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六十苏拉 逃脱

    吉斯洋基人为了追回被夺走的银剑,一共派了一百多人来到阿塔斯。他们的飞船在一个黑夜里降落在了拉姆城附近,两个带头的武士组头决定先进拉姆城里,要求地方统治者协助他们抓捕罪犯,然后再做打算。

    拉姆巫王,阿贝尔拉赤莉极其厌恶一切非人种族。两个吉斯洋基人敢大咧咧的出现在她的宫廷,要求她协助抓捕人类,当场就激怒了这名**师。阿贝尔拉赤莉瞬发出一道魔法,两个吉斯洋基头领连渣都没剩下。

    剩下的吉斯洋基人也明白过来阿塔斯和其他星球不一样,更不是他们可以横行霸道的星界,这里不是非人种族可以大摇大摆自行其是的地方。于是他们就低调的扎营居住在拉姆城外面,密切监视穆哈迪有没有从拉姆溜出来。还有两个武士头领比较胆大,化妆了以后躲在拉姆城的冒险者公会那里,留意城里的报。

    只剩下一个武士头领觉得,这么守株待兔,难道狡诈的银剑小偷就会乖乖上当?很有可能那个狡猾的小偷已经趁人不备溜出拉姆了。还不如自己带一支jīng干小队,在拉姆周围的城市搜索,没准反而能抓到那个人。

    吉斯洋基人由于长期生活在星界,体质特殊,寿命很长。加上他们的文化极其强调银剑的重要xìng和坚忍不拔的jīng神,所以这帮人都做好了追捕数百年的准备,哪怕葬异乡,也要把犯人缉拿归案。

    结果这一群吉斯洋基人来到提尔还没几天,就在赶闹的时候看到了在广场上慷慨陈词的穆哈迪。他们发现了目标,倒也没有当场发难,而是悄悄布置好了陷阱,准备出了城再开始抓捕。

    吉斯洋基人的祖先,是被灵吸怪掳到星界去的人类奴隶。他们经过轰轰烈烈的革命战争摆脱了灵吸怪的统治,建立起了自己的跨位面大帝国。也正因为如此,吉斯洋基人很讨厌灵吸怪,而且有独特的天赋能力可以压制灵能。

    遭遇穆哈迪以后,吉斯洋基猎捕者首先以天赋能力压制心灵术士的异能。然后几个法师齐上施法,早就埋伏好的武士们也趁机发难,结果一举活捉了这个“银剑小偷”。

    按照惯例,这种罪大恶极的犯人必须被押回大吉斯洋基帝国的首都,在众目睽睽之下处以极刑,方能起到震撼宵小的作用。所以吉斯洋基人祭祀干脆锯了穆哈迪两条腿,又用复原术让他的下肢重生。免得他还没撑到那时候就先挂掉了。

    其实对吉斯洋基人来说,前往星界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是在他们的文化中非常强调集体主义,抓住穆哈迪的这个武士首领必须先去拉姆城和另外两个武士首领汇合,然后才能回到星界。

    为了防止心灵术士半路逃跑,这群吉斯洋基人用抑制灵能的装备把他的双手锁住,双眼蒙上。然后昼伏夜出,尽捡小路,向拉姆城行进。

    吉斯洋基人在星界的时候是不吃饭的,但是到了主物质世界却不能不吃。这帮外世界来客和阿塔斯本土居民不同,食量很大,每顿饭都要吃上个一两碗才能吃饱。相比之下,阿塔斯人由于长久的进化,对食物的消耗只有他们十分之一左右。

    吉斯洋基人每天给穆哈迪一种半流质的恶心东西吃,这东西营养好像还可以,但是味道非常可怕黑暗。幸好除此以外,偶尔还有沙枣和巴旦木一类干果可吃。这帮异星人害怕犯人吃的太饱有力气反抗,故意只给极少量的食物。没料到这些食物对于阿塔斯人来说已经是双倍分量了。

