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零三苏拉 太阳法师

    第二个进入要塞核心的人,是珊瑚女巫。

    她在摆脱了暴怒之后,又击退了贪婪的纠缠。虽然已经尽可能迅速的前进,但她还是来晚了一步。

    空旷的走廊回着急促的脚步声,莎蒂丽袍角飞扬,秀发散在脑后。哪怕正在赶路,她仿佛也在无声的诉说了美丽的定义。

    当她的芊芊玉足踏步于沐浴在彩虹sè光芒的核心大厅时,穆哈迪正好伸手碰触到黑sè灵魂石,一道夺目的蔚蓝sè光芒从灵魂石中喷薄而出,将心灵术士全笼罩。下一个瞬间,穆哈迪就消失了,莎蒂丽只是模糊的看到强光照shè在视网膜上留下的人像残影。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大地如瑟瑟发抖的小姑娘一样颤动个不停,从深埋到地下的黑sè大理石根基到洁白sè有如利剑一样直指苍穹的塔尖,整座要塞似乎就要解体。不时有大理石从墙壁上脱出,碎石从头顶落下,在地面砸成齑粉。

    蔚蓝sè的光芒无限增幅,亮的让人盲目。似乎有什么东西脱困而出,正沉浸在无上的狂喜之中。这股jīng神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至于连珊瑚女巫都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一股不属于自己的喜悦。

    眼前发生的一切超出了莎蒂丽的理解范围,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

    轰隆一声巨响,核心大厅顶上的马赛克彩sè玻璃似乎承受不住越来越大的光压,全部碎裂开来。暗rì的光芒无遮无拦的从天顶倾泻而下。从这里往天空看去,一股世所未见的恐怖风暴正在急速成形,宣布着世界的巨变。

    滴答,水从天而降。伴随着降水的,还有完全未被遮挡的阳光。

    当阳光接触到大厅正中心的水晶透镜时,异变又生。

    在蔚蓝sè光芒的正中,巨大的水晶透镜发出亮红sè的耀闪。巨大的古代半人要塞似乎从内到外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震颤,然后,它苏醒过来了。

    珊瑚女巫不得不眯起眼睛,才能在强光中勉强看清点东西。即使是强化恒定过的奥术视觉,在这匪夷所思的奇景面前,也显得那么无力。

    她看到,在水晶般的透镜中间,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暗sè人影。

    这又是什么东西?珊瑚女巫想。似乎是某种契灵,或者是鬼魂一类的东西。但这明明是不可能的。这座要塞是半人年代的产物,仅有的一些魔法防护都是太初术士布置下来的。这面透镜明显没有亵渎者法师的气息,不可能有被魔法束缚住的灵魂。

    那透镜中心的人影似乎看透了莎蒂丽的心事,也没听见什么声音,女法师就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响起了对方的话。

    终于,半人的文明陨落了。想不到,无数年后,居然是人类捡起了我们失落的火种。

    问题是,人类,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什么了?”珊瑚女巫想问。可是眼前并没有一个可以对话的人,有的只是那巨大的水晶般的透镜,正在**的啜饮着阳光。

    准备好接受我们的力量。

    是要塞本在和我对话,莎蒂丽敏锐的意识到,半人用非魔法手段保存了某种意识副本。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自己的进入,激活了这个副本。

    在蔚蓝年代,半人文明以高度发达的科技和灵能著称,这是他们的科技成就之一么?

    没有时间浪费了,纯净要塞继续和莎蒂丽交流,后者莫名的感觉到对方似乎暴露出了一丝急迫。

    大敌已经苏醒,世界面临灭亡。

    大敌,莎蒂丽认出了这个字眼,明白了它所代表的的含义。大敌也即战争传播者,万物终结者,远古元素之眼,那黑暗的神祗,忍耐者,静候者,背负诅咒者。被他灭绝的无数古代种族为他取了更多名字——他被称为上古众邪之父,万恶之源,化永恒黑暗者,诸世界之吞噬者,蔑视者与崩灭者。

    大敌指的就是那个站在所有法师顶尖的男人,太初术士,拉贾特。

    我存在了很久,人类,我诞生于你们的文明尚未肇始的时间的迷雾中。我目睹新的种族诞生,崛起,走向灭亡。我目睹了大敌发明魔法,掀起净化之战,实施灭绝令。

    我也目睹了他的败亡和重生。

    这简单的一句话,在莎蒂丽心中引起的轩然大波,连正在猛烈轰鸣的风暴都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哪怕一星半点。

    “不可能!”珊瑚女巫满怀希望的否认。“拉贾特绝对不可能复活,他已经灭亡了无数年,众巫王早已联手将他封印!”

