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九十九苏拉 交易

    “陛下。”一名圣堂武士胆战心惊的来到安卡拉城的马利克前,单膝跪下,汇报军。“我们的先头部队已经跨过边境,进入拉姆地区了。”

    “接着说。”马利克苏丹今天穿一件素白的袍子和裤子,依然带着红sè的菲兹帽。在他边,随时有奴隶给他端来新鲜出炉的美食。事实上安卡拉的宫一大特点就是厨房离王座庭特别近,以便苏丹随时能吃上最好吃的饭菜。“不不不,这件不行。我要去盐海冒险,不是去极乐境度假,给我件实用的……还要好看时髦。”

    一排奴隶托着一大推衣物跪在马利克面前,这些都是他自己制造的附魔装备。有些能帮助他抵御魔法,有些能增加施法的速度,还有些能抵抗各种元素伤害,每一件都价值连城,是不可多得极品。

    马利克像女人挑选衣服一样jīng心挑选他要在冒险时携带的装备,一会儿看看这件,一会儿看看那件。圣堂武士就跪在一边汇报况,自始至终,苏丹看都没看他一眼。

    “……一共有三千骑兵,五千步兵,装备了皮甲和长矛。另有大量亵渎者法师随行。”圣堂武士继续道。

    “嗯哼,不够好。”苏丹评价。

    “陛下?!”圣堂武士吓了一跳,猛的抖了一下。他这一下正好撞到了一个边上来送菜的奴隶,后者打翻了盘子,在苏丹的裤子上留下了一滩大大的污渍。

    “我说的是这件附魔项链还不够好,又不是说你。”马利克斥责自己的圣堂武士,后者吓的腿都软了,几乎说不出成句子的话来。“你怕什么?难道你以为安卡拉的马利克穷的只剩下一条裤子了?”

    “没有,陛下。”圣堂武士说,然后似乎又感觉到不妥,改口说:“不是的,陛下!”

    那个打翻了菜的奴隶,满脸煞白,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

    “别管这个了,你继续给我汇报前线的战况。”马利克用无奈口气对圣堂武士说道。

    “是的,陛下……”这名圣堂武士擦擦汗,继续说下去。“迪尔德丽公主也派了人,一共两千。据她说这就足够了,她就算带着一帮童子军也能灭了提尔人。”

    “想必迪尔德丽手下的童子军极为凶悍。”苏丹揶揄,同时拿起一件新的法师袍在前比了比,嘟囔道。“太紧了,肯定是洗衣妇洗缩了水……”

    那圣堂武士模糊的附和了一声,继续说下去。“……提尔人数目不明,据我们的法师冒险驾驭魔毯观察回报。大约有七八千人,其中有三千属于提尔直属军队,其余是附庸的部落民。我们的预言魔法也得不到更准确的结果了,提尔人的法师想必从卡拉克巫王那里搜出了不少珍贵卷轴,他们反预言魔法的力量很强。”

    “不必担心。”马利克耸耸肩。“吃串烤,接着说。”

    “不用了,陛下。”圣堂武士惶恐的回答。

    “真可惜,任何男人都不该拒绝一串烤。”苏丹自己从奴隶端上的盘子里拿过一串,吃了起来。

    “我们的军官们估计能战胜拉姆地区的提尔人。”这圣堂武士说道。“毕竟他们的主力不在这里,而且为了维持秩序,他们的力量分散的太稀薄。”

    “很好。”马利克点点头。

    “但是有一个问题。”圣堂武士犹豫着说了出来。“迪尔德丽公主派出了两名副官,要求指挥全军。还说我们的人只能在指挥序列里排第三……我该如何回绝她的提议,陛下?”

    “嗯哼?”马利克诧异的扭过头来。“为什么我要拒绝她的这个提议?”

