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九十八苏拉 探索

    秉承实用主义的原则,安卡拉城的宫并不多么奢华壮丽。从外表看,它就是一座三层高的朴实要塞,除了大以外,就没什么别的特点了。它的外壁没有繁复的绘画和雕刻,没有高大雄伟的塑像,远远看去,就是块黄sè的大石头。

    这块大石头上有不少箭孔,每个箭孔后面都站着一个戒备的士兵。此时,人们出出进进,似乎在为某件大事做准备。

    “没有什么比看到你来到我的宫更让这里屏蔽生辉的了,迪尔德丽公主。”安卡之主举办了一场规模不大的宴会欢迎这位前拉姆城首席圣堂武士的到来。“我得说,你的加盟让我在黑暗年代看到了又一线希望的曙光。”

    “我很荣幸。”迪尔德丽回答道,她看上去就像拉姆的阿贝尔拉赤莉,只是更年轻,更漂亮。手指和脚趾上都涂了鲜艳的指甲油,手背上绘着神秘的魔法纹路。“在这个黑暗的年代,没什么比看到您这样一张友善的脸庞更让人安心的了。”

    “啊,”苏丹发出一声慨叹。“我听说了拉姆城发生的灾难,我很为你感到遗憾。悠尼斯是一位伟大的法师,她的死是世界的损失,很遗憾我没有及时赶到拉姆帮她的忙。”

    “我很确信,我母亲要是看到你来支援,必然倍感欣慰。”迪尔德丽得体的说。不过她心里想的却是,要让你这个守财奴吝啬鬼挪挪股,难如让阿塔斯下雨,我还不如指望傀儡师突发脑梗自己挂掉。

    “吃点烤,”马利克叫随从们端上一整桌美食,有肚子里塞了鸟的烤蜥蜴,喷香冒油的肥,各sè水果,以及叫不出名字的异域佳肴。“这有助于缓解我们的悲伤。”

    “您的话中饱含哲理。”迪尔德丽答道。“但我无心饮食,惟愿替家母报仇。”

    马利克苏丹好像对她的话充耳不闻,用叉子叉起一块流油的肥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然后,他才含着食物模糊不清的说。“复仇这种事,加上时间作为调料才更为甜美……也许还得加上我在安卡拉新酿造的这种枣汁,你确定不来一杯么?”

    “不用。”公主回答道。

    “真遗憾,这东西恰好和复仇一样,酿的越久越美味。”苏丹说完,双手在自己的袍子上擦了擦,留下一块亮晶晶的油渍。“它可不便宜,你知道。我一年光靠卖这玩意就赚了好些金币。”

    “真的是好些钱哦。有时候我自己到其它位面客串冒险者,挣到的辛苦钱都没那么多。”马利克像老人一样絮絮叨叨,尽说些不相干的事。“不过我在不同位面可是找到了不少美食,呵呵,比钱差不了多少。你知道么,有个叫耐sè瑞尔还是什么玩意的异位面帝国,他们的魔法可以让一整座城市浮在空中。从他们上我学到的技巧,帮助我完成了一项惊人的创举……”

    “无疑,你从那些异界人上学到了新的烹饪技巧,阿塔斯的食客和老饕们会在接下来的一个千年里赞颂你的名字的。”迪尔德丽无心去听对方的闲扯,唯心的恭维道,她要把话题拉回正题来。

    看着眼前这位巫王,迪尔德丽心里恨不得喷出火来。这么一个饕餮之徒,怎么当上太初术士的弟子的?他眼里除了钱还有别的吗?如果我有他的力量,想想能成就多少伟业!

    “刨开这些不谈。”马利克挥挥手,随从们又端上一桌不同的美食,包括一只烤熟了的狗,几串鸟蛋,辛辣芜菁等等。“你的复仇计划还有一个重大阻碍。我听说傀儡师已经死了。”

    “它死了,没错。”迪尔德丽接过话来。“但它不是唯一一个要对我母亲的死负责的人,提尔人插了一手,我认出了珊瑚女巫和一个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她们要为此付出代价!”说完,她举起杯子,浅浅抿了一口。

    报仇当然不是迪尔德丽真正的目的,她对阿贝尔拉赤莉没什么深厚的感。但她急需一支军队,帮助她控制住拉姆城曾经的势力范围。如果动作不够快的话,她的两个哥哥们会把那里剩下的一切都夺走,不给她留下半点残渣。

    “说到提尔人。”安卡拉的马利克问道。“你的两个哥哥似乎投奔他们去了啊。这是怎么回事?”