    吉斯洋基人的奇怪装备压制了心灵术士的通感,又蒙上了他的眼睛。后者只能根据供应食物的次数来判断时间的流逝。

    他的绑架者们明显对沙漠和沙漠气候并不适应,走的不快。吉斯洋基人们相对人类和jīng灵来说腿比较短,不擅长骑马。所以他们使用了一种奇特的交通工具,横穿沙漠。

    这种工具看起来有些像地球上的卡拉克帆船,大约七十腕尺长,船首和船尾很高,舯部则相对低矮。船上有三根主桅一根纵桅,装有一张船首斜帆,一张前支索帆,一张斜桁上帆,一张前帆,一张主帆斜桁上帆,一张主帆和一张尾帆。她有三层甲板,下面用来装货物和犯人,上层是船员的生活区和武装甲板。她这种设计,既能利用阿塔斯沙漠里各个方向的狂风,又能装备足够的弩炮,火力强大。

    不过和地球上的卡拉克帆船不同,这艘沙漠之舟的龙骨上伸出好多只支架插到沙地里,这些支架末端都是有些类似滑板的平滑木板,平时埋在沙子里,这种半浸式或割划式的薄片在船行进时会将船体抬离沙面,让她看起来像一只特大的水翼船。

    穆哈迪目不视物,通感也被压制了。但是他的其他感官可没有因此变得迟钝,从这艘船每次启动时的加速度变化和加速时间判断,他们每天最多也就行进了十五帕勒桑,还不如骑马快。

    一连几天时间,穆哈迪天天策划着逃跑。吉斯洋基人要把他抓回星界明正典刑是一方面,真抓到了拉姆城,落到了巫王阿贝尔拉赤莉手里是另一方面。他得想办法尽快恢复zì yóu才成。

    掐指算算,这会儿珊瑚女巫,肌老爹他们一帮人已经在贸易站碰头,准备开始穿越盐海的大冒险了,自己却被困在吉斯洋基人手里,当真丢脸。

    当初意外被传送到星界,心灵术士记得自己一帮人明明缴获了两把银剑,自己一把,肌老爹还有一把。可是抓住自己的吉斯洋基人都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可见他们已经取得那第二把银剑了。肌老爹的武器被提莫抓住后都被搜走了,那么是提莫把银剑交给吉斯洋基人了么?还是说和这帮星界来客做交易的人是泰西安?

    这个猜测虽然有道理,但是一点证据没有。

    不过心灵术士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这几天他已经根据脚步声判断出了自己的守卫有几个人,甚至体重有多少。穆哈迪觉得,如果不用灵能,只靠搏,他大概能干掉三五个吉斯洋基守卫,运气好打个措手不及的话,也许七八个。但是他不可能把所有的守卫都杀光。

    当务之急,还是必须恢复自己的心灵异能。

    这几个吉斯洋基人囚灵吸怪的道具具体是什么原理,穆哈迪几天来一直在研究。首先,他的思维能力没有受到影响,记忆也正常。至于绪,心灵术士本来也难得有什么绪,说不上有什么改变。

    明明没感到有什么阻碍,为什么灵能就是放不出来?

    每次心灵术士试图显能,就感到自己的思维好像缺了点东西,明明庞大的能量唾手可及,却失去了焦点,无法利用。

    渐渐的,穆哈迪发现了自己上的一处异常。

    心灵术士发现,自己的心理空间开放程度遭到了破坏。

    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有个“绝对领域”的意识。当别人距离你太近以至于侵犯到这个私人空间的时候,就会产生生理反应,比如恐惧,厌恶等等。这也是为什么两个人谈话的时候,会面对面隔一段距离的原因。它确保两个人之间控制彼此的距离。

    一般来说,正常人的私人空间极值是大概一腕尺。但是穆哈迪发现即使当送饭的吉斯洋基人走到他边不足寸余的时候,他也不觉的有不适的反应。

    穆哈迪的师父,大心灵术士天琴曾经在直接的灵魂交流里告诉过他。她三百多年前研究过一种非常罕见的神经疾病,叫做乌-维氏病(urbach-wiethedisease,或称类脂蛋白沉积症,皮肤黏膜透明蛋白变xìng)。这种病会破坏人脑的杏仁核区域,阻碍人对多种感的感知和处理。天琴就是通过对这种病的研究,开发出了征服恐惧的方法。

    那么吉斯洋基人的这种工具,是通过影响自己的杏仁核区域来阻碍自己显能的吗?如果是,该怎么克服?