    “陛下?”圣堂武士不明所以。“恕我直言,那个女人好大喜功,又没有自知之明。她在拉姆当首席圣堂武士的时候,拉姆城的治安就是最差的。如果让她的人领军,我们能不能在战场上击败提尔的里卡斯,还很难说。”

    “女人的反复无常,即使王者也该畏惧。活了几百年的那种尤为可怕。”马利克摸摸下巴。“那两个迪尔德丽的副官,他们到联军的营地了吗?”

    “还没有,陛下。”圣堂武士回答。“他们还在路上。”

    “这就好。她的提议不该被拒绝。”巫王看上了一条腰带,可以增强力量,抵御高温。

    “可是……”圣堂武士想要反驳。

    “听我的命令。”马利克竖起一根肥手指,阻止属下的话。“派人把这个消息送到前线去,用最好的魔毯。”

    “用魔毯不用魔法传讯?”圣堂武士感到不可思议。

    “当然,派人用书面命令去通知,最稳妥不过了。”苏丹说道。“你方才不是说,提尔人有好多卡拉克留下来的卷轴,预言和反预言的能力很强吗?”

    “啊?”圣堂武士瞠目结舌。

    “嗯哼。”苏丹接着说。“命令里要写明迪尔德丽那两名副官的份和他们到达的时间,这很重要,我可不希望我们联军内部因为误会而发生什么不快。要我们的人准备一个宴会,用最好的烤招待新的指挥官。”

    “可是魔毯的话……”圣堂武士鼓足勇气说。“……速度会不会太慢了?从这里到拉姆……”

    “路途漫长,还老有沙尘暴,都没法上天。”马利克把属下的话说完。“这些我都知道,所以给我命令信使飞直线,直奔联军大营。”

    “飞直线?这么做的话,会不会太危险?提尔人的活动范围很大,我们的信使在这一段……”圣堂拿出一张地图来,指指点点。“……离提尔军太近了。”

    “正是如此,所以他万一要是被提尔人抓到,我也断不会见怪。”苏丹说道。“你听到命令了,现在退下,我还要挑我的装备。”

    ---------------------------------------------------------------------------

    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以及。几千年来,七罪宗潜伏在纯净要塞之中,守卫着它,随时准备吞噬前来探险的人。

    没有任何文献记载了七罪宗发动攻击的方式,所以莎蒂丽打起十二分jīng神,小心的在迷宫似得要塞内部前进。每遇到拐角,她的要驻足一会儿,在白sè大理石的墙边做上标记,然后才继续前进。

    有些地方的墙壁上有水浸过留下的痕迹,还有淡淡的红雾,但这不影响珊瑚女巫继续向要塞深处探索。一路上,她还没有遇到任何拦路的怪物,也没有遇到其他一同来的冒险者。这座要塞似乎蕴含了神秘的力量,隔绝了众人之间的通讯。

    大理石质的墙壁不是一成不变的白sè,事实上珊瑚女巫发现,不少墙壁上都用古代半人的文字记载了蔚蓝年代的传奇故事。从半人文明如何崛起,如何击败灵吸怪帝国的入侵,如何制造出种种传奇生物。一直讲到赤cháo如何无的毁灭了大半个世界,剩下的人如何利用纯净要塞抽取太阳的力量做绝望的最后尝试。如果有历史学家驻足此间,他必然会欣喜如狂。

    莎蒂丽推测,半人们把字刻在这些石头上,恐怕是因为他们当时已经陷入绝望。他们希望能以这种方式,让自己的文明至少给后人留下一点东西凭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地方就是一座文明的墓碑。

    而自己却希望从这座墓碑中找到能打败埃布的波利斯的力量,珊瑚女巫自嘲,是不是说明自己也变成一名盗墓贼了?

