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六苏拉 穿越风暴

    从某种意义上说,吉斯洋基人是人类的近亲。

    很久以前,洞悉心灵异能奥秘的灵吸怪们建立了庞大的跨位面帝国。它们穿梭于星界中的广袤虚空,将渺小位面纷纷纳入掌中。据说它们建造起巨大的战舰,驾驭着太阳风与电磁场在星海中穿行。更有传说宣称它们的技术与灵能紧密连接,那些巨大的战舰瞬间能跨越多远宇宙,甚至在时间的河流里任意前进或逆流。它们熄灭恒星有如熄灭蜡烛,诸界中没有凡物或神明能与其对抗。

    灵吸怪帝国的主干位于星界,但它们的足迹遍布所有主物质位面。在那些落后的世界里,它们掠夺财富和奴隶——灵吸怪一族的繁殖必须要通过寄生那些类人种族来实现。

    有那么一段时间,它们掠夺来的奴隶数目是如此众多,以至于远远超过了自的数量。这些奴隶们来自五花八门的种族,其中又以人类最为众多,超过了总数的一半。

    灵吸怪们用cāo纵思维的异能统御这些奴隶,并且控制着他们繁殖了一代又一代。他们所没有料到的是,由于漫长的心灵cāo控,有些奴隶的后代竟然进化出了自己的心灵异能和对洗脑的抵抗xìng。

    在所有奴隶中,最先觉醒的,是一个人类奴隶的后代,他名叫泽西蒙。

    他位于一个在混沌海中的灵吸怪前哨站,他的工作是清理主人们的尸体。

    一个年轻的灵吸怪在掠夺奴隶的过程中战死,泽西蒙在清理它的尸体时,发现它的颅骨里夹着一段钢刃。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金属,因为灵吸怪们担心奴隶造反,从不让他们接触任何武器。

    灵吸怪们乃是血之躯,它们以意志为工具,奴役其他血之躯为它们服务。而在那一天,泽西蒙意识到,钢铁优于。那把钢剑杀死了灵吸怪,说明比钢铁软弱。

    这个认识,开启了吉斯洋基民族诞生的第一步。

    在混沌海,意识和物质混合在一起,几乎无法区分。泽西蒙利用这个环境的特点,以及自无比强大的意志,凭空凝聚出了多元宇宙里的第一把银剑。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仿若水到渠成。越来越多的的奴隶们产生对洗脑的抵抗力,并且获得了自的心灵异能。终于,一场百万倍于提尔革命规模的大起义,在横跨无数位面的灵吸怪帝国内部发生。

    无数银剑被坚定的意志凝聚成形,无数战士和泽西蒙一道,反抗他们恐怖的灵能主宰。而在所有那些奴隶起义者中,有一名传奇般的女武士格外强大,她的银剑和她的意志浑然一体,据说能切割空间本

    她的名字叫吉斯。

    在她的领导下,奴隶起义的洪流无的席卷整个灵吸怪帝国。在她的强势和暴怒之下,这场叛乱的风暴粉碎了灵吸怪的统治,把它变成了风中支离破碎的残片。并非所有的要塞都被攻克,所有的灵吸怪都被杀死。但维系帝国的纽带被割断了。

    就这样,泽西蒙和大武士吉斯一起,他们的起义最终摧毁了古老的灵吸怪帝国。现代的灵吸怪们元气大伤,各自为政,互相攻杀,沉迷于蝇头小利,再也没有它们祖辈那传奇国度的荣光。

    在灵吸怪帝国的废墟上,吉斯洋基帝国诞生了,大武士吉斯就是她的第一任女皇。吉斯洋基这个民族经由暴力诞生,它的历史也同样充满了暴力。为了追杀多元宇宙中残存的灵吸怪,吉斯洋基人向所有的位面所有的世界进行扩张。

    由于无数年的奴役,以及之后无数年的位面征战。现代的吉斯洋基人已经不能说是人类了,他们的体因为长期居住在星界中发生了畸变,发达的心灵异能也让他们的头部比人类显得扭曲。不过,追根溯源,他们的祖先还是人类,他们是人类的近亲。

