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提尔风云 第一百六十一苏拉 试探

    >    纯血统大人类主义分子,居然还会选择吸收沙漠怪物和野生动物的遗传物质?穆哈迪感到有些讽刺。

    不过他有所不知的是,阿塔斯上的生命诞生过程,和地球上的大大不同,更接近智慧设计理论一些。阿塔斯的远古时代,只有半人一种智慧生物,陆生生物数目也很稀少,只有广大的海洋里有众多的生命形式。

    远古半人文明有两项高度发达,傲视后世的技术——心灵技术,还有就是生物技术。在阿塔斯的蔚蓝年代末期,半人搞了一项伟大的计划,试图活化海洋,让这个蔚蓝的星球能够供养两倍的生命。

    计划的最终结果,是全球赤潮的发生以及蔚蓝年代的结束。在远古半人文明的最后岁月,许多怪异的生命形式被创造出来,它们的后代就成为了现代阿塔斯上的种种怪物。

    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们在多大程度上继承了远古半人文明的生物技术,不得而知。但是他们却形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观点,即人类是完美的载体生命,远古半人创造人类,就是将他们作为这个世界的下一任主人看待的。他们相信,人类是智慧生命进化路线上的倒数第二个阶段。

    但是这一派德鲁伊也认为,当远古半人文明毁灭时,人类这一物种还没有最终完成,处于半成品的状态。需要经过最后的调试和改造,才能实现他们现象中的“神人种”。对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来说,那些半人创造出来的怪物,都是为测试新生物功能的试水产品,是为人类准备的。只不过意外的文明崩溃,才没能给人类添加上这些功能。所以,斯达赫宾塞派德鲁伊并不觉得吸收其他生物的特长有什么不对,反而他们觉得这是在完成远古文明未尽的工作。

    感应到对方自信的宣言,穆哈迪感到有些奇怪,便送出了自己的念头:“德鲁伊不是该保护自然的么,我以为你们应该善待不同生物,怎么会这样利用其他物种?”

    保护自然?卡米拉被逗乐了。什么是该保护的自然?自然本就是不断变化的,动态中取得平衡的。劣等物种的灭绝是天经地义的。作为人类的我,只关心人类种族的发展壮大。其他德鲁伊认为这是亵渎,但这才是真理。我们才是真正把自己当成自然一部分的德鲁伊,而其他那些自称德鲁伊的人不过是把自己放在凌驾于自然之上的位置,惺惺作态的“维护者”罢了。

    现在,穆哈迪已经有些明白对方的念头了。疯狂,但是逻辑自洽,有其魅力。不幸的是,自己不是阿塔斯的人类,在自己看来,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智慧生命都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异族。

    可是现在似乎又不能违逆这个德鲁伊,她下毒控制了自己的体,又擅长战斗,会施法术,几乎没可能在这种况下翻盘。

    “你在犹豫?”卡米拉突然说道。

    恐怕我在革命一方下了太多的注,现在转换立场,已经太晚了,穆哈迪对德鲁伊想。你可以杀了我,但这毫无用处,**不过是思想的载体而已,杀了我,然后我可以再找一具载体。你知道心灵术士都能做到些什么。

    “第一,心灵术士能做到什么,我很清楚。但你恐怕还不清楚我能拿你做到什么,杀了你?如果你真是我的敌人的话,你以为会这么容易?”

    “第二,我和你一样,在革命一方下了重注,我会帮助提尔打败巫王们的。而你们这些脑袋僵硬的傻瓜永远也做不到这一点。”卡米拉说话时压低了声音,害怕引起士兵,甚至法师的主义。从她自己的眼睛,他看不出她长什么样子,不过从声音判断,他估计这德鲁伊长得不丑。

    你如也站在提尔一边,为何要盗窃科坦德大人的文件?泰西安如果依然忠于革命,为何他会许你杀死里卡斯的人?他们可都是对抗巫王联军的英雄。

    “一群穆尔人罢了。借由药剂和术法生下来的战斗机器。他们的死不仅不值得怜惜,并且是绝对必要的。”卡米拉低声解释。“这会误导巫王联军,让他们真的以为,有脸舞者潜入了这里,还盗走了重要的东西。”

    “巫王们会互相猜测,啊,一旦怀疑的种子被种下,很快它就会生根发芽。”卡米拉说,“重要的是,文件必须被真的盗走,才能够骗过巫王们的预言法术。这也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泰西安大人利用了以前的一点人脉,联系上了尼本乃城的影王。也许哈曼努会发现,自己的盟友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可靠。”

    我猜你事后不会把文件还回去,穆哈迪投出自己的想法,何况就算要欺骗巫王们,也可以事先让科坦德知啊。沙蒂丽呢?她知道泰西安大人派你来做这些事了么?

    听到沙蒂丽的名字,卡米拉的绪一阵明显的波动。“她没必要知道这些,泰西安大人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你没必要知道他的全部安排。现在你只要决定是虚伪的帮助科坦德和里卡斯,还是帮助我,让提尔真正有一线生机?”

    我想说我同意,原谅我现在中了你的毒,说不出话来了。穆哈迪略微停顿,就决定了暂时和对方合作。面对这个能力奇异的德鲁伊,他还是有些担心她有些特殊的手段不好对付。虽说在大心灵术士们看来,**确实不过是个临时的载体罢了。但是少年现在的水平还做不到随意的心转换。

    另外他感到非常好奇,泰西安是真的想用自己的法子拯救提尔,还是假戏真做,倒戈巫王?这个叫卡米拉的德鲁伊,她说的话有多少真实,自己也看不出来。她是泰西安计划的参与者与制定者之一,还是也仅仅是枚棋子?

    按照事先老法师科坦德的安排,在他的寝室里准备了精心伪造的假冒文件,上面全都附有追踪法术,可以用来跟踪小偷。既然你这么诚恳的请求我,穆哈迪想,那我就帮你把那些冒牌货搞到手吧。说不定我还有办法把真东西也弄到手。

    你说我可以远程感应到你,具体怎么做?在向卡米拉表明合作的意愿后,穆哈迪发送了这么一道思想。

    “这是节点虫。”女德鲁伊的袍子一阵悉悉索索,然后几只甲虫大小的黑色昆虫就爬到了她的一支手上。她是怎么把这么多活物藏到上的?穆哈迪好奇的想,不开始猜测她袍子下面是什么样的。

    那些黑色的甲虫看起来很丑,而且长有让人反胃的口器,它们的复眼也是黑色的,看起来又小又诈。

    “这些虫子,可以充当传递心灵感应的中继站。”卡米拉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控制起这些恶心的小家伙就像控制木头傀儡那么轻松。“当然,它们只会给同类,或者我,发送讯号。所以你不用费力气去尝试感应其他的人。”她警告道。

重要声明:小说《沙漠圣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