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七十二苏拉 遭遇

    蛇龙左边的一只丑陋脑袋吐出一大滩腥臭难闻的强腐蚀xìng酸液,穆哈迪急忙低头弯腰躲了过去。酸液喷溅到后的墙壁上,腐蚀掉了一层墙面,发出嘶嘶的声音。

    心灵术士闪过一击,立刻横滚躲到一边,又避开了蛇龙另一只脑袋吐出来的一道冻气。鬼人们蜂拥而上,想要把穆哈迪撕成碎片。大门外,更多的敌人正在赶来,他们的脚步声密集如激昂的鼓点。

    这座神的大堂很大,足够满足双头蛇龙这么大的怪物战斗。加上源源不断的鬼人,这下本就不在最佳状态的穆哈迪势极其危险。

    半人的鬼魂是虚体,自然不会被这些敌人伤害。他漂浮在半空中,任凭蛇龙的攻击从自己半透明的体中穿过。“你得注意一下头顶,”他悠闲的提醒穆哈迪。“我看到有些鬼人鬼鬼祟祟的攀附在天花板上爬过来了。”

    心灵术士抬头一看,果然有十几个感染者手足并用爬在天花板上。他知道不能在原地停留,应付这些凶残敌人的办法只能是时刻保持运动避免被包围。

    穆哈迪集中jīng神,展现了一个简单的异能让自己能够在敌人密集的包围下迅捷的移动。两个鬼人杀到他面前,却被心灵术士以不可思议的法冲到中间。后者一刀挥出,两个鬼人被拦腰斩断,上半还挣扎着试图去抓住穆哈迪。

    穆哈迪屏住呼吸,尽量不让自己吸入鬼人尸体喷出的红雾。更多鬼人冲过来了,有几个飞扑上,似乎想缠住心灵术士。这时双头蛇龙的两个脑袋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它要发动喷吐攻击了。

    万分危急之中,心灵术士用一个念头激活一直小心收藏在自己袍子内侧的灵晶仆,利用它展现了一个冲击波异能。前方的一大群鬼人被这道冲击波击中,震倒在地。心灵术士自己则在几乎同时展现了另一个异能,暴躁的能量受到灵能的束缚,在他手中形成了一柄亮蓝sè的闪电能量长枪,电流击穿空气的声音响彻堂。

    穆哈迪保持着冷静,他瞄的极准,蛇龙此时张开大嘴,准备喷shè酸液和冻气。他举起能量长枪,像古代雕像里面的英雄一样瞄准蛇龙的嘴巴投出。亮蓝sè的闪电划破空气,正中怪物暴露出的血盆大口。

    一瞬间时间似乎都停止了,然后被命中要害的双头蛇龙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连地面都为之一震。怪物痛苦的翻滚,撞的缕缕灰尘从天花板上落下。连不少站的近的鬼人也被它撞倒碾死,尸体爆发出一团团红雾,四周一片混乱。

    现在神的大堂里已经到处弥漫着有毒的红雾,穆哈迪左砍右劈,在层出不穷的鬼人中间杀开一条名副其实的血路。他从两名鬼人的夹击中腾而过,后者的上就多出了两道可怕的伤口,一声不吭的摔倒在地。

    不能在开阔的场地和优势敌人对战,穆哈迪清楚,让地形成为你的帮手,让敌人一个个前来送死。

    他挥动弯刀飞快的连砍三刀,切断边一道旁门的铰链和锁头,深吸一口气,猛的将门踹开。

    门后的过道又狭窄又低矮,连阶梯也有些太迷你了。明显这里是为了迎合半人的材设计的,不过好在还不至于让穆哈迪挤不进去。心灵术士冲入门前一个鬼人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想抓住心灵术士的腿,却被一刀砍中脑袋,爆出一团血雾。