    在极北方的阿特基城,心灵术士读到过一些关于诸界知识的书籍。灵吸怪是极其强大的灵能生物,天赋智力极高,逻辑思维缜密,还有超强的记忆力和意志力。他们的文明绵延无数千年,远超其他种族。既然吉斯洋基人能用这些装备囚灵吸怪,那么即使这些装备有什么缺陷,难道灵吸怪们想不到吗?

    还在地球上的时候,穆哈迪就自诩天资聪颖。但他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天纵之才,更不会傲慢到以为自己比所有被抓的灵吸怪都聪明。如果真有什么可行的摆脱吉斯洋基人的法子,早就被他们的宿敌灵吸怪们想出来了。除非……

    除非有什么法子,灵吸怪们受自己的生理条件限制做不到,但是人类做得到。穆哈迪灵机一动,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灵吸怪心灵术士没见过,但是关于他们的基本知识,他还是了解一些的。这种诡异的生物看起来像是长了个章鱼脑袋的人类,嘴巴附近是四条粗大的触须。它们的皮肤是淡紫sè的,肌像冷冷的弹xìng橡皮一样,体表还覆盖着一层反光的粘液。

    灵吸怪力气很大,相当于一个强壮的成年男子。它们脑袋上的四根触须,不但很有力,还很灵活。灵吸怪天然就是心灵术士,它们越年长,灵能就越强大。平时,它们以它们眼中的毛猿类(即人类,jīng灵,吉斯洋基人这些类人种族)的脑浆为食。进食的时候,他们用四根触须抱住受害者的脑袋,然后分泌一种融骨酶融化掉头盖骨,啜饮那黏糊糊的脑浆。

    这些灵能怪物的体液是腐蚀xìng的,所以穆哈迪知道想用化学的方法破坏掉吉斯洋基人的刑具没有戏。灵吸怪的四根触须可比人手灵活多了,所以想自己藏根铁丝什么的开锁也没戏。

    一连想了一天一夜,穆哈迪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来。他的腿虽然长好了,却还是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动也不能动。眼看离拉姆越来越近,他逃脱的机会也越来越小了。

    但就在这能令普通人绝望的势下,转机出现了。

    穆哈迪脑子上带着头盔一样的灵能抑制器,手腕和手肘上也有类似功能的装备。上更被不明材料的坚韧绳索捆住,一般时候动都不能动。但是吉斯洋基人是很干净的民族,每天他们会给穆哈迪松绑一段时间,让他行个方便。

    吉斯洋基人很jīng明,每次心灵术士方便的时候,都要派出两名武士跟梢。这不仅是为了监视他,也是为了让这两个武士互相监视。有些灵能者善解人意,舌灿生花,哪怕手无缚鸡之力又用不出心灵异能,他们或靠雄辩折服,或靠巧言挑拨,竟能把守卫给策反了。

    穆哈迪不是没考虑过学学《三个火枪手》里的米莱迪策反费尔顿的手法,可是这两个吉斯洋基人都不会说阿塔斯话,他们彼此交流的时候要么用一种难听的粗噶语言,要么就用灵能直接用思维交流。

    解开穆哈迪双手双脚上的灵能抑制装置需要两把钥匙,两个吉斯洋基武士各拿着一把。需要方便的时候,两人解开装置,然后站在一旁监视。

    这个灵能抑制装置是范围内生效,而不是仅仅限制带上它的人的,心灵术士发现。即使他上的刑具被拿下来,在那两个武士走开前,他还是感到一个异能都使不出来。

    趁解手的时候动武?这也不是个好主意,因为除了那两个监视的武士以外。厕所里还布置了十几把自动触发的强弩和魔法陷阱呢,即使显能,穆哈迪也没把握在这种火力之下生还。

    每次方便的时候,穆哈迪都故意磨蹭,拖延时间,想找到什么防卫上的漏洞。虽然没发现这里的硬件设施有什么破绽,但他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两个武士等他等的不耐烦,有时候会自顾自的闲聊起来。心灵术士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还是能察觉到他们一边闲聊,一边还在用灵能沟通。而这会儿灵能抑制装置明明就拿在他们自己的手上。显然,那些装置对吉斯洋基人自己来说是不起作用的,这要么说明吉斯洋基人自己有独特的技巧能不受装备影响,要么说明这装备有敌我识别功能。