    迪尔德丽往语调里渗入一丝恼怒,“我得承认,他们确实投靠提尔人去了。这两个家伙完全看不清大局,居然认为提尔人可以庇护他们。这帮蠢材,等我打败了提尔人,我会要他们跪着来我的脚!”

    “‘我’打败提尔人?”马利克注意到了她的措辞。“你是说我们,请务必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当然,陛下。”

    “我还听说一件事,就是你也跟着两个哥哥跑到提尔人那里去了一段时间。”马利克含糊不清的表示,同时忙着往自己的嘴里塞进一整块肥。“想必你当时是去考察提尔人的虚实去了。”

    这老东西,迪尔德丽看着自己眼前这可悲的废物。空有一难以匹敌的魔力,头脑却如此昏聩。不过幸好他这么以为,不然自己可就难以解释了。

    “我确实曾经在提尔人的军营里停顿了一段时间。”迪尔德丽道。“我亲眼见到了他们的军队和他们的统帅里卡斯。恕我冒昧,他们就是一帮暴民,毫无纪律,而且装备低劣。只要让我统率一支大军,我可以在一个下午的时间内把他们杀的片甲不留!”

    “听上去你对他们意见很大。”苏丹说道。“你真的不尝尝我引以为豪的烤全骆驼吗?在馕坑里烤了整整两天,用了我一车珍贵香料。”

    迪尔德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提尔人粗鄙不堪,毫无贵族气质。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军队中大量充斥着jīng灵,穆尔人等等类人种族,这简直是玷污!”

    “听得出来,你不喜欢jīng灵。”苏丹一边吃一边说。他的随从随时给他满上佳酿。

    “任何正派人都不会喜欢那些类人渣滓。它们不过是像人的野兽罢了!”迪尔德丽公主怒火中烧。“提尔军中有个jīng灵sè痞,叫法赫德还是什么的,他觊觎我的美sè,居然想调戏我!”

    “无疑此人眼光不错。”马利克评价道。

    这老东西昏聩到这种程度了吗?迪尔德丽气愤的想。他怎么就听不出我话里的重点?!

    “为阿塔斯高贵的巫王之一。您无疑有义务阻止提尔人的势力进一步扩大!”迪尔德丽公主说道。“替我的母亲报仇!”

    “我已经履行过一次义务了。”马利克说。“我,影王尼本乃,还有尤利克的哈曼努联合起来对提尔发动了一次攻击。但不幸的是,我们失败了,恐怕那帮提尔的乌合之众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堪一击。”

    那是你自己无能,迪尔德丽心想。“今时不比以往,由我率领,我们必胜!”

    苏丹看上去十分犹豫,一边抓着自己的头皮一边说:“可是……我该拿什么来回报你的服务?你要知道,我很穷,安卡拉的人民穷的连房子都住不起,他们坐在烂土堆里,吃草为生。”

    这吝啬老鬼,当真一毛不拔。迪尔德丽公主想到。自己不给他些好处,这老东西是不肯派兵的了。

    “当提尔人被击退以后,我们会控制拉姆城和它周边的地区。那里大概还剩十万人,产出也很丰富。”迪尔德丽指着挂在室内墙壁上的一张挂毯说,挂毯上是一副阿塔斯的地图。“立我为拉姆的新巫王,你不会后悔。”

    “要知道,拉姆地区的边缘和安卡拉接壤。”哼,姑且让我用点甜头惑你,公主想。

    “两个强大巫王统治的城市挨得太近,可不是什么好事。我们的制图师常常在边境上发生摩擦和争斗。要是这种争斗扩展到军队上,那可就不好了。“马利克苏丹说道。

    迪尔德丽瞪着马利克。“这听起来像是威胁。”

    “这是你那备受尊敬的母亲说给我的话,一字不差,就在几年前。”苏丹解释道。“我觉得她是好意。我们签订了条约,以真名约束,不得互相侵犯对方的势力范围。”

    “当然是如此!”迪尔德丽松了一口气,这老家伙果然不可能这么敏锐。“等我当上拉姆的巫王以后,我会把从这里到那里的……”她在挂毯上随意一指。“……都送给你。”

    “但那条约……”

    “……可以废除。”迪尔德丽刻意顿了顿,等待马利克上钩。

    苏丹停顿了很长时间,他脸上似乎要露出感激的表,但最后还是忍回去了,看来还是放不下巫王的面子。“万分感谢。有你的保证,我倍感欣慰。”

    但接下来的话,又暴漏了马利克心中的怯懦。“可我们也不必独自行动。我们将尼本乃和德莱戈斯也拉来如何?第二次巫王联军,这么一来,提尔必然更加无法抵挡。”

    看来自己没法把这个胆小鬼再推一步了,迪尔德丽心想,勉强的说。“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

    “如此就好。”

    “等等。”迪尔德丽突然想起另外一个问题。“德莱戈斯不是很久以前就死了吗?”

