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五十苏拉 祭祀

    (小说。。更)沙漠圣贤5:更新时间:23-7-2 3::26。雅各的女儿底拿,被纳布卢斯的王子示剑强暴了。之后王子却上了底拿,因此示剑的父亲来找雅各。他对雅各和雅各的儿子们说:“我儿子示剑的心恋慕这女子,求你们将她给我的儿子为妻。”  小.。更

    “你们与我们彼此结亲;你们可以把女儿给我们,也可以娶我们的女儿。你们向我要甚么,我必给你们。你们与我们同住吧!这地都在你们面前,只管在此居住,做买卖,置产业。任凭向我要多重的聘金和礼物,我必照你们所说的给你们;只要把女子给我为妻。”53437

    雅各的儿子们却说。“我们不能把以色列的妹子给没有受割礼的人为妻,因为那是我们的羞辱。惟有一件才可以应:若你们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和我们一样。”

    于是示剑城里的人们都割掉了包皮,底拿也嫁给了示剑。

    到第三天,示剑的人都还因割掉包皮而疼痛着。雅各的儿子们拿着剑冲入城中,杀光了所有人。夺了他们的羊群、牛群,和驴,并城里田间所有的;又把他们一切货财、孩子、妇女,并各房中所有的,都掳掠去了。

    《讨拉特·创世纪》第三十四章

    耶和华是战士。

    《讨拉特·出埃及记》第十五章第三节

    -----------------------------------------------------------------------------------------------------

    不久前穆哈迪还以为自己不会对提尔发生的任何事吃惊了,但此刻他发现自己再一次低估了这个世界上存在的奇迹有多么震撼人心。

    如此深入地下,不见天的地方,原本心灵术士以为会是一片昏暗。但一抹惨淡的光从一道高大墙壁上的水晶中斜而出,投到地面上一个巨大的眼形图案上。图案边的两座祭坛里,熏香蜡烛摇曳不定,重重黑影在高墙上聚集,并缓缓的,沉默的下降到地面上。诡异,让人脊背发寒的吟唱声从墙后传出来。

    这堵墙上没有门,也没有人看守。穆哈迪揉揉自己的下巴,仔细打量面前高墙的成分。

    完美无瑕的光滑表面,虽然心灵术士将自己的视觉强化到了极限,还是观察不出这道墙上有任何瑕疵。高墙的长宽比是完美的一比一,即使在最精确的灵能观察下也是如此。这又是一件远超阿塔斯目前技术水平的造物。

    墙四周的奇怪石刻,让穆哈迪想起地球上提奥提华坎古城的风格。在玛雅文明之前,奥尔梅克文明创造了那座位于拉丁美洲的巨大遗迹。同样是巨大而夸张的骷髅头图案,以及头上戴着羽毛头冠,吹着海螺的祭司镂刻。

    几个似乎是水晶做成的骷髅头也被镶嵌在了黑曜石雕刻中,穆哈迪看了头骨一会,吩咐道。“把雕像砸了,水晶拿回去,说不定能卖几个钱。”

    这话让跟着穆哈迪的人怔了一下,然后走在前面的两个士兵对视一眼,跟着上前照做,用匕首把水晶头骨扣了出来。穆哈迪低着头,开始打量地面上那个奇怪的巨眼图案。

    这东西有些眼熟,心灵术士想,然后他记起来自己在提尔之战的时候见过类似的东西。久已失踪的大心灵术士三位一体在提尔之战中变成了一个叫做眼魔的大怪物,看起来就和这个大眼球差不多。

    眼魔是一种在今天的阿塔斯上几乎绝迹的魔法生物,它看起来就像一只浮空的大眼球,下面长着一张血盆大口,四周还伸展出许多小的眼梗。这种生物有一项神奇的能力,就是它的大眼睛能反出反魔法线,能抹消一切法术效果,所以许多掌握了超态变化的大心灵术士喜欢变成眼魔和法师作战。

    可是这种生物的图案,怎么会出现在提尔城下的一个遗迹中呢?巫王们是最厌恶这种迥异于人类的智慧生物的,一有消息基本上立刻会前去剿灭。如果它是提尔爆发革命后出现的,那么它是哪儿来的?难道是最近才被创造出来的不成?