    前面又是一段向上的台阶,莎蒂丽小心的走上去,一边注意脚下有没有什么凶险机关。台阶的尽头通向更高层的一个大厅,在要塞里转的久了,给人这么一种印象——要塞内部的空间比它从外面看上去的要大得多。

    一个红sè的人影凭空出现在这座空的大厅中,珊瑚女巫一眼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立刻提高了jǐng惕。

    空气仿佛因为此人的出现变得更为凝重,红sè的微光从他上发出,微微照亮了四周,那是血的颜sè。

    “汝乃何人?”莎蒂丽叱问道。

    红sè的人影笑了,笑声好像某种咆哮。当他发笑的时候,四周的光也随着他的声音忽明忽暗。

    “我乃阿塔西托斯,汝之暴怒。”人影变得更加高大,几乎有两个人的高度。在他面前的莎蒂丽显得如此小。

    这是怎样一个存在啊,他的皮肤是赤红sè的,看上去像是某种甲壳,但又十分柔韧。他的轮廓看起来基本是个人,但他缺乏一些人类的器官。他的脸想无底深渊里的恶魔一样英俊但是扭曲,两只眼睛像是炉火中的煤块,闪闪发亮。

    看来这就是七罪宗之一了,莎蒂丽心道,不知道其他人也遇到阻拦了没有。

    “你阻止不了我的。”珊瑚女巫做好施法的准备。这个敌人看起来像是某类异界生物,他的实力难以揣度。

    “谁说我是来阻止你的?”暴怒反问珊瑚女巫,又是一阵咆哮般的哈哈大笑。“我是来帮助你的。”他抬起一只赤红sè的手,指向莎蒂丽。

    莎蒂丽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对方的举动,随时准备施法反制。但是这个古怪的存在并没有攻击,没有强大的法术或者耀眼的光线从他的指尖发shè出来。

    “帮助我?”珊瑚女巫戒备着反问。“那就告诉我,怎么前往这座要塞的核心。蕴藏太阳力量的地方。”

    赤红sè的人影笑个不停,“好问题,可是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

    “你在浪费我的时间。”

    “我只是诚实而已。”暴怒说道。“我是暴怒的体现,不受物理形体约束。墙壁和机关阻挡不了我,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对我来说,去核心直接去就行了,我不知道你们人类该走哪条路去。”

    这话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是莎蒂丽还不敢掉以轻心。

    “不过,人类,我看你是个法师,何不变成虚体,自己飞着去核心?”暴怒建议道。“又快又方便。”

    “这墙壁里蕴藏了魔法,我能感觉的到。也许是太初术士留下来的。”莎蒂丽一边说,一边缓缓的观察对方。这东西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和自己说话,他不是守卫者吗?自己该不该先下手为强,像他攻击?“我不会冒这个险。”

    “可惜。”暴怒说道,一副十分遗憾的样子。

    珊瑚女巫突然暴发,澎湃的法力从她体内奔涌而出,她的脸sè苍白的像是要渗出血来一样。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莎蒂丽决定还是动手攻击这个古怪的存在。即使它对自己构不成阻碍,它也可能去伤害到冒险队伍里的其他人,比如穆哈迪,这点她决不许。

    暴怒好像没有料到莎蒂丽会发动攻击,躲都没躲。所有法术一个不漏的全部命中他赤红sè的体,但让人恐惧的是,他好像什么事也没有。那些能够粉碎大地,电离空气的强大魔法如泥牛入海,什么涟漪也没引起就消失了。

    珊瑚女巫大吃一惊,立刻施法召唤出镜像分,影藏住本体。她后退一步,重心移到右脚上,一边施法,一边在脑海里闪过十几种反击方案,每一种都jīng妙无比,是千百次战斗磨练出的经验。

    “你的攻击对我是无效的。”暴怒也不反击,只是用咆哮的语调大声吼道。“正如我说过的,我没有物理躯体!你的攻击伤害不了我,我乃暴怒!我以此为食!”