    这战斗诡异的很,穆哈迪能听见大机器轰鸣的声音,生锈的齿轮和铰链转动的声音,双头蛇龙翻滚嚎叫的声音,神龛里东西掉落摔碎的声音,却听不到一句话一个字。心灵术士自己战斗的时候不喜欢喊叫,而被杀的鬼人们就像没有生命的亡灵一样,哪怕倒下也不会吐出半个字。

    过道盘旋上升,通向大厅第二层的平台,这里的敌人少得多,有毒的红雾也还没蔓延上来。穆哈迪狠狠吸了一口干净空气,转迎战尾随自己追上来的敌人。

    三个鬼人向他发起进攻,其中一个手持某种两面开刃的骨制刀剑,穆哈迪举起弯刀致敬。鬼人保持缄默,猛冲上来。心灵术士手腕一抖,砍断第一个敌人的骨刃,让断刃在空中极旋。穆哈迪插到两人中间,弯刀刷刷作响的穿过他们的脖颈。两个敌人相继倒地,喷出红雾,旋即穆哈迪从第一个鬼人后出手,刀刃穿过后背,从前透出。

    那感染者向前倒下,上有个洞,不过并未流出血夜。淡薄的红sè雾气正从伤口处扩散出来。断掉的骨刃此时落地,发出咚的沉闷一声。

    幸好半人感染者个子不高力气不太大,穆哈迪这样想,同时展现异能,让另一组攻过来的鬼人脚下的地板变得黏稠无比。这些敌人被束缚住了脚步,而心灵术士不受影响的从他们中间穿过,边走边挥刀砍杀。

    七八个鬼人倒地,穆哈迪看到不远处有一张桌子,就展现异能改变重力,把桌子拉过来砸向二层平台的出口。有几个刚刚冲出来的鬼人被压住了,挣扎着动弹不得。其他鬼人也没有上去帮忙,看起来他们没有协作意识。

    鬼人们乱作一团,方便了穆哈迪冲入敌群,大挥大砍。灵能在他体内肆虐,腔里似乎挂起了一场飓风,灼烧,呼啸。心灵术士从来没有一次给自己加持过这么多增强战斗力的异能,但还是不断坚持,直到**不堪重负,脑子里好像有千把小刀在搅动一样。

    “你全在发光呢,大个子人。”半人的幽灵一直跟着穆哈迪,这时候出声说道。“连你喘出来的气都好像一股光雾。你的刀也变得亮堂起来了。”

    他说的没错,穆哈迪全笼罩在一片不明显的光芒之中,凡是接近他的鬼人全都被迅速击杀,无一例外。但是感染者的数量太多了,大厅里敌人的总数并未减少,更多的鬼人还在从周边区域赶来。有毒红雾已经几乎把整个神里的空间填满了。

    心灵术士冲到最后一处没有被红雾填满的空间狠狠吸了一口气,回又砍翻了一个鬼人。这一击虽然在敌人上开了好大一个口子,但是没有把他劈成两半,弯刀已经卷了刃,不再像一开始一样锋利好用了。

    穆哈迪有些怀念起自己的银刃来,那东西砍什么都像没有遇到阻碍一样,也许自己该去求肌老爹给自己一把。

    受伤的双头蛇龙陷入暴怒,它抬起两只龙头,注意到了正在第二层平台上战斗的穆哈迪。一道冻气从一只龙头口中喷shè而出,几乎是擦着心灵术士的衣袖而过。为了躲避遭到连续追击,穆哈迪不得不退入红雾弥漫的区域。

    鬼人在浓密的红雾中似乎更难对付了,不但速度变得更快,力量也变大了。他们的攻击更加狂暴凶残,即使受了致命的伤害,似乎也不肯乖乖死去,甚至被砍断的残躯还要攻击。

    穆哈迪的弯刀卡在了一个鬼人的脖子上,那家伙空手紧紧抓住刀刃,丝毫不在乎这会伤到自己。更多的鬼人抓住这个机会展开猛攻,穆哈迪来不及拔出弯刀,赤手空拳打在一个鬼人脑袋上,把他打退了几步。