    而现在,封印被破除了,大敌已然zì yóu。

    “你怎么能知道?!”话语像利箭一样从莎蒂丽口中疾shè而出,她不敢相信对方告诉她的一切是真的。她也不愿相信。

    你来晚了,人类。在你之前,另一个人已经来到这里。在你尚与守卫纠缠的时候,这个人解除了大敌的封印。

    另一个人?莎蒂丽回想自己看到的模糊残影,那到底是谁?

    卡米拉?珊瑚女巫怀疑,她的实力在除自己以外的人中最强。而且古代的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就曾与太初术士合作,不遗余力的消灭非人种族。

    但她这么做,能得到什么?她指望太初术士封自己为新的斗士么?太初术士会封一个不是法师的人为斗士么?

    如果不是卡米拉,那又会是谁?穆哈迪?心灵术士上总是弥漫着一层神秘气息的迷雾,让人捉摸不透。他会是一个潜伏的很好的人类至上种族主义者么?还是说,他被太初术士的魔法控制了?

    对于盗贼,战士,还有学者。莎蒂丽也一一考虑了他们解除封印的可能xìng。可是无论怎么想,她都不相信有一个同行的冒险者做出了这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罪行。

    是谁解除了封印?

    我不认识你们中任何一个人,所以我没法给你一个名字,要塞回应。听我说,时间不多了。

    莎蒂丽安静下来,准备听听要塞要向她揭示什么惊人的秘密。

    自古至今,只有伟大的半人文明发现了驾驭太阳的方法——这个阿塔斯世界最大的永恒暴君。

    你眼前的这面巨大透镜,就是我们半人文明榨取太阳力量的工具。无数年前,就是在这里,我们抽取太阳的力量一举消灭了肆虐整个世界的赤cháo。若非如此,现在将没有生命存在。当赤cháo耗尽一切有机质后,阿塔斯将成为一颗死星。

    岁月无法影响这座设施,但现在,它已经不能坚持更多时间了。

    那个开启大敌封印的人,已经破坏了这座要塞的核心。要不了多久,一切都会消逝,一切都会沉寂。

    但在那之前,你可以选择接受我们的力量。

    “你们的力量?”莎蒂丽惊讶的说。

    驾驭太阳的力量。

    “为什么选我?”莎蒂丽想大声喊。“为什么?”

    我们的文明早已陨落,何况这里也没有别的人了。利用我们的力量,你甚至能与大敌对抗。从你上,世人将见证伟大半人文明的恐怖力量!

    通过你,我们在诸界间留下的荣光将永不褪sè!

    似乎是一声叹息,如果是一个半人来这里那会更好。可现在,如果不交给你,那么这力量只会白白失落。

    没有等到莎蒂丽表示同意,力量的转移就发生了。

    那巨大水晶一样的透镜一瞬间变得像流体一样不定形状,赤红sè的光芒以一点为中心爆发出来,甚至压倒了无处不在的蔚蓝sè光芒。珊瑚女巫成了剧变的中心,她的皮肤白的近乎透明,耀眼的金发爆发出太阳般的光芒,足可与千rì争辉。

    光亮强度似乎在无止境的上升,直到饱和。然后突然间,光线急剧减弱,好像被一个黑洞吸引一样。透镜化成的流体似乎正在被融合进莎蒂丽的体,连同空间中的光线一起。

    命中注定你将超越凡物的极限!从今以后,你的血管里的将不仅仅是血液,魔法将与之一同欢畅的流淌。

    在那皓白的皮肤下,隐隐显出了蓝sè的血管。空气似乎隐隐有什么东西,正在越绷越紧。

    命中注定你将超越守护者以及亵渎者魔法的界限,你凌驾于其上。

    珊瑚女巫的体仿佛因为吸入了太多能量,凭空悬浮了起来。暗rì的光芒洒shè进来,竟为这一幕添上了几分神圣的sè彩。四周的一切一切sè彩,似乎都饱和的超出了界限。仿佛一张浓重的油画,一切都是如此的鲜明,如此的活泼。蓝是如此的蓝,红是如此的红。