    仿佛是在印证他说的话,赤红sè的影变得更加庞大了,他上散发出的气息也越来越强大。

    暴怒的躯高大到几乎顶到了大厅的顶部,他俯视着珊瑚女巫。“你的魔法伤不了我。”

    看到莎蒂丽沉默不答,暴怒躯上泛起一阵红光,整个空间里充斥了大量的,让人几乎难以呼吸。“不过说实话,你的魔法实力很不错。以你的年龄来看,可以算的上天才了。”

    “你没有更好的事可做了吗?”珊瑚女巫镇定的看着眼前的大敌。

    “我很强大,比你想象的更强大。”暴怒嘲弄的看着眼前的女法师。“我的召唤者把我锢在这里好几千年了。虽然我已不用服从一个死人的命令保护这里,但是这么漫长的岁月让我变得非常,非常无聊。”

    “知道我为什么被吸引到你这边,而不是那个德鲁伊,或者那个心灵术士边么?你上有种特质,让我非常着迷,它和我非常相像。”暴怒说道。“你的愤怒。”

    莎蒂丽感觉到对方在刺探自己的思想,这种事还从没有发生过,不由大为吃惊。“你是灵能生物!”

    “你怎么划分我,并不重要。”暴怒用那种咆哮一样的声音嘲弄道。“别挣扎,如果你许自己享受这一切,那么在我探究你的内心的时候,会没有那么痛苦。”

    恐怖的灵能重压袭向女法师,莎蒂丽苦苦支撑,但还是节节败退。这种灵能的运用方法和攻击手段都前所未见,属于某种早已失传的古老技艺。自己的记忆被对方翻了出来,一段一段浏览。“我的一生……不是供你……娱乐的玩具。”

    “你错了……那正是其存在的意义。”暴怒咆哮道,四周如此炙,几乎让人融化。“现在,最重要的时刻在哪儿呢?”

    “定型期在哪儿呢?”暴怒笑了,笑容恐怖的难以用语言描述。

    “你无法击败我。”珊瑚女巫挣扎着说出这几个字,穿越盐海消耗了她太多jīng力,现在她实在太虚弱了,难以抵挡对方的灵能。

    “这一定是了。你的出……”暴怒好像找到令他感兴趣的内容。“你因奴隶制成为孤儿,唯与姐姐相依为命。但是奴隶制最终还是将你们分开……你被抛入这个无的世界,孤一人,挣扎求生。”

    “从此以后,你才立志与巫王为敌。不再犹豫,不再彷徨,不再有生活……只剩斗争,只剩暴怒。你隐藏的很好,不是吗?”暴怒扭曲的笑了。“但在你那张绝美的面庞下,唯有永不止息的暴怒,驱使着你不断战斗,不断变强。靠着它,你才成为最年轻的传奇法师,靠着它,你才没有被一次次挫折打倒。没有暴怒,革命就不会成功。”

    “离开……我的思想……”莎蒂丽勉力维持着神智清晰,与对方做意志对抗。“你根本不知道我。”

    “啊,我知道这会很痛苦。”暴怒不在乎的说道。“即使岁月流逝,时代变迁,追忆依旧于心刺痛。来的那么汹涌,猛烈……”

    “离开!”莎蒂丽喊道,但是体却难以移动半步。

    “你曾想象过你的生活会变成怎样嘛……假如你的生活还在?”暴怒**的问道。“当然你想过,谁没有过这样的想象呢?”

    “呵,随我去看。”暴怒将幻象送入莎蒂丽的脑海。“随我去看另一种生活。”

    珊瑚女巫感觉到一副从未体验过的生活境出现在自己心中,那是小时候的自己。在自己后,高大英俊的是自己的父亲,慈祥和蔼的是自己的母亲。甚至连自己的姐姐也在边……已经有很多年莎蒂丽没有见过他们了,记忆中连他们的影也已模糊,这是她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么清晰的家人形象。

    “这里,你和你的家人没有因为奴隶贸易而分开。这个故事里你的父母发了财,把你平安的养大,快快乐乐。”暴怒变幻着幻象的内容,展现出天伦之乐的景。“现在就有趣了,我不认为你这样的女人会满足于玩快乐的过家家……所以接下来会怎么发展呢?”