    从逻辑上想,吉斯洋基人有独特的技巧不太可能。灵能虽说因人而异,千变万化,但其能力的核心本质不会变。阿塔斯上诡异另类的心灵术士们也不少,没听说有反制灵能的技能只能压制一个大心灵术士压制不了另一个大心灵术士的。那些天生有灵能抗xìng的生物,也不可能只抵抗某些人的灵能,对另外一些人的灵能就抵抗不了。

    那么说起来,可能就是吉斯洋基人的装备,有识别敌我的能力了。

    灵吸怪,杏仁核区,吉斯洋基……穆哈迪仔细思考自己所知的线索,某条疯狂的猜测逐渐变得清晰。

    灵吸怪是非常强大的灵能生物,成年灵吸怪至少能掌握第七层的心灵异能。对他们来说,超态变化算是基本技能了。这种强大的生物也会被吉斯洋基人打败囚,可见这压制灵能的设备不是靠外形来识别敌我的。

    它也不太可能是靠分辨思维波动的特征频率来识别敌我的,哪个大心灵术士没有模拟其他智慧生命思维模式的本事?灵吸怪也会伪装他人啊。

    仔细回想,那两个看管他的吉斯洋基武士似乎也没进行什么cāo作。但就是不会被反灵能设备压制,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气味?一个大胆的念头闪过穆哈迪的脑海。

    灵吸怪这种生物强大归强大,但是没有嗅觉。他们的口器旁边是四根触须,没有长鼻子。平时灵吸怪们就靠体表皮肤进行气体交换,所以他们是没有半点嗅觉的。因此,他们没法发觉也没法伪造出特定的气味。就好像一个盲人无法理解五颜六sè一样。

    心灵术士集中jīng神,注意囚室里的所有气味。虽然他的灵能被压制了,但是他的器官依然敏锐。

    腐朽木板散发出来的霉气,渗入木板血液发出的腥味,食物的味道,铁锈的味道,沙的味道……死亡的味道。

    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自己的猜测出错了?

    两个吉斯洋基守卫隔一段时间,就要过来查看一番。借助这个机会,穆哈迪继续注意查探。

    两个守卫穿着不明材料的盔甲,似乎是来自星界的造物,它散发出一股金属的冰冷味道。吉斯洋基人上带有众多饰物和布料,有一道几乎微不可闻的染料的气味。还有汗的味道,荷尔蒙的味道,口腔的臭味……

    和人类相比,和穆哈迪自己相比,这两人没有特殊之处。

    这可不妙,心灵术士想,灵吸怪没有嗅觉,人类虽然有,但是如果吉斯洋基人这方面感官特别敏锐,那有也和没有差不多。没准他们的识别气味极其jīng妙,自己的人类之躯也辨别不出来怎么办?

    如果灵能没被压制,那么心灵术士用通感兴许能分辨出最飘渺的气味。可是想不出法子解除压制灵能的刑具,他就没法运用灵能。

    这下可把穆哈迪难住了好久,直到他回忆起了一些在地球上学到的知识。

    嗅觉的本质是什么?阿塔斯的心灵术士们没有深究过这个问题,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们有没有研究,穆哈迪不知道。但是在地球上,这个问题可是个门的研究领域。

    在地球上,一四二五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及医学奖颁发给了阿克塞尔和巴克,两人的研究领域就是嗅觉受体和成味机制。得益于那个世界超级发达的信息渠道,穆哈迪也在生物学通报上看过他的论文,对当时还是个孩子的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很多人误以为视觉比嗅觉更加jīng巧,其实大谬不然。人的视网膜上只有三种感光细胞,分别对红绿蓝三原sè敏感。而气味分子可不只有三四种“基sè”,人鼻里有超过三百四十七个气味受体,可以感受数千种不同的味道。

    在以前,人们一度以为嗅觉受体靠感受气体分子的形状来感受气味。但是地球上的研究者发现,昆虫可以闻出不同的同位素分子,比如果蝇就可以闻出来普通乙(和谐)酰苯和重氢化乙(和谐)酰苯(用氘替代氢)的区别。进一步的研究发现,气味的探测,居然和视觉的探测是一样的,是一种对振动的感知。