    另一个鬼人抓住心灵术士片刻间露出的破绽,疯狂的冲上来。他本可以咬住穆哈迪喉咙,如果不是被突然触发的一根地刺陷阱给戳穿了的话。

    半人鬼魂的声音幽幽传来,“小心哦,大个子人。你差点就变得和我一样高了——等你脑袋被扯掉以后。”

    “你能控制这里的陷阱?”穆哈迪像后猛仰,避开鬼人的一击。

    “大部分不能。”鬼魂诚实的说,看着心灵术士赤手空拳在四个鬼人中间周旋。“啊,你又干掉一个了,好拳法。”

    “说正事!”

    “好吧,”半人的鬼魂坦承。“显而易见,我没有物理躯,所以没法触动任何机关。基于同样的理由,我也没办法使用任何控制台。”

    “那刚才是怎么回事?”穆哈迪实在忍耐不住,小小吸了一口参杂了红雾的空气。好呛人,他想,这气体怎么变得这么呛人?

    “嗯,”半人的鬼魂说。“因为我至少还能说话,是不是?而且幸运的是有些我的年代的机械是声控的。”

    “那就多控制几个陷阱,多少替我分担些压力!”穆哈迪命令他。

    “没那么容易,我已经尽力寻找了,但是这神里声控的机械很少,而且大都坏掉了。”半人的幽灵说。

    不过,鬼魂还是尽力又触发了几个机关。从墙壁上疾shè而出的飞镖shè中了几个半人感染者,略微起到了点阻碍作用。

    双头蛇龙发现心灵术士逃出了自己的威胁范围,不甘示弱,继续追击。它向前爬到倒塌的前半截雕像上,扬起两只头颅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喷吐攻击。

    就是现在!穆哈迪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一举激发自己剩下的几乎全部灵容,展现了改变重力的异能。

    一瞬间,整个神内部的重力都被反转。上变成了下,下变成了上。心灵术士把自己的能力增幅发挥到了极限,相当于几倍正常重力的力量从上方把众多鬼人拉扯到天花板上。绝大多数冲进神大厅的感染者都在这一颠倒的坠落中受伤或者死亡,只有穆哈迪自己事先有所准备,紧紧抓住墙壁上一个神龛的边沿,没有掉到天花板上去。

    双头蛇龙的体型最大,体重也最大。它受到异能的影响,狠狠的砸在了顶上。本来被它踩着脚下的半截雕像也向上落去,重重的砸在蛇龙背上,几乎把它的脊柱给砸断了。

    天花板承受不住这等重压,破裂开来,落在天花板上的众多鬼人和蛇龙又向上坠落了一段。

    异能的效果这时结束了,重力再次恢复正常。

    掉到上空的鬼人和蛇龙受到正常重力的影响,又向下坠落。死掉的鬼人和断裂的残躯雨点一般的落回地面,那条蛇龙在下坠过程中拼命的伸展躯,两只龙头狠狠的咬住二层平台的边沿,才没有再次掉到地面上。

    穆哈迪拔出匕首,冲上去对着蛇龙的脑袋就是一刀扎去。后者结实的鳞片让他的刀尖一划,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印子。心灵术士并不气馁,对准蛇龙的眼睛就是一刀。这一刀插爆了怪物的眼珠,一道冰冷的汁液喷了出来,伴随着一股浓密的红雾。

    蛇龙吃痛不过,松开嘴想要去咬穆哈迪。可它一松开咬住第二层平台的血盆大口,就支撑不住自己的体重,砸到了地面上。

    穆哈迪从平台上望下看,受了重伤的蛇龙疯狂的翻滚,最后撞破了一道墙壁逃走了。地面上留下很多红的发黑的龙血,粘稠的像是某种树胶。掉落的龙鳞有手掌大,边沿锐利的能划破皮肤。

    “厉害。”半人的幽灵拍拍自己半透明的手掌,无声的鼓掌道。“趁现在敌人都被消灭的差不多了,咱们拿了传感水晶快走,不然一会儿又有新的敌人被吸引来了。我倒不介意多看一场好戏,你应该不愿意再大打一架了吧。”