    “这是本来,你和你姐姐分开数年后。另一种的,未经历过的生活……”暴怒话音方落,幻象又是一变。新的场景出现在莎蒂丽的脑海中,那是更年长一些的她,被一群群激奋的人簇拥着。

    “我们在午夜之前行动,破晓时提尔就是我们的了!”幻象中,另一个莎蒂丽在滔滔不绝的讲道。

    “莎蒂丽最强!莎蒂丽最强!”幻象中的人群传来极其烈的回应。

    “这可妙了。”暴怒饶有兴味的说。“没有沦为奴隶,你也就没有成为科坦德的弟子,没有成为守护者法师。你成了卡拉克的徒弟,一个亵渎者法师!”

    “不,那不是我!”莎蒂丽反驳道。

    “这可能是你,”暴怒说道,他的影似乎变得更大了。“我更喜欢这样的你,来,再往后一点看看……”

    “我们来看看阿塔斯最坚定的革命家,无所畏惧的反奴隶制斗士,从未被腐蚀从未停止斗争的钢铁之人。”暴怒说。“在另一种生活中会是什么样子的?”

    幻象又是一变,在新的景中,莎蒂丽着一袭纯黑法师袍,以征服者的伟岸姿势站在提尔宫的正门口。“提尔的人民们!曾统治我们的残暴巫王和走狗们已经被清除了!”

    “我承诺你们会带来一个诚实的zhèng fǔ!一个为人民服务的zhèng fǔ!”幻象中的莎蒂丽慷慨陈词。

    “你以巫王学徒的份制造了一场叛乱,趁巫王卡拉克变形的时候偷袭了他,一举以徒弑师,夺取政权。你还真是命中注定要干一番大事业啊。”暴怒继续揶揄道。“也许你本意是好的,至少最初如此……”

    “但权力就是毒品,胜利却打败了你。”暴怒又展示了接下来的幻象。“不出两个月,你的态度就变得尖锐。”

    “我们之中,有毒蛇潜伏!”幻象中的珊瑚女巫在宫中对人民发表演讲。“反动者处心积虑,时刻妄图颠覆新zhèng fǔ!”

    “作为你们的新任巫王,我宣布那些反动派都是我们光荣革命的叛徒!”莎蒂丽在幻象中发出威胁。“当他们数量增加是,我们将需要尖锐的法律来啊维持秩序!”

    幻象又是一变,大量平民被效命新巫王的圣堂武士处决。“所有的背叛者都死了吗,陛下。”行刑的圣堂武士对莎蒂丽巫王说。

    “不一定,”幻象中的珊瑚女巫回答。“只要我们需要,还会有更多。”

    新的幻象出现。

    “莎蒂丽!”一个两鬓已经斑白的男子出现在幻象中,不客气的对珊瑚女巫喝道。

    “你来这里做什么?”幻象中莎蒂丽处王座厅,抬起头来看着闯入自己宫的不速之客。

    “我是你的父亲!”两鬓斑白的男子说道。“还是说你贵人善忘呢?!”

    “回家去,我很忙。”幻象中的莎蒂丽冷冰冰的回答。

    “忙着干嘛呢?”男子质问。“杀你的老朋友吗?”

    “你不明白。”幻象中莎蒂丽简单的回答。

    “我至少明白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男子一时激愤,又走近了一步。

    “我让你回家去!老头!”幻象中,莎蒂丽一巴掌把自己的父亲打倒在地。

    “我绝不会打我自己的父亲。”在现实中,珊瑚女巫抵御着对方的灵能攻势,反驳道。

    “在这一段生命中,你会打。”暴怒笑了,咆哮的声音伴随着野兽般的血腥气味。“让我们继续,鲜血,恐惧,被屠杀的敌人……”

    幻象一变再变,提尔建造起高大的雕像,以彰显新巫王莎蒂丽的荣耀。一场受cāo纵的审判,她的父母以背叛者的份被处决。

    “……这样一来,再没人敢跟你说教了。”暴怒插话道。

    “我,我,杀了我父母?”莎蒂丽被幻象所展示的可能大大震撼。“成为了dú cái者?不可能,荒谬……”

    “你有超凡脱俗的潜力,莎蒂丽。”暴怒的声音几近**。“你从来都不会成为一个平凡的人。”

    莎蒂丽集中jīng神,试图把暴怒的思维触须驱赶出自己的脑海,但是并不成功。

    “怎么了,法师。难道你不享受我们的游戏吗?”

