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八十苏拉 奇遇

    如何描述穿越时空之门的感觉,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任务。

    寻常的感官是适应现实世界而存在的,而时空之门是连接不同时间和空间的通道,两端的物理定律都在此处融合,也都在这里崩溃。脱离了正常的时间和空间,就好像一个盲人被抛入一个莫可名状的无形世界,周遭的一切都是匪夷所思无法描述的。

    穆哈迪觉得穿越的过程只有一瞬间,但一部分的他又觉得这个过程无比漫长,仿佛度过了一生。当他终于从门的另一边出现时,心灵术士双手撑地跪倒,浑的伤口失血让他觉得虚弱,一时间他觉得自己苍老无比,像个耄耋之年的老人。

    这里还是那间控制室,但是没有幽灵,没有机关人,自然也没有爆炸。

    这是什么年代?穆哈迪想。

    四周的物品没有一件能够给他判断时间的线索,穆哈迪站起,监视自己受到的伤。

    胳膊上的伤口很深,流血基本止住了,但还没有愈合。其他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不过并不致命。穆哈迪估计自己现在的样子估计跟个乞丐差不多,一衣服破破烂烂,遍体鳞伤。

    他记起自己穿越时空之门前的景,猛烈的连环爆炸吞没了控制室内的空间,滔天的火焰燃尽了空气,半人幽灵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要拉你陪葬!”

    迫不得已之下,他当时只能选择跃入时空之门逃避。至于然后怎么办,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穆哈迪简单的评估了一下自己的体状况,如果不能尽快找到果腹的食物以及请水的话,自己怕是活不了多久了。

    控制室里没有机关人的残骸或者爆炸留下的痕迹,所以这只可能是过去,不是未来。但是具体是多久以前的过去?几年,几十年,几百年,成千上万年?又或者只是几个沙漏时前?

    如果是过去的话,那么半人遗迹核心区的屏障应该还没有解除,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穆哈迪思索了片刻,最后在控制室中心盘腿而坐,闭目冥思。他需要充分的休息来恢复灵容。没有心灵异能撑腰,他在这座危机四伏的遗迹里寸步难行。

    四周一片静谧,心灵术士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过了好几个沙漏时,他才重新睁开眼睛,一手撑地站了起来。

    “开启通道。”他用cāo纵声音异能模仿半人幽灵的声音说。

    等了大约三次心跳的时间,头顶上厚重的金属门无声的次第分开了,露出向上的路。

    心灵术士沿着这条路向上攀爬,大约爬了五十尺高,他就想出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进来的时候之所以麻烦,是因为外部遗迹保存的不够完好,很多半人遗留下来的设备都已经被破坏,没法接受指令。现在自己就在核心遗迹里,难道还不能出去?

    高进化者不是留下了一个“口信”么?穆哈迪认为自己可以通过它命令核心区域关掉屏障。

    凭借记在自己脑海里的立体地图,穆哈迪从遗迹底层出来,重回上层遗迹。在那间有无数培养桶的房间里,他命令半人的机械给他造了只猫那么大的用蜥蜴来。由于没有合适的工具,心灵术士默诵伟主之名,然后赤手拗断了这只小家伙的脖子,放干了血生吃起来。

    蜥蜴算不上美味,不过至少它能提供量,还有修复体必需的蛋白质。

    那个高进化者留下的“口信”果然又出现了,穆哈迪猜测的不错,这座避难所并不阻止里面的人出去。

    他命令那个浮在半空中的投影暂时关闭屏蔽墙对活物的拦截,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正常离开,而那个鬼魂却进不来。想了一下,他又给投影描述了拉姆城科温王子的形象,并特别指定他也为不受屏蔽影响的对象。

    这样一来,就解释了为什么科温王子以前能够探索这处遗迹了,穆哈迪想。不对,按照现在的时间来看,应该是以后才对,他又想到。

    接下来的一段路程平平无奇,心灵术士顺利的离开遗迹核心区的巨蛋建筑,重回遗迹外围。但在外围,他又遇到了麻烦。

    和先前一样,遗迹里到处是弥漫的红雾,凶残的鬼人无处不在。这些倒还都不算特别的威胁,真正麻烦的地方在于,遗迹里还游着好几只双头亚龙呢。

    穆哈迪记得自己先前进入遗迹的时候,只遇到了一只双头蛇龙,就把他的困窘不堪。现在这遗迹里居然一口气冒出八只双头蛇龙,该怎么办?