    “大人?”一个士兵发问。

    “后退。”穆哈迪偏着头说。“我正在找出打开它的办法。”

    这墙上似乎没有把手,或者机关一类的东西,明显不是直接能打开的。因为这上面连一点人留下的痕迹都没有,没有指纹,没有汗水蒸发留下的盐渍,没有皮肤油脂。

    它看起来似乎也没有魔法,因为心灵术士感觉不到它在从周遭环境中抽取生命力。况且这里似乎也没什么可供抽取生命力的野生生物。各种诡异的昆虫和地下植物似乎都畏惧这个地方,没有一个动物在墙和地上的巨眼图案附近出现,没有一株植物敢攀附到它的表面上。

    袭击者的思想波动就在前方不远处,这绝不会有错,但是现在怎么进到里面去呢?

    “让我们炸开这堵墙。”秃头士兵也看了看这道墙,于是请求道。

    “炸开这堵墙?”穆哈迪挑起一边眉毛好奇道,他拿什么来炸?提尔好像没有接触到火药这项知识,而这个人显然也不是法师。“怎么做?”

    “这里有火,大人。”秃头士兵犹豫了一下,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那道高墙,注视着水晶投出来的光线。“我们还有点火把用的油,让我们在下面点火,然后崩裂石头。”

    这计划有可能有点戏,前提是花上足够的时间,然后胀冷缩或许能破坏这道门……但穆哈迪没有很多时间,而且他还担心打草惊蛇的可能

    “不必如此。”心灵术士说,走几步站到巨眼图案正上方,双手按到墙面的石头上,开始集中精神。

    穆哈迪展现最简单的控声音异能,然后小心的调节制造出来的声音的频率,试图寻找墙体的共振区间。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么这样也可以打开通路,而且要简单的多。共振的能量,同样能粉碎固体。

    士兵们可不清楚心灵术士要干什么,他们或敬畏或狐疑的站在后面,用有些惊奇有些不信任的眼光打量着穆哈迪的一举一动。

    墙壁开始震动,从几乎微不可闻到像火车经过的路面,有那么一刻,穆哈迪以为自己就要成功了,但是下一刻,震动突然消失不见。石块冰冷如玉,一动不动。无论心灵术士再怎么催动自己的灵能力量,都如石沉大海,一点回应也没有。

    怎么这东西的共振频率还会自己改变不成,穆哈迪不大为吃惊。

    “你知道么。”沉默了一路的精灵女孩突然发话了,语带讽刺。“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像便秘了一样。”

    没能打开高墙,心灵术士有些沮丧,但他不愿表现出来。“我只是在想办法破坏这道墙。”

    “‘要么这道墙,要么就是我,二者只能留其一。’”法图麦耸耸肩,说。

    “这是什么玩意?”心灵术士奇怪的念道。

    “部落上一位咏者的遗言。”精灵女孩向他解释。“他有次出门被铜斑毒蛇咬了,躺在医者的房间里整整辗转了五十天,而且他不喜欢医者那件房子墙上的涂鸦。然后,他就没了。”

    “那么这次,没的会是墙。”穆哈迪耸耸肩,一边说,一边踱步到了那道墙前面的祭坛边上。熏香蜡烛燃烧放出的香气似乎有某种催眠功效,一股微弱的困意向心灵术士袭来。

    这东西应该就是开门的关键了,穆哈迪注意到这座祭坛似乎经常被人动过。它的铜质底座因为频繁的触摸变得闪闪发亮。一帮盲人,要点蜡烛做什么?这东西肯定有古怪。

    心灵术士一手攥住托着熏香蜡烛的铜质底座,一边释放了一个简单的灵能,判断自己接下来这么做后果是对还是不对。在得到了正面的回应后,他用力一扳其中一个祭坛,逆时针旋转了九十度,接下来又扳动了另外的一个,如法炮制。

    一开始,没有任何反应。但接下来,诡异的声音响起,像是指甲刮过玻璃的声音。那道高大,丑陋,似乎坚不可摧的墙上,似乎泛起了水面的涟漪一样。地面上那个巨大的眼形图案缓缓闭上。接下来,那道墙高突然从中间裂开,露出背后黑洞洞的隧道。

    好运,穆哈迪暗中赞叹,居然一试就成功了。

    那道高墙之后不是一般的黑暗,即使运用灵能也无法探知到隧道内的况。某种奇怪的来源不明的力量似乎在隔绝这一行人的感官。

    “我们要进这个洞?大人?”一个士兵看着眼前的黑暗,忧虑的问道。“看起来像个陷阱。”

    “真正厉害的陷阱,看起来都不像陷阱。”心灵术士边说边迈入黑暗。

    “可是大人。”那个士兵斗胆发问。“难道那些袭击者们,不会在这里面设置埋伏么?”

