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九十四苏拉 交谈

    由于正午已过,所以即使黑云已经散去,阳光还是不能直shè裂谷底部。虽然尚未入夜,这里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

    空气中,硫磺的味道久久不能散去。

    火焰留下的痕迹比比皆是,地面被烤的发硬,好像结了一层壳。

    “为什么它会离开?”穆哈迪感到不解,“它本可以一直留在这里,直到饥饿把我们出来。”

    “元素生物的动机很难理解。”莎蒂丽试着解释。“我还以为灵能者更能解释这类问题。”

    “我还不算一个出sè的灵能者。”穆哈迪耸耸肩说。“我把灵能都用在战斗上了,很少做心理学研究,对理论发展毫无建树。大概我的师父会把我当做一个灵蛮。”

    “我肯定她不会的。”珊瑚女巫说。

    “你如果认识天琴,就不会这么想了。”穆哈迪表示。

    “听起来你和你的师父间有些问题。”

    心灵术士歪歪头,想了想。“我不太清楚你和科坦德之间是什么样的,但是我和天琴之间……嗯,直说,很多人认为我们心灵术士都是疯子,其实也不完全错误。”

    “但是我听得出来你尊重自己的师父的。”莎蒂丽说道。

    “有这么明显么?”穆哈迪说。“也许是。”

    “那么你呢?卡米拉大人。”珊瑚女巫转向大德鲁伊。“虽然你加入提尔的新政权很久了,但我一只对你的了解不多。”

    卡米拉一边走,一边哼了一声。“真的吗?你没有用预言魔法探查我的来历?”

    “滥用魔法等于挥霍这个世界本已不多的生命力。”莎蒂丽说。“我想象泰西安大人既然用你当助手,就是对你绝对信任。”

    “作为一个革命领导人,这样的做法可算不上明智。”卡米拉评价。“而作为萨拉菲斯特特别法师部队的创建者,这样的说法可算不上诚实。”

    “你怀疑我指示手下的法师调查过你?”

    “你敢否认自己没有做过吗?”

    “世界上甚少有我不敢做的事,但不代表我都会去做。”珊瑚女巫说。“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的师承关系,如果你不愿意讲的话,就算了。”

    卡米拉甩甩头发。“我没什么可隐瞒的。我辈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并不限制授徒的方式。我们有类似灵能者学院的学校,也有一对一的师徒单传。唯一不变的,是弱强食,优胜劣汰的原则。”

    “不过,无论是用什么方法授徒,有一项试炼是所有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都会遵守的。当每一个新学徒训练到一年后,她或他就会被扔到荒野里去,只带一把小刀,然后这个学徒必须学会在自然中挣扎求生。”

    “这听上去很有效率,但是残忍。”珊瑚女巫说。“那么你在哪里通过的这项试炼?”

    “在伯德炽附近,那里盘踞着不死生物和脊刺骨龙。”大德鲁伊轻松的说。

    “和一群脊刺骨龙待在一起,那肯定非常危险。”穆哈迪说。

    “和我待在一起,那群脊刺骨龙才非常危险。”卡米拉回答。

    “所以说……你们师兄妹之间会自相残杀,决出最强者?”心灵术士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杀戮并非证明强大的唯一方式,就像头狼无须杀死全部公狼证明自己。”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说。“不过你说的也不算完全错,有时候我辈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内部确实有大规模内斗。”

    “那么你是学院里成长的,还是师父带出来的。”莎蒂丽问道。

    “我是大长老本人亲自传授的,作为下一代大长老的候选人。”卡米拉的语气里不无自傲。“和其他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不一样,我们的大长老遵循二人法则,永远是一师一徒。”

    “一人承载着进化的力量,另一人则渴望得到这份力量。”卡米拉低声说。“当徒弟的力量超过师父的时候,就是新陈代谢的时候。”

    “二人法则?以徒弑师?”穆哈迪抬高了语调。“要是师徒两个人都被杀了,那你们的传承不就断了。”

    “这种事从未发生过。”卡米拉的声音虽低,但却带着某种危险的气息。“我辈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的寿命非常漫长,大长老更迭的况极其罕见。事实上,大概有几千年没有发生过了。”

    “那他肯定是个非常强大的人物,按照你的说法,他在净化之战就是大长老了。”珊瑚女巫说道。

    “你们都听过他的名讳。”卡米拉古怪的一笑。

    “是么,我没什么映像。”穆哈迪表示。

    “斯达赫宾塞,你觉得这个名号是怎么得来的?”