    鼻子里没有感光细胞,实际上嗅觉受体是根据量子隧穿效应来感受气体分子的振动的。但这不意味着只有鼻子才能感受气味。实际上,地球上的奢侈品公司就开始试用光学器材而不是试味员来测试新型的香水。

    这暗示了穆哈迪,既然仪器能做到,那么他也有可能做到。即使灵能通感被封印了,他也可以做到用光学手段确定气味。天琴说过,大心灵术士可以近乎无限的强化自己的感官,他们的jīng神也强悍到能处理这么庞杂的信息。甚至量子层面的涨涨落落也能察觉到。

    理论上能,不代表做起来容易。穆哈迪目前的灵能水平,虽说不弱,但也远谈不上大心灵术士。他反复尝试了很久,才试着加强了自己的视觉。又花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才强化到自己满意的地步。

    这不是异能,所以未受到压制。但这么做非常非常消耗jīng力,就算穆哈迪jīng神强大,也不能坚持太久。没过多长时间,豆大的汗珠就从他额头上渗了出来。

    就在他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心灵术士发现了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果然是超过人类嗅觉界限的气味,两个吉斯洋基武士上都有一种独特的,从上某个饰物散发出来的怪异气体分子。

    穆哈迪双手被绑,用一根铁链锁在囚室地面上的大铁环上,即使想抢那两个吉斯洋基武士的饰物也抢不到。不过,只要用一个简单的异能制造出一点点那种独特味道,就能摆脱灵能抑制装置。

    就在刚才,穆哈迪想出了短暂时间内挣脱压制,释放出一个异能的方法。这个方法只能用一次,释放一个最简单的异能,所以刚才没用。

    既然灵能抑制器是靠影响人的杏仁核区来抑制灵能的,那么可以通过另辟蹊径短暂的用其他大脑区域短暂实现杏仁核功能的替代。穆哈迪知道,人脑在处理“内部恐惧”时,可以不通过杏仁核区作用。因为杏仁核的首要功用是评估周围的环境,而不是体内部。

    穆哈迪费尽心力,绕开平时展现异能的渠道,改用一条理论上的,自己从没尝试过的方法显能。这种感觉,好像把自己的皮肤活生生撕下来,然后努力挤进一具陌生的体。

    平时的话,穆哈迪的灵容足够他应付两三场大战,展现近百道异能。可是现在,他几乎竭尽自己的全部灵力,才勉强施展出一个最简单的异能,模拟出吉斯洋基人饰物散发出来的那种味道。

    几乎微不可闻的咔嚓声响起,穆哈迪一下子又能感受到颜sè的气味,声音的味道了,他的通觉又回来了。

    心灵术士解开刑具,刚刚站起子,就觉得眼前发黑。稍微站了一下,才感到血液又重新涌上大脑。

    两个吉斯洋基武士此时站在囚室外面,听到动静,立刻冲到囚室里面。穆哈迪四下一看,地上有一条擦拭地板的肮脏抹布,飞起一脚。那块破布正好朝一个武士脸上飞去,那人伸手去挡,阻了一阻。

    另一个吉斯洋基武士挥刀便砍,心灵术士矮躲避,弯腰一撞,把他撞倒在地。不等对手反击,穆哈迪就用上格雷西柔道技巧,利用十字固绞断了他的一只胳膊。另一个武士此时也拔出刀来,一刀插向穆哈迪。后者闪躲不及,腰侧被弯刀捅穿,钉在木质甲板上。

    这伤势看着可怕,其实不致命。吉斯洋基人犯下的失误就是他没有瞄着头部挥出这一刀。心灵术士没有痛苦,也没丧失战斗力,他顺手抓住对手持刀的胳膊,猛的一拉。趁对手失去平衡的时候,穆哈迪拔出对方腰间的匕首,抹开喉咙。

    深红sè的血立刻从喉头喷出,又腥又臭。穆哈迪拔出插在自己腰间的弯刀,拔腿就跑。

    jǐng报声响起,心灵术士知道自己必须得快跑。

    魔法的波动出现在前方,三个吉斯洋基法师撕破空间传送而来。

    船舱里空间狭窄,没有岔路。后面,五个吉斯洋基武士已经追上,把穆哈迪堵在中间。

    心灵术士往侧面一跃,撞开侧的一扇仓门。这里是船底的储存室,吉斯洋基人存放了大量的水和食物作为压舱物。穆哈迪爬到一堆木头箱子上面,回头看到吉斯洋基武士们已经追进来了。