    “一帮乌合之众,不足为惧。”穆哈迪摸摸下巴说。“强者才不需要这些装神弄鬼的玩意来吓唬人。来吧,伙计们,让我们去给那帮地底老鼠开些新眼。”

    ----------------------------------------------

    “绝妙的地方。”诺斯替大司祭边走边说,他的盲眼早已被剜去,留下两个空洞的**,看起来显得有些骇人。老牧师膛宽阔,四肢强健有力,手臂前端和手指上都有黑毛窜出。他的腰间别着一个大顶头槌,袍子前刺着一个巨大的眼睛图案。“阁下是怎么找到的……这真是真神的馈赠!”

    “这个地方?”被老祭祀称作阁下的人正是卡米拉,她环视四周。这座地下神确实很不错,有众多从岩石里开凿出来的房间,有完整的储水设施,工匠坊,武器库,甚至还有告解室和祈祷室等等,确实很适合用作一个新兴宗教的据点。

    “这是先前我们挖掘提尔地下的创造者之蛋的时候顺带发现,原本是古代神明的寺庙,后来又被太初术士及他的斗士们用作军事据点。”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解释道。“现在这里除了我们还有你的信徒,没人知道。”

    “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净化之战时期的军事据点?”着似乎让诺斯替大司祭非常惊讶,他用好奇的语气追问道。

    “我辈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保留了许多古代留下来的资料。”卡米拉一边走,一边用相当自许的口气告诉盲眼的神职人员。“包括沙漠里各大城市在蔚蓝之年代到现代的变化,知道这里并不奇怪。”

    “有一次,我意外听到别的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会称你为科维扎基·哈得那奇?那是什么?”诺斯替大司祭又不识趣的问。

    卡米拉什么都没有回答,直接丢给老祭祀一个无比冷酷的眼神。“注意你的言辞,不然你的下一句话就会变成你的遗言。”

    老祭祀听了露出一个一半像是微笑,一半像是咆哮的古怪表。“又是某个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的最高机密对不对?你们这帮人就是喜欢装神弄鬼,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算了,我也没兴趣知道。”

    诺斯替不知道,自己戏谑的一句话居然几乎命中了事实。不久前这个神秘的女人秘密联络上他的教派,还慷慨的提供这座巨大的地下据点,但是对于她的份以及目的,大司祭几乎一无所知。对于一切问题,女德鲁伊几乎都以沉默回应。所以大司祭常开玩笑说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有很多最高机密。

    他没有料到的是,卡米拉的真实份确实是一个机密,一个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保存上千年之久的重大秘密。

    净化战争结束的时候,众多非人种族或者被彻底灭绝或者遭到颠覆的重创,大部分从蔚蓝年代以及翠绿年代流传下来的知识和技术也都随之失落。而魔法最初的也是最强的使用者,战争传播者太初术士拉贾特本人也不幸被封印,更是让众多上古知识就此失传。

    但是作为拉贾特最忠心的部属,一部分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们却保存了不少古代典籍和技术资料。而且这些强大又诡异的德鲁伊们依然期盼着能够完成净化之战中没有完成的目标消灭最后几个类人种族,让人类彻底统治阿塔斯。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上代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的长老们计划复活失踪了的太初术士。但德鲁伊们并不擅长魔法,也没有强大的灵能,要达到这一奇迹般的成果可谓难于登天。何况,这种行为还必须避免引起以艾布的波利斯为首的一众巫王的注意这些巫王可不希望看到被好不容易封印起来的师父又复活了。

    所幸这些另类的德鲁伊们有自己的绝活,虽然他们无法把死人复活,但是他们有一种神奇的技术,可以复制活物。

    这种技术许他们从生物体上提取微不足道的一小块原质,利用其中的生命物质,复制出和母本完全相同的新生物。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们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太初术士重新君临整个阿塔斯。

    可惜拉贾特早就被他的叛徒们给封印了,德鲁伊们长老们花了很大精力,也没能找到太初术士遗留下来的完整生命物质。不得已之下,他们只好拿不完整的皮屑,掉落的头发一类的东西勉强开展复活计划。

    由于原质并不完整,所以尽管最优秀的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们实验了上千年,也没有太大的成果。直到上一代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大长老想出来了一个前无古人的天才法子,才克服了这道难题。

    如果用地球上的知识来解释大长老的天才做法,那么可以这么说:首先,他收集齐了现存能找到的最完整的拉贾特的遗传物质,包括全部的常染色体和一道x染色体。然后,他施展德鲁伊神术把那仅有的一份x染色体又复制了一份,凑齐一整的生命物质,用来完成太初术士的克隆。(如果不复制一份,那就只能制造出特纳氏综合症患者,其实这比较类似x23的诞生。)