    幻象没有停滞,继续展现接下来的场景。

    “你处于权力的最高峰,当上提尔的巫王以后,你对其他巫王宣战。连横合纵,你击败了无数强敌。你的领土大大拓展,你已经很少记起被你亲手杀害的父母。”

    “但尽管如此,有人还会强烈的回忆起他们的音容,不是吗?”暴怒说道。

    “这次对尤利克城的进攻,我们的伤亡比预期的要大。”幻象中,莎蒂丽的姐姐对珊瑚女巫说道。场景看上去依然是在宫之中。

    “我们胜利了,他们的牺牲没有白费。”幻象中的莎蒂丽对此不以为然,甚至没有抬头看自己的姐妹一眼。

    “哼,我猜这就是冷血dú cái者存在的价值,不是么?”莎蒂丽的姐姐在幻象中发出一句慨叹。

    “因为我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所以才能取得胜利?”幻象中的莎蒂丽随口回道。

    “不,因为你根本对付出的牺牲和承受的痛苦不在乎,能忍受这一切,才能胜利。”珊瑚女巫的姐姐在幻象中说道。“但是,到此为止了!”

    接下来,像古典希腊悲剧一样。幻象中的莎蒂丽被自己的姐姐刺杀亡,直到临死前,她绝美的面庞上还写满了难以置信的神sè。

    “你看,若不是因为巫王的残暴和奴隶制的无催生了你的暴怒……你该感谢他们。”暴怒说道。

    “感、感谢他们?”珊瑚女巫抵御着对方的灵能力量,竭力保持自己意志的dú lì清醒。

    “当然,他们把你从恐怖的多的命运中拯救出来。”暴怒用一根赤红sè的手指指向珊瑚女巫。“他们把你从你自拯救出来。”

    “我拥有改变事物的力量,人类。”暴怒说道。“对的,召唤我守卫此地的人教给我世所未见的强力魔法……我能改变过去,阻止你父母的死亡和你沦为奴隶的历史。”

    “我能让你活在我们刚才看见的另一段生活中。”

    “你懂吗,人类。”暴怒继续道。“我在给你一个选择。”

    “骨离散,亲姐姐为了让你有一口饭吃而献。革命,永不停息的战斗。”暴怒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还是另一种可能?”

    “如果你选择维持原样的话,那么你对巫王,对奴隶制度的仇恨有何根基呢?记住,是你自己的选择让那一切成为现实的。你该感谢他们,不是选择去摧毁他们。”

    “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

    “上次见面,你就像一尊因为战乱而蒙尘的雕像。现在我们胜利了,你看上去更加荣光焕发,不是吗?”苏丹马利克看到迪尔德丽公主前来,起恭维道。

    “提尔人一溃千里!”公主看起来兴高采烈,她今天无疑经过了jīng心打扮。披最上等绸缎手工缝制,又附加了保护魔法的华丽袍服。洁白的胳膊上带了镶嵌有红宝石的黄金圆环,手指和脚趾都涂了油,连头发也经过jīng心打理,自然的打着卷。“虽然他们半途截杀了我派去的两个将领。但你的人看来也不赖,一样击败了那帮乌合之众的主力。”

    “我对你的损失深表遗憾,”马利克沉痛的点点头。“无疑,我将屠杀两百名战俘,为死去的将士报仇!”说完,他从旁的奴隶那里拿起一杯饮料,端起来喝了。迪尔德丽公主也拿过一杯一饮而尽。

    “我听说这次我们能取得胜利,”迪尔德丽公主的心非常愉悦。看来和这老财迷合作,也没有我一开始想象的那么难。“是因为提尔人自乱阵脚?他们自己攻击起自己人来了?”