    心灵术士本以为自己够小心了,可是在他为了躲避一群鬼人走上一条小道时,一只双头蛇龙就盯上他了。穆哈迪刚刚准备大战一场,却发现对面那只双头蛇龙居然又唤来了同伴。

    亚龙类生物是有基本的智力的,虽然不如真龙或者大部分类人生物,但它们显然懂得集群狩猎的道理。穆哈迪发现第二只蛇龙从自己后冒出来时,就打定主意逃跑了。

    他尽捡小路,往大体型生物不可能钻进去的小巷子里面跑。有时候还必须冲到街边的建筑物里面,冲破鬼人们的阻拦,才能不被双头蛇龙抓到。

    追杀心灵术士的蛇龙越来越多,穆哈迪知道这下自己又麻烦大了。他只能夺命狂奔,才能避免自己葬龙腹。

    可要从蛇龙嘴下逃生,又谈何容易。这些体型巨大的爬行动物行动迅捷的超乎寻常,嗅觉、视觉和听觉又敏锐的无以复加。穆哈迪几次以为自己把他们甩开了,结果只发现这些蛇龙又从自己前方出现。

    集中jīng神,展现异能。

    心灵术士改变重力拔地而起,升到空中。两只正在追猎的双头蛇龙一愣,然后撞到了一起。在半空中,穆哈迪再次改变重力方向,向前方飞去。那里应该是遗迹的出口。

    一只双头蛇龙昂起双首,发动喷吐攻击。穆哈迪展现了一个忍受元素伤害异能硬了过去,但接下来他就摔倒在地上,狼狈不堪。

    “看得出你需要帮助,陌生人。”一个陌生但是友善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介意我来收割这几只小蛇么?”

    一个人就站在穆哈迪前,这让他大吃一惊,方才他明明感觉到这里没有人的。到底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欺到他近

    此人材略高,穿着一件朴素的沙黄sè袍子,用头巾蒙着面,只露出一双有神的眼睛。透过袍子,可以看出这人很瘦,但是骨架子很大。他的腰间别着一把弯刀和好多个做工jīng致的小袋子,从气味判断,那些是施法材料。

    “乐意之极。”穆哈迪谨慎的回答,“不过要小心,这些爬虫不好对付。”

    “但愿它们不好对付,”陌生人说。“这样我才能多点乐趣。”

    一瞬间,魔法的光彩点亮了幽暗的地下遗迹。

    陌生人口气虽大,但他确实有自大的本钱。他的魔法如此强大,让原本威风凛凛的双头蛇龙如待宰的羔羊一般,纷纷引颈就戮。陌生人哈哈大笑,看着死亡降临。

    正负能量,火焰和闪电……各种形式的能量被法术的力量所束缚,化作威力无比的大规模杀伤xìng武器,无的倾斜向敌人。双头蛇龙中最勇敢,或者最鲁莽的几只怒吼着试图上前攻击陌生人,但却只在下一次心跳的时间内化为焦炭。

    剩下的怪物想要逃跑,逃回自己黑暗yīn森的巢。这个男人就像死亡一样另怪物们畏惧。

    一句话的时间内,八只双头蛇龙中的七只就已经化为历史。剩下的一只跑的远了,穆哈迪从它回首的眼神可以看得出彻底的仇恨。很显然,如果下一次再遇到这头蛇龙,对方绝不会放过心灵术士。

    “百密一疏啊。”陌生人不满意的啧啧嘴。“下次我该开发道能一下子杀死八个的魔法。”

    “你不打算追击了?”穆哈迪站起来问。

    “何必。这种档次的野兽,能撑得了一招我就放它们一条生路。”陌生人说。“不过我抢了你的猎物,你不会因此迁怒于我吧。”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我听说你们部落民对猎场很在乎,最讨厌别的部落的人来抢,不是么?”

