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十苏拉 商人

    “很好我需要那批货,越快越好”穆哈迪点点头,告诉商人“等我听到那批佣兵出事的消息,我会再和你联络”

    商人知趣的离开,穆哈迪闪到另一条路上,确定没有人窥探以后,飞快的扯下自己的头巾反着戴上,又收起了自己的长袍,露出底下的开襟长衫,这下再没人认得出他了

    穆哈迪注意集中力,通过灵晶仆维持了一个异能,可以隐藏自己的思想波动并感应灵能的侦测这样一来,即使以灵能追踪他,他也会立刻发现

    经过深思熟虑后,心灵术士决定还是帮助肌老爹的佣兵团一把穆尔人战斗力惊人,是穆哈迪见过的最强大的战士之一,而且交游广阔,冒险,让这种人欠自己一次也不错至于说大心灵术士,穆哈迪虽然还对付不了,但是阿特基不是没有秩序的法外之地,这里是有守卫的不然这么多稀奇古怪的心灵术士凑在一起,没个约束的话早就自己打起来了

    阿特基这里的守卫都是心灵武士,是同时掌握武技和简单灵能的强大战士虽然比不上真正的心灵术士那样诡异,他们面对起普通的战士来,还是能大占优势的唯一有一点不好的就是,这里的守卫古怪的很,一般人都不愿意和他们打交道

    原来阿特基这里人口稀少,心灵术士们又懒得用正常的方法训练士兵干脆由一个兼修心灵武士和心灵术士的前辈出面,用心智魔种制造了这里的守卫用心智魔种培育兵,度快那是不用说了,漫长的训练和实战积累可以用七天时间完成但是这样造出来的士兵,本质上都是同一种格,集团生活的时候,总是出麻烦

    一开始制造出来的士兵,不但思想相同,连实力也是一模一样的这可麻烦大了,谁当军官,谁当小兵呢?所以后来制造出了实力不同的守卫,从弱到强,被分为口唇期守卫,门期守卫,器期守卫,潜伏期守卫和最强大的生殖期守卫

    这些名字对不是心灵术士的外人来说,听起来是很古怪的但是心灵术士们知道这些名字是从古代大心灵术士的学说中化用来的那时候的心灵术士们认为,人格的发展就是本能的发展,本能的发展体现在动区的转移口唇期、门期、器期、潜伏期和生殖期就是人格发展五个阶段的名字现在虽然这一学说经受了越来越多的挑战,但是心灵术士的文化传统,让他们沿用了这一命名体系

    最弱小的口唇期守卫,实力大概和普通的优秀士兵差不多最强大的生殖期守卫没人见过,倒是潜伏期守卫的实力,据说能匹敌各城邦最优秀的角斗士这样的守卫来上十个八个,即使是大心灵术士也要头疼因为心灵武士们是有办法防御灵能攻击的

    心灵术士觉得先去佣兵们的营地通风报信比较好,就回到了地表这里还是跟他离开的时候一样乱糟糟的样子,不相干的人随意出入,也没有人盘问

    肌老爹好像还没回来,心灵术士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意外的发现那个女孩拉伊娜没有离开,正在缝补帐篷上的破口

    “好烂的针工”穆哈迪评价女孩见来了人,先是吃惊,然后听到声音知道是穆哈迪回来了,手忙脚乱的把针线藏了起来

    “我只是在练习……你上哪儿去了?”

    “谈生意”

    “你以前最讨厌谈生意,你说这是数陶币的活,不该由高贵的法师去干泡*书*(”

    “嗯,我现在不算法师了么”穆哈迪说,“而且今时不比往,我意识钱的重要了据我的观察,你同样学到了这一点”

    巫王的女儿居然会靠跳肚皮舞赚钱,说出去肯定没几个人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穆哈迪可以想象对方一路上吃了多少苦

    “我现在学会了自食其力,这比以前在宫里的生活好多了”

    心灵术士不置可否,“肌老爹不在,佣兵团由谁管事?”

    这种直来直去的风格,看起来也是原来体的主人惯用的,至少拉伊娜没觉得有任何不对“由商人达伍德管理,他是佣兵团的资助人之一又肥又臭,胆小如鼠,而且好色的厉害”

    这个名字很熟悉,穆哈迪问对方“这个达伍德,不会是个精灵?”

