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九苏拉 发现

    心灵术士,自然绝大多数都是个古怪的穆哈迪没指望自己随便闯到一个心灵术士家里,就可以和对方交流起心得来真的闯上门去,九成是会直接被杀,一成是给做成了实验用品还是趁着去巴扎的机会打听打听才好

    两人下到阿特基地下,路上穆哈迪向肌老爹讨要了一个驱散不死生物的护符穆尔人给了他一个青铜制成的臂镯,十分古奥,上面雕刻的纹路是一种无人知晓的古代文字穆哈迪用手弹了一弹,臂镯发出悠长的共鸣声

    “这玩意有什么用?”

    “我怎么知道?”肌老爹撇撇嘴,“那个商人被我杀掉之前说这是防不死生物的,又没解释它具体怎么用的”

    真可惜,自己也不会鉴定魔法物品,穆哈迪想不过从能感觉到的魔法波动来看,这东西价值不低

    “你抢了多少个这种装备?”

    “大概两大箱子,至少十几打”肌老爹伸出双手比划,觉得还不够,双手又分开了一尺有余“好像是要去伯德炽的商队”

    倒是听说那里确实不死怪物泛滥,不过这穆尔人没把装备据为己有,还是稀奇的“你怎么不留着这些给自己人用?”

    穆尔人用鄙视的眼光看了穆哈迪一样,伸出一只手,高傲的隆起健硕的二头肌“我的手下里,你看到有你这种瘦胳膊小子了么?这垃圾玩意我自己带不上,其他人也别想比我这个团长带的好”

    有道理,令人信服,穆哈迪于是点点头

    “不过我倒是想过把它给带在下面的那根上面来着,可惜老爹下面的家伙比手臂还粗”看到心灵术士服气,穆尔人又开始吹牛起来

    地下阿特基光线很暗淡,只有一种装在墙壁和天顶上的幽蓝色光源提供照明两人下到地下的主要街道后,就选择了分道扬镳,以免被人看到在一起行动

    即使在地下,也有植物在顽强的生长着除了常见的霉菌和苔藓以外,这里还有一种长的像野葛的攀援植物它繁茂、光滑黑叶中藏着锋利的刃形茎,一个家伙不可能空手触摸它而不被划伤,因此它得名剃刀藤甚的是,这些剃刀藤的质量如此之好以至于也能划过衣服和廉价皮革

    在地下,街道没有明确的走向它一会儿向下,一会儿又向上有些地方被莫名其妙的封死,又有地方需要通过石行术和岩壁行走等魔法或异能才能通过穆哈迪走到地下一个宽阔的广场,知道自己来到了目的地

    广场的中央有个黑曜石石柱,一群梳着奇怪发型而且没带头罩的奇怪年轻人绕着石柱乱跑每跑三圈,他们就突然停下,像定格的底片一样呆立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一起转面向石柱,扬起头疯狗一样的嚎叫

    看起来阿特基的商业很不发达,穆哈迪只看到寥寥几个商店和不多的摊位八成还比不上天蝎部落里的巴扎,当然,这里卖的东西要有价值的多

    他伸展出灵能的感知,一会儿就找到一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这个人看起来是个阿特基本地的混混,也许是被那个心灵术士抓起来做过什么实验,他看起来一副浑浑噩噩,好像吸毒过度的样子

    不过他还不傻,穆哈迪用灵能感觉到于是他向对方招呼,“过来带路,我给你金币”

    金币这个词的惑力比穆哈迪自己想象的还大,那个看上去半死不活的家伙立刻来了精神,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来“有什么吩咐,大人?”