    不用鬼魂提醒,穆哈迪自己也知道此地久留不宜。他急忙下了楼梯,走到方才放水晶的石桌处,准备拿了传感水晶走人。

    这颗溢出五彩光芒的水晶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是重的异乎寻常。心灵术士把水晶拿在手中,观摩了一下,然后把它收好到袋子里,和半人的尸骨放在一起。

    “好的。”古代半人的幽灵说,“有了这块水晶,我们就成功一半了。现在我们赶去动力室,希望那里的鬼人少一点。”

    听了幽灵的话,穆哈迪却没有立刻行动。他注意到那个放传感水晶的格子里面还放了个别的东西,于是伸手拿了起来。

    这看起来是一枚徽章,摸起来像是金属质地的。这枚徽章的外沿是一圈齿轮,中间部位被雕刻成一个人面图案。人面的左半张脸是具骷髅,yīn森狰狞,右半张脸是机械,诡异骇人。

    它散发着微弱的灵能波动,就像活着的人一样,穆哈迪出于好奇,用自己的灵能触须试探了一下。

    一股陌生的意识沿着连接到一起的灵魂渠道向穆哈迪的脑海里投shè信息,那是一个有磁xìng的女声,一调一咏,都带着金属回响,听起来像是某种机械合成音一样。

    “我的勇士。”那个声音在心灵术士脑海里响起。莫名其妙的,穆哈迪觉得这声音散发着一股神圣无比的气息。虽然极其微弱,但是却深邃如庞大的海洋,让人倍感自的渺小,不由心生膜拜之感。有那么一刻,心灵术士产生了自己是在跟一个逝去的世界,一个失落的时代交流的错觉。

    “你发现了我的神徽,”那个声音继续说。“千万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做到这一点。”

    穆哈迪觉得自己手中的徽章仿佛发出了灵光,似乎蕴藏着强大的力量。紧接着他感觉到体内部的某种东西,猛的一震。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

    在这一瞬间,他仿佛与这个世界隔开了一般。周围一切的人、声音,仿佛都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他的体还站在这里,但是他的灵魂却仿佛飞到了另一个空间。表面上,他似乎什么变化也没有,不过,在他体内却仿佛起了一场大风暴。

    集中jīng神,展现异能。

    一道电流从穆哈迪掌心闪现,心灵术士使用所剩无几的灵容展现异能召唤来了这道闪电,击穿了那枚徽章。他的手掌也被电流击穿,黑了两个眼,冒出一丝焦的气息。

    “怎么会事?”半人鬼魂好奇的问。

    “某个幻象陷阱,”穆哈迪说。“居然敢惑我,幸好被我识破了。咱们快点走,之后我再回来毁掉这异端祭坛。”

    “我觉得你拿的那个神徽是真的。”鬼魂评论道,“我生前见过类似的东西。”

    “已经被我给毁坏了,真的假的有什么区别?”心灵术士将被打坏的神徽扔到地上,用脚践踏。“咱们快走。”

    穆哈迪前脚刚走,大量的鬼人就冲入了神的废墟。那些还在发出响动的机器遭了秧,四下找不到敌人的鬼人狂暴的破坏了一切会动的东西。心灵术士隐藏在不远处一座珊瑚建筑内,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耽误太多时间。

    离动力室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程,此时穆哈迪手里只剩下一把匕首,灵容也不多了。正常走过去难度太多,所以他不得不开口询问古代半人的鬼魂,有没有什么捷径,可以前往动力室而避免遇到四处游的鬼人。

    “待我想想,”半人的幽灵摩挲自己半透明的下巴。“有了。”