    “提尔人用暴力夺取政权,自然也只知道用暴力解决问题。”马利克得意洋洋的说。“我的探子回报,提尔城内爆发了一场宗教sāo乱,很多人首异处。那时候我就想了,能不能利用这个机会挑拨离间呢?”

    “结果你成功了!”迪尔德丽公主又拿起一杯饮料,喝了一口。接下来,自己很快就要重新入主拉姆,成为新的巫王了?有马利克这家伙为援,自己无疑很快就能恢复拉姆的荣誉。

    “嘿嘿嘿,确实如此。”苏丹很得意。“不少提尔军中的部落民都是那个新兴宗教的信徒。提尔城内的宗教sāo乱,自然也动摇了他们的军心……当我秘密向其中的头领人物提出价码后,剩下的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迪尔德丽公主出声恭维,于是马利克继续说下去。“我收买了好几个人,但其中最重要的是个叫法赫德的男xìngjīng灵,他还是提尔的议员呢。正是他的人在关键时刻从侧翼倒戈,给了提尔人致命的一击。”

    “法赫德?那个sè痞jīng灵?”迪尔德丽咬牙切齿的说。“那家伙我见过,毫无才能又自高自大,那帮提尔将领都是这样。这帮人就该用完了就扔……尤其是jīng灵。”

    “我承认大部分提尔头领并不出彩。但他们的那个珊瑚女巫很让我担心。”马利克苏丹说道。“这一次我们很幸运没有遇到她。但是下一次我们可能就不那么走运了……跟我说说看,你怎么看待这个莎蒂丽?我很想听见你对这位罕见敌手的评价。”

    迪尔德丽又喝了一杯饮料,提到这个话题似乎令她有些不快。“一个没什么本事,只会吹嘘自己美貌的女人。无疑就是这样了,整个提尔,所有人都夸耀珊瑚女巫的绝美容貌,这不可笑吗?她杀死了巫王,处死了城里的一半贵族,让高贵的血脉跌落尘土任人践踏。无疑,她还是个嗜血好战的人。”

    “是吗?”苏丹含糊的点点头。“我听说她是个为信念而战的女人,并非什么嗜血野兽或者自恋的傻瓜。”

    “也许,”迪尔德丽公主不愿的承认道。“也许她确实有自己的信念。但这不是让她更危险了吗?”

    “这么说来。她和我还有几分相像呢。”马利克喃喃自语道。“我们都相像自己的信念,都认为自己在做正确的事……她在打击奴隶制度,给人带来zì yóu。我却不得不依靠奴隶制度带来的劳动力和秩序,拯救这个世界。”

    “我们都认为自己是英雄,而对方是恶棍。”苏丹自嘲的笑了笑。“也许只有历史能证明谁对谁错。”

    “您无疑是对的。”迪尔德丽恭维对方,在她稳稳的当上拉姆的巫王前,她还需要对方的支持。“奴隶制度是必须的。世界上,总有一些人要承受不幸。”

    “我很高兴听到你自己这么说。这样一来,我就安心多了。”马利克苏丹拍拍手。“上来。”

    jīng灵法赫德一袭劲装,在安卡拉城圣堂武士的护送下进入王座厅,来到巫王和公主的面前。“胜利是你的了!安卡拉的马利克。”法赫德戏谑的笑着对巫王说。“我来拿说好的奖赏!”

    迪尔德丽露出嫌恶的表,马利克则说道:“钱财已经由我的人送到你的部落中去了。女人则就正站在你面前呢。”

    “什么?!!”迪尔德丽公主震惊的喊道。

    法赫德哈哈大笑,“遵守诺言的人如今已经很少见了。我很高兴与你做交易,一同打击提尔的那帮叛教者!”

    “你不能这样!”迪尔德丽想要冲到马利克边。歇斯底里的大喊。“你无权……”

    “奴隶制度是必须的,世界上,总有一些人要承受不幸。”苏丹摇摇头,无奈的回答。然后,他以与材不相称的敏捷施法,定住了迪尔德丽的体。

    “我期待着我们的下一步合作,法赫德。”他缓缓的说。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