    他把自己当做部落民了,穆哈迪想。好吗,也不算错,自己理论上来说就是部落民,出天蝎部落。

    “你的法术很强。”心灵术士客观的评论道。

    “强与弱,只是个相对的概念而已。”陌生人耸耸肩回答。“我就觉得我自己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我看你需要医疗,以及食物。”陌生人接着说。“跟我来吧,正好我来这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该回去了。”

    穆哈迪自然没什么反对的理由,于是跟着对方离开。一路上,他在好奇一个问题,陌生人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到底是来这遗迹做什么的?就为了杀几头蛇龙?

    心灵术士几次询问陌生人的真实份,都被对方巧妙的避开了。

    从他的步伐来看,穆哈迪断定这个人手矫健,是个常常冒险的男人,不是那种养尊处优的类型。

    古物猎人?穆哈迪想,随即又赶走了这个念头。如果是古物猎人的话,那他实在是强的过分。

    他们沿着塔楼的遗迹向上爬,陌生人放心的把后背留给穆哈迪,爬在前头。心灵术士则紧随其后。

    由于伤势的影响,穆哈迪有点乏力。爬到最后,陌生人伸手拉了他一把,把心灵术士从塔里拉了出来。

    此时外面正值正午,暗rì无的炙烤着大地,温度高到能烤熟摊在石头的鸟蛋。天空几乎没有云,风懒散的吹拂着,却不能给人带来一丝凉意。

    “啊,我的奴隶们来迎接了。”陌生人举起一只手搭在自己额上遮挡阳光,另一只手向前指点。沿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穆哈迪看见一支很大的驼队,有上百只毛驼和几只壳甲虫。每只驼兽背上都捆着大宗的货物,许多人围着这些生物忙来忙去,给它们喂水照料它们。更外围的地方,许多声sè冷峻的卫兵严正以待的戒备着周围。

    看到陌生人携穆哈迪从遗迹出口现,七八个人匆匆围了上来,有男有女。这些人显然不是战士,也不是冒险者。他们上只披着简单的亚麻衣服,没有任何甲胄,赤脚走在沙地上。

    来者上前七手八脚的解下陌生人腰间的弯刀,头上的头巾。穆哈迪现在才看出来这个男人有一副修建整齐的胡子,一口洁白的牙齿。

    一个十来岁的女奴端上一个五彩斑斓的掐丝珐琅盘子,盘子上端着两只同样材质的华丽夺目的杯子。另一个更年轻一点的女奴则双手捧上来一个小巧的铁木匣子。

    “来吧,小友,随意吃点。”陌生人打开铁木匣子,里面存放的都是纯净的冰渣。他拿起一只珐琅杯子舀起一杯冰渣。“这天气太了。”

    奴隶们撑起一张巨大的遮阳伞,亦步亦趋的跟随。为心灵术士,穆哈迪可以感觉到这些奴隶心中有巨大的恐惧。虽然表面上极其温和友好,但这个陌生男人显然不是个仁慈的主人。

    他也能大致的感觉到陌生人的绪,他有一种喜悦的感,更深层的东西就挖掘不出来了。

    一路上,奴隶们和卫兵们纷纷下跪,向陌生人致敬。他带着穆哈迪走近驼队中间支起的一张醒目的帐篷里。这帐篷比穆哈迪先前见过的任何帐篷都大两倍,顶上围一圈龙骨,其上还有几面写满文字的黑旗飘扬。

    十六名卫兵站在帐篷门口,一边八位。他们拄着长矛,**着上,腰间围着白布,手臂上捆了圆盾。虽然正午气温很高,但是这些人都站得笔直,没有一点偷懒的意思。

    帐篷里面装饰奢华,一整张白sè狮子皮披在丝绸地毯上作为装饰。一个穿着艳丽媚俗的半人站在帐篷一角,但是没有理会进来的人。

    “令人映像深刻,不是吗?”陌生男人指着狮子皮说。“可惜这东西现在早就灭绝了,不然我一定会再弄几张。”

    他在地上盘腿而坐,然后示意穆哈迪坐在他的对面。

    几个奴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奉上盐,面包,还有水烟。心灵术士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抽烟。结果那个奴隶像被刀插了一样,惊恐的扫了陌生男人一样。后者比了一个无所谓的手势,奴隶才迅速但无声的退下了。