    世界似乎寂静无声,世界似乎充斥着无数杂音。某种被崩到极限的东西好像断裂了,莎蒂丽似乎模糊的听到了一切,自己第一次翻开一本魔法书时发出的兴奋的呼喊,风暴汇聚时隆隆的雷声,杀死巫王卡拉克是血液溅shè的嘶嘶声……一切声音仿佛汇聚成了一首轰鸣着的奏鸣曲,无比庄严,无比宏伟,让人震撼难言。

    命中注定你将驾驭恒星的能力,假以时rì,你的力量将超越一百万颗太阳爆发的总和。你将是大敌唯一的匹敌,世界的存亡寄于你手。

    透镜化成的流体完全注入了珊瑚女巫体内,当她张开眼的时候,投shè出的已经不再是完全凡物的目光。蓝的发紫的光芒从一双美目中迸shè而出,她的金发违反重力的凌空飞舞。

    又是一道震从要塞发出,传遍全球,丝毫不弱于封印被解除时产生的声势。

    从今以后,你就是太阳法师。

    太阳法师。

    莎蒂丽默诵这个头衔,间一阵翻腾。

    异象消失了,就像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交响乐一样的轰鸣声消失了,蔚蓝sè和深红sè的强光也消失,阳光从空中落下,洒在莎蒂丽上。她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力量,随着阳光挤入体内。仅仅是一个念头,她就轻巧的飞到空中,宛如天神下凡。

    这一刻,她敏锐的感觉到。自己已经用掉的法术又重新出现在了脑海里。虽然没有根据,但她就是知道,从今以后,她再也无需记忆法术了,只要阳光普照,她的法术会不断重现。

    曾经宏伟壮观的纯净要塞,经此剧变,只剩下下半部分的基座,好像一个断掉的树桩。无比广阔的盐海平原可以透过化为废墟的墙壁无遮无拦的看到,地震已经逐渐平息,只不过偶尔还爆发出一阵回音似得痉挛。

    曾经恶毒的阳光,现在却给莎蒂丽以超常的舒适。世界在她眼中仿佛焕然一新,阿塔斯这个濒死的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美丽过。四面八方,都可以一眼望的到地平线,地球上绝无这样宽广的视野,这般辽阔的天地。连呼吸的空气,仿佛都变成了甜的。

    稀疏的雨点依然正在落下,千百年来第一次,水从天而降。

    现在不是欣赏美景的时间,莎蒂丽,女法师在心里对自己说,现在是救人的时候。我要找出其他人都怎么样了,他们现在应该还都活着。

    就在她准备降落在地上的时候,一片不祥的yīn影掠过大地。

    莎蒂丽猛的抬头,注视着那个突然闯来的不速之客。

    一声惊雷一样的咆哮在半空中响起,废墟上的碎石都被震的跳动起来。“无论你逃到哪里,你的牢笼都将如影随形!”

    埃布的波利斯,阿塔斯的龙王降临了。

    他是太初术士最强大也最野心勃勃的弟子。几千年前,就是在他的带领下,众巫王联手叛乱,拉贾特被最终打败,封印。

    他的躯和他那气势绝伦的咆哮一样令人影响深刻。从头至尾,阿塔斯的龙王体长超过三百尺。粗大丑陋的骨刺从他的后颈一直延伸到脊柱和尾部。黑sè和红sè的鳞片像涂了油的甲胄一样闪闪发光。