    穆哈迪丢给对方一个金币,“事成之后,你会拿到其它十九个这样的金币,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我要你做的,仅仅是带路而已”

    那人把金子放到嘴里咬了咬,确定成色发现这是上好的提尔金币后,那人满脸笑容,露出一口烂牙“没问题,大人”

    “你知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地方卖魔法用品?我要最好的那种”穆哈迪装腔作势的,心灵术士的暗示技巧被运用到了极致

    “当然,大人所有的,大人”

    “那就好”穆哈迪点点头,“我可不希望我的城市不能得到她急需的军备……”好像是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心灵术士没有说下去

    “我明白你的意思,大人”那个年轻人殷勤的说“我这就带路”

    很快他们就来到一家出售魔法装备的商店里,当他们进门的时候,这里的老板正在一个人玩试胆的游戏

    他将一只剧毒的铜头沙蛇放在广口水晶杯里,用手按住杯口这游戏穆哈迪在地球上见过,墨西哥那里的原住民喜欢这么玩关在杯子里的蛇会激动的试图逃离这狭小的空间,它会在愤怒的驱使下去咬盖在杯子上的手

    由于角度的关系,杯子里的毒蛇实际上根本咬不到盖住自己的手,但是如果人一旦因为恐惧而把手移开,反而会让毒蛇有可乘之机勇敢的人不会受到伤害,懦夫却会悲惨的死去这个游戏常常被用来训练小孩,就是因为它有这个教育的功能

    穆哈迪自己也玩过这个游戏,那种感觉奇妙极了蛇头冰凉的皮肤一次次撞击自己的掌心,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杀死自己蛇类的嘴部可以长的很大,自己甚至可以感觉到毒蛇的嘴部划过皮肤但是蛇牙是倒钩的,根本就咬不到自己,只要自己不害怕的话

    没想到阿塔斯也有人玩这种游戏,穆哈迪倒是觉得有点意思他走上前,看到商店的主人有些紧张的注意着杯子里的毒蛇他在恐惧,穆哈迪用灵能注意到,恐怕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果然,没过多久,商店主人就条件反般的把说缩了回来杯子里的毒蛇抓住机会,飞快的扑出,眼看就要咬到商人的手

    穆哈迪凌空一指,那只蛇好像突然间被巨大的恐惧攥住了一样,吓得缩成了一团,盘在杯子里商人死里逃生,心有余悸的抚摸着

    “太危险了”那个商人说,看了穆哈迪一样,尊敬的行礼,“多谢你帮忙”

    心灵术士做足气派,十足贵族出的样子“看起来你也有涉猎灵能,不过你还需要多的联系,这样的训练太危险了”像大贵族一样,心灵术士说话彬彬有礼,不急不缓,一副体贴的表但是那种骨子里的傲慢和疏离感是挥之不去的

    果然像穆哈迪所说,商人自己也学习过灵能,他来阿特基做生意的目的就是学习灵能不过因为他的天赋实在不怎么样,即使进了思想学校也没学到太多有用的异能,甚至连自己的本能绪都不能很好的控制不过作为商人,基础的探视他人表层想法的能力还是有的,当然,对其他的灵能者不行

    穆哈迪自己实力低微的时候,有一次尝试和阿伊莎互相读心,结果双双昏迷大部分实力一般的灵能者都不敢冒险尝试阅读另一个灵能者的思想,而以穆哈迪的能力,他认为自己可以封锁自己的思想,即使面对资深灵能者的窥探

    面对这种况,商人们自然的反应,就是去读旁人的思想这就是为什么穆哈迪要带个人带路,他知道自己的思想商人们是读不到的他们回去读自己的跟班的思想他们想要找到,自己想要什么心灵术士知道自己说的话,商人们是不会相信多少的,但他们会相信自己读到的内容这就是误导灵能者的方法

    穆哈迪礼貌的提出要检查商人的库存,有技巧的暗示对方自己需要大量对抗不死生物的魔法装备那个商人则从带路人的脑子里读到穆哈迪来自提尔的消息,他很自然的推测心灵术士是提尔的贵族议员军火交易,从来是大批量,高利润的大生意,商人兴致勃勃,几番推荐但是穆哈迪只是装作兴趣缺缺的样子,摇着头离开了

    接下来,心灵术士一连逛了好几个贩卖魔法物品的地方他若有若无的像自己的带路人偷漏了一点自己的“份”,然后满意的看到商人们在读到这些信息后,都变得殷勤了许多差不多转了七八家地方,穆哈迪觉得自己玩够了,才露出失望的神色,给了那个带路人一枚金币,让他自己离开