    “你也认识他?”拉伊娜奇怪,“他确实是个精灵,世界上最肥的那一个任何人见过一面就永远忘不了的那种”

    “哦,对了”女孩补充,“他还是那个歌手的老爹”

    秒了,穆哈迪想,我要去说服一个刚刚死了儿子的老仇人“那歌手看起来是个人类”

    “他和人类女奴生的,是个半精灵,虽然他的精灵血统不明显”

    “他们父子关系如何”

    “如胶似漆”她说

    “你明知如此,昨夜你还在我的帐篷里杀了他?”穆哈迪摇摇头“这可是我的帐篷,你作为客人,没有我的许就动手杀人,这可极不礼貌现在我得想办法让这个家伙对我言听计从,你说说,我该怎么办?”

    “温和的吓唬他”女孩建议,“吓的太狠,他会因为心胆俱裂而死”

    “好主意”穆哈迪欣赏对方的态度,“那我就来会会这个老相识”

    商人达伍德曾经出现在天蝎部落的巴扎里一次,那时候穆哈迪正在和部落的文书一起设局哄抬奴隶买卖的价格之后穆哈迪又策动法图麦去打劫了达伍德的商队,抢走了全部的财物,扒光了他的衣服,又将他的手下挖掉一只舌头和十九双眼睛经历了这么多,难怪这家伙变得胆小如鼠起来

    达伍德这厮胖得出奇,连精灵的尖耳朵都显得有些圆了他一嘴细牙,年纪已然不轻精灵和人类类似,年纪大的时候会长出智齿,替代被磨损的牙齿因为精灵寿命是人类的三倍左右,所以自然智齿有很多从牙口看,这肥头大耳的奴隶商人已经人过中年,但他还是好色的要命,时刻都有女奴陪着

    穆哈迪蒙着脸,所以对方一开始没有认出来达伍德比心灵术士上次见到的时候变得胖了,以至于后者怀疑他的股就可以当作坐垫了商人胖的穿不上正常的衣服,需要把自己裹在特制的袍子里即使是在气候相对凉爽的北方地区,这家伙也在时时出着汗,一股汗臭味挥之不去

    “啊,我看到了肌老爹的玩具你邀请慷慨的达伍德做什么?”商人一副傲慢的表,“我还看到你和我们漂亮的小舞女混到一起了?当心点,她是我儿子的你最好时刻记住这一点,不然的话,哪天你醒来,你可能就会发现自己的背后长出了一个刀把”

    穆哈迪拍拍手,示意拉伊娜端上食物来,然后让她离开“你一定饿了,让我们边吃边谈”

    这个主意看起来深得对方的心思,达伍德粗俗的抓起一块烤放入嘴里大嚼起来“食物不错,它叫什么?”

    “歌手烤

    “有趣,这名字怎么来的?”达伍德一副饕餮的表,吃的嘴角都是油他的女奴用手帕楷去他嘴角流下来的汁水

    “好吃的让人想唱歌”

    商人点点那颗肥胖的脑袋表示赞同,“好,那就快点说达伍德时间宝贵,你最好挑重点”

    “有人正在打这个佣兵团的主意,你必须立刻联系城里的守卫”穆哈迪告诉对方,由于不想直接和一位大心灵术士为敌,所以穆哈迪不想自己露面“不然的话,很快你的投资就要被风沙卷走了”

    商人拿的手顿在了空中,“你说什么?”

    “有人要对付你,”穆哈迪告诉他“很厉害的人,你要想活路的话,立刻去找联系这里的守卫虽然也许他们会收你一大笔钱,但是你的小命肯定可以保住”

    震惊和难以置信的表写满了那张肥胖的面孔,“这是真的?”

    “千真万确”

    “这不可能”商人达伍德大喊“我是正当生意人,小本经营,诚实买卖而且我们这有这么多战士,谁敢动我们?”不过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底气不足

    “应该没人敢动我们?”达伍德忧心忡忡的问,一张胖脸上的肌不停颤动

    “这可不好说,有时候人多势众,可不代表就万无一失一群佣兵而已,谁在乎死活,就算在这里全军覆没,也不会有人关心”心灵术士说,“据我所知,你应该清很楚这个道理”

    胖商人被勾起了惨痛的回忆,点点头,但他还是怀疑“这……我认为你可能是小题大做了你从哪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我必须能肯定……”

    果然这人不愿意相信自己,心灵术士发现自己先前的预测得到了证实不过正好,这正是他需要的

    “很遗憾,这件事上,你没有选择”穆哈迪说,一把揭开自己的面巾,用精灵语说“你还记得我么?达伍德?”