    在另一边,花剌子密则在对肌老弟和阿玛尔窃窃私语。“我很怀疑你有办法把我们带到上面去,阿玛尔。”

    “别这么快下结论,老人家。”盗贼露齿一笑。“为盗贼,我最擅长从绝境逃脱了,不然我也活不到现在。”

    “你就算能把我们带出这个海沟,又能怎么样?”老头心大坏。“你还有能召唤灯神的油灯不成?咱们的大部分水和粮食可都放在气球吊舱里面,没了它们,咱们也坚持不了多远。”

    “何必这么悲观,”肌老爹反驳他。“有一次,我也被困在沙漠里了,无水无粮,可我最后还是活着逃出来了。”

    “你在吹牛,我的朋友。”阿玛尔说。

    “而你则在嫉妒。”肌老爹说。

    “如果咱们的好法师说的没错,这种元素生物追着人类攻击,那么也许它会忽视你的气球,而我们的储备还都在。”阿玛尔告诉老头。“那样咱们也许还可以继续这次冒险。”

    “如果它没有忽视,继续攻击,把咱们的食物都毁了呢?那会如何?”花剌子密反问。

    “会死。”阿玛尔轻巧的说。

    “你就不怕么?”老头诧异道。

    “我不怕任何人都必然会经历的结局。”盗贼大笑道。“况且害怕也不能帮我填饱肚子啊。”

    “这话才比较有男子汉气概。”肌老爹赞叹道。“以前我从没觉得你是个男人,现在我觉得你可以算的上半个男人了。”

    “我敢打赌你一年才拉一屎。”阿玛尔说。“所以嘴才这么臭。”

    “你们都是疯子。”花剌子密一边总结,一边跌跌撞撞的走着。

    走着走着,穆哈迪突然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这处裂谷的底部没有光照,一片漆黑。但在他的灵能感官里,四周总像是隐藏了什么东西,正在蠢蠢yù动。

    也许这里有无数海洋生物的冤魂,穆哈迪心想,在此徘徊不去。当阿塔斯的海洋在净化之战中被蒸发殆尽的时候,那些水栖居民难道不会怨恨战争传播者拉贾特么。

    也许只是因为这里太“寂静”了,所以自己出现了幻觉,穆哈迪又想到。在沙漠里的时候,不管多么荒凉,总有些野生动物存在,他的灵能可以感觉到它们。现在,这里什么生物都没有,所以反而不适应。

    “如果咱们走的方向没错。”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停止脚步。“那么我们现在已经到达我们的降落点了。”

    心灵术士集中jīng神,眼中放shè出光芒。“气球不在这里。”

    “连残骸也没留下?”肌老爹就着穆哈迪放出的光打量。“这不寻常!”

    “可能是被风刮跑了,”阿玛尔耸耸肩。“我们到周围看看。”

    几个人散开来寻找,由于四处都很暗,所以过程并不顺利。就在大家都准备放弃了的时候,阿玛尔却有了发现。

    “快看那里。”他走到峭壁边,指指上面。“我觉得那里有个东西,不过我在这么黑的况下看不了那么远。”

    穆哈迪走过去,用异能照亮了那一片峭壁。盗贼说的没错,气球的残骸就挂在一块突起的石头上,离地面不到一百尺,肯定是被厉风吹上去的。

    心灵术士集中jīng神,展现心灵cāo物异能。那块石头松动了一下,然后哗啦啦垮了下来。气球的残骸和碎石块掉到地面上,溅大批灰尘。

    “吊舱被烧掉了,”穆哈迪一边看,一边分析气球的受损况。“只剩下个框架,我看不出来有补救的可能。”

    花剌子密发出一声哀嚎。

    “里面的东西也差不多完蛋了,”阿玛尔也说。他弯下腰,从残骸里挖出一袋子黑乎乎的东西。“这些熏都变成焦炭了。”

    肌老爹上前也翻了翻,“哈!”他发出一声高兴的叫声。“老爹我藏的夜影之水居然没被烧掉!”

    “就一袋水,省着点用,也不够你用两天的。”花剌子密说。“我们深入盐海至少一百帕勒桑了,两天你走的回去么?”

    “我走不回去,就先宰了你,喝血还能再走两天!”肌老爹被老头儿的丧气话气到了。“再胡说八道,我就在这里办了你。”

    穆哈迪绕过吊篮的残骸,查看气囊的残留物。不出意外的,塔夫绸的外囊被烧掉了很大一部分。但是他仔细检查过后,发现外囊内那个小一点气囊居然没有多大破坏,虽然有几个小洞,但都可以修补。

    这个小一点的气囊在充满后,水平直径为四十五尺,垂直直径为六十八尺,总容积为六万七千立方尺。考虑到上升时,大气气压会逐渐降低,气球会渐渐膨胀。为了不胀破气囊,它最多只能充一半气体。升力只有原本那个气球的一半不到,连吊舱都吊不起来。

    花剌子密那个制备轻气的设备,此时已经坏掉了,所以利用这个小气球升空的念头虽然有惑力,但是没有可行xìng。

    另外一边,卡米拉似乎在残骸里发现了什么东西,引起了她的兴趣。“这东西。”她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你是从哪里捡来的?”她问心灵术士。