    通过和众多商人的攀谈,他也得知了一些自己想要知晓的信息阿特基这里的灵能物品,大都是那个几个出名的大心灵术士制造的他们既然能制造出强大的灵能物品拿出来卖,说明两件事第一,这些人实力强大,有穆哈迪可以学习到的东西第二,这些人既然拿装备卖钱,自然就不是那种古怪的灵能者,他们对凡俗之物有所求,可以利用

    知道了可以交流灵能心得的目标,穆哈迪觉得轻松了不少正打算返回佣兵团的营地里,换一长袍和头巾再回来,却又被人拦住了

    这人正是之前遇到的第一个商人,他半路拦下穆哈迪,神秘兮兮的凑上来

    心灵术士本已完成了肌老爹交代的事,但是不愿意在最后关头露出马脚,于是又做出兴趣盎然的样子,让商人说来听听

    “大人,你要的货,我知道哪里可以搞到”

    看他说的神秘,穆哈迪就问“刚才你还说,你没有足够的反亡灵物品”

    商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刚才确实没有,其实现在也还没有”

    穆哈迪像个真正的贵族一样,微微挑起一边的眉头,优雅的催促对方“恐怕我的时间有限……”

    商人连忙解释,“是这样的,大人虽然我手头没有货色,但是我知道哪里有一大批货”

    看来自己的计划生效了,穆哈迪想,这下肌老爹要卖个舒服了

    果然,商人压低了声音解释道“我从可靠的人那里听说,有一只规模不小的佣兵团,正停留在阿特基他们的头子那里,有一大批对付亡灵的物品”

    心灵术士点点头“感谢你提供给我这个消息,但是我不方便直接和佣兵这种人打交道你知道他们的信誉,如果我购买这批物资的消息被提尔的敌人知道……”

    “当然,当然”商人连忙说,“我明白大人您的忧虑,事实上我是要告诉你其实您根本不需要和低的佣兵打交道,他们很快就要变成奴隶了”

    穆哈迪吃了一惊,这是怎么回事?还好那个商人误解了他的表,“我明白大人的疑虑,提尔已经废除了奴隶制但是还请放心,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会弄脏您的手”

    “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据商人所说,原来肌老爹的佣兵团在阿特基逗留的太久,已经被人给盯上了那伙人计划趁夜偷袭佣兵团在地表的驻扎地,把抓到的佣兵全部奴役正好他们拥有的装备,可以出售给穆哈迪

    “沙漠里缺奴隶缺到这个程度了么?”穆哈迪问,满是怀疑的神气“我去过尼本乃和安卡拉的奴隶市场,那里的奴隶多的数不胜数你会怀疑那些城市里还有别人没有加上提尔附近,到处是脱队的逃兵和曾是巫王附庸部落的部落民,奴隶要多少有多少有人会跑到阿特基这么远的地方来买奴隶么?”

    “那我就不清楚了”商人无奈的耸耸肩“也许某人想要买奴隶,却又不想光明正大的买?在那些大城邦里买奴隶,有心人可以轻松的查出交易双方来,对一些人来说这很不方便阿特基这里没有巫王的爪牙,而且心灵术士们布下了种种恒定灵能,能够屏蔽外界预言魔法和侦测魔法的效果,最适合秘密见不得光的交易”

    穆哈迪不以为然,就算真的有人想要偷偷买几个奴隶,也肯定不会买佣兵这帮人桀骜的很,很难驯服,也值不了几个钱,至于花这么大的功夫来阿特基么?再说佣兵团那么多人,有人会想偷偷的买这么多奴隶么?交易环节也许确实外界侦测不到,但是要用这么多奴隶的话,早晚会露出马脚的

    “我的生意不能寄托在传闻上”穆哈迪告诉对方,打算回去向肌老爹告警

    商人皱眉,然后在穆哈迪耳边低声说“我听说,大心灵术士阿卜杜勒·阿齐兹就是带队的人,正是因为消息从他那里传来,我才这么肯定”

    这位大心灵术士的名字穆哈迪听说过,正是阿特基这里制作并出售灵能物品的一位要是真是一名大心灵术士带队,自己能不能抵挡,要不要帮佣兵们抵挡?心灵术士陷入了思考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