    现在,一支从星界出发的强大吉斯洋基打击舰队,已经抵达阿塔斯坐在的晶壁系。

    三艘体量巨大,令人映像深刻的星界无畏舰组成了这支打击舰队的核心。无上正义号,天命超凡号,还有天命扩张号每一艘都有大约两万尺长,活像离开了海洋的逆戟鲸。虽然从尺寸上说,每艘星界无畏舰只有鸿洋巨怪号的三分之一长,但它们是真正的战舰,武装到牙齿,不是移民船。

    众多小一些的魔法船环绕在这三艘巨舰周围,充当前哨和护卫。而小也是相对无畏舰的体型来说的,实际上这些魔法船也有数百尺长,足以搭在数百名吉斯洋基武士。

    为了在空旷无垠的黑sè虚空中更好的发挥火力,这些吉斯洋基魔法船排成一个立起来的矩阵,好像一面墙一样向前推进。这种阵型使得所有战舰都可同时倾泻火力,不用担心友军阻挡shè界。

    在鸿洋巨怪号上的圣堂武士们发现入侵的吉斯洋基舰队时,吉斯洋基舰队的指挥官也发现这艘庞大到难以想象的阿塔斯飞船。全体吉斯洋基战舰立刻进入战备状态,以威胁xìng的速度向鸿洋巨怪号靠近。

    “吉斯洋基人……这帮星界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巫王马利克大惑不解。“在我的影响中,这些长脸类人对主物质位面兴趣不大,阿塔斯上有什么东西,吸引它们前来?”

    “无需揣测这些不速之客的想法。”穆哈迪一副毫不知的样子说。“他们的本xìng便是反复无常,毫无逻辑,只凭激行事。”

    巫王点点头,认可了这一看法。虽然称得上开明,马利克苏丹依然对所有非人类种族有一种优越感。“准备作战,我们杀光吉斯洋基人,然后返航!”

    除了位于鸿洋巨怪号底部的天融炮,这艘巨舰还装备了大量魔炮,并且搭载了一些用于跳帮作战的陆战队。有太初术士和自己作证,难道还怕什么异族不成?马利克苏丹是这么想的。

    “命中注定我们将是承受土地的人民,等我们回到阿塔斯后,一个可殖民的世界必然会令阿塔斯人趋之若鹜。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先战胜这些吉斯洋基人,不然航线不会安全。”穆哈迪也同意对吉斯洋基人作战。

    双方在广阔空旷的虚空中互相接近,吉斯洋基人的舰队明显在机动力上占优。他们的魔法船很快进入了shè击阵位,吉斯洋基人指挥官下令炮门全开,一门门黑sè的巨炮从三艘无畏舰的舰体内部伸出。

    在摧毁灵吸怪帝国的大起义中,吉斯洋基人们始终没能缴获到完整的灵吸怪末rì武器——弑rì者。但他们利用这种武器的残骸,设计出了一种独有的强力武器——黑暗之门。

    和灵吸怪弑rì者一样,吉斯洋基黑暗之门以夜之卵为其能源核心。数位强大的吉斯洋基灵能者会将他们的jīng神力量集中到黑暗之门上,将其恐怖的内在之力点燃。

    这种外形像大炮的终极武器可以撕开通向无底深渊的传送门,召唤位面的混沌之力攻击敌人,它也可以撕开到火元素位面的通道召唤火焰,或者像现在这样发shè黑sè没有反光的炮弹。

    在太空中没有阻力,所以出膛以后这些毁灭黑球的速度不会衰减。虽然吉斯洋基舰队和鸿洋巨怪号之间隔着漫长的距离,但这些炮弹的杀伤力同样不会因为距离而降低分毫。

    那些小一些的吉斯洋基魔法船也同样使用自己的弩炮开了火,形成一道密集的弹幕,即使阿塔斯人驾船闪避,也不可能避开所有火力。

    从第一发炮弹出膛,到过了大约四分之一个沙漏时,鸿洋巨怪号遭到了打击。

    小一些的弩炮发shè的炮弹被全部弹开,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那三艘星界无畏舰发shè的毁灭黑球就不同了,命中目标后一股令人牙酸的声音沿着鸿洋巨怪号的金属外壳穿出,然后是一次无声的爆炸,直径超过百尺的舰体就和黑球一道湮灭无形。