    他的眼睛,狭长而闪烁,仿佛两滩沸腾的熔岩。他的巨爪又尖又长,没有什么生物能挡住它们的全力一击。龙王的上已经看不出一点人类的痕迹了。

    完成了全部十个阶段的魔龙变,埃布的波利斯已经是阿塔斯现存的最强大的亵渎者法师。沙漠中所有的巫王都被迫向他纳贡,几千年来巫王间云谲波诡的斗争中,他是永远的胜利者。

    但现在,龙王波利斯正在苦苦支撑。

    诚然,强行穿越盐海,消耗了他太多的力量。在这片生灵绝迹的死地,也毫无生命力可供他抽取施法。但魔龙化的波利斯即使凭借巨龙的强悍躯体和抗xìng,仅仅依靠自的生命力和储存死人灵魂的黑曜石法珠,也该是几乎无敌的存在。

    魔龙发出一声声怒吼,波利斯用上了自己的一切攻击手段,尖牙与利爪,龙翼拍击永不停止。他甚至不惜损害自己的生命力,瞬发一个个威力无穷的惊人魔法。

    火焰,闪电,声波,强酸,重力和负能量。

    一道亮到极点的光线从魔龙的位置发shè出来,打在地面上产生了骇人的爆炸和蘑菇状的尘埃云。爆炸过后,原地留下了一个半径超过五百尺,深度超过三百尺的炽红巨坑。坑内的一切,无论是岩石,土壤,砂砾还是盐晶,全部气化,无一幸免。

    或者说,几乎无一幸免。那个与龙王对敌的人就没有受到影响,依然占据着上风。

    大片大片的龙血从空中洒下,好像下起了一场血雨。一些龙鳞也在战斗中松动脱落,落入凡尘。

    莎蒂丽利用自己刚刚被强化过无数倍的观察能力,勉强捕捉到了那个正在和波利斯战斗的人影。那影子的速度太快了,除了几缕残像,几乎无迹可寻。

    这就是太初术士?获得半人口中所谓的驾驭恒星的力量之后,莎蒂丽几乎能看到世界背后魔力的流动。她能感觉到两股庞大到夸张的力量正在彼此争斗,而其中一股又比另外一股要强大的多。

    这可能是个机会!珊瑚女巫意识到,无论是太初术士还是埃布的波利斯,为亵渎者法师,他们都需要生命力才能施法。盐海的中心是生命的死地,他们要施法就只能自残,而自己只需要阳光。

    阳光,通过它,无穷无尽的力量正涌入莎蒂丽心中,给她了挑战强敌的自信。

    但即使不能像莎蒂丽一样抽取太阳的力量,龙王和太初术士也有自己的优势。无比漫长的寿命让他们掌握了难以计数的强术。而珊瑚女巫,虽然天资横溢,但限于年龄,只学会了为数不多的几个传奇法术。

    模糊的人影和庞大的龙王略微分离,然后又同时掉头猛地撞在一起。波利斯如此巨大的躯居然能有这样的敏捷程度,倒让莎蒂丽有些佩服。为法师,她对这两个人不无敬意。但为革命者,这两个人使她不共戴天的仇敌。

    那个模糊的人影似乎注意到了珊瑚女巫准备加入战局,分心二用,一边与龙王波利斯周旋,一边召唤出纯净无比的危险元素能量,直向莎蒂丽袭来。

    这一击来的太快了,珊瑚女巫感觉到死亡的危险骤然袭来,瞳孔不由自主的张大。她利用自己新获得的力量,才勉强在毁灭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的时候撑起了护罩。当两股巨大的力量凌空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眉毛和额前的发梢都被燎起来了。

    太初术士的攻击将珊瑚女巫从半空中直接打落在地面。后者勉强维持着护罩,感觉整个世界都好像不存在了。自己仿佛是沙漠里孤独前行的旅人,漫天沙尘暴袭来,几乎立足不稳。

    四周的温度急剧上升,很快超过了人类所能忍受的极限。莎蒂丽施展的元素抵抗法术和护罩加在一起,也不能完全抵消这炙的温度。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落下,脚下的土地似乎融化了,自己不断向下沉去。

    世界变成了一片白光,除此以外别无它物。那是闪电的颜sè,骨骸的颜sè,虚空的颜sè,死亡的颜sè。太初术士的能量似乎无穷无尽,一波一波袭来,每一波都比上一波要更强。莎蒂丽不断更新维持着自己的护罩,一边祈祷自己能支撑过去,一边不由自主的自问,下一波会不会就是我不行的时候?