    女德鲁伊手里拿的是一块微微发黄的石头,那是穆哈迪在先前的硫酸池里找到的。“捡来的,”心灵术士简单的说。“那边有个硫酸池,我找压舱物的时候发现的。我觉得这东西有点意思,似乎有生物存在的迹象。”

    卡米拉将自己手里的那块石头翻来覆去反复的观察,好像那是什么宝物一样。“你说的没错,这块石头居然还真的有生命存在的痕迹。这几乎推翻了我辈斯达赫宾派德鲁伊之前对盐海的一切假说。”

    她继续说道。“……而且,这还不是某种远古时代遗留下来的老古董。这是某种新进化出来的品种,一种嗜菌……再说说你在什么地方发现这个的?”

    穆哈迪根据自己的回忆,仔细描述一遍自己发现的那个硫酸池的摸样。“……不太大,但是深,有浓重的硫磺味。我可以看到池子底部有烟囱一样的东西,往外冒黑sè的物质。”

    “这就对了。”卡米拉点点头。“这东西的成分复杂……磁黄铁矿,闪锌,似乎还有黄铜和其他硫化物。你发现的这种细菌非常有趣,一般况下,绝少有生物能在强酸高温的环境下生存。”

    “让我仔细看看。”女德鲁伊施展了一道神术,那块泛黄的石头发起光来。“……内部的氨基酸残基有更多的盐键,紧密折叠的疏水核心。嗯,还有胞内溶质……这是种古核生物,而且是依靠地为能源固碳的。”

    “等我完全解析了它的生命信息,我就可以复制它的能力,让我自己也能免疫强酸和高温。”卡米拉难得的高兴了一会。“干得好,穆哈迪大人,你让我的实力又提高了一步。”

    原来这也是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提高自实力的方法之一,穆哈迪想,他们会从生物中提取它们的特长,融合到自己上。这办法很巧妙,但也许会留下隐患,自己将来说不定用的到。“举手之劳罢了。”他回应对方。

    “现在,作为这种新物种的发现者。你有权为它取个学名。”卡米拉告诉穆哈迪。“在我辈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内部,这可是极高的荣誉。”

    “叫它卡米拉菌好了。”穆哈迪想了想说。“它能适应极端环境。”

    盗贼阿玛尔走向珊瑚女巫,“事先声明,我也许能把我们带到上面去,但是可没办法变出食物来,这点还得靠你想办法。”

    “我相信咱们会找出办法的。”莎蒂丽告诉阿玛尔。“不过现在,咱们能上去就行了。你先前说到的办法是什么?”

    “是这样的。”阿玛尔·伊本·哈兰向珊瑚女巫解释,“我在年轻时的冒险中,发现了一处被废弃的古墓。在一具干尸的脚上,我扒下来一双附过魔的靴子。”

    盗贼指指自己脚上的靴子,“这东西能把我传送到一个我事先仔细观察过的地点。就是靠了它,很多次我才能从绝境中脱。”

    “你事先怎么从来没有告诉过我这个?”

    “谁有有点小秘密吗,永世英雄,我猜连你也有。”阿玛尔对珊瑚女巫说。“我可担心我的秘密一旦暴漏,沙漠里无数同行会来找我索要——用那种不太和平的方式。”

    “它不能把我传送出太远去,在空中的时候,我也没法仔细地表的细节。”阿玛尔说。“所以我得分两次传送,首先传送到咱们在半空中发现的那处海jīng灵废墟,然后再传送出海沟。”

    “但这件魔法物品,它难道不消耗生命力么?”莎蒂丽有些疑惑。

    “当然要消耗,这也是我保持这个秘密的原因之一。”阿玛尔剃刀般的一笑。“它得靠存有死人灵魂的黑曜石法珠启动,幸运的是,我事先就备好了一个。”

    “这是亵渎者魔法。”莎蒂丽指出。“我……”

    “……得活着去纯净要塞,才能找到法子打败最强大的亵渎者法师——埃布的波利斯。”阿玛尔替她把话说完。“你死了,就什么意义也没有了。有时候目的正当,手段可以不用考虑。”

    珊瑚女巫沉默不语,阿玛尔把这当成默认的表示。“还有一个问题,我这双靴子一次只能传送一个人。所以有人出了海沟以后,得想办法把它再送下来。我猜,咱们的好德鲁伊可以帮咱们做到这点。”

    “我不是搬用工。”卡米拉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反对道。

    “你要是能变成一条龙把咱们都背上去也成。”阿玛尔耸耸肩。“不然还有什么办法让我们离开这处谷底?”

    卡米拉张张嘴,似乎想反驳什么,但最后她却选择了退让。没必要在这里暴漏自己的真实实力,她想,“仅此一次!”她说。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