    鸿洋巨怪号的体积硕大无朋,每一发炮弹给它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何况,这艘巨舰百分之九十九的区域都是没有空气没有船员的货舱,这些部位的结构损坏不影响全舰的功能。

    但即使如此,战况对阿塔斯人来说也是极为不利的。这一天前,他们还从没有经历过一场真正的太空战斗。他们的武器不是为空间战设计的,shè程比吉斯洋基人的武器大大不足。现在,战斗是一面倒的挨打。

    “我们还是没办法攻击么?!”巫王对自己手下的圣堂武士大吼,极少的显示出内心的焦躁来。

    “不行,陛下!”正在cāo舰的圣堂武士无奈的回答。“它们还在shè程之外!”

    “我们之间的距离呢?缩短了多少?”

    “嗯,这个……”圣堂武士停顿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没有缩短!吉斯洋基舰队与我们的相对距离保持不变!”

    “这怎么可能?!”

    “它们的魔法船机动xìng比我们的要强,现在它们一直在以整齐的阵型高速后退,我们之间的距离一点没变!”

    哐当,巫王的拳头重重砸在舰桥的一张台子上。“我们速度不如对方,shè程不如对方。现在想逃也逃不了,给我继续追!没人能耍安卡拉的苏丹,没有人!”

    “让我的亵渎者法师们想办法还击!”巫王下令。

    就这样,吉斯洋基舰队一边后撤一边攻击。阿塔斯的亵渎者法师们则竭尽全力试图化解对方的攻势,他们或者施法召唤出巨大的护罩阻挡袭来的毁灭黑球,或者用法术修复船体上的伤害。

    时不时的,鸿洋巨怪号巨大的舰体就出现一场无声的爆炸,金属和碎木屑被爆炸的威力溅shè到黑sè荒芜的虚空。在这里,这些碎片没有空气阻碍,它们的速度不会衰减,只会一直向前飞行,直到撞上什么为止。

    这种古怪的局面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吉斯洋基人的指挥官也有些惴惴不安。虽然从局面上看,这些星界来客依然占优。但鸿洋巨怪号这巨大的体型也让这些人心有余悸,无论如何攻击,这艘巨舰似乎都没有受到什么致命的伤害。它的速度不曾降低,内部的成员也没有出现伤亡。

    更让吉斯洋基指挥官恐惧不已的,乃是那艘巨型魔法船上的传奇法师。

    巫王马利克也加入到了手下的亵渎者法师中,开始攻击对方。他念诵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咒语,体似乎被一股光晕包围,而每一个字眼都让那光晕变得更为强烈。

    当法术完成时,巨大的磁场风暴在吉斯洋基舰队正中间成形。一瞬间,那些巨大的魔法船都因为强大的磁场而乱成一团,仿佛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有几艘小一点的魔法船失去控制,撞在了星界无畏舰上,化为乌有。

    “撤退!”吉斯洋基人的指挥官是个一向稳妥的军人。看到眼前的形,果断的下达命令。“对方有传奇法师,我们没必要在这里死战,等到后方的增援抵达后再入侵阿塔斯!”

    “撤退!”在弘扬巨怪号上,马利克苏丹也下达了同样的命令,“我们先回阿塔斯,然后再去收拾吉斯洋基人!”

    “无视这个命令,我们继续追击!”一直冷眼旁观的穆哈迪突然插话了。“绝对不能让吉斯洋基逃跑!”

    “可是……”巫王一下子站了起来,好像忘记了心灵术士的份一样。然后,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上的气焰又突然一落千丈。“我以为你不再那么衷追杀非人种族了。”

    “如果吉斯洋基人逃脱,那么他们会带回更多的援兵来。”穆哈迪昂起头说道。“必须赶尽杀绝,方可免除后患。”

    “可我们的船追不上他们。”一个圣堂武士不无忧虑的抗议。

    “融合炉已经修好,我们有无限的动力。”心灵术士无视众人的抗议。“吉斯洋基人则未必,继续追!”