    就在珊瑚女巫感觉自己终于要维持不住护盾的时候,太初术士的攻击突然中止。稍微缓过一口气的龙王波利斯抓住这个机会,猛烈反击。大片大片的地面气化蒸发,天空中的风暴扭曲变形,像是一团浓厚的邪恶的荆棘。强酸雨代替了雨水,从空中落下。

    莎蒂丽举目四望,自己立足的地方居然成了一个半圆形的大坑,好像被巨型流星撞击过留下的陨石坑一样。脚下是流淌的熔岩,头顶两千多尺的地方才是原来的地平面。

    云层之间,太阳的位置似乎也和先前有了微弱不同,奇怪,时间明明没有过去那么久才对。莎蒂丽想,然后她瞬间意识到了真相。

    太初术士这威力无穷的一击,打偏了阿塔斯的地轴,甚至让它的轨道稍稍偏离了原位,所以太阳的位置发生了微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四周的气温明显上升了,头顶的太阳也变得更毒辣了。

    更毒辣的太阳,让涌入莎蒂丽体内的能量等级进一步提高。

    但同时,这也意味着阿塔斯上,更多的人陷入了煎熬。

    珊瑚女巫思索片刻,做出了决定。乘着太初术士被龙王波利斯缠住的时候,她用上自己全部的超魔技巧,唤起了一场规模惊人的沙尘暴。它无法伤害到太初术士,但它能够席卷半个星球,遮挡突然增强了不少的阳光。如果顺利的话,不会有无辜的平民死在艳阳之下。

    “你就是珊瑚女巫!?”波利斯上又添了一道深深的伤痕,而太初术士的模糊影子没有半点降低速度的迹象。“你就是提尔的莎蒂丽!?”

    “我就是你所认为的人!”龙王波利斯是每一个守护者法师都发誓要打倒的敌人,莎蒂丽也听闻过许多对方的残暴传说,所以她的口气没有半点善意。

    “你可以从太阳中抽取力量?”波利斯一边躲闪,一边对她吼道。

    真不愧是阿塔斯最强大的巫王,居然一眼就看出来了,珊瑚女巫想到。不过,对方的境况可不好,如果无人介入的话,龙王与太初术士间的战斗很快就能决出胜负了。

    “老东西!我封印了你一次,就能再封印你一次。”波利斯傲气十足,即使暂处下风,也丝毫不以为意,反而越战越勇,迎难而上。“在你沉睡的时候,魔法已经发展了太多太多,你落伍了!”

    那模糊的人影不曾回答,反而加紧了攻击。无论在太初术士被封印的几千年间,有多少新的法术被发明出来,看起来似乎还是不能弥补两人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

    “以人类的名义,和我一起对抗这个伪人!”这个完全舍弃了人形,化为魔龙的波利斯又在半空中大吼,好像炸开了一个惊雷一样。“不然你以为他会放过你么?!”

    莎蒂丽也看清了眼前的形势,如果太初术士取胜,接下来要遭殃的可能就是自己。但是和埃布的波利斯合作?和这个阿塔斯著名的暴君,那个收取血税,滥杀无辜,犯下灭绝重罪的巫王合作?

    因为和波利斯勾结,自己曾以此为由弹劾过泰西安国王。现在,和波利斯勾结的人居然会变成自己?

    这和自己儿时的梦想可不一样。珊瑚女巫闪过这个念头,然后又想起在纯净要塞中看到的幻象,那个走上另一条路的自己。真的要和亵渎者,和巫王合作吗?

    “如果他赢了,人类就灭绝了!”波利斯利用法术定序和连锁意外术,施展了一煊赫华丽的九连环法术。这一法术包含了削弱抗xìng,抹削豁免能力,各种类型伤害和附加不利状态,算得上近乎艺术品的魔法杰作。

    但如此强大的魔法,也消耗了大量波利斯的生命力。他携带的储存有死人灵魂的黑曜石法珠已经耗尽破裂,健壮的四肢和巨大的双翼间渗出血来。

    太初术士连环施法反制,一连七个龙王的法术被压制,只有最后两个集中了目标。但大裂解和毁灭球只是让那个模糊的影子稍微停顿,然后又再次攻了上来。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提尔的莎蒂丽!”波利斯一边战斗,一边怒吼着提出保证。“你憎恨我,蔑视我,准备杀死我。但今天,请你和我联手。不为我,而为人类!rì后哪怕你杀死我,我也绝无怨恨!”

