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六十五苏拉 易位

    >    升降机是不能做的,因为还没她上到浅层井道,肯定就会被上面的士兵隔断缆绳。(www.c a i h o n G w e n x u e.c o m,彩 虹 文 学网)她倒是可以试着变成飞禽飞上去,但是她的水平现在还只能变普通的动物,而穆尔人士兵大可拿着弓箭守在上面。

    井道倒是个可能的选择,但是不清楚对方的防御力量有多强,她不想轻举妄动。正面战斗,卡米拉有信心解决一打士兵和一小手法师,但是中级法师们有传送门和真实视域法术,很可能看穿她的真实样貌后逃跑。那个心灵术士虽然也知道了自己的一部分真实份,但是他现在多半已经毒发亡了,未必就暴露了自己的份。再说,那小子也没看过自己的相貌。他只通过我自己的眼睛,看到了我的手脚而已。

    她踌躇了一下,决定还是继续伪装成一个脸舞者刺客,真实视域能看穿一切法术或超自然能力造出的幻象,但是难以看穿化妆的技巧和表演。卡米拉检查了一下自己脸上的化妆,完美无缺,无懈可击,不是太激烈的战斗的话,不会露出破绽来。说不定这能骗过法师们的真实视域,她想,但是这很冒险,也许溅上一些血,或者流出了太多的汗,化妆就毁了。法师们都不是笨蛋,肯定会注意到蹊跷之处,然后自己就暴露了。

    幸运的是,她果然找到了遗留在一间屋子里的井道地图,借助地图的帮助,她搞明白了有多少初通道可以到达上层。

    卡米拉一手放在暗红发的岩壁上,一边思考。这里的岩石太了,而且还有暗藏的岩浆和泉,她不敢冒险用法术从岩石里走上去。而且这也未必能躲的过法师们的封锁,有很多种魔法可以探测岩石内部。

    她召唤出自己的动物伙伴,一只微小但是致命的阿塔斯特产沙蛇。它有着暗红色的花斑和黑色的鳞片,脑袋是三角形的,眼睛也是黑色的,暗红色的黑暗中,它的鳞片看上去就像铜片一样充满质感。

    这只小东西在战斗中没什么用场,但是用作侦查还是可以的。卡米拉把它放到地面上,沙蛇察觉到了地面出奇的,甚至超过了正午时的沙地,显得相当不愿。但是它没法违抗德鲁伊的意志,而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和其他德鲁伊不同,根本不在乎动物伙伴的死活,只要能派上用场的话。

    蛇的视觉很差,但是它们嗅觉出奇的灵敏。卡米拉不需要这条小蛇冒险探出头来观察敌,她只需要它爬到封锁线附近隐蔽起来闻一闻就行了。这样,它就可以察觉的出那里有多少个人来。

    一连侦查了好几个井道,卡米拉都失望的发现,自己可能是真的把科坦德惹火了。每个地方都有至少两三打士兵把守,有的还用杂物堆起了简单的路障。虽然不清楚每一处地方法师有多少,但是贸然去闯,显然并不明智。

    而且还不仅如此,一部分士兵和法师组成了搜索队伍,开始进入深层井道,试图抓到她。有一次卡米拉差点就被发现了,但是她巧妙的利用复杂的地形甩开了敌人。

    形势越来越不利了,女德鲁伊潜伏到了一条井道离封锁线不远的位置,开始认真的考虑强冲这里,然而就在这时,她的脑海里想起了灵能的声音。

    “看来命运待我不薄,你还在这里。”

    那个心灵术士?!卡米拉惊讶了,他还没有死么?

    显然吃惊让她降低了对自己思想的防护,因为那个心灵术士读到了她的念头。“幸运的是……或者说不幸的是,我还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

    卡米拉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冷静了下来。“你想要做什么?”