    胖商人像见到了毒蛇一样,吓得扔掉了手上抓着的烤,几乎从地上跳了起来“精灵部落劫匪”

    他夸张的回头偷看帐篷外面,好像以为这时已经被大队精灵部落民包围了一样他的女奴不明所以,惊惧的盯着穆哈迪

    心灵术士点点头,笑得像蛇一样“看来你已经认出我了,我建议你再回想一下上一次我们见面,我留给你教训要是你敢违抗我的意思,我保证上次的事只是小儿科”

    “……割下他的舌头,其余十九个人,挖出眼睛”过去的话回在胖商人耳边,“……让那个有眼睛的人带头,其他十九个人扶着他的肩膀跟在后面我要让整个沙漠知道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虽然当时法图麦饶了商人一命,但是扒光了他全的衣服,而且残酷处置了他的卫队即使现在,他一想起来沙漠里遇到的那个女精灵,就不由自主的寒战

    穆哈迪上次跟在法图麦边,自然也给达伍德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只见他的脸胀成了牛肝色,“你不敢……”

    “我不敢么?”心灵术士故意做出吃惊的表,然后说“认不认识你正在吃的?”

    达伍德低头扫了一样掉在沙子上的烤,“这是?”

    “你儿子”

    胖商人的脸色此时已经不好用什么颜色来形容了,勉强来说的话,在心灵术士的通觉里散发出一种屎尿的臭气

    “诅咒你”胖商人色厉内荏,结巴的说,“你用和盐招待我,与我分享帐篷,你竟敢杀害我儿子?”

    “从始至终,只有你在吃,我可没和你分享过食物或者饮水”穆哈迪提醒对方“你也配当我的客人?”

    达伍德下散发出恶臭,心灵术士把他吓尿了穆哈迪召唤出水晶碎片,控制着它们悬浮在空中,慢慢飘到商人喉咙的位置,威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现在就去联络阿特基的守卫队,用你全部的财产,让他们来保护这里”心灵术士命令道

    “现在?”达伍德已经魂不守舍了

    “就是现在,快滚”穆哈迪大喊,胖商人吓得路都走不好了,跌倒了两次才走出去,他的女奴想要扶起他,却被他挥手赶开了,跌跌撞撞的一个人离开了

    看到精灵商人走远了,拉伊娜才进到帐篷里来“我觉得自从我离开宫后,已经学着适应了很多沙漠里的习惯但是这个……”她指指烤,“……实在是过了我的接受范围即使他确实是个可恶的人,也不该这么做”

    “好,我知道你离开城市,待在沙漠里的时间比我长,也许我不该抱怨”

    穆哈迪捡起一块烤,“骗他的,这是蜥蜴仔细看,你可以从纹理上认出来”

    拉伊娜恍然,“原来如此……可是你怎么让他看不出来的?”

    “小把戏罢了”心灵术士谦虚的说,“利用了人脑工作的模式的缺陷而已”

    “魔法?幻术?”

    “不用那么复杂,简单的影响了他的大脑而已实际上他依然‘看’的到一切,只是他的大脑没有接受到‘看’到的信息罢了”

    “人眼的眼底有血管和神经,但是人也一样看不到这些因为人脑有一种感知适应功能,如果一个人的脑子接受到长期同样不变的讯号,它会自动忽略它就好象在一间奇丑无比的屋子待久了,你会渐渐感觉不到味道一样善用这个缺陷,心灵术士可以制造一些很有用的小把戏”

    “就算失忆了,你果然还是你你以前谈起魔法,也是这样说出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来”女孩评论“不过你确定那个达伍德会照你说的做?”

    “我确定他不会照我说的去做”

    “为什么?那你刚才做的有什么意义?”

    穆哈迪解释,“意义就在于,他不会照我说的去做,却会照我想要他做的去做”

    “刚才谈话的时候,达伍德这家伙脑子里想着报复我呢而且我还推了他一把,让他继续这么想可以肯定,他会去搬救兵,但也会去打听到底是什么人在打佣兵团的主意而他找到幕后主使的大心灵术士后,会迫不及待的去见他,希望能请对方把我干掉”

    “这是你希望他做的?找人干掉自己?”

    穆哈迪说,“事实上我只希望他找到那个大心灵术士而已,因为就在刚才,我偷偷给他下了一个延时发作的深度暗示而且,你知道么?当一个人注意力完全被吸引的时候,他会失去对体感官的注意我趁机把自己的灵晶仆藏到了这家伙上,等着,一会儿有好戏上演了”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