    “城市的动力室大都建在下层,”幽灵介绍道。“这么做是为了利用cháo汐的能量,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按照半人鬼魂的说法,蔚蓝年代的动力室大致是如下原理的。首先,在城市的一个区域开挖出一个巨大的人工湖,这个湖底部有许多暗水道连接到城市外部的海里。这些水道内部安装了巨大的螺旋桨,当海水由于cháo汐作用水位上升时,海水灌入湖中,带动螺旋桨旋转。当海水水平面下降的时候,这一过程逆转,湖水倒灌入海水中,同样能带动螺旋桨产生能量。

    妙的是,由于蔚蓝年代阿塔斯两个月亮的轨道和今天不同。有时候会产生双月重叠的奇景,这种时候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大cháo,为城市提供澎湃干净又源源不断的动力。

    这座已经死去的城市曾经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远古半人的家园,几乎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建筑里都潜伏着三五个鬼人漫无目的的游。想走正常的道路,一层层下到动力室里去是不现实的,那样至少会遭遇十来群游的鬼人。

    不过,可以先到城市边沿的河道处。那里在海洋干涸后已经成为深沟,可以下到沟里一半高度,找到通往人工湖的水道,沿着水道走去动力室。

    这个方法听起来很危险,不过穆哈迪自己也没想出给具有可行xìng的点子,所以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心灵术士小心的向城市边缘移动,路上问起半人的鬼魂来。“在这座城市里,有没有哪里可以获得武器?”他的弯刀方才战斗中丢掉了,现在手头没有称手的武器。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大个子人。”半人鬼魂回应。“可是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你的个头太大,不适合用我们的武器。第二,我们使用金属武器很少,大都使用活的武器或者盔甲。”

    “活的武器是什么东西?”

    “比如九头蛇鞭,每个蛇头都能分泌一种特殊的毒药,一旦咬住敌人绝不松口。现在千万年过去,九头蛇鞭估计都只剩下一个短柄和九根蛇脊柱骨了。”

    既然没法找到称手的武器,穆哈迪只好依靠手头的那把匕首。来到城市边缘的河道旁,他探头往深沟地下一看。成千上万的鬼人和浓密的红雾就在沟底,掉下去可就万劫不复了。

    心灵术士小心翼翼的抓着沟壁向下攀爬,好像一个攀岩运动者一样。这沟壁是珊瑚质的,不乏抓握的地方。遇到特别难爬的地方,他就用匕首辅助,插到沟壁里抓住把手向下爬。

    这道沟大约两百多尺深,爬到一百多尺的时候,心灵术士休息了一会儿。这时他距头顶的街市和沟底的鬼人群距离差不多。

    攀爬过程中,有些碎石被不小心碰掉,落到沟底。被碎石砸中的鬼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停下脚步好像在注意倾听。

    “啊,你看。”半人鬼魂提醒穆哈迪。“有一个水管出口就在你右侧两百尺不到的地方,你横着爬过去就看到了。”

    心灵术士集中jīng神,从掌心发出一道震波。从回波判断,鬼魂说的不错,确实有一条水管在右侧两百多尺的地方。

    他小心翼翼的爬过去,一百五十尺,一百尺,九十尺,八十尺……沟底的鬼人毫无察觉,眼看他就要爬到出口了。

    一大块珊瑚不堪重负,在穆哈迪脚下剥离。心灵术士一脚踏空,向下坠落。惊险中他不顾一切的将匕首狠狠插入沟壁,然后紧紧抓住一块突起的珊瑚,才稳住自己、这时,他已经滑落了大概七八尺距离。

    大量碎石落到沟底,惊动了那些鬼人。这些没有心智的感染者本能的想声源的位置涌来,只见他们手脚并用,也开始攀爬起来。

    心灵术士急忙往水道出口的地方爬,危急之下他使出全力气,速度大增。原本还剩下的五十来尺距离他要爬上好长时间,现在他只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冲到了水管内,甩开了鬼人。

    这半人的水管,或者说暗水道,就像地球上大城市的下水道一样,非常宽敞。不过材料不是金属的,摸起来像是贝壳。

    死去城市的动力室,就在眼前了。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