    波利斯竟然会这么说,大大出乎莎蒂丽的预料,这几乎算是恳求了。太初术士是最狂的人类至上种族主义者,灭绝无数异族的罪魁祸首。为什么不打败他,人类就会灭绝?

    虽然万般不愿,但莎蒂丽明白,大局为重。如果太初术士重回人间,那么他的危害要远远超过龙王波利斯。有时候,两害相权,只能取其轻。珊瑚女巫行事果决,决心已定,立刻动手。

    她悬空飞起,施法攻向太初术士,效果却并不明显。虽然阳光极大的增强了她的魔法威力,同时也让她无需记忆准备法术。但她所学到的魔法比起龙王和太初术士的魔法来说种类太少,威力也逊sè了很多。

    “你能抽取阳光施法,那就开传送门!把其他巫王召唤过来。我们联手结果了这个伪人!”波利斯大吼着指挥。“事后你想当巫王也行,继续玩你那zì yóu的小把戏也行!”

    召唤其他巫王助战?这个想法太危险了,谁知道他们在战胜太初术士之后,会不会联手对付自己?莎蒂丽想到。

    但局势已经不容许她再犹豫了,模糊人影又把攻击的重点转向珊瑚女巫这一边。这一次,闪烁着红sè翅膀的堕落使徒被成群的召唤出来,挥舞着旋转的火焰之剑,向她杀来。

    莎蒂丽施法开启了从沙漠中各座城市通向这里的传送门,几乎在魔法刚一成形的瞬间,就有一名半人半龙的存在冲了过来。比龙王要小,但也有百多尺长。

    “安卓佩尼斯!”波利斯对着新加入战斗的人大喊。“杀死拉贾特,杀死这个伪人!提尔的莎蒂丽是和我们一伙的!”

    “我可不是!”莎蒂丽大声说道。

    jīng灵杀戮者,安卓佩尼斯咧开他那张半人半龙的大嘴,对珊瑚女巫微微一笑。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向太初术士发起了决死冲锋,无论对方施展什么法术攻过来,他都不躲不闪,只是不断的施法还击,以伤换伤。

    第二个半是人类半是魔龙的存在从传送门中冲了出来,他是德拉基的巫王台克图可提特莱,人面狮歼灭者。“你不该醒来!”他一冲出来,就对着太初术士大喊。“我们决不许!”

    三巫王加太阳法师对太初术士的战斗规模,比当初在拉姆时巫王对珊瑚女巫加斯达赫宾塞派大德鲁伊的战斗要激烈无数倍。空中,五颜六sè的魔法光芒此起彼伏,堪与艳阳争辉。地面上到处都是融化的岩浆和冻结的沙地,血水如倾盆大雨撒向地面,落在滚烫的岩石上发出嘶嘶的声音。

    甚至战斗场地附近的时间轴也出现了混乱,每名法师都试图用时间停止或者时间回溯一类的能力占得上风。而他的对手又会用同样的能力,再一次改写时间。不断争斗的结果,是这一带的时空就像布满了洞的nǎi酪。不时有不同年代的古代景象闪现又消失,虚拟的海洋,森林,还有现实中的盐海交替出现。

    “来啊,有本事你把我们都杀了!”德拉基的台克图可提特莱唤出了一个拟像,一边战斗,一边大骂敌手,一边给自己人加油鼓劲,各不耽误。“干的漂亮,不知道名字的女法师!”