    “他已经死了吗?”马利克一边吃,一边慢悠悠的说。“没关系,有时候,死人比活人还有用。”

    ―――――――――――――――――――――――――

    “红雾。”穆哈迪说,他对这东西心有余悸。

    “别吸入太多,问题就不大。”阿玛尔走在最前头,他负责打开路上的机关,解除陷阱。半人的锁具非常别致,要是没有他,其他人想要进入纯净要塞,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座被他们寻找了很久的半人遗迹有着纯白的外观,要塞从内到外,全部用白sè大理石堆砌而成。从盐海吹来的飓风每一年都会造访此地,但是没有一次能够破坏它哪怕一星半点。它像一枚洁白的长矛,笔直的指向天空。

    纯净要塞曾经坐落于一个被海洋包围的小岛上,现在海洋既已经干涸,它就变成坐落在圆锥形的山峰顶上。从盐海平原到要塞,有大概一万多尺。

    就是在这里,古代半人文明实现了它的最高成就,复制太阳的力量,一举消灭了肆虐整个世界的赤cháo。

    “没想到你这盗墓者,居然能打开这里的大门。”肌老爹很兴奋,和冒险开始的时候相比,他黑瘦了不少,但一样结实强壮。

    “半人建造这要塞的时候,就没考虑过封锁它。”阿玛尔走到要塞的大门前,开始摸索。“它们的敌人不会开锁。”

    “藻类要是会开锁,那可是件可怕的事。”花剌子密说,他差点没从冒险中过来,但现在却很jīng神,看到纯净要塞似乎点燃了他的生命之火。

    “你确定这里面能找到帮助我们打败埃布的波利斯的东西?”穆哈迪看着纯净要塞,有种奇怪的熟悉感。似乎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这东西毕竟太古老了。”

    “我不确定。”珊瑚女巫以几乎难以察觉的幅度微微摇了摇头,她的声音只有站在边的心灵术士才听的清楚。“但我确定如果直接面对波利斯,我毫无胜算。”

    “你看上去很虚弱。”穆哈迪指出。“在盐海里施法,你透支了太多生命力。”

    “我可以撑的住。”莎蒂丽的语调中透着坚强。穆哈迪知道自己不可能改变她的心意,便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

    “我只希望你现在的状态能应付这里面……”穆哈迪扬起下巴指了指要塞的方向。“……可能存在的敌人。”

    “不试一试,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你先前提到了七罪宗,那是什么东西?”穆哈迪感到好奇。

    “科坦德留给我的典籍里,有一本记载了太初术士早年的经历。”莎蒂丽用轻柔的语调解释,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据说拉贾特曾经来过这里,为了完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他留下了七个强大的异界存在守卫这个地方,防止别人前来窥探。”

    “那我们得有一场恶战要打了。”

    “那倒未必。”莎蒂丽说道。“如果记载无误,七罪宗并不善于战斗,它们擅长攻击人xìng弱点。这也就是我没有独自前来,而是带上你们一起冒险的原因。人多的话,能让它们应付不过来。而且你们都是坚强的人,如果我失败了,总有人能成功。”

    “为了我的目的,让你冒这样的危险,是我的错。但我别无他法,你能原谅我吗?”莎蒂丽用蔚蓝sè的眼睛看着穆哈迪。

    “没什么需要原谅的,越危险,我才越喜欢。”心灵术士耸耸肩。

    “谢谢你的理解。”莎蒂丽点点头。“自从革命爆发以来,我从没有机会好好奖励一下你们这些革命者。如果这次我成功生还,回去之后记得提醒我这一点。”

    “七罪宗有那么危险吗?”穆哈迪好奇道。“听你的语气,似乎你很不乐观。”

    “我宁可因为高估敌人而出丑,也不愿为低估敌人而后悔。”珊瑚女巫说道。“听我说穆哈迪,如果记载无误,那么要塞里的机关可能会把我们分开。到时候,我们得独自面对罪宗的挑战。”

    “我们有六个人,你,我,卡米拉,肌老爹,阿玛尔,还有花剌子密。好,花剌子密算半个。”穆哈迪说。“也就是说我们一个人只要应付一个或者两个罪宗就可以了?”