    就这样,黑sè辽阔的虚空中上演了古怪的一幕。一支强大的吉斯洋基舰队正在后撤,而在它们后遥远的地方,一艘巨大的阿塔斯魔法船正在追赶。如果有人从天顶方向俯视,会发现吉斯洋基舰队的撤退方向是一颗巨型气态行星。

    阿塔斯世界所在的这个晶壁系,一共只有四颗星球。分别是离暗rì最近的炎星,阿塔斯和它在同一轨道上的姐妹星,以及最外侧的,一颗类似木星的巨行星。

    巧合的是,这颗类似木星的行星,在阿塔斯语言里也被称作木星。

    和穆哈迪所熟悉的那个太阳系里的木星相比,这颗阿塔斯的木星要更加巨大,体积接近前者的三倍,是地球的四千倍,赤道直径可达五万帕勒桑。以地球的语言描述,它同样主要由氢氦组成,没有实体表面。如果穿越它的大气,不会降落到一个坚固的“地面”上。只会随着深度的变大,四周的气态大气渐渐变为液态的海洋。

    从外观上看,它和太阳系的木星一样有很多横条纹。这是由于高速自转,不同密度的气体因为离心作用而分层产生的。同样因为高速的自转,这颗气态巨行星表面时刻肆虐着无与伦比的风暴,黄sè的闪电永不停歇。在两道横条纹的交界处,还有一个巨大的红sè斑点,那是一道连太空中都能观测到的巨大风暴。

    地球的木星也有个椭圆形的大红斑,东西长四万八千公里,南北长一万四千公里,面积超过四亿五千万平方公里,足够容纳三个地球。而这个阿塔斯的木星大红斑,则比那更大,更狂暴。从魔法船上看去,好像一只红sè的邪眼,无的睥睨着过往众生。

    吉斯洋基舰队凭借高超的机动xìng,甩开追赶的鸿洋巨怪号,几乎绕到了木星后方,快要看不到了。巫王马利克紧紧皱着眉头,那眉毛好像两条正在交配的毛虫。cāo舵的圣堂武士无奈的禀告:“我们已经追不上了!”

    “不,我们正要追上去。”穆哈迪说。“改变航向,我们抄近道!”

    “近道?”圣堂武士大惑不解。“什么近道?”

    “穿星球。”心灵术士简短的说。“他们绕过这颗星球,我们却直接穿过去,必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那个圣堂武士急忙反对。“这太危险了!”

    “不必任由吉斯洋基人召唤援兵来的更危险。”穆哈迪说。

    圣堂武士们偷偷瞄了自己的巫王一眼,马利克苏丹的神难以捉摸,最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弘扬巨怪号调整航线,对着巨大的木星飞去。

    穆哈迪为它设定的航线是穿过木星的表层大气,直到深入木星表面两千帕勒桑,然后从星球另一面钻出。

    这是一条艰险重重的旅程,木星的大气层绚丽多彩并有巨大猛烈到不可想象的风暴。当鸿洋巨怪号进入它的表层大气时,汹涌的暴风让它像一艘独木舟一样颤抖。

    巫王建筑的魔法巨舰长度超过六十万腕尺,重量超过三十亿七千两百万吨,但如此巨舰,在那永恒肆虐的木星风暴中也发出令人牙酸的金属疲劳声。

    当巨舰进一步深入木星大气时,气体的密度逐渐增加,魔法船所承受的引力也开始增加,虽然还远远比不上掠rì飞行时承受的太阳引力。木星大气上端是稀薄的空气,下面就慢慢过渡到由氢氦组成的液态海洋,两者之间并无明显界限。

    一种气球般的诡异生物出现在这时刻肆虐着恐怖暴风的大气中,这种诡异生物下方还拖曳着长长的蛋白质长链,看上去好像巨大的海带。

    不过,这些顶上长着气球的巨大海带比地球上的同名生物可要巨大的多。它们巨大的躯从木星那液氢液氮的海洋深处发端,向上一直延伸到气态大气的中部,长度少说也有一千帕勒桑(五千公里)。原本也可称巨大的鸿洋巨怪号,现在看起来就是海里的浮游生物罢了。