    过去由于始终找不到拉贾特的完整染色体组,克隆实验屡屡失败。而大长老的这一天才的创造一试之下竟然一举成功,顺利取得了健康的复制体。只不过太初术士原本是个男人,复制体因为有两条同样的x染色体而没有y染色体,就变成了女

    这位天才斯达赫宾塞德鲁伊大长老用科维扎基·哈得那奇来命名这个新生的复制体,因为这个词是古语中超凡者的意思。

    虽然上千年来这一派德鲁伊们弃世隐居很少插手俗务,但是沙漠里流传起来的超凡者预言他们还是听说过的。这位大长老更是觉得,这个预言简直就是在预测他们的复活大计,是命运给他的启示,意味着他的计划必定会成功,因此用它来命名最合适不过了。当然为了掩人耳目,对外这个女孩被命名为卡米拉。

    卡米拉诞生以后,果然表现出了远远超过常人的天赋和力量,才二十岁不到就成为了一名强大的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但是大长老觉得,卡米拉的表现虽然可以称得上天才,但是比起太初术士的那种惊才绝艳来说还是差的老远。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所以她体内的庞大潜力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找到提尔城下面的创造者巨蛋后,卡米拉试着利用这个古代半人的造物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体。这一举动又带来了未曾预料到的变化,她的力量在短时间内获得了极大的提升。和提尔之战前的她相比,现在的卡米拉已经完全判若两人。如果大长老再见到她,一定会为这种程度的力量增幅而惊叹不已。

    “听着。”卡米拉告诉大司祭。“我把这地方借给你们,不是让你们随意娱乐的。你们最好给我派上用场。”

    “放心,这个时候,那个麻烦制造者应该已经死了。”

    女德鲁伊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恰恰相反。你的人已经差不多死绝了。而他正在追杀过来。”卡米拉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嘲讽。

    “什么?”大祭司紧蹙眉头,空的眼眶让他的表显得十分狰狞。“你告诉我他是一个人!”

    “今晚他倒确实是一个人待着,但心灵术士们算不算人,还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卡米拉说。“总之你那帮废物失手了!只有几个小喽罗逃了回来,而且他们后面还跟着尾巴呢,很快就要到这里来了。”

    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说着一把攥住大祭祀的领口,“听着!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等那个人到这儿来,杀了他!不准再让我失望!”

    话音方落,卡米拉一把把诺斯替大司祭重重的摔在地下,“如果他过了今晚还没有死,那么就换我来取你的小命。”

    大司祭揉揉自己的嗓子,一抹潮红爬上了脸颊。他空洞的眼眶心有余悸的注视着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刚才站着的位置。但是后者此时已经消失了,就好象融化进了黑暗一样。

    诺斯替一手按在自己的膝盖上用力,努力站直体,惮了惮灰尘。过了一会,他才拍拍手,唤来一个手下。

    “有什么吩咐?牧首大人?”

    “叫所有人做好准备。”诺斯替大司祭对手下吩咐道。“我们有伴了。”

    “所有人?”那个手下微微一个犹豫。“连那‘几个人’也要做好准备么?”

    “‘那几个人’属不属于所有人?”大司祭不耐烦的问。

    “这?”手下唯唯诺诺的说。“应该算。”

    “那你还在这等什么!”大司祭提高语调,用怒吼的方式喝到。

    --------------------------------------------------

    墙壁后面,通道又长又曲折,黑的伸手不见五指,连灵能都感觉不了外几尺的空间。虽然有人试图取火,但是明明可以感觉到火的量,却一点光都发不出来。

    但这不是最让人感到不适的部分。

    最让人感到不适的,是这条通道的四壁是软的,有纵横的纹路,好像某种**组织。摸上去有湿漉漉的感觉,放到嘴里一尝,那味道像鲜血。每走一步,地面都微微下陷,然后恢复原状。走在这种地方,让人感觉好像走进什么大怪物的食道一样。

    除此之外,这洞里还有各种怪味。腐的味道,昆虫的味道,坟地上新长出青草的味道,野兽口涎的味道……死亡的味道。穆哈迪想起自己在地球上的时候,听说过想象力是恐惧最大的源泉这么一句话。现在看来确实如此目不视物,一片寂静,只能闻到种种可怖的味道,这种况下心灵术士的不少属下们都不自的开始想象自己究竟处何地,究竟会面对什么。恐惧开始滋生,拖慢了他们的脚步,让他们手心出汗,心跳加速。

    “大人,我看这里很古怪,我们应该小心一点。”秃头士兵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你的那位大人恐怕根本没有心,怎么小心?”法图麦揶揄的声音传来,然后是。“这东西让我恶心。”她拔出弯刀,一把插入边的**中。

    噗磁,某种液体溅了出来。法图麦狼狈的弯腰一躲,正好闪过。她后面的那个士兵就没那么走运了,喷出来的液体了他一脸。“这什么玩意!”他大喊。“呕,好恶心。尝起来像活蛆榨汁……”

    他还没说完,就突然呼吸急促了起来,每一次喘气都比上一次粗重。“妈的……这玩意……好像里面有东西!”