    “理论上是这样的。”莎蒂丽轻轻点点头。“但也有可能一个罪宗在收拾了一个我们的人后找上第二个。”

    “令人期待。”穆哈迪说。穿越没有人烟的盐海实在是不对他的胃口,因为天琴塑造的心理定势,他倒更喜欢和强敌对抗一些,至少后者能提高他的实力。

    盗贼阿玛尔那边终于打开了要塞的大门,一股稀薄的红雾从里面飘了出来,众人掩住口鼻,小心的打量。

    纯净要塞里面光线很暗,一道阶梯连接着正门,末端消失在黑暗中。阶梯和里面的墙壁也都是白sè大理石制品,毫无瑕疵。

    “你们是打算在这里一直傻站着,还是进去逛逛?”肌老爹一马当先。“反正我先进去了!”

    战士说完,就迈步走了进去。一股非人的狂笑在他踏足第一阶台阶的时候突然响起,让人头皮发麻,然后这股笑声又像出现的时候一样戛然而止。

    没有思维波动,穆哈迪尽可能的拓展自己的灵能感知范围,那传说中的七罪宗藏在哪里?

    卡米拉第二个进入要塞,接着是阿玛尔,后者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地面和墙壁上有没有什么致命的机关。其他人尾随其后,鱼贯而入。

    “这里几千年都没人来过了。”阿玛尔一边观察一边说。“我能看得出来。”

    “我不用看就知道。”卡米拉讽刺他。“任何可信的书籍中都记载了,自从海洋干涸以后,无人来过这里。”

    “那么你的书里有没有提到墙上的这个陷阱?”阿玛尔说道,走到一边的墙壁边。他用手轻轻一按,一道强力的异能冲击打在一行人前面的道路上。

    “地面上也有这陷阱,我建议你们越过这级台阶,还有……”阿玛尔补充道。“千万别扶墙。”

    “我猜这就是带上一个盗墓贼的另一个用处!”肌老爹评价。“当然,他的首要用处还是供人嘲笑,改善心。”

    “别听他的,阿玛尔,继续。”老学者花剌子密有气无力的说。

    两道门出现在台阶尽头,门板是黑sè的材质,和白sè大理石的墙面对比分明。两道门都很高大,全然一致。

    卡米拉选择了左面的一扇门,推了一下,门没有开。

    “这是对与门,”阿玛尔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解释道。“两道门必须被同时打开。”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要分成两队前进?”肌老爹说。

    “愚蠢,”卡米拉一声冷笑。“我们可以打开两扇门,但只走其中一个。”

    “如果走错了方向呢?”肌老爹为自己辩护。

    “那再绕回来就成了。”

    阿玛尔和穆哈迪上前同时用力,打开了这两道黑sè的大门。两扇门后面,各有一道红sè的门。

    “这又是什么玩意?”花剌子密皱紧了眉头。

    “也是古代半人墓里的罕见机关,叫非门。”阿玛尔也觉得事棘手了。“必须关上前面通过的门,才能打开它。”

    “这要塞似乎存心想让我们分开。”盗贼接着说。“无论我们选择走那条路,里面的门可能都需要另一条路上的人同时触发,才能打开。”

    莎蒂丽和穆哈迪对视一眼,然后下了决定。“既然如此,我们就分开。卡米拉大人和穆哈迪以及我走一边。阿玛尔,你带着剩下两个人走另一边。”

    “我随便。”老头儿无可无不可。

    “当真绝,我还以为你你和我走一边呢。”阿玛尔笑着说。

    “我们三个男人走一边,她们三个女人走一边,正合适不是吗?”肌老爹大手一挥。“走,穆哈迪!”

    “我可不是女人。”心灵术士无奈道。

    “胡子都剪了,还敢说不是女人?”

    这是为了打理起来方便,穆哈迪想说,但最后他还是没开口,不然起码能和肌老爹耗上一个沙漏时。

    分散开来没多久,穆哈迪一行三个人就遇到了其他的机关,必须再次分开。就这样,进入纯净要塞不到半个沙漏时的时间。六人就都变成孤一人独自前进,要塞内部,无限的秘密等待着他们。

    --------------------------------------------有位书友猜的很准。确实被驱逐出提尔这个章节是早就构思好的,好比希吉拉。出走提尔后,主角会在第三卷加入巫王阵营。预计到攻克提尔为止。

    回答一个读者私信我的问题,苏拉,surah一词,就是图片的意思。也表示篱笆围起来的地方。并无止使用这个词的规定。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