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七十七苏拉 决断

    >    穆哈迪勒住缰绳,马头向旁边一歪,然后稳稳的站住。

    大量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风吹来了人和马的汗液散发出的臭味。虽然看不见,但是可以确定前方有大队的人马正在靠近。

    “是我们的人来了!”纳达尔说。

    心灵术士依然保持警惕,直到能够感应到来着的思想波动后,他才放下心来。这些确实是提尔人的援军没错。

    骑着骏马的士兵走在最前头,紧随其后的是驾驭着壳甲虫的御夫,以及步行前进的披甲士兵。看得出来他们赶来的十分匆忙,因为他们的队形很散乱,骑兵,步兵混杂在一起。无论是坐骑还是士兵,都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有些步兵还坐到了壳甲虫的背上,一边行进一边吃虫子分泌出来的虫蜜。

    这般快!穆哈迪感叹,不过接下来,他就从援军口中得知了真相。

    原来穆哈迪带人出发后,里卡斯心中觉得还是不放心。他和巫王联军几番交战,早就从一开始的鲁莽冲动变得小心谨慎,谋定后动。铁矿是提尔现在重要的资金和武器来源,绝对不容有失。每天数以百计来自不同城邦,不同地区的商人们来到这里,购买铁锭。这些人的钱就成为了提尔革命政府的资金,成为了对抗巫王保证的信心。

    **师科坦德借给了里卡斯一些法师,而后者又派出了好几对斥候,向不同的方向探查。结果也是有些巫王联军的附庸部落太过愚蠢或者太过勇敢了,甚至近到了铁矿的围墙外面。正好被一部分斥候发现,然后,里卡斯决定率领亲军拔掉这些不怀好意的钉子。路上碰到了穆哈迪送回去报信的人,就赶到这边来了。

    里卡斯骑在一匹灰鳞鸟背上,边跟着一只凶狠的沙漠野兽吉拉猫。他还是那副角斗士的打扮,腰上是简单的皮围裙,露着健硕的肌

    里卡斯不是习惯繁文缛节的人,一见面,他就跳下鸟,关切的问起了战况。穆哈迪一边解释,他一边点头,不时还提出几个简单的问题。由于里卡斯比穆哈迪高得多,所以他不得不低着头聆听。

    “科坦德**师正在试图用召唤灵魂的法术拷问那个小偷的尸体,可惜好像进展的不太顺利,所以他不能来了。”里卡斯听完了穆哈迪的陈述后说道,“你觉得,我们可以赶在联军反映过来之前,消灭大部分这些附庸军么?”

    “我对战争之道的了解限于部落级别的争斗,刀剑对刀剑的战争。法术,灵能的使用者都很有限。”穆哈迪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在这个层次的战争中,超自然的力量占到的影响太大,我难以断言。我只能说,再没有圣堂武士的大量介入下,常规力量上我们完胜这些装备低劣的附庸军。”

    “你说圣堂武士们会插手么?”纳达尔鼓足勇气问出了很多士兵心里的一个问题。

    “他们如果想要插手,那么我们连他们一起消灭。”里卡斯说。“局势不利,我们随时可以撤退到铁矿那里,依托围墙进行防御。”

    穆哈迪这时插嘴说道。“圣堂武士们多半不会认真考虑我们大举出击的可能,如果他们真的这么想,那么一开始就不该只派些收复的部落来这里。如果这是想要引我们出击的陷阱的话,那么他们不该把这些部落的人集中起来么?那样多少还撑的久一点,方便他们伏击。”

    他继续说下去,“不过我认为可能有些个别的圣堂武士会试图阻止我们。联军的力量远远高于我们,但是三座城市之间也在明争暗斗。一些有野心的人完全可能自行其是。”

    里卡斯点点头,“有道理。如果仅仅是几个圣堂武士的话,那么完全不用畏惧。尤里克城的精锐部队是金苹果重步兵卫队,不可能快速的拦截我们。他们少量的骑兵在我们面前不占优势。”

    里卡斯习惯的空挥了一拳,“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我们从这里开始,一个一个的攻击那些刚在我们面前探头的杂种。”

    穆哈迪,还有其他的军官们纷纷表示赞同。接下来,他们花了极短的时间决定了具体的作战细节,等到每一个士兵都跟上来了,便马不停蹄的投入了进攻之中。

    里卡斯大人麾下的部队被称作深红军团,主体是原本的提尔角斗士。这支部队由一半骑兵一半步兵组成,虽然在几次与联军的交手中损失惨重,但却屹立不倒,愈发坚韧。战斗中,这些角斗士步兵会抛弃阵型,抛弃纪律,咆哮着杀入敌人的阵线,用威力无比的双刀或者战斧撕开敌人的阵容。在整个阿塔斯世界,没有任何部队敢于忽视深红军团的正面冲击。

    在竞技场,是没有远程武器的角斗的。所以角斗士们除了标枪尚可以外,箭和投石的本领都稀松平常。为了弥补这一缺陷,部分佣兵被补充进了深红军团。他们驾驭着巨大的壳甲虫,从高处向敌人倾斜箭雨。对于大部分没有坚强军纪的敌人,箭雨和角斗士的冲击,足以像碾碎一只臭虫一样碾碎他们。

    猝不及防下,一连三只隶属联军的部落都被轻易的击败。被双刀砍成几瓣的尸体,流淌出来的内脏和脑浆招来了食腐的兽类和昆虫,盘旋的食腐鸟则标记出了战场的位置。远在一个帕勒桑之外都看得见。

    有些部落头人上很有细软,这些战利品更激励了士兵的战斗**。里卡斯分毫不取,都赏给自己的士兵们。穆哈迪对财物没有**,也没有拿什么战利品。不过,他意外的发现濒死之人往往在死前会回忆起超乎想象的超量记忆。对于死者来说,那种感觉大概类似于在临死前把前的一切都经历了一遍。对于心灵术士来说,感应这些绪和记忆,对于领悟更深一层的灵能之道,也有很大的帮助。

    一连扫灭这几个小部落的人,而联军的圣堂武士们一个都没有出现。这让里卡斯的信心更充足了,准备再消灭一两只敌人,然后返回铁矿。穆哈迪虽然觉得有些冒险,但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

    在离提尔人的军队稍远的地方。

    圣堂武士叶齐德面无表的注视着远方有食腐鸟类盘旋的地方,那些地方的附庸军肯定已经凶多吉少了,他心想,但是他们的死不是毫无价值的。

    虽然之前被那个不知名的敌人摆了一道,在仔细检查疯马的人的尸体时,折损了几个手下,但是叶齐德并未感到恼火。因为这个变故,他在那里多等待了一会,正好发现了提尔人的大举出击。

    因为这一变故,叶齐德当机立断,决定不以较为薄弱的兵力去袭击提尔人的大部,而是伪装成败退下来的伤兵,去偷偷混入铁矿。从外部围攻,那些提尔人也许能坚持很久。但若是内部混入了细,那无论何等坚城,也只有陷落一途了。为强大的亵渎者法师,叶齐德并不担心提尔的守护者法师能够看破他的位置。

    经过连续不断的强行军,铁矿那夜色里也显得更黑的围墙,已经落入了叶齐德的眼帘。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