    一个打扮的比奴隶们稍微好一点的中年人报来一窝沙漠狐狸,他的脚边还跟随了好几只这样的生物。“主人,”那人出声。“在您外出打猎的时候,您又多了一只宠物。”

    “这些是我养的,”陌生人指着那些沙漠狐说,这些可的生物比猫还小,却长着巨大的耳朵。那耳朵还能向所有方向zì yóu转动,漆黑的大眼睛似乎充满了好奇。“可的小家伙是吧,不过我给它们每一个都起了极其凶残的怪兽的名字。”

    “这只新出生的,我要给她取名为双头蛇龙。”陌生人。那个抱着沙漠狐上来的中年男人点头称是。

    “这一只叫羽蛇,这一只叫移位兽。”陌生人一一介绍道。“……那边那只耳背是黑sè的叫魔魂尸,那只最凶的叫前妻。”

    听到对方给这十几只狐狸都起了怪兽的名字,穆哈迪评论道:“显而易见,你经常和各类怪兽打交道。”

    “打猎是我的好。”对方说。“我喜欢到世界各地猎杀非人种种怪兽,这能愉悦心,也能净化世界。长远来看,我的这种甚至好会让人类本受益匪浅。”

    “很少有人会把好联系到种族利益上去。”穆哈迪闻言不由一哂。“你不至于就为了打几头蛇龙,就特意跑到刚才那具半人遗迹里去的吧。”

    “虽然那也是原因之一,”陌生人说。“但更主要的原因是,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的?”穆哈迪有些吃惊了,自己刚刚穿过时空门,就有人要找自己?

    “没错。”陌生人点头。“先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吧,在外面的时候我喜欢用化名伊斯迈尔。但我真正的份是卡拉克,食人魔之末rì,提尔之王。”

    “……而你,你是穆哈迪,心灵术士和自封的先知。你是未来提尔的叛乱者手下的爪牙。”

    心灵术士惊讶的停顿了片刻,然后他就恢复了震惊。“……也许你认错人了。”

    “那可就奇了。”巫王说道。“还有第二个来自未来的人名叫穆哈迪,而且恰好是个心灵术士?”

    “你不用怕我。”看到心灵术士无言以对,卡拉克笑了笑,他告诉穆哈迪。“如你所见,我并不是个嗜血野蛮的男人。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表现的极为慷慨。我找你也不是为了找你麻烦,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

    “你会以贵宾的份留在提尔。”巫王又说。“除了不能离开城市,你做什么都可以。在你完成我要你做的事以后,你就zì yóu了。”

    卡拉克的话完全没有商量的语气,就是通知而已。虽然他的态度并不咄咄人,但心灵术士可以感觉的到违逆对方心意会怎样。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份的。”穆哈迪问道。“而且,你要我做什么。”

    “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预言系法师之一,我不知道你是谁,会出现在哪里,才是一件稀奇的事。”巫王卡拉克笑着说。“至于第二个问题,是你力所能行的事。具体内容,你到提尔就知道了。”

    巫王拍拍手。“来人!”他命令道。“送我的朋友下去休息,他需要食物,水,和医疗。”

    卡拉克没给心灵术士留下再插话的机会,就此离开了。

    奴隶们引着穆哈迪来到另外一张帐篷里,不一会儿就有医者前来,为他处理伤势。用上好的纱布包扎好全部伤口以后,奴隶们又端上来整盘整盘的烤洋葱和熏马

    从这些奴隶那里,穆哈迪问出了现在的年份。

    这大概是提尔爆发革命前十五年,巫王卡拉克依然安稳的坐在他的王位上。古老的暴君们主宰着沙漠里的城邦,废奴主义和革命还是一个不切实际的飘渺幻想。

    穆哈迪推算,在这一年,后来叱咤风云的珊瑚女巫还不到十岁,应该还没在科坦德**师那里学习魔法。里卡斯还没踏上竞技场,还只是一名见习角斗士。艾吉斯已经从灵能者学校毕业,他的好友泰西安则是一名圣堂武士中层军官。

    在心灵术士自己了解到的历史中,革命前的提尔没有类似自己的心灵术士扮演任何角sè。往好的一方面想,这意味着他不会被巫王关在提尔太久,很快他就会找到脱的方法回到未来。

    往不好的一方面想,这也许意味他很快就死在这个时代了,从而湮没无闻。

    法图麦今年应该只有两岁,心灵术士突然想起她的jīng灵人来。自己在部落的时候听说过什么来着?她的父亲,酋长阿比阿德在十几年前干了一件大事,因此赢得了全部落人的尊敬。到底干了什么事,人人却闭口不谈。

    算算时间,阿比阿德酋长创下那番功绩的时候恰好就是现在。穆哈迪想,难不成那件事和自己有关?到底是什么事?