    既然这是艘战船,心灵术士想,那它的两侧肯定有炮门,自己只需要从炮门爬出去就可以了。这些星界来客也许人多势众,但是运气好的话,凭借沙漠地形和一场足够大的沙暴,就能摆脱他们。

    几个马友夫强酸箭飞shè而来,差点就把心灵术士钉在舱壁上了。穆哈迪猫着腰连滚带爬,才没让那几个武士给撵上。

    前面就是一门弩炮,用粗大的缆绳拴在甲板上,防止船体晃动的时候乱动。弩炮前方是一扇虚掩的炮门,逃生的希望就在那里。

    一道蛛网术被吉斯洋基法师释放出来,穆哈迪的速度一缓,被一个武士飞扑抱住。

    该死,穆哈迪心想,现在怎么办?

    轰隆一声巨响,整艘吉斯洋基战船猛的一晃,那个武士没抓稳,从心灵术士背上摔下。

    这是怎么回事?穆哈迪大惑不解。

    又是一声巨响,船发出断裂的哀鸣声。心灵术士听到有吉斯洋基人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大喊大叫。

    只有一个字眼被反复提起“瓦弗丽!”“瓦弗丽!”

    穆哈迪听到吉斯洋基人的喊声,吓了一跳。瓦弗丽是什么意思?瓦弗丽的悠尼斯?该不会拉姆的巫王杀来了吧?

    仿佛是在印证他的猜测,巨大的能量猛的集中这艘战船。一瞬间把她斩为两段,货物,人,还有弩炮乱飞乱撞。心灵术士牢牢抓住舷板,才没被甩出去。

    船体从心灵术士后不到十尺的地方断开,从断口处穆哈迪可以看见外面的沙子和昏暗的rì光。十几个吉斯洋基人法师和祭祀真在和什么敌人交战,被打的节节败退。

    这还是心灵术士第一次看到这么激烈,但又这么短暂的战斗。数十道法术暴风一样的攻向某个未露面的敌人,巨大的魔法能量让人头皮发麻,汗毛直立。但是那个未知敌人的还击更加暴烈致命。一道仿佛能灼穿视网膜的强光闪过,吉斯洋基人的数量少了一半。地面的沙子的发红,有不少已经被完全玻璃化。即使隔得老远,那恐怖的浪都烧焦了穆哈迪前额的几根头发。

    又是一波攻击,在不到一次呼吸的时间里,剩下的吉斯洋基人先被石化,然后解离,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不是魔法!穆哈迪突然意识到,那个不露面的敌人,正在使用灵能而非魔法对付这些吉斯洋基人。

    这个人的灵能力量非常强大,与之相比,那群吉斯洋基人好像寻死的飞蛾,一一在火焰中化为灰烬。这个程度的异能破坏力,心灵术士还是第一次见到。

    如果打个比方的话,天琴有六个dú lì的人格,她的灵能给人一种包容并蓄,无所不能的感觉。阿特基城的千魂首号称是阿塔斯最强的灵能者,它的灵能给人的感觉是变幻多端,深不可测。而这个屠杀吉斯洋基人的灵能者,他的异能有一种**的暴力和毁灭的味道。

    一个吉斯洋基人武士的膛被炸开一个大洞,但还是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走到穆哈迪前。后者正奇怪这是怎么回事,只见那个吉斯洋基武士的脸孔突然变得模糊,然后一张诡异的笑脸遮住他本来的样子。这景诡异极了,就好像有一张浮在空中的抽象画正好悬停在来者面前一样。

    一个声音借助吉斯洋基武士的喉咙说:“我们又见面了,年轻人。”

    傀儡师,是傀儡师,穆哈迪一下子明白了来者的份。

    “你为什么在这里?”心灵术士用尽可能镇定的语气说。

    “这里是拉姆地界,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那张诡异的笑脸配上傀儡师的飘渺语调,再yīn森不过了。“而且,我还找你有事。”

    “那是什么?”

    “你来自塔拉,对不对?”傀儡师用最漫不经心的语调,问出了最震撼人心的问题。“我倒要看看,你是弥赛亚,还是敌基督?”

    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