    “所有人不要碰他!”穆哈迪喊,一边施展了感官共享异能,瞬间体验到了那奇怪液体迟到嘴里是什么感觉。那种体验类似活活吃下了一百只活虫子,而且它们还在喉咙里,胃里四处爬动的感觉。

    还没等心灵术士想出什么能救下士兵一名的好方法,那一百只胃里的虫子就好象爆炸了一样。倒霉的士兵只来得及留下一句“”,就从里面爆炸了开来。鲜血和脏器溅了周围的人一,一连串惊呼随即响起。

    穆哈迪集中精神,用灵能创造出一道高温能量锥。炽的高温影响下,那块被弯刀刺破的伤口才不再喷液体了。

    “加倍小心。”心灵术士用灵能向法图麦和其他士兵的脑海里送去信息,“敌人应该察觉到我们来了。”

    “都跟上我,我们一起跑出这里。”他接着用灵能下达命令。

    冲出了**甬道,这座地下建筑内部依然是一片漆黑。穆哈迪刚刚站定子,只听到嗖嗖两声,有弩矢从他耳旁飞过。

    “消灭入侵者!”歇斯底里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盲目之眼教派的狂者们从黑暗中向着甬道出口发弩矢和飞镖,“杀光异教徒!净化不洁者!一切赞美,全归盲目之眼!”

    “四散开来,尽量不要发出声音!这帮瞎子是靠声音在辨别我们的范围!”穆哈迪临危不乱,用灵能指挥到。“法图麦,你跟着我!”

    “你没资格命令我!”法图麦吼了一句,然后两只弩矢就循声向她的方位飞去。吓得精灵女孩猫着腰跑到了心灵术士边。

    “这里太危险了。”穆哈迪说。“连我的灵能也只能感受到周围几尺的距离,你最好站到我能‘看’的见的地方。”

    “看得见我?你想看我的什么部位?”女精灵在战斗之中也不忘揶揄心灵术士。或者说她越是遇到战斗,就越兴奋。

    心灵术士此时没心继续和她斗嘴,而是注意战况。他带下来的士兵都是提尔的精锐,个个武技娴熟,原本不惧这么一帮暴徒。但是这里一片漆黑,士兵们目不见物,技艺本就打了几分折扣。加上盲目之眼信徒们对地形十分熟悉,又造就适应了盲斗,所以一下子竟然占到了上风,压制的心灵术士这边抬不起头来。

    “箭头有毒!”

    一个提尔士兵听见自己这边有几个兄弟刚一冲出甬道就被倒,不由勃然大怒,举着一具自己人的尸体就冲向敌人的大概方位。一边冲他一边疯狂的挥舞自己的弯刀,想把一切拦路的杂碎都砍成碎片。

    盲目之眼的信徒们似乎对这一手早有准备,等提尔士兵一冲过去,附近的狂信者就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士兵听不到周围的动静,更加急躁,四处乱砍,结果被地上的障碍物绊倒,还没倒地就被一把尖刀捅穿了心脏。

    “心灵术士。你今天铸成大错了!”一个傲慢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听上去有几分苍老,还有几分兴奋。“作为你杀害我们教友的惩罚,我会享受杀死你的过程慢慢的!”

    “你今天犯下的错更大!”穆哈迪也抓住一具倒下的尸体挡在前,法图麦蜷缩在他后。“我可还没在这里展示灵能,你怎么会知道我是心灵术士?”

    “作为一个将死之人,你的话太多了!”

    心灵术士吼回去。“这句话我会刻在你的墓碑上的。我还闻到你背后有泰西安的臭气,你瞒不过我的!”

    傲慢的声音哼了一声,开始在黑暗中吟唱。一个威力强大的神术在他的引导下逐渐成形。

    “不好!”穆哈迪暗道。

    -------------------------

    不好意思,最近没什么更新,给各位支持我的读者填麻烦了,在这里向你们道歉了。实在是我最近事太多,不过现在事已经办完了。另外我已经封斋快两周了,每天坚持锻炼2个小时,感觉体状况大有改善。臂围和卧推都长了不少,很高兴。其他过斋月的朋友,也祝你们能坚持到最后。

    沙漠圣贤5: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