    在地球上,美洲加勒比地区较深的海底有一些yīn暗恐怖的地区。在那里,巨型海带疯狂的生长,一团团,一蓬蓬,仿佛包围着睡美人城堡的那片魔法森林。这些巨型海带可以称得上是植物王国的“高植物之最”高度从几十米至上百米,最高的达五百多米,陆上的巨杉与之相比也是小巫见大巫。

    由于阳光没法照shè到三百米以下的海底,那些加勒比海域的海带林一片幽暗。而且由于这些海带的呼吸作用,那些海域的含氧量较少,鱼类几乎无法生存。所以那里就像是一片死亡之林,无比凄凉幽寂。

    土星大气中的这些巨型海带状生物,给了穆哈迪同样的感觉。只不过规模更大,更为恐怖。这里同样没有鱼,阳光由于风暴的遮挡也变得极为黯淡。心灵术士觉得自己好像一个孤立无助的潜水员,茫然的站立在黑暗yīn森的深海海底。

    鸿洋巨怪号的主推进器忠实的运作,继续前进。

    这艘魔法巨舰几乎已经进入木星那液态的海洋了,船上较为铭感的人,已经能够感觉到下方那无比深邃的氢氮海洋中,有什么巨大的生物存在。

    一道低沉的隆隆声传来。音调如此之低,以至于船上的人几乎是用他们疼痛的骨头感觉到的,而不是通过耳朵而听到的。声音持久,好像来自远处的隆隆雷声。但声音是如此有力,以至于舰桥都被震动了。好像是地震的声音,虽然这里没有能震动的地面。实际上,在这方圆几万公里内就没有一块土,一块石头。

    一种超人的力量分开海面,上浮到鸿洋巨怪号能观察到的高度。那是一只庞大无比的,鲸鱼一样的生物。它在向这里持续不断的发shè出低沉的,雷鸣般的深沉的叫声,就像沿山而降轰鸣不止的雪崩。

    太大了。

    巨鲸用来推进的鞭毛就有鸿洋巨怪号那么大,而这样的鞭毛它体侧有数百根,像桨一样。它还有许多巨大的眼睛,每一只都有大概五亩地见方,分布在巨鲸的头部。其中数十只眼睛瞪着贸然出现的鸿洋巨怪号,显得yīn森而神秘。

    那个cāo舵的圣堂武士把推进器调节到最大,巨量的废灼伤了巨鲸,让它一阵翻滚,潜入了深海。临走前,巨鲸最后一次发出自己的声音。高低起伏像是jǐng笛的鸣声,只是更深厚,更低沉。这声音是如此浑厚,就像是多元宇宙里最大的风琴奏出的最低音。或者告死天使吹响的进军号。声音越来越响,响的使人痛苦。声音使舰桥被振动的嘎嘎作响,使圣堂武士们的耳朵轰鸣。

    多亏了掌舵的圣堂武士高超的架势技巧,弘扬巨怪号停止了下潜,开始上浮。又经过了无比漫长的几个沙漏时,它才终于从木星另一侧冲出。

    “干得好。”穆哈迪夸赞这个圣堂武士,掠rì飞行,发现吉斯洋基舰队,以及穿越木星时他都立了功。“你叫什么名字,舵手?”

    “辛巴达,大人。”

    “好的,辛巴达,告诉我吉斯洋基舰队去了哪?”

    简单的魔法探测就找到了结果。圣堂武士辛巴达兴奋的汇报,“它们在那里!在那颗木星的卫星上!似乎它们在那里建立起了补给基地,所以全部的魔法船都停靠在卫星上!现在它们毫无防备!”

    “准备降落到地表!”心灵术士下令。“我们开始攻击!”

    ------------------------------------------------------

    p.s.木星,土星这样的巨行星是气态,据信没有固体内核。木星的自转速度极快,大约只有九小时,但体积是地球的一千三百倍。所以木星上的风暴非常猛烈。

    阿塔斯的木星,体积是地球的木星的三倍,已经接近行星极限。再大一些,它的重力就将压垮核心的氢,产生核聚变,变成恒星了。(我自己算的,没查书,但应该差不了多少)

    下一章开始,魔法船设定下的太空航行就结束了,还是回到传统的地面世界上来。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