    他模糊的记得那事似乎和当年提尔地区非常强大的坐蜥部落有关,更多的就想不起来了。

    还没正式走出沙漠,踏上盐海,心灵术士就乘坐了巨大的载人气球在空中旅行,深入了一座古代半人的遗迹拯救世界,现在又穿越时间回到了革命前的提尔。这趟冒险比我一开始想象的还要刺激的多,穆哈迪自嘲的想。

    巫王的奴隶们真的把心灵术士当做贵宾而非囚徒对待,他一的装备没有被搜走。相反,巫王还派一名奴隶送给他一把上好的弯刀,作为礼物。

    但穆哈迪毫不怀疑,自己若是试图逃走,那么巫王的爪牙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他用灵能感知到了二十好几个法师的存在,那些卫兵虽然装备简陋,但看起来也不是好收拾的。

    穆哈迪还发现,在这里所有奴隶们都不会直呼卡拉克的名讳,所有的卫兵也没有佩戴提尔或者圣堂武士的标记。如果不主动暴露,任何人都会以为这支人马仅仅是一支强大的贸易家族而已。

    心灵术士推测,这可能是因为卡拉克微服出巡,不愿暴漏份。毕竟这里离提尔较远而离拉姆较近,卡拉克的巫王敌人们可能会利用这个机会。

    当天傍晚的时候,巫王要求心灵术士随他一起回提尔城。

    “虽然乘坐毛驼穿越大漠是一件诗意的享受,”卡拉克换了一紫sè的袍子,比他在遗迹里穿的那件要华贵的多。他足蹬一双金线编织的凉鞋,脖子上挂着法术护符。“但从使用的角度讲,它们的速度难以忍受。”

    “我们会乘坐魔毯回提尔,”也不管穆哈迪有何表示,巫王已经从随的次元袋里拿出了一卷魔毯来。“今夜就能抵达。”

    魔毯铺到地上,自己延伸变大了。这是张典型的双结编织基利姆地毯,显然已经被用过很多次了,变得很紧。魔毯边沿是一圈马赛克图案,里面勾勒出一行行袖珍大小的魔法符文。魔毯正中间是抽象图案,看上去有些像头骨,又像野兽。

    魔毯是靠魔法驱动飞行的,自然要消耗生命力。巫王大手一挥,押上来四个奴隶,卫兵们麻利的将他们斩首。卡拉克将他们的灵魂锢在随携带的黑曜石法珠里,准备妥当。

    “上来吧,小友。”巫王对心灵术士说。“我们出发。”

    两人坐在魔毯上,穆哈迪几乎难以抑制自己出手攻击的**,这**即源于他自己,也源于太初术士。卡拉克似乎对自己的预言魔法相当自信,根本不担心心灵术士会攻击,一点防备都没有。

    为了转移注意力,穆哈迪开始观察下方掠过的景物。他顶着强风探头向下张望,看得到一座座沙丘飞速的从天边出现又从另一边消失。偶尔有商队出没,看起来也不过像是一群移动的黑蚂蚁。有些动物结成庞大的群落迁徙,扬起漫天沙尘。

    前方好像有一堵黄sè的墙,不下数千尺高,向左右延伸到视线的尽头。那是一场规模惊人的沙尘暴,遮天蔽rì,声势惊人。

    魔毯载着两人冲进沙暴中,四周一片黑暗,几乎没有光,地上的景物也都看不见了。

    “不用着急。”巫王卡拉克说。“我们还有十七分之三个沙漏时后就能抵达提尔了。”

    “你的预言魔法连这都能预测?”穆哈迪问。

    “我会读地图而已。”卡拉克回答。

    他说的没错,很快,魔毯就飞出沙暴的范围,灯火灿烂的提尔城就在眼前。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