大大的增益。

    穆哈迪抬起头,看到又一艘星界无畏舰被巫王的法术重创,正在下坠。天命扩张号的舰首没入甲烷海洋的时候,它的舰尾依然位于云端之上,仿佛一座燃烧的山脉正在下落。

    这些魔法船也还可以利用,结束战斗后,大可把它们打捞修复。穆哈迪盘算起了战后的计划。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从空中传来,爆炸的气浪吹开了燃烧形成的烟云,地面上顿时明亮不少。

    一艘吉斯洋基魔法船眼看大势已去,竟然加速撞上了鸿洋巨怪号的主推进器,引发了这场爆炸。

    圣堂武士们目瞪口呆的注视着自己的母舰从高空中坠下,如果鸿洋巨怪号被摧毁,他们就永远的被困在这个遥远的世界了。

    不过其实这么说还不算太准确,没有食物,他们在这个遥远的世界也活不了多久。

    法图麦胳膊受了伤,鲜红的血液沿着小臂,从指尖低落。此时她正站在穆哈迪边,用忧虑的语气问道:“快看哪!它掉下来了!”

    “没有升力时,物体通常都会掉下来,你说的没错。”心灵术士微微皱了咒眉毛,但没显得多么忧虑。

    “这艘船毁了,你就一点不担心么?”少女好奇的问道。

    “这里有吉斯洋基人留下的基地设施,我想足以修复鸿洋巨怪号。”心灵术士说道。“至于我们,也不会困在这里太久。”

    “可它不修好,我们怎么回阿塔斯?”

    “我相信巫王马利克不至于连一个外域传送门法术都施展不了。”穆哈迪说。“而在外域的中心,有一座城市,被称为众门之城。在那里,有通往所有位面,所有晶壁系的传送门。”

    “我向你保证,要不了多久,我们就能回到阿塔斯了。”心灵术士安慰的握住女孩的手。

    --------------------------------p.s.这颗卫星的环境类似土卫六。但是阿塔斯只有四颗行星,所以它比土卫六离太阳更近,也更亮。这么一来,阿塔斯的土星就位于结冰线以内了。似乎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巨型气态行星,你要较真就把它当成俘获的系外行星好了。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