    “帮助你从这里逃出去。”那个心灵术士传来回应,“我上的毒可还没解呢。”

    就在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躲到地底去的时候,穆哈迪正在绞尽脑汁的对付上的剧毒。

    神经阻隔剂让他失去了对全的控制,四肢完全没有一丝力气,就连脑袋也变得昏昏沉沉的,施展灵能也迟钝了。

    德鲁伊自己走进了科坦德布置好的陷阱,当活化窖被激活的时候,心灵的联系被切断了,他立刻就着手解救自己。

    心灵术士在解剖学和生理学上的了解不如德鲁伊,也没有种种神奇的药剂。但灵能并非依靠神经或者**施展,它的力量无法被毒药所彻底锢,哪怕是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的毒药也不行。

    穆哈迪事先考虑到遭遇脸舞者刺客的况,德鲁伊的出现虽然超出他的预料,但是他也不至于一点办法没有。如果当时卡米拉执意要杀他,那他就只好凝聚自己剩下的全部灵能,制造出能量锥打在井道上方,拼个同归于尽。现在那德鲁伊跑了,他就可以用灵能自救了。

    为心灵转化系的心灵术士,他不擅长解毒,所以他用心灵物的异能举起了房间里的杂物,然后重重的砸到地面上。

    守卫们距离太远了,他还不能把信息投影到对方的大脑里,只好用这种方法引起注意。

    如果在平时,他可以轻松举起一块大石,甚至一个强壮的男人,但是现在,他连举起半蒲式耳的一个袋子都困难。脑袋里好像被插入了几把匕首,而且那匕首还在移动,好像试图纂刻些什么一样。痛苦对于心灵术士来说,好像水之于鱼,但是他的大脑在毒药的影响下变得迟钝了,这让灵能也变得衰弱了。

    这种况下施展异能,好像在水里出拳,又累又没有力道。过了一会,才有士兵听到这边的响动,发现了他。

    科坦德随后找到了他,**师认不出这是什么毒来,但是魔法的作用原理不需要他明白毒药的成分,一个抑制毒素法术施展在穆哈迪上。后者就感觉到毒药的效力减退了,自己有重新感觉的到自己的体了。

    穆哈迪睁开眼睛,瞬间感觉到了刺目的光和嘈杂的音乐,由于毒素的影响,通感作用有些混乱,但他还适应的过来。他动动手指,除了无力和难以遏制的小颤抖外,一切还好。

    “你上的毒很古怪,魔法解除不了,但是我可以暂时压制住它。”科坦德看着穆哈迪,严肃的说。“不过放心,我们可以抓到那个小偷,他交出解药。我不会让你死的,哪怕这意味着我们无法找出幕后主使也一样。”

    这德鲁伊果然有些本事,穆哈迪想,他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嗓子似乎不太配合,声音又嘶哑又轻微。“是她,不是他。”他对**师说。

    “你如果不方便,可以什么都不说,我会理解的。”**师说,“你中了毒,应该好好休息,等我们找出解药。我虽然希望得到那个小偷的消息,但这比不上一个提尔的忠诚者的命重要。”

    “我被那个小偷胁迫了,不过幸运的是,我也得到了一点有用的消息。”穆哈迪摇摇头,示意自己无甚大碍。只是说话的时候,嘴里非常干涩,像吃了沙子一样,还是炒了那种。

    “我一开始就担心,那小偷会抓住一个守卫,盘问况。但我没想到是你。”科坦德说,“幸运的是,你还活着。要是她杀了你,我会感到不安的。”

    老法师好像是真的为穆哈迪逃过一劫而庆幸,后者对他说:“那个小偷趁我不备,下毒迷倒了我,然后把我拖到这里来。”

    “她的目的,是从我嘴里得知你的寝室里布置了什么样的机关。但是她也知道我是个心灵术士和提尔的军官,所以她想拉拢我,让我背叛执政会议。”

    “她是谁?有没有得知她的幕后主使?”老法师急切的追问。

    “是个脸舞者,”穆哈迪镇定的说,“指示她的,是巫王尼本乃。”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