    一道极效瞬发法术shè向正在维持传送门的珊瑚女巫,没等到她施法抗衡。安卓佩尼斯却飞了过来,用自己的法术偏转了太初术士的攻击。被偏转的法术没有伤到任何人,只在渺无人烟的盐海底部炸开了又一朵壮观的蘑菇云。

    “我不用你帮助。”莎蒂丽对安卓佩尼斯喊道。“现在的联手只是暂时的,我对抗巫王暴政的决心没有变。”

    安卓佩尼斯咧开半人半龙的大嘴又是一笑,他脸颊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正流着黑血。笑容牵动了他的伤口,让他的表有些古怪。“我也很荣幸和你并肩作战,法师。”他回答莎蒂丽。

    显然,战斗中的太初术士也注意到了莎蒂丽召唤援手的举动,几千年前他曾经被众巫王联手击败了一次。这一次,他不会重蹈覆辙了。

    一边应付着三名巫王的进攻,太初术士一边伸手直指天空,施法手势快到留下了残像。波利斯,安卓佩尼斯,台克图可提特莱一见到这种景,立刻施法加强自的防护,准备抵挡冲击。然而他们惊讶的发现,这次的攻击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太初术士同样敏锐的意识到阳光是莎蒂丽的力量来源,从这个意义上说,她的持续作战能力比其他人都强。如果放任她维持传送门召唤来更多的帮手,战斗的结果可就难以预料了。

    莎蒂丽开启的传送门突然关闭,她皱紧了眉头,涌入体内的能量水平正在急剧下降,这是怎么了?

    珊瑚女巫抬头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阿塔斯两颗月亮中的一颗,仿佛正在回应太初术士的呼唤,脱离了原本的轨道,移动到天顶位置,遮住了太阳。

    这是名副其实的人造月食,莎蒂丽从没有想过有这种程度的强大魔法。活化一整颗星球,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她想错了,太初术士可没用活化这个笨方法移动月亮。不过真相比她想象的要恐怖的多。

    在长达十五个世纪的净化之战中,拉贾特为了对抗异族伪神,使用了许多被视为忌的恐怖力量,这个月亮就是其中之一。

    事实上,这颗名为阿托普斯的月亮根本就不是天体,而是一个卫星尺寸的生物,一位上古邪物。

    没人知道它是怎么诞生,又是怎么被太初术士的魔法给召唤来阿塔斯的。它超越了理智的极限,本该是只属于jīng神病人最疯狂梦魇中的怪物。有人说他是死去神明腹中的婴孩所化,但那不是真的,它比神明强大的多。

    净化之战结束后,它曾陷入沉寂,现在,它再次苏醒。

    随着大半个太阳被这只上古邪物所遮挡,阿托普斯那无可言喻莫能名状的jīng神本质开始作用在战斗中的众人上。

    在莎蒂丽的脑海中,出现了恐怖而骇人的幻象。在一种如无数弓弦同时颤动般的声音中,阿托普斯转向自己,如此巨大,如此接近。坑洞和沟壑底部是半透明的黑sè粘液。在那之下,是一张由无数瘤子和内脏以怪异的角度排列成的,梦幻般的平和面孔。

    虽然意识中回着之前那一系列恐怖的尖叫,此时竟然不可思议的转化为一句慈和的语言。“欢迎你的命运,孩子。”

    在莎蒂丽与上古邪物进行意志对抗的时候,另一边的战斗已经几乎决出胜负了。

    第一个品尝到拉贾特愤怒的巫王是贝里克的安卓佩尼斯。“对于你,永恒的锢。”那个模糊的人影在半空中宣告,他只是轻描淡写的略过jīng灵杀戮者的上方,后者半人半龙的巨大躯就突然变淡,像是褪了sè的水彩画一样。然后,安卓佩尼斯就消失了,好像不曾出现过一样。

    德拉基的台克图可提特莱是第二个。“对于你,死。”巨大的半龙躯体和太初术士模糊的人影交错而过,前者的头被斩了下来,坠向地面。

    埃布的波利斯大为震动,他在空中怒吼指挥:“老东西那个年代,命匣的法术还没完善!他还没有完全复活,那具体不是他本来的,现在只发挥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实力!”

    “告诉我这个有什么用?”莎蒂丽想要喊回去。阳光被削弱后,她应付起源源不断的法术风暴来更吃力了。

    “攻击黑sè灵魂石!切断那石头和他控制的这具体间的联系!”波利斯眼光敏锐,一下子指出了对手的弱点。

    黑sè灵魂石?一听龙王这么说,莎蒂丽也注意到了。那个模糊的人影似乎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依稀就是块石碑的样子。

    即使是太初术士,也不能不吸取生命力来施展法术。和战斗之初相比,现在他的速度已经下降了不少,这给了珊瑚女巫机会。

    莎蒂丽奋起自己残余的所有攻击xìng法术,猛烈的向太初术士攻去。于此同时,龙王波利斯也不在保留,弃守全攻。声势之壮烈,让人怀疑整个多元宇宙里有没有存在能够经受住这直捣黄龙的一击。

    太初术士躲开了大半袭向自己的法术,只有少部分魔法最后击中了他手中的黑sè灵魂石。模糊的人影剧烈颤动,似乎连自的存在都维持不住了。庞大的魔力暴走,让地面上的一切好像鼓面上的沙粒一样跳动不已。

    有那么一刻,莎蒂丽以为自己的攻击奏效了。

    但接下来,她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模糊的人影停止颤抖,重新恢复稳定。他随手一击,打飞了正准备补刀的波利斯。龙王被打落在地,一只翅膀断裂了,他的躯体在地面上滚出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下一个瞬间,人影瞬移到了珊瑚女巫面前。

    “对于你,流放。”第一次的,莎蒂丽看清了对方的面孔,那是穆哈迪的脸。平静没有一丝表,双眼溢出着代表力量的蓝sè光芒

    钉入天空,这个传奇法术击中了莎蒂丽。她觉得自己好像猛的被从这个世界上拉了出去,不断向上,向上,再向上。地面上的一切都看不清了,连蔚蓝风暴形成的云朵也变得越来越小。黑暗从四面八方袭来,伪装成月亮的上古邪物正在天顶等着她。

    波利斯从地上爬起,看到这一幕,不敢恋战,转就跑。

    “好好享受你的zì yóu,因为它很快会被我再次夺走!”远远的传来魔龙的怒吼。

    现在,只剩下一个孤独的人影,悬浮在一片狼藉的战场正中。

    消耗太大了,拉贾特想,在盐海中心施法,实在不值得。自己中虽有无数威力无比的法术,如跃跃yù试的军队一般等待轮番上阵。但这个濒死的世界,实在没法支撑自己全力以赴。

    那个女法师的最后一击非常危险,她的法术似乎和所有人的魔法都不一样,竟然带着太阳的力量。要不是她从旁夹击,那个叛徒波利斯的攻击也不会真的削弱了黑sè灵魂石和这具体之间的联系。这样的攻击如果再来一下,那可能就大势已去。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个有生命的地方,能正常施法的地方,好好修复黑sè灵魂石和这具体之间脆弱的联系。

    突然。

    “滚出来!”拉贾特大吼。虽然连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了,也绝没有人能接近他而不被察觉。

    对方现了,这是怎样一个怪异扭曲的存在,语言难以尽诉。

    它的体是半透明的,好像幽灵一样。他的脸好像是数千张不同xìng别不同种族的人脸糅合起来的,毫无特征。本该是手脚的地方,伸出了几十根粗大的幽灵触手。

    它浑上下,散发着强大灵能的气息。仅仅是略微弱于方才与拉贾特激战的龙王波利斯。

    来者打量着眼前的模糊人影,“这还真是,意想不到的变化啊。我居然失算了一次。”它说道,嗓音不男不女,不高不低,不粗犷也不优雅,犹如千人合唱,万鸟齐鸣。“不过这样也好,我们来这里有两件事,第一,表达我们的谢意。”

    拉贾特不屑的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所以千魂首自顾自的说,“要不是你消灭了死神,我们也许至今还被困在他的罪人熔炉里。要不是你,我们就不会存在。”

    半透明的毫无特sè的人脸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第二,我们不能许法师再一次统治这个世界。所以,趁你现在最虚弱的时候,灵魂石和体连接还不稳定的时候,我避免必须消灭你。”

    千魂首话音方落,就扑了上来。一时间世界充斥着灵魂的无声尖啸。“准备,承受千魂之力!”

    -----------------------------------------------------

    p.s.第二卷《蔚蓝风暴》完。第三卷《翠